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六十年前毛主席领导指挥西藏平叛斗争始末

2019-9-12 20:0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7425| 评论: 1|原作者: 望长城内外|来自: 察网

摘要: 六十年前毛主席亲自领导和指挥西藏平叛斗争的伟大实践,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正确开展国际国内政治斗争的光辉典范。毛主席在领导指挥西藏平叛斗争中的一系列部署与指示,体现了他极其高超的斗争艺术,值得我们今天认真学习领会与继承发扬。
六十年前毛主席亲自领导和指挥西藏平叛斗争的伟大实践,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正确开展国际国内政治斗争的光辉典范。毛主席在领导指挥西藏平叛斗争中的一系列部署与指示,体现了他极其高超的斗争艺术,值得我们今天认真学习领会与继承发扬。

六十年前毛主席领导指挥西藏平叛斗争始末

六十年前,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叛乱。毛主席亲自领导和指挥了西藏平叛斗争,彻底粉碎了西藏反动派在外国势力支持下分裂祖国的图谋。

1951年5月23日,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在北京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共十七条,全文附后)。《协议》明确:西藏在中央人民政府统一领导之下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对于西藏的现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变更;达赖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职权中央亦不予变更,各级官员照常供职;西藏地方政府要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巩固国防;西藏地区的一切涉外事宜由中央人民政府统一处理;西藏军政委员会、军区司令部及入藏人民解放军所需经费,由中央人民政府供给。

自从西藏和平解放以后,中央人民政府和人民解放军一直对西藏工作采取“极端谨慎、稳步前进”的方针,以对西藏上层的统战为主开展工作。但从《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实行时起,西藏的反动势力从没间断过同中央人民政府和驻藏部队的较量。1952年发生过非法组织“人民会议”要求中央撤军的所谓“请愿活动”,1956年又发生康区叛乱,都被中央人民政府和驻藏部队平息下去。

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后,对于西藏地区搞不搞民主改革的问题,曾在西藏上层人士中引起不安。1956年12月16日,毛主席在修改中央给西藏工委的复电中明确作出“六年内不改革”的决策。毛主席同时还估计到另一种可能:

【“如果受外国指挥的反革命分子不通过协商一定要通过叛乱和战争破坏十七条协议,把西藏情况打乱,那就有可能激起劳动人民推翻封建制度,建立人民民主的西藏。”】

为了贯彻“六年内不改革”的方针,中央在1957年春对西藏工作作了一些调整。在西藏的汉族干部减少了92%,驻藏部队减少了70%。

然而,西藏上层反动集团把中央人民政府宽大、忍耐的态度视为软弱可欺,在国外势力的支持下,置《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于不顾,逐步走上分裂祖国的危险道路。

1957年5月,川、甘、青三省藏族地区的分裂分子在拉萨成立了名为“曲细岗珠”的叛乱组织。

1958年4月,拉萨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及藏军代表同叛乱组织“曲细岗珠”签订了进行叛乱的同盟书,并在6月初分批前往山南、黑河、林芝等地集结,还企图把山南作为叛乱的大本营,宣布成立“卫教军”。同时,西藏上层反动集团积极扩充藏军,藏军人数从1951年的1400多人迅速发展到3千多人。

毛主席对西藏地区可能发生的叛乱有所警觉。1958年6月,青海地区发生了叛乱。这次叛乱与西藏上层反动集团阴谋分裂祖国的活动紧密相连。6月24日,毛主席转发青海省委关于平叛问题报告的批语中提出:

【“西藏要准备对付那里的可能的全局叛乱。乱子越大越好。只要西藏反动派敢于发动全局叛乱,那里的劳动人民就可以早日获得解放,毫无疑义。”】

1958年底,西藏上层反动集团支持的武装叛乱,已经在山南地区开始发动。1959年1月21日,毛主席在审阅中央关于动员2千青壮年入藏屯垦生产的指示稿时,加了一段话,指出:

【“在西藏地区,现在及今后几年内,是敌我双方争夺群众和锻炼武装能力的时间。几年之后,例如三四年、五六年,或者七八年之后,总要来一次总决战,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毛主席还说:

【“西藏统治者原有兵力很弱,现在他们有了一支斗志较强的万人叛乱武装,这是我们的严重敌人。”】

他强调:

【“(一)必须在几年中将基本群众争取过来,孤立反动派;(二)把我军锻炼得很能打。这两件事,都要在我军同叛乱武装的斗争中予以完成。”】

这个指示在1月24日发出,是西藏发生武装叛乱前夕的一个重要指示。

1959年3月,叛乱分子在西藏上层反动集团的指使下,利用西藏驻军、机关分散的特点,开始疯狂地进攻政府机关、学校、商店和解放军驻地。解放军和地方工作机关损失很大。叛匪把抓到的战士职工,剥皮挖眼,残酷杀害。与此同时,大量藏军不断涌入拉萨,布达拉宫、药王山等制高点都已被藏军占领,形势一触即发。

毛主席得知叛乱分子的猖狂活动时,果断地命令国防长彭德怀:

【“我命令,如果叛乱分子公然攻打政府机关、学校,破坏交通,驻藏的人民解放军就要履行其保卫的职责。”】

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命令,彭德怀立即同在京的张经武、张国华两将军商议自卫政策,两张完全拥护党中央、毛主席自卫的决定,并给西藏的谭冠三将军发电,命令驻藏部队加倍警惕,准备随时痛击来犯的叛军。

3月10日,西藏上层反动集团见叛乱时机成熟,遂将叛乱公开化,打出“西藏独立”的旗帜,向西藏工委、军区驻地和自治区筹委会发起进攻,开始了大规模的全局性武装扰乱。当晚,藏军和原已叛乱的“卫教军”7000多人一齐出动,占领了拉萨市周围各制高点,叛军不断地向我西藏军区、西藏工委驻地开枪射击,拉萨市内火光冲天,叛匪抢劫商店,焚烧寺庙,拉萨城内一片血雨腥风。

在明知叛乱形势已成的情况下,为了做到有理有利有节,西藏工委和西藏军区仍以西藏的大局为重,连续派人和噶厦、藏军接触,劝告他们遵守十七条协议,说服藏军不要叛乱。但西藏地方政府上层分裂分子置若罔闻,一意孤行,指挥藏军步步进逼,疯狂地向西藏军区、西藏工委等机关驻地冲击。无奈,西藏工委和西藏军区一方面调动部队加强防卫,一方面紧急报告中央。

3月11日,正在武昌视察的毛主席接到报告后致电党中央,对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武装叛乱给予了精辟分析。毛主席指出:

【“照此形势发展下去,西藏问题有被迫早日解决的可能。”】

还指出:

【“这种‘被迫’是好的。看来,达赖是和其他人同谋的,达赖是反动派的首领。达赖反革命集团的策略是:(一)以罗布林卡为据点,在拉萨搞暴乱,将人民解放军驱走。这种策略是会被他们首先想到的。他们从我们长期‘示弱’,只守不攻这一点,看出‘汉人胆怯’,‘中央无能’。他们想,汉人被轰走是‘可能的’。(二)这一批人实际上已与中央决裂,很大可能将不得不继续干下去。一种可能是继续在拉萨示威骚扰,以期把汉人吓走,在若干天或若干个月之后,他们看见汉人吓不走,就会向印度逃走,或者,向山南建立根据地,两者的可能性都有。”】

毛主席还分析了印度尼赫鲁政府对西藏问题的插手,认为“达赖搞驱汉自立,是与印度通了气的。”

毛主席指示西藏工委:

【“目前策略,应是军事上采守势,政治上采攻势。目的是:分化上层,争取尽可能多的人站在我们一边,包括一部分活佛、喇嘛在内,使他们两派决裂;教育下层,准备群众条件;引诱敌人进攻,准备在拉萨大打一仗。”】

同一天,中共中央电复西藏工委并四川、甘肃、青海、云南4省省委和军区,就西藏上层公开暴露叛国面貌之后应采取的措施作出指示:中央认为,“西藏上层公开暴露叛国反动面貌,是很好的事。我们的方针应该是让他们更加嚣张,更加暴露,我们平乱的理由就更为充分。”

对如何应对叛乱分子的叛乱活动,中央提出了五条措施。一是在人民群众中传布,着重揭露他们劫持达赖进行叛国的阴谋。二是明确告诉一切靠近我们的人,西藏永远是中国的领土,如果反动派叛国,中央将采取坚决的行动予以平定。三是对达赖本人仍多方做争取工作。四是对拉萨四周的反动武装进入市区不要阻挡,如果阻挡则在形式上是我们先打,这样在政治上不利。五是注意收集对方的叛国证据。

3月12日,西藏工委和西藏军区接到中央的电报和中央转发的毛主席的电报后,立即作出了军事部署,命令各部队迅速做好战斗准备,坚决平息叛乱。部队接到命令后,一面抵抗冲击的叛匪,一面做出击的准备。

与此同时,中央军委也紧急拟定入藏部队行动方案,并于13日和20日先后向兰州、西藏、成都、北京军区下达了行动命令,明确了关系。其内容是:以陆军54军军长丁盛组织指挥所(简称丁指),率该军步兵第一三四师、兰州独立野战第十一师从青藏线入藏,进入拉萨地区,丁指归西藏军区指挥;命在北京开会的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立即乘飞机赶到格尔木,指挥丁指的一三四师、十一师沿藏北张开网口合围拉萨;命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黄新廷组织指挥所(简称黄指),率一三师及步兵一六二团沿川藏公路向昌都开进,并指挥昌都警备区部队,担负昌都地区平叛,对拉萨形成合围,黄指归成都军区指挥;命昆明军区步兵第四十二师指挥所率步兵一二六团,从藏东南进至盐进地区,归黄指指挥,截断叛乱武装东南出境之路,对拉萨形成大合围之势;命空军及总后勤部有关部门作好空中支援和物资保障工作。

中央军委下达的行动方案除兵力调动的内容外,又再次要求西藏军区,对现有的各据点,必须坚决长期坚守,让叛军向我攻击,攻击的次数愈多愈好,以便能大量杀伤敌人。在初期切不要主动出击,只有敌人冲入我阵地前面时,才用反冲击击退之。

3月17日,拉萨叛乱武装连续向我青拉站的油库、碉堡、汽车等地和目标进行冲击。西藏军区一面指挥坚守各据点的部队进行自卫,一面向中央军委报告当前的情况。

3月18日,中央军委复电西藏军区,指出,敌之行动,对我彻底解决西藏问题甚为有利。为了麻痹敌人,造成大打一仗的有利形势,你们最近期间对叛乱武装的零星射击和小的挑衅进攻,要故意示弱,暂不还击;纵其嚣张,诱附近的叛乱分子向拉萨多集中一些。这样我增援部队到达时即可对其聚而歼之。

我西藏军区各部队遵照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指示,对小股叛军的挑衅行动采取忍让的态度,暂不还击。对此,西藏地方政府上层反动分子错误地认为解放军软弱可欺,更加疯狂地向解放军进攻。

3月20日凌晨3时40分,拉萨河南渡口的叛匪向西藏军区159团发起进攻。与此同时,在拉萨市区围困西藏工委、各机关、单位和部队的叛匪,也向各被包围点发起攻击。

面对叛乱分子的大规模进攻,西藏军区政委谭冠三一面指挥部队抗击,一面将此情况上报中央及中央军委,并汇报达赖可能逃离拉萨。

还在湖北视察的毛主席指示军委,要求西藏军区把叛乱武装死死吸在拉萨,等待增援部队进藏时对其进行合围,将噶厦叛乱集团干净、全部、彻底歼灭于拉萨。毛主席的这一战略部署是很有远见的。因为只有一开始不给叛乱武装以很大的杀伤,才能将叛乱武装紧紧地吸在拉萨,为尔后人民解放军聚而歼之创造条件。如果一开始就给敌以很大杀伤,叛乱武装一看形势不好,很可能四处逃窜,而西藏地域辽阔,要剿灭分散逃窜的叛乱武装是很困难的。为此,在3月12日给中央的电报中,毛主席就指示西藏工委,对叛军进行军事打击的战略是:

【“引诱敌人进攻。如果敌人进攻时,在初期,不要多杀伤,更不要出击,最好使他们先得一些小胜利,使他们感到驱汉有望,才有大打一仗的可能。否则只会小打一阵,仓皇逃走。”】

这次,毛主席再次指示西藏军区紧紧吸住敌人,待增援部队到达时将敌全部歼灭。

对于达赖可能要逃跑的问题,毛泽东指示西藏工委,噶厦集团公开叛乱,达赖逃跑,叛乱武装攻击人民解放军,西藏政治形势完全明朗,这是极好的事。对达赖逃跑,“人民解放军一概不要拦阻,无论去山南,去印度,让他们去。”但是达赖这块招牌还有可能利用之处。对于达赖逃跑,暂不向外宣传,暂时不把达赖放在叛国头子之内,只宣传叛国分子挟持达赖,这对于打击敌人利用达赖名义号召群众叛乱可能有好处。毛主席还指出,为了打击敌人利用达赖名义号召群众叛乱,西藏工委应将达赖写给谭冠三的三封信和我们的第一封复信在人民中广为散发,以使群众了解达赖是被噶厦集团强行架走的。

早在西藏地方政府叛国集团密谋发动叛乱之际,毛主席对达赖可能出走或被叛乱分子劫持出走已有预测。为此,当达赖被噶厦集团软禁后于3月11日给谭冠三写信说明自己的处境时,毛主席曾致电中央:

【“以谭冠三的名义答复达赖一封信很好,如有复信,应再复一封,以后礼尚往来,可再给信。这些信准备将来发表,无非是等待叛国分子、分裂分子悔悟回头。希望达赖本着历次诺言,与中央一心平息叛乱。”】

西藏工委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将达赖与谭冠三往复的6封信印发后在人民群众中广为散发。许多藏族群众看到信后了解了达赖被劫持的事实真相极为气愤,强烈要求对叛乱分子予以打击。

就在人民解放军大部队从青藏、川藏公路两个方向紧急入藏,西藏军区部队准备对叛军进行反击之际,达赖及其随同人员在警卫藏军的护拥下,离开拉萨,去往山南,以后又从那里又去了印度,组织“流亡政府”,进行分裂祖国和人民的勾当。

我西藏军区部队在拉萨市内的平叛作战从3月20日开始,至22日,共歼灭叛匪司令洛珠格桑、雪若巴格桑阿旺、仁希夏格巴等以下官兵5360名,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此后,西藏军区又对从拉萨流窜到彭波地区和甘丹寺的叛匪进行清剿,对参加叛乱的哲蚌、色拉、噶丹三大寺进行政治攻势,致使叛匪投降。至4月6日,拉萨战役胜利结束,歼灭了拉萨地区叛匪。同时解除了各地藏军的武装,控制了主要城镇,获得了初战的胜利,为争取全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在此期间,经青海和四川两个方向入藏平叛的部队也分别进入指定位置,准备参加后续的平叛作战。

3月28日,周恩来总理发布国务院命令,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决定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在达赖喇嘛被劫持期间,由班禅额尔德尼代理主任委员职务,任命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常务委员帕巴拉格列朗杰为副主任委员,常务委员兼秘书长阿沛阿旺晋美为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撤销索康旺育格来等18人的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委员及一切职务,并按国家法律分别给予惩处。

班禅当时还在日喀则扎什伦布寺,接到国务院的命令后,立即致电毛主席、周总理,表示完全拥护国务院命令。他在出席日喀则各界人士的集会时对大家说:“西藏地方政府的叛乱分子和上层反动集团真是罪恶累累,恶贯满盈。现在,西藏上层反动集团的叛乱武装已经遭到人民解放军的有力惩罚,这是他们自寻绝路得到的结果。他们是罪有应得的。现在达赖喇嘛被叛乱分子劫持,我已经多次祈祷佛祖保佑达赖佛平安无事,早日回到拉萨。在他被劫持期间,我完全接受国务院命令我担任西藏自治区筹委会代理主任委员的决定,我将竭诚努力,和大家一起,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平息叛乱。”之后,班禅即从日喀则动身来到拉萨主持自治区筹备委员会。

3月29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新华社《关于西藏叛乱事件的公报》。这篇文稿经毛主席审定、修改,重要部分多数由他亲笔写就。

《公报》简略回顾了西藏和平解放后所走过的历程,指出了西藏叛乱集团的不得人心和愚蠢反动,向全国、全世界宣布人民解放军已在西藏的多数地区实行军管。

《公报》说:中央人民政府根据宪法规定,历来坚持国内各民族人民之间的团结和西藏人民本身的团结,在西藏实行民族地方自治,这是西藏人民所热烈欢迎的。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早已于1956年4月成立。但是,由于西藏地方政府中反动分子的阻挠,自治区的筹备工作很少进展。17条协议中规定藏军要改编,西藏社会制度即农奴制度要按照人民愿望加以改革。这两项重要任务,都因为反动分子的阻挠而不能实现。中央为了等待这些反动分子的觉悟,还在1956年底就告诉他们,在6年内,即第二个五年计划期内,可以不进行改革,也不改编藏军。中央本着民族团结精神,一再责成西藏地方政府负责惩办叛乱分子,维护社会治安。但是,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集团,把中央这种仁至义尽的态度看做软弱可欺。他们说:汉人是可以吓跑的;9年以来,汉人动也不敢动一下我们的最美妙最神圣的农奴制度;我们打他们,他们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他们不敢平叛,只是要我们负责平叛;只要我们从外地调来一大批叛乱武装到拉萨,给一打,汉人准跑;如果不跑,我们就把达赖佛爷架往南山,聚集力量,举行反攻,夺回拉萨;最后不行,就跑印度;印度是同情我们的,可能援助我们;还有强大的美国,也可能援助;台湾蒋总统,已经积极援助;达赖是神,谁敢不从?美国人说过,中国人民公社闹得天怒人怨,都要造反了,现在是驱汉自立的大好时机;云云。这些反动派的灵魂,已经飞到九霄云外,简直要管理整个宇宙了。因此,他们非但不负责制止叛匪的骚扰,反而变本加厉,积极进行叛国的阴谋活动。

《公报》说:为了彻底肃清叛匪,国务院已命令人民解放军驻藏部队在西藏各地实行军事管制。军事管制委员会的任务是:镇压叛乱,保护人民;保护遵守中国法令的外国侨民;受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和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的委托,组织西藏自治区的各级行政机构和组织西藏爱国人民的自卫武装,以代替腐败透顶、已经叛变、毫无战斗力、而且为数只有3000多人的旧藏军。拉萨市的军事管制委员会已在3月23日宣布成立。其他各地的军管会,除班禅额尔德尼领导的后藏地区的首府日喀则没有必要建立以外,都将陆续建立。拉萨和各地军事管制委员会都由人民解放军的代表和当地爱国人民的代表共同组成。现在拉萨以西的阿里,拉萨西南的江孜、帕里、亚东,拉萨以北的当雄、黑河,拉萨以南的泽当,拉萨以东的太昭、林芝、扎木、丁青、昌都、察隅等重镇和要区,都在人民解放军的坚强控制之下,当地人民的绝大多数是与人民解放军密切合作的。叛匪活动的地方,只是一些很偏僻的地区。

4月15日和4月19日,第十六次最高国务会议和第二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先后在北京举行。西藏平叛和西藏民主改革成为这两个会议的重要议题之一。班禅大师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毛主席在第十六次最高国务会议上,与参加会议的班禅大师就西藏问题进行了长时间的谈话。周恩来总理在二届人大第一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向代表报告了西藏平叛和西藏民主改革的情况。第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时,就西藏问题专门作出了决议。此外,中共中央也于5月31日,对西藏平叛工作中的若干问题作出决定。

根据第二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的决定和国务院、中央军委的部署,西藏工委和西藏军区各部队开始发动群众进行边打边改,西藏的肃清残匪进行的斗争和进行民主改革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我在西藏地区的平叛行动开始以后,整个西方国家和印度等国对中国平息西藏叛乱纷纷进行指责。毛主席于4月25日给胡乔木、吴冷西、彭真写了一个批语,对有关平息西藏叛乱的宣传工作,提出了重要的指导方针和策略原则。

1960年7月,平叛部队歼灭了整个西藏地区的大股叛乱武装,取得了平叛斗争的决定性胜利。这场斗争,粉碎了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分裂祖国的阴谋,维护了祖国统一,增强了民族团结。在平叛过程中,西藏地区普遍进行民主改革,使百万农奴摆脱了农奴制的枷锁翻身解放,为西藏地区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道路。

六十年前毛主席亲自领导和指挥西藏平叛斗争的伟大实践,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正确开展国际国内政治斗争的光辉典范。毛主席在领导指挥西藏平叛斗争中的一系列部署与指示,体现了他极其高超的斗争艺术,值得我们今天认真学习领会与继承发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9-12 14:40
整个文章充分表现了斯大林主义的矛盾性,他们对于西藏作为一个民族一种忸怩状态,如果西藏没有作为一个民族的特性,那么显然不会有这么多周折,就是毛共可以如解放大陆其他地方一样来进行下去,但是毛遇到西藏,他一方面认为西藏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应该和大陆其他地方一样处理,但是又觉得西藏是一个民族,不该这样处理,于是周折了很多,结果还是喝大陆其他地方一样处理,这种周折体现了毛共的矛盾心理

如果说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为了解放农奴,何必要这么迂回呢,还说再等6年。这是一个阶级问题吗,还是一个民族问题。

该文说的达赖喇嘛应该就是现在活着达赖喇嘛,说他是被挟持,文中似乎是说为了宣传需要。

我看了一篇文中,印尼共产党搞政变结果被杀害 ,毛听到消息后恨不得派兵过去解放印尼,但是因为路途遥远,不得不放弃。毛支持印尼共产党搞革命是对的,不过要派兵过去代替印尼革命就有点过了。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21 06:30 , Processed in 0.02272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