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你们回避了什么?—— 对毛经天和知凡的答复

2019-9-13 05:38|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08348| 评论: 4|原作者: 壮壮

摘要: 笔者的文章《还争鸣吗?还战斗吗?》在红色中国网上发表以后引起了一定反响。很快,该网站以“壮壮文章的若干失实之处”为题发表了毛经天的文章,过了一段时间又发表了知凡写的《谈谈我对求是的看法》,两篇文章都是针对笔者文章的。

四、JS运动中求是黑暗面的总暴露

恰恰是那过去了一年多的“某个事件” [3]暴露了求是系的全部黑暗面——剧烈的政治运动是对左翼团体最好的检验。多亏知凡写出了这篇文章[3],否则某些关键情况笔者绝对想不到,虽然那些做法与笔者已经掌握的材料和求是系领导层的一贯作风相符。

在笔者读本科的时候,求是系的理论家大致是这样判断中国社会形势的:中国工人还没有进行过跨厂斗争,当今中国的工人运动水平和无产阶级觉悟都明显比列宁写《怎么办》时的俄国低,所以《怎么办》中的论述不能用于指导当下的实践。谁要想体现先锋队的作用:积极介入运动、搞政治揭露,谁就是在进行脱离现实、不顾大局的盲动,老学长们就要阻止他们,阻止不了就要告诉上边“他们要建党”——总有人能阻止得了。

但当下绝不能再找类似的借口了:最近几年中国工人运动风起云涌,跨厂甚至跨地区的大规模斗争都出现了,那么求是系积极介入斗争了吗?

过去了一年多的“JS事件” [3]中就出现了跨厂斗争行为:另一个厂的工人“MY组织现场声援团 [3],“参与工友都是失业状态的或者其他厂的 [3]。连为求是系辩护的知凡也不得不说“这个时期的斗争还是值得肯定的 [3]:即便依据你们这一系的理论,左翼团体也该像《怎么办》中的写的那样体现先锋队作用了。但求是系却依然保持令人失望的沉默,唯恐和运动扯上一点点关系,像8youth事件时一样,以行动表明他们一贯回避社会上的重大政治斗争。

 壮壮的文章预设”“前提”“是对去年夏天某个事件要无条件支持至少要公开参与讨论,而不公开表态就是反革命[3]。笔者写的是“求是系”“这一系在左翼群众中大大落后了 [1],在文档[1]中笔者就没找到“反革命”这个词,不知道知凡是如何得出这个“前提”的。

他们的落后集中体现在没有 “争鸣”上。争鸣,就一定要与其他人争论,就一定要有鸣响,这些没有公开表态是不可能实现的——“内部”再怎么“深入的讨论 [3]也不是争鸣。至少近几年求是没有就社会上任何重大政治斗争发表看法,不知道知凡为什么说“求是的先进分子”“还在坚持争鸣 [3]

但真正出乎笔者意料的是,知凡的文章告诉大家:虽然求是系没有参与争鸣,但他们的确参加了战斗。线下声援团搞活动,线上声援团写文章,我们求是系动嘴巴:“求是系的同志不止一次建议他们在本地寻找力量,不要寄希望于一盘散沙的网络左翼的声援。[3]

这既不是“JS运动路线的某种否定 [3],也不是“阻止更多损失就是正作用”的“止损论”,而是要求别人采用更有力的手段搞运动——运动大有希望啊!那么你们自己怎么不介入呢?求是系在深圳势力不小,都能“扣留进厂同学毕业证”,就不能给线下声援团“在本地寻找力量”?知凡说你们是“先进分子”,说你们“踏实干事 ,说你们“坚持”“战斗” [3];现在斗争就在眼前,而且你们也看到了,也对运动有自己的相法——都和别人讲明了,为什么不参加进来呢?

我们才不参加呢!我们是领导层,只负责提建议:如果运动成功,那是我们领导有方,“对于推动社会进步”“作出了不小的贡献 [3];如果运动失败,那是你们没有听从我们的建议,我们“没有破坏或者出卖的行为”,“在大节上是不亏的 [3]。不战斗也能稳稳地获益,如意算盘打得真好!

就这样事后还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呢:“止损的建议如果是在8月中旬以后提出,我觉得是正确的 [3]!但笔者是反对“止损”吗?笔者反对的是“阻止更多损失就是正作用”的“止损论”,持有这种论调的人用似是而非的词句给自己的胆怯和无能辩护,他们阻止不了进步力量遭受损失——笔者的文章[1]讲过,只能使得自己不受打击——用“明哲保身”来形容难道不对吗?

你知凡还好意思反问:“往现场填人的做法,损失难道还不够大吗?[3]但不正是你文章的同一段写着“求是系的同志不止一次建议他们在本地寻找力量 [3]吗?这不正是让当地群众往里填吗?不正是让本地群众承担更大风险、遭受更多损失吗?你们不反思一下这样建议可能带来的后果吗?我们才不呢!暴力清场以后我们要宣传“止损论”了。

没有作为就谈不上敢作敢当,没有行动就谈不上批判行动路线,但如果都不能反思一下自身政治意识上的问题,那么求是领导层还有一点儿政治担当吗?

经济主义的倾向实在太明显了!知凡在文章中用很大篇幅谈JS运动中出现的问题,笔者并不反对批判这一运动——问题的确很多也很严重,笔者反对的是以狭隘的经济主义和工联主义观点来矮化这一运动。

知凡觉得“学生是先锋队”、“工友的力量”“应该成为主力军”、“ 在岗工人的参与”这样的东西是 阶级斗争的基本规律 [3],求是内部在讨论JS运动时觉得“工人运动主体应该是本地本厂工人,而不是外部的声援群众特别是学生 [3],他们都把阶级斗争和工人运动两回事儿给搞混了。

工人“应该成为主力军 [3],那是对工人运动而言;对阶级斗争来说,哪怕是在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中,无产阶级这一方的主力军也不见得是工人,在各种职业无产化程度较高的今天尤其如此。工人运动往往是为了维护工人群众的具体经济利益,而阶级斗争中首要和决定性的是政治斗争。

考察JS运动的全过程,可以发现运动很快就越出了维护工人劳动权益的范围,转向同JS厂管理层和警察黑帮的恶劣行径作斗争,具有很强烈的政治性。明显地,迫害工人的决定性力量不是JS工厂管理人员而是代表资产阶级的黑帮和警察,在这种情况下,谁要是还觉得运动主力应该是JS厂内的工人,谁就是作茧自缚陷入了经济主义的困境。

阶级斗争就是整个阶级间的斗争,使用力量绝对不会受到地域或工作单位的限制。资产阶级能动用政权的力量迫害工人群众,关心JS工人命运的群众不能从全国各地赶来援助?阶级斗争是不能用“工人运动”概括的,除非你陷入了工联主义困境,眼里只有工人而看不到社会上其他阶层的作用。

有意思的是,知凡一方面和求是系领导层一样否定JS运动、崇拜“本地本厂工人”为主力的狭隘“工人运动”, 另一方面却对学生的“先锋队”作用有着迷之信仰。求是系的“先进分子”们都不敢争鸣,就别提参加战斗了,那么你们凭什么 是先锋队”?

知凡你还好意思对JS运动中被捕的同志说三道四:“认罪视频中很多人说的话”“与他们之前的表现判若两人”“是由于自身小资产阶级动摇性决定的 [3]。但这些同志毕竟要面对“狱中施压或者酷刑 [3],而求是系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打击,却在运动失败后连暗地里提过建议的事儿都不认——改成“止损论”了,你们动摇到什么程度!

目光短浅、活动范围狭小的知识分子恐怕也不得不如此,在阶级斗争中仅仅从“本厂”“在岗工人”那里寻找力量是发现不了先进工人的,更别说在其他阶层的群众中寻找进步力量了。而这样只能让求是系那些在校或毕业的干部们越发地爱惜自己,觉得自己这个小圈子是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唯一火种,圈子的安全是最要紧的。

笔者在校时就从求是系领导层中体会到了这一点:哪怕别人提到了一点儿自己的事儿,也要变得如临大敌一般。这里知凡也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抱怨:“求是被进去的某个北大毕业生供出了 [3]。但他“供出了”什么关于求是的关键信息吗?据笔者所知,他说的是求是曾经组织学生到工厂实践调研,这是事实——笔者多次亲身参与过这样的活动,并没有什么严重的。

知凡知道“社团毕竟不是政党组织 [3],那么你更应该知道不同左翼社团之间没有无产阶级政党的纪律:无论在什么意义下那位北大毕业生也没有为其他社团保密的义务。况且他并没有诬陷求是学会,所以谁也不能因为他在狱中交待了一些外校社团无关紧要的情况而抱怨什么,对求是系尤其如此:JS运动中被捕的参与者们并没有把你们建议他们发动深圳当地群众这一有杀伤力的情况供出来,算是尽到了本来没有的保密义务,可以说他们在面对“狱中施压或者酷刑”时“在大节上是不亏的 [3]

而求是系却陷入了恶性循环: 越沉迷于最狭隘的工联主义——认为阶级斗争或工人运动的主力是本厂在岗工人,就越崇拜本团体明哲保身地搞左翼政治的惰性,就越没有意图、没有胆量、没有能力面向广大群众做工作。

如果真的面向广大群众做工作,哪怕做得不深入不细致,也不难发现:仅仅在某个城市的本地工人中,也有不少先进分子。他们和一少部分优秀的进步学生一样,有能力成为先锋队中的一员。而大部分有进步倾向的学生达不到先锋队的标准,即使是参加现场声援的学生也与先进工人有着明显差距。

除了提供有生力量以外,学生参与JS运动可能更多的是向包括先进工人在内的无产阶级优秀分子学习。要摒弃“学生是先锋队 [3]这样盲目自大的看法,对于大多数高校在读生或毕业生来说,有太多的东西要学了!高度的政治觉悟、强烈的阶级意识、坚定的斗争决心……这些工人阶级的优秀品质自然不必多说,通过现场传回来的视频,笔者甚至觉得在表达和演讲这样十分具体的方面学生都要向工人学习:象牙塔里可学不到如何面对群众开展宣传与鼓动工作的。

不参与斗争的人失去了一次宝贵的学习机会,更需要总结教训与自我批评,但求是系却一直在挑三拣四。激流网的一位负责人觉得:“怎么参与?连一个正经工人都没有”,“正经工人”“就是普通群众啊”,“你不能全用自己人上吧”;知凡的观点与之类似:JS工运并不是自发工人运动,而是某个秘密组织发起的一次政治冒险行动 [3]无法得到基本群众支持 [3]

说得好像“正经工人”搞的、“得到基本群众支持”的自发工人运动你们就会参与似的!但就是同一个激流网的负责人在跟笔者谈到去年的“五一大罢工”也就是“塔吊等行业的工人行动”时认为不参与“那是对的,左翼公开掺和就黄了”。没出现跨厂斗争的时候,你们觉得没有必要起到先锋队作用;出现跨厂斗争了,你们觉得 政治冒险行动”没必要参与。

要是自己压根儿什么像样的政治运动都不想参与,就直接说出来好了:你们绝不会忘记禁止和自己有关联的人参与进去——这才可以真正保证绝对不会牵连到你们。明哲保身的人很多,把求是系中的精英全加起来也不会明显增加,真的没必要找借口——打着马克思主义政治分析的旗号给自己的胆怯和无能辩护实在是对这一学说的侮辱。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去伪存真 2019-9-14 23:47
强调“路线斗争”很好啊。既然如此,作为当今青年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的关键性话题之一,JS运动到底是否具有工联主义和经济主义偏向,就是必须讨论清楚的方向问题和路线问题!此文涉及清华求是学会的林林总总、是是非非,与此相比或许都是次要的。
引用 水边 2019-9-14 00:59
远航一号: 不清楚
可能指的是好几年前不成熟的迅速失败的一次工厂行动,被迅速破获并被专政机关掌握了详细的求是(可能还有别的小组)的情况。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9-13 16:44
nepal1996: “求是在诺基亚盲动”。   这是什么事情?
不清楚
引用 nepal1996 2019-9-13 13:33
“求是在诺基亚盲动”。


这是什么事情?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3 11:20 , Processed in 0.01666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