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2019-10-17 22:1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7045| 评论: 0|原作者: 异史氏 |来自: 红色文化网

摘要: 李锐是一个混进党内的反党分子。其堕落在于世界观长期未能得到改造。他是一个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当中的资产阶级民主个人主义者,是资产阶级民主个人主义者当中的极其粗鄙的资产阶级民主个人主义者。
李锐是一个混进党内的反党分子。其堕落在于世界观长期未能得到改造。他是一个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当中的资产阶级民主个人主义者,是资产阶级民主个人主义者当中的极其粗鄙的资产阶级民主个人主义者。这种人不单对党和人民,而且对所有阶级和政治集团都是潜在的祸害,因为他除了个人私利外,不会忠诚于任何东西。西方敌对势力垂青他、收买他、利用他、抬高他,足见其品位之低与无人可用的末路光景。李锐现象的教训是极为深刻的。我们必须发扬斗争精神,必须重提改造世界观的口号,必须严肃党的政治纪律。

李锐是怎样的一个“共产党员”?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李锐走了,但是关于他的思考并未结束。

据百度,李锐于“1934年至1937年,在国立武汉大学任武汉秘密学联负责人,从事学生运动工作。1937年至1940年,到北平接党的关系。”至于他的具体入党时间,词条显然做了模糊化处理,或者说是李锐自己根本就说不清楚。但是既然接上了党的关系,就得承认他是一个共产党员。而党龄,则至少要从1940年算起。由此,我们还得认定他是一个资深的共产党员。

然而,他又是怎样的一个共产党员呢?

他反对社会主义道路,认为科学社会主义“从根本上就错了”,“一场以消灭私有制为结局的革命,一种以排斥先进生产力为特征的社会制度,无论以什么堂皇的名义,都是没有前途的。代表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知识分子阶层和资本家阶层,是不能消灭的,无论怎样被妖魔化,最终都会被人类认同。”“从苏联到中国的社会主义”,都是“专制社会主义”、“暴力社会主义”。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又被他加上了另一个恶谥——“权贵社会主义”。

他反对人民民主专政,断言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建立起来的人民民主专政是一场灾难,“暴力引来仍暴政,改革方能去梦魔。”他呼吁“取消四项基本原则”,特别是“列宁主义意义上的‘专政’,不论是人民民主专政、无产阶级专政还是党专政。”他的政治理想就是西方的所谓宪政民主。他说:上世纪80年代末,“普世规律失效,我的忧虑是何时宪政大开张?”他对西方“宪政”痴迷之深,以至于成为死不瞑目的追求:“何时宪政实行了,让我灵魂有笑容。”

他反对中国共产党,不止一次地对党旗上的镰刀、斧头表示厌恶。他扬言“中共是封建的传统,要得到清算”。为达到清算中国共产党的目的,他用深文周纳、无中生有、移花接木等等手法编造谣言,恶毒攻击党的历代中央领导集体,抹黑党领导人民奋斗的历史,其语言之下流简直不堪入目。

他反对马克思主义,断言“马克思主义不可能成为真正的真理”。“马克思搞的这个理想的共产主义……这个就不对了。”而作为科学社会主义两大支柱之一的剩余价值学说,“也不完全对”。他主张从宪法中剔除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说什么怎能“依靠这些东西?西方宪法没有主义的,不管这个玩意的。”

他反对改革开放,主张经济改革私有化,政治改革普世价值化。他否定我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取得的巨大成就,诬蔑“中国的所谓改革开放根本不是市场经济,还是条子经济,还是领导人说了算”。

以上所列,仅仅是李锐荒谬言论的“沧海一粟”,但是却足以表明,他是一个反党的“共产党员”,更准确地说,是一个混进党内的反党分子。

李锐现象产生的社会思想根源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李锐的反党言论,因其没有任何理论、文化的含量,粗俗不堪类同泼妇骂街,根本不值一驳。我们要思考的是,在中国共产党内,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奇葩”?

记得大概是2012年,我曾向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请教:怎么说李锐也算是一个老革命,为什么会堕落成反党分子呢?老同志答道:“他属于世界观始终没有改造好的人。”我又问:那他当初为什么要参加共产党呢?老同志淡淡地说:“革命的同路人。”

老同志的话一语中的!

唯物史观认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在阶级社会中,每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83页,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李锐于1917年出生在一个大地主大官僚家庭。据他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所述,他的父亲曾经在20世纪初留学日本时参加同盟会,1912年当选众议员,后来追随孙中山到广州参加“非常国会”,可以认定是一个具有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的政治人物。一个人在学龄前所接受的启蒙教育,主要来自家庭。应当说,封建地主阶级的等级思想、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思想,都会给少年李锐打上思想的烙印,但是烙印更深的恐怕还是来自其父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

然而,人一旦进入学校和社会,家庭的影响尽管还在,但主要是接受来自学校和社会的影响。李锐说,“我母亲就跟我说过,父亲认为,将来天下是共产党的,所以我从小就左倾。”这个话的可信度不大。其父于1922年去世,也就是说,其父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年以后就有了这样英明的预言,这对于一个早期国民党人来说,有多大的可能性呢?但是青年李锐接受过左翼影响却是极有可能的。据他自己说,“我那时参加共产党……就是因为日本侵略,就是要救亡。”他又说,那时“主要对蒋介石不满,日本侵略蒋介石不抵抗,而且搞独裁,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我就认为中国要民主,要强盛,希望在中国共产党。”从这里可以明显地看出,他在青年时期参加中国共产党,是出于救亡的动机、实现资产阶级民主的动机。至于共产党的性质、宗旨和最高纲领,他是不懂或者根本不顾的。也就是说,他是带着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世界观参加中国共产党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5 16:36 , Processed in 0.014137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