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选择未来,选择社会主义

2019-9-26 23:1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86382| 评论: 0|原作者: 保罗∙考克肖特|来自: proletrans

摘要: 一旦精英阶层的剥削变得不可容忍,一旦一个社会无法维持其人口稳定,就会陷入危机。危机采取的形式各不相同。资本主义的衰落不会重演罗马帝国的衰落,也不会重演14世纪的欧洲大危机。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资本主义的经济问题正在自掘坟墓。

选择未来,选择社会主义

PAUL COCKSHOTT · 2019-09-26 · 来源:proletrans
收藏(0 评论(字体:  /  / 
一旦精英阶层的剥削变得不可容忍,一旦一个社会无法维持其人口稳定,就会陷入危机。危机采取的形式各不相同。资本主义的衰落不会重演罗马帝国的衰落,也不会重演14世纪的欧洲大危机。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资本主义的经济问题正在自掘坟墓。

  一.资本主义

  1.阶级社会

  资本主义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它是一种阶级制度。这是一个基于阶级-等级制度的社会,该制度由富裕的上层阶级支配。像一切阶级制度一样,它是不平等的。像一切阶级制度一样,它建立在剥削的基础上,建立在多数人工作让少数人获利的基础上。当剥削和不平等代代相传时,它们就结合在一起形成了阶级。如果富人把他们的财富传给孩子,如果富人的孩子有特殊途径获得最好的教育和权威地位,那么这个社会就是一个阶级社会。

  以前的阶级制度是公开的且无耻的。贵族家庭的男人们吹嘘着可以追溯到查理曼大帝的血统。甚至仅仅在一百年前,贵族也并不遮掩他们的骄傲。现在阶级更分散,但同样现实。社会阶层的稳定性表现在,从中世纪开始,在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就读的学生中,相同姓氏的依旧占主导地位(图 1 )。如果拿中世纪早期的统治阶级诺曼人的姓来说,达西(Darcy)、曼德维尔(Mandeville)、蒙哥马利(Montgomery)、内维尔(Neville)、珀西(Percy)这些姓在精英阶层中一直持续到现在。

  我们当然知道封建社会是等级制的。但人们通常认为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带来了民主和社会阶层的流动。然而,研究人员发现:

  

  图1:出现于牛津和剑桥大学的中世纪精英的罕见姓氏的下降速率。数据来源于《末日审判书(诺曼)》(Domesday book(Norman))(译者注:1086年,征服者威廉一世在英格兰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农村社会调查,详细地登记了王家地产和大佃户的情况.后来有关人员把调查的原始记录和提要编订成册,这就是有名的《末日审判书》),《死后调查》(Inquisition Post Mortem(IPM))和那些起源于地方的姓氏[2]。这表明,在12世纪的英格兰,精英阶层的家庭在的顶尖大学中仍然占据很高的比例。

  “工业革命后,社会流动并没有随着现代社会制度如公共教育、大众民主和再分配税的出现而增加。”(译者注:原文标注此处来源是一个超链接,点开发现这个链接的内容已经没了,因此这段话的来源不明。译者推测可能出自作者的其他文章。)

  通过观察牛津和剑桥大学精英姓氏出现频率的下降速率,社会学家可以证明,在资本主义和封建社会中,资本主义社会和封建社会精英地位的代际传承是一样的(图1和图2)。几个世纪以来,统治阶级的上层有93% 的机会继承他们父辈的地位,中层有80% 的机会。尽管经历了工业化,人口增长,尽管上层阶级家庭的生育率较低,但精英阶层依然能够持久地传承下来。这种阶级持续性不仅仅在英格兰才有。意大利银行(Bank of Italy)的一项研究表明,15世纪时佛罗伦萨(Florence富裕的家庭)现在的经济状况也比普通人更好。[1]

  

  图2:资本主义时期精英地位下降的速率与图1所示的封建时期相同,可以由线条的斜率看出下降的速率。数据表明,相对于一般人而言,这些姓氏在牛津和剑桥大学的比例很高[2]。(译者注:本图是稀有姓氏的1830-2012年的相对值变化,图中右上角0-40,41-100,101-200,201-300,301-500指的是1881年在接受高等教育人群中姓氏的出现次数。姓氏越稀有,这个姓氏平均受教育程度越高。)

  在中世纪,贵族对农民的剥削是赤裸裸且残酷的。农奴们不得不在他们主人的土地上无偿劳动,被束缚在土地上。这种剥削可以用以下两张图表来衡量。

  

  你可以用剥削率或劳动收入份额来衡量。剥削率是剥削阶级所得的产出与生产者所得的产出之比。在11世纪的英格兰,我们可以发现大约17%的人口通过剥削农民生产的剩余价值而生活。所以,农场经济中农民的劳动收入份额是83%,该情况下的剥削率为21%。

  现在请看图3,它显示出了美国资本主义中劳动收入份额的变化。可以从中看出两个重点。首先,劳动收入份额长期的趋势是降低的。工人获得的产品份额越来越少。随着时间变化,出现的每个高峰值的水平越来越低,而且每个高峰之后工人的劳动收入份额都在减少。

  其次,即使在20世纪50年代最好的时候,工人的劳动收入份额最高也只达到了66%,远低于英格兰封建早期的水平。近些年来,工人的劳动收入份额下降到了56%,剥削率达到了78%,这个值差不多是1086年时的4倍。

  

  图3:美国劳动收入份额随时间而下降的图表。数据来源于美国劳工统计局。

  

  图4:美国1971年-2014年,收入不平等的增加。来自世界收入不平等数据库(World Inequality Database)。红线是美国底层50%人口的收入份额变化,蓝线是顶层1%的收入份额变化。https://wid.world/country/usa/

  剥削是不平等的根源。随着剥削率的上升,阶级不平等加剧。国民收入中越来越多的份额流向了收入最高的1% ,而社会的下半部分却越来越穷。在美国,收入最高的1%的人口的收入占全国所有收入的20% ,收入最低的50%人口的收入只占全民所有收入的12.5% 。所以,平均而言,处于顶端1% 的人比处于底层一半人口的人要富裕80倍。

  即使是上面这些数字也不能完全反映剥削的程度。工人们拿到的报酬只是他们创造的财富的一小部分,但他们还要受到第二次和第三次的剥削。首先,他们必须向房东支付1/4到1/2的工资。

  2016年,英格兰的房租租金的中位数是月薪中位数的27% 。这意味着在英格兰工作的人可能会把月薪的27% 花在租房上。伦敦、英格兰东南部、英格兰东部和英格兰西南部的这一百分比都高于27%。总体而言,房租中位数占月薪中位数的比例介于最低的东北地区的23% 和最高的伦敦的49% 之间。(来源:2016年住房统计摘要分析,国家统计局)

  接下来,银行会拿走劳动者收入的一部分。英格兰平均每个家庭的债务超过5.7万英镑,其中大约1万英镑债务是信用卡上的无担保债务和提前消费购物的开支。由于这些贷款的高利率,平均每个人仅支付利息就要付出其收入的3.5% 。

  然后是税收。其中一部分用于支付所谓的社会工资,但另一大部分用于保卫富人的安全,或直接进入他们的腰包。在美国,54% 的可自由支配的联邦开支用于五角大楼,另外大约7% 用于偿还国家债务的利息。

  人口破坏

  毫不奇怪,资本主义把一半的人口推向了贫穷和绝望,最终发现它无法再生产它所依赖的工人。

  由于中毒、自杀、肝脏疾病,美国和英国的预期寿命已经开始下降。贫穷和绝望的折磨造成了越来越多的死亡(图5)。

  图5中的中毒死亡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刻意宣传引起的阿片(译者注:阿片的来源为罂粟科植物罂粟的未成熟蒴果被划破后渗出的乳状液干燥制成,为中枢神经抑制药。具有镇痛、止咳、镇静及止泻作用。常用成瘾,是一种毒品)成瘾造成的。从19世纪40年代东印度公司向中国人推销鸦片,到1895年拜耳公司销售非处方海洛因作为吗啡的“解药”,再到1995年普渡制药积极推出奥施康定,这些公司都将吸毒者视为一种安全的收入来源。“合法”的制药公司打开了使人上瘾的大门,然后被非法毒品集团的黑色资本主义进一步利用。之后,利润通过伦敦金融城(the City of London)的汇丰银行(HSBC)等蓝筹股(译者注:通常将那些经营业绩较好,具有稳定且较高的现金股利支付的公司股票称为“蓝筹股”)银行进行洗钱,这家银行是靠对华鸦片贸易的利润建立起来的。

  

  图5a:美国的绝望之疾导致的死亡率上升。中毒的主因是药物过量,慢性肝病主要是由于酒精的影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11 13:37 , Processed in 0.01471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