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何谓“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2019-8-20 07:1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5175| 评论: 9|原作者: 香港《国际》|来自: 香港《国际》

摘要: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翻译成现实的政治语言,就是特区政府不倒台,中共不放弃香港的管治权,就决不罢休。两者僵持不下,社会已经全面撕裂,香港陷入内战的心理状态。这同自由民主有什么关系?又对哪些人有利?

編按:這是讀者米小姐的投稿。建議配合『何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英美港盟,主權在民」和「我要攬炒」的英語是什麼?』兩篇文章閱讀。

政府要為它的言論和行為負責,反對政府的人也要為他們的言論和行為負責。反政府人士現在不斷說自己的全部行為都是因為政府沒有回應他們的訴求而逼出來的,那我們可以看看這種說法合理與否:

事實上,政府並不是完全沒有對「五大訴求」作出任何回應,它在不同的場合已經提出了它的答案。更準確的說法,是政府沒有答應反對者的要求。更進一步的說,在一個法律常識更為普及的社會,根本就不會有人提出「五大訴求」的部分內容,甚至以「缺一不可」的方式將它們綑綁在一起。

1)撤回法案:任何一個政府都不能承諾永遠不提出某個法案,而且即使作出了這種承諾,這都是沒有法律效力的。理由很簡單,就是政府和立法會都有提出法案的權力。除非立法會立法禁止政府提出任何關於中國大陸的引渡法案,任何人作出「永不立法」的承諾都是廢話。

《逃犯條例》修訂案現在已經無法通過,政府也宣佈停止修例工作,事情就這樣暫告一段落了。直接涉及政治罪行的《基本法》第23條立法也暫緩了16年,但反政府人士從來沒有人要求政府承諾永不就此立法、甚至廢除《基本法》,更加沒有任何因為政府從未承諾「永遠撤回」23條立法,而被逼不斷將「抗爭升級」的說法。

2+3)收回6·12暴動定性和釋放/特赦被捕人士:林鄭月娥和盧偉聰認為部分示威者在6·12衝擊立法會和與警察衝突的行為屬於暴動,民陣認為林鄭和盧是將6·12當天的整個示威活動都定性為暴動——這兩種說法其實都無關痛癢。因為「暴動罪」在香港是一條十分嚴重的罪行,只有法院(由法官引導陪審團作出判決)才有權決定嫌疑人有無干犯該罪——任何人在政治上的「定性」,都與法律上的定罪無關。如果以為迫使林鄭改變她對6·12衝擊立法會的行為的看法,就等於相關被捕者無罪,那不只是對於法律無知,更是赤裸裸地要求行政干預司法。

關於釋放的要求也是一樣,只有法院才有權力決定被捕者應否繼續還押、給予保釋或無條件釋放。要求林鄭下令釋放被捕示威者,實際上也是要求行政干預司法。假設林鄭這次真的越權下令釋放所有被捕人士(也假設司法機關放任她這樣做),下次面對更大型的抗議活動時林鄭也可以越權:完全越過法院決定繼續關押被捕者。

至於特赦,反政府人士彷彿不知道,只有經過法院定罪的人,才可能被特赦。行政長官根本不可能越過法院判決下特赦令。

4)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在頭三大訴求在事實上要求行政長官表示政府永不提出涉及大陸的引渡法案,並越過法院擅自宣佈「6·12衝擊立法會是義舉」、「被捕者全員無罪」的情形下,這種「獨立調查委員會」到底會在哪個意義上是「獨立的」?它還可以「調查」什麼?這項訴求實際上是進一步要求林鄭宣告警察和自己是政治上的死刑犯。除非這個政府已經完全喪失求生意志(在張曉明深圳講話後已不可能),否則它根本不可能答應這項訴求。

5)馬上實行「真/雙普選」:換言之,就是拉倒8·31框架。但8·31框架不是林鄭或特區政府制定的,而是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到了這裡,「五大訴求」的頭三項是要求特首宣告以「反送中」的名義進行的衝擊行動的合法性和正義性,第四條要求政府在這個前提下被調查審判,第五條就是要求中共政權將香港的管治權交給反對派。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翻譯成現實的政治語言,就是特區政府不倒台、中共不放棄香港的管治權,就絕不罷休。

反政府人士當然有權,而且一直在為這些理念而鬥爭。但不認同這種做法的人也有權指出,這種做法實際上只能造成現在已經十分明顯的惡性循環:反政府人士因為西方暫時沒有出手而不夠力量推翻政府,政府也在中共指導下(還)沒有全力鎮壓反政府人士;兩者僵持不下,但社會已經全面撕裂,香港陷入內戰的心理狀態。

我想問的是:這種狀態同自由民主有什麼關係?又對哪些人有利?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1 10:08
No.24601: 哪有什么向社会主义的初步扩张?
只是说超越资产阶级民主自由的地方,总归有点的,但是不是现在运动的主流。
引用 No.24601 2019-8-21 09:11
马列托主义者: 你讲的总体是对的,不过目前香港的运动还没有达到你说的这个高度,这个是有待于社会主义者去提高的,不过目前香港争取资产阶级完整形式民主相对于大陆的法西斯政 ...
哪有什么向社会主义的初步扩张?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1 08:40
无套裤汉: 至于所谓香港的自由民主,它们是在资产阶级独裁统治的港陆及其他地区的一种形式上的价值观。更换政权就是人民民主革命根本表现之一;冲破资本的剥削和压迫,获得 ...
你讲的总体是对的,不过目前香港的运动还没有达到你说的这个高度,这个是有待于社会主义者去提高的,不过目前香港争取资产阶级完整形式民主相对于大陆的法西斯政权和法西斯政权在香港的延伸已经是进步,是需要支持的,现在香港运动看上去似乎是越出资产阶级民主自由的地方一方面就是向社会主义运动的初步扩张,还有一部分是对资产阶级法西斯的反映,在资产阶级法西斯下你和他讲民主自由,他听不懂,另外你是要求改变法西斯的东西(或者琳郑和香港的法治和特色不同意5大诉求的部分恰恰是法西斯的部分),这个所谓的国际在有意无意低维护法西斯而不是资产阶级形式民主。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1 08:35
远望东方: 说起反动,那些拿着百多年前帝国主义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要求美英政府干涉中国香港内部事务,甚至要求英国再次收回香港的,所谓的"时代革命"势力才是最反 ...
你的语文水平也不咋的
引用 远望东方 2019-8-21 06:06
无套裤汉: 不知道这个香港《国际》网站代表哪个阶级的根本利益,但是从字里行间可以觉察到《国际》是反对香港时代革命的,也是支持港府这个反动政权的。它把香港的法治视作 ...
说起反动,那些拿着百多年前帝国主义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要求美英政府干涉中国香港内部事务,甚至要求英国再次收回香港的,所谓的"时代革命"势力才是最反动的吧?!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21 05:16
至于所谓香港的自由民主,它们是在资产阶级独裁统治的港陆及其他地区的一种形式上的价值观。更换政权就是人民民主革命根本表现之一;冲破资本的剥削和压迫,获得的自由——社会劳动者自由联合的自由即对必然的承认、认识、把握、改变,即从必然王国到达自由王国的自由才有意义。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失业、贫困、破产、社会地位低落以至自杀的自由难道是《国际》所认可的吗?香港已经有六个年轻人因为看不到香港革命运动的光明前景而自杀身亡,《国际》是否应当谴责特港的倒行逆施逼迫人们生不如死呢?《国际》的读者群众,请注意:坚持冲破资本牢笼,对资本之“道”进行批判,做到不破不立,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然后才可以言自由。[Mark Wain 2019-08-20]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21 04:27
不知道这个香港《国际》网站代表哪个阶级的根本利益,但是从字里行间可以觉察到《国际》是反对香港时代革命的,也是支持港府这个反动政权的。它把香港的法治视作至高无上的最终裁决机构,殊不知香港的法治只不过是香港资产阶级作为统治阶级的上层建筑里面的一个组成部分,其法制不可能是香港劳动人民利益的保护者,完全相反,它是在资本主义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下的剥削、压迫劳动人民的暴力工具之一。革命不可能不对这种法治提出挑战,并拒绝认可,要求改变为人民群众认可的法治来取代它。这样就必然牵涉到港府政权本身存在与否的重大问题。时代革命不可能被资产阶级的法治束缚手脚以至功败垂成,必然要冲破资产阶级独裁统治的牢笼,更换这个反革命政权为香港人民群众自己的革命政权。如果特色盗国伪政权及其港府傀儡不顾香港时代革命群众的正义要求——进行全面革新的话,那么内战责任不在于香港的革命运动及其群众,而在于特港法西斯专政下的非法政权。[Mark Wain 2019-08-20] ...
引用 水边 2019-8-20 09:32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翻譯成現實的政治語言,就是特區政府不倒台、中共不放棄香港的管治權,就絕不罷休。

国际的作者把这个本质揭露的非常清楚。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0 09:22
五大诉求不是只针对林郑政府的,是针对整个整个统治体系,当然也是对法院和特色的要求。

查看全部评论(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22 14:34 , Processed in 0.30980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