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你们回避了什么?—— 对毛经天和知凡的答复

2019-9-13 05:38|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03204| 评论: 4|原作者: 壮壮

摘要: 笔者的文章《还争鸣吗?还战斗吗?》在红色中国网上发表以后引起了一定反响。很快,该网站以“壮壮文章的若干失实之处”为题发表了毛经天的文章,过了一段时间又发表了知凡写的《谈谈我对求是的看法》,两篇文章都是针对笔者文章的。

公开表示不涉及政治的团体有很多,当前政治形势下这样做无可厚非。可是竟然有人这样吹捧一个在剧烈的政治斗争中丑态毕露的左翼团体:“他们还在坚持争鸣和战斗着,他们是革命队伍中真正在踏实干事的一群人 [3] ,“对于在年轻人中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对于工人阶级从自在走向自为,对于推动社会进步,都作出了不小的贡献 [3]!你不但侮辱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还侮辱了“工人阶级”、“社会进步”、“ 革命队伍”这样具有正面含义的词组,甚至“争鸣”、“战斗”、“踏实”、“自为”这样带有一些积极色彩的词语都会为自己的遭遇不平。


五、左翼政治与学生社团的关系

知凡还好意思指责“北大一些同志把学生社团变成行动小组,脱离了学生实际情况,脱离了这个学校大部分学生 [3]!但你知不知道,社会上的左翼政治团体实在太落后了,落后到根本无法领导群众运动:既不能指明前进方向也无法组织有序的退却,像求是系那样自诩“进步”的派别甚至都没有与运动建立实质性而不是口头上联系的想法。同志们、同学们不得不这么做啊!

让人略感欣慰的是,这些还没有走出校园的同学在斗争中表现出了超强的勇气、决心、战斗力和高度的政治觉悟,他们还在一定程度上懂得策略的灵活性……这些同学在相当程度上符合无产阶级政党行动小组的标准,虽然由于种种主客观原因失败在所难免——再出色的学生社团也无法承担同专制政权展开政治斗争的责任。

但笔者却不是在指责他们:他们做了太多本来不应该他们做的工作。该接受严肃批判的是求是系领导层,他们走上社会多年,本该起到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作用,这时候却连“阻止”进步量遭受“更多损失”也做不到的,只能宣传“止损论”以维护他们狭隘的集团利益。实际上,求是系已经脱离了社会上的进步力量,左翼青年绝不能像他们那样,这就是老学长们给予同学们明确的方向指引 [3]

知凡你还好意思强调“求是老会员在内部的影响力和传承”与“有经验的老同志恰恰要作为领导中枢 [3]!你们影响和领导同学们做了什么?读书时喊喊口号一毕业就忙自己的小日子吗?向官僚集团汇报进步学生的思想状况并把他们排挤出去吗?遇到重大政治斗争袖手旁观并以自己毫发无损为荣吗?毛经天和知凡,你们不应该想一想求是的“大节”亏在哪里吗?

笔者绝不反对左翼政治中的影响和传承乃至领导,问题在于社会上的左翼政治力量对校园里的左翼学生社团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光提“高校左翼学生社团应该 [2] 怎样怎样是绝对不够的,毛经天的提问题正好回避了以求是系为代表的一些左翼政治组织对高校左翼学生社团产生的恶劣影响

没有走在无产阶级政治路线上,一切漂亮词句都是空话,甚至包含着修正主义错误。毛经天希望“学生社团”“保持为全人类谋福利的纯洁理想 [2]正是典型的这种错误,这种论调试图抹杀人类社会内部日益严重的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而笔者认为左翼中“有经验的老同志”对学生社团开展政治教育的重点内容之一便是阶级问题:只能为劳苦大众而不是剥削阶级谋福利。

 为全人类谋福利的纯洁理想”只是一种小资产阶级幻想,面对不纯洁不理想的社会现实,抱有这种幻想的人最可能做的“人生选择” [2]就是向现实妥协淡出运动。培养不出一定的政治自觉性,任何组织纪律性都改变不了这一点。

知凡认为“高年级培养干部就要过组织生活,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 [3],求是学会的确一直就是这么做的,但事实已经证明这并没有达到锻造无产阶级的党性,坚定革命理想 [3]的目的:大多数重点培养的干部无法坚持参与左翼运动,遇到剧烈政治斗争的时候尤其如此。这还是比较好的,继续参与组织生活的同学反而成了老学长们的喽啰,帮助那些人排挤有战斗力的学弟学妹,而这又导致更多原本有志于左翼政治的人无法忍受组织内的肮脏环境而消极应付直至最终淡出运动。

求是的组织生活造成了恶性循环,成了贯彻老学长们卑鄙龌龊意图的有效手段,这一点在分裂中体现得十分明显。笔者并不反对知凡说的“抱团,避免单打独斗 [3],但如果政治方向没有保证,再怎么组织严密也保证不了活动的进步性:最反动的垄断资产阶级政治集团组织得也相当好。

政治路线问题才是高校左翼社团面临的最关键问题。已经走上社会、有斗争经验的老同志首先应该做的是把这一问题作为首要问题明确地提出来,形式上和实际上都该如此,而不应像求是系领导层那样一边回避路线问题一边用卑鄙龌蹉甚至阴险歹毒的政治手段打击提出政治路线问题的同学。

但要真正保证高校左翼社团能够在进步的方向上走下去——而不只是毛经天所说的“应该怎么生存和发展 [2],仅仅把政治路线问题提到首要地位是不够的,还必须保证路线的正确:走在以马列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路线上。这靠在校同学是无法做到的,虽然一些社团在一定程度上尝试过。

尽管当今中国的工人群体或其他社会阶层中不缺乏具有无产阶级政治觉悟的人,但目前存在的带有一定进步性的政治力量都没有能力做到保证路线正确这一点,不论是左翼网站、工运NGO还是别的群众性或派别性的左翼组织,而像求是系那样的“山头” [3]不起到负面作用就谢天谢地了。(也不知道你知凡从哪里看到了这样的“历史发展的规律”:“首先创造了山头,再通过实践判断谁是谁非,最终解决山头 [3],共运史竟然被歪曲成这样!)

从高校左翼学生社团的工作需要中,也能看出现有政治组织的不足。在面对大规模罢工、群众暴力维权、地区性动荡等广阔得多、深刻得多的社会运动时,更能看出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必要。

知凡认为: 如果壮壮或其他同志对求是的工作路线不满”,“大可以”“也搞出一个‘系’来 [3]。不,绝不是那样!的确,笔者对求是系的路线不满——严格说这一系都没有一条坚决贯彻的政治路线,但笔者绝不是想再“搞出”一个像求是系那样的“系”或“山头”。类似的左翼派“系”或“山头” 无论怎样都是维护小集团狭隘利益的工具,都无法满足当前斗争形势的需要。

要领导目前社会上日趋激烈的各种斗争并把相关力量引导到推翻资产阶级政权的道路上来,只有建立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在它的领导下,高校左翼学生社团的工作也会更有起色。

 

作者:壮壮               时间:2019912

参考材料

[1]       壮壮. 还争鸣吗?还战斗吗?—— 读求是新年献词有感.[2019.7.12].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595

[2]       毛经天. 壮壮文章的若干失实之处.[2019.7.13].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604

[3]       知凡.谈谈我对求是的看法.[2019.7.22].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671&page=2

[4]       周道登. 【元旦钜献】论左翼社团的发展方向.[2017.1.1].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NDAxNDkxOQ==&mid=2653608079&idx=1&sn=52d108c8da1c694b7afb944b27dfd52e&chksm=8b8b6427bcfced31d2afc7fb35aadcb576621351f5731174b69ee77b3d8de6477aecdd788a51&mpshare=1&scene=23&srcid=#rd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去伪存真 2019-9-14 23:47
强调“路线斗争”很好啊。既然如此,作为当今青年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的关键性话题之一,JS运动到底是否具有工联主义和经济主义偏向,就是必须讨论清楚的方向问题和路线问题!此文涉及清华求是学会的林林总总、是是非非,与此相比或许都是次要的。
引用 水边 2019-9-14 00:59
远航一号: 不清楚
可能指的是好几年前不成熟的迅速失败的一次工厂行动,被迅速破获并被专政机关掌握了详细的求是(可能还有别的小组)的情况。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9-13 16:44
nepal1996: “求是在诺基亚盲动”。   这是什么事情?
不清楚
引用 nepal1996 2019-9-13 13:33
“求是在诺基亚盲动”。


这是什么事情?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0 00:01 , Processed in 0.01720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