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中国元帅交锋美国五星上将,朝鲜战场鹿死谁手

2019-10-24 22:2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719| 评论: 0|原作者: 陈辉|来自: 察网

摘要: 麦克阿瑟走的是一条“富贵”的军人之路:出身军人世家、就读名牌军校、统领世界装备最优良的军队、到世界战场锤炼、任职世界各国占领区;而彭德怀走的是一条“贫穷”的军人之路:家境贫寒、学历不高、游击战起家、在鸟枪土炮的军队里任职、始终没有离开过中国战场。
麦克阿瑟走的是一条“富贵”的军人之路:出身军人世家、就读名牌军校、统领世界装备最优良的军队、到世界战场锤炼、任职世界各国占领区;而彭德怀走的是一条“贫穷”的军人之路:家境贫寒、学历不高、游击战起家、在鸟枪土炮的军队里任职、始终没有离开过中国战场。正是在这样不同的经历和背景下,中美两国将帅开始在朝鲜战场交手了。中国元帅与美国将军,一个在美洲,一个在亚洲。肤色不同、语言不同、经历不同、信仰不同,但1950年爆发的朝鲜战争,使他们走上了同一战场,成为名副其实的沙场对手,进行了世界军事家瞩目的生死角逐,结局呢?

【本文为作者陈辉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彭德怀,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后来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麦克阿瑟,“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利坚合众国最高军衔——五星上将。

中国元帅与美国将军,一个在美洲,一个在亚洲。肤色不同、语言不同、经历不同、信仰不同,但1950年爆发的朝鲜战争,使他们走上了同一战场,成为名副其实的沙场对手,进行了世界军事家瞩目的生死角逐,结局呢?

彭德怀胜了,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一级国旗勋章;麦克阿瑟败了,被美国总统杜鲁门撤了职,告老还乡,一世英名,惨落孙山。

两国名将交手前的不同经历

“叼着玉米芯烟嘴、握着曲柄手杖、穿着佩带五颗上将银星的开领衬衫”。这就是美国名将麦克阿瑟的形象。

陈辉:中国元帅交锋美国五星上将,朝鲜战场鹿死谁手

麦克阿瑟

“一脸威严的表情,很少留下笑容,给人以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刚直烙印。”这就是中国名将彭德怀的形象。

陈辉:中国元帅交锋美国五星上将,朝鲜战场鹿死谁手

傲骨彭德怀

1898年9月10日,彭德怀诞生在湖南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这一年麦克阿瑟已经18岁,第二年他考入美国的“将军摇篮”——西点军校,23岁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走出军校大门,取得了该校25年来的最高学分——98.14分。

与彭德怀相比,麦克阿瑟还有一个美国驻菲律宾军事总督中将的父亲阿瑟·麦克阿瑟,而彭德怀的父亲只是一个农民:

“我6岁读私塾,读过《三字经》、《论语》、《大学》、《百家姓》。8岁时母死、父病,家贫如洗,即废学。”】

这是彭德怀生前留下的一段文字。

1956年英国元帅蒙哥马利到中国访问时,问彭德怀:

“您是哪个学院毕业?”】

彭德怀说:

【“我只读过两年书。”】

蒙哥马利说:

【“我明白了,通过你我明白了一个国家,一个古老的民族是怎样获得新生的。”】

出身、学历、家境,彭德怀与麦克阿瑟天壤之别。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麦克阿瑟成为赴欧洲领兵作战的师参谋长、师长。1918年2月,在与德军的作战中,荣获十字军功章,并创记录地获得了7枚银星奖章。“一战”结束后,1919年麦克阿瑟成为西点军校最年轻的校长。28岁成为最年轻的美国陆军准将。这期间,彭德怀于1916年3月加入湘军,在湖南陆军第2师3旅6团1营1连当二等兵,1922年6月考入湖南陆军军官讲武堂,第二年8月毕业后回6团1连任连长。1927年9月,彭德怀在湘军中晋升团长,先后参加过北伐战争和军阀之间的几场小规模战役、战斗,没有太大的建树。与此时战功显赫的美国准将和西点军校校长麦克阿瑟相比,彭德怀显然没有优势。

1928年,是彭德怀人生的转折点。这一年担任湘军团长的彭德怀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领导和率部参加了平江起义,脱离了旧军队,加入了中国工农红军。先后任红5军军长、红3军团军团长、抗日先锋军司令员、红军前敌总指挥,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的5次反“围剿”和长征。特别是这长征路上,彭德怀战功卓著,毛泽东曾写诗颂扬: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惟我彭大将军!”】

陈辉:中国元帅交锋美国五星上将,朝鲜战场鹿死谁手

红军时期的彭德怀

此时的麦克阿瑟也很辉煌,他1928年担任驻菲律宾美军司令,1930年50岁的麦克阿瑟任美国陆军参谋长,被授四星上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陆军参谋长。在任期间,他主张和领导实现了美国陆军从骡马化到机械化的转变。1936年麦克阿瑟当上了菲律宾陆军元帅。一个美国军人当了外国元帅,在美国他是第一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彭德怀任八路军副总指挥、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指挥过“百团大战”和对日寇的大反攻作战。此时的麦克阿瑟走上了军事生涯“黄金期”,“二战”中,麦克阿瑟在菲律宾率领2万美军和11万菲军与11万日军精锐进行了大血战,由于弱不抵强,后继无援,麦克阿瑟吃了败仗。但麦克阿瑟卧薪尝胆,东山再起。1945年麦克阿瑟率部杀回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把日军打得灵魂出壳,报了一箭之仇。此后,他担任西太平洋地区盟军陆海空三军司令,1945年9月2日,麦克阿瑟在“密苏里号“军舰上代表美国在日本投降书上签字。

陈辉:中国元帅交锋美国五星上将,朝鲜战场鹿死谁手

1945年8月29日,麦克阿瑟以盟军最高司令官的身份前去主持日本投降仪式。

在中国解放战争中,彭德怀先后担任过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解放军副总司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司令员,指挥过延安保卫战及进军西北的多次重大战役。1945年到1951年麦克阿瑟担任美国驻日本占领军司令,成为战后日本的最高统治者。

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当过“将军摇篮”西点军校的校长,担任过驻菲美军司令和菲律宾元帅,美国陆军最高指挥官,又有幸成为战后美国驻日本的最高统治者。麦克阿瑟在世界战争舞台上,叱咤风云,名声显赫。而此时的彭德怀在中国战场虽然颇有名气,但在世界上还鲜为人知。

两国名将用兵的不同特点

麦克阿瑟与彭德怀的用兵特点各有千秋,互有长处。

世家军事家公认麦克阿瑟用兵有四大特点:

一是“跳蛙战术”。这种战术就是通过占领前方基地,有计划地测算轰炸机前进路线,每前进一个阶段,都以一个机场为目标,作为第二个进程的垫脚石。当航空线向前推进时,在新建的空军机场掩护下,海军又获得了海上交通线。这样一个阶段接着一个阶段向前延伸,就如同跳蛙在前进。“二战”中,麦克阿瑟担任西南太平洋地区盟国武装部队总司令时,把这种“跳蛙战术”几乎贯穿了整个西南太平洋战争始终,成为他的主体战术,把日寇打得无可奈何。

二是以诈制胜。麦克阿瑟在战术运用上的另一个特点是“不攻示之以攻,因势用诈制胜”,也就是善于以假象牵着对方鼻子走。每当他选择好攻击目标后,便想方设法按照自己的意图去调动对手,或似攻非攻,或声东击西,对方一旦入瓮,则立即大刀阔斧地夺取攻击目标。

三是“抽薪断粮”。麦克阿瑟用兵善于攻击对手的补给线,切断后勤运输和补给,从而达到以小的代价取得大的胜利。1943年2月28日,日军由8艘运输舰组成庞大船队向莱城和萨拉莫阿战略要地运送军备物资,船队由8艘驱逐舰上的7000多名陆战队员护航,麦克阿瑟动用400多架飞机袭击了船队,日军陆战队员大都丧生鱼腹,给养、军需用品、弹药全部沉入大海,莱城和萨拉莫阿轻取而胜。在整个新几内亚战役中,麦克阿瑟指挥盟军的飞机、鱼雷快艇、潜艇摧毁日军大约8000艘舰船和其它运输工具,使日军补给增援陷入瘫痪。

四是出奇制胜。麦克阿瑟在军事上敢于冒险,善于出奇制胜,别人不敢想的他敢想,别人不敢为的他敢为,对日战争中他多次以险仗制胜,以出奇制胜,朝鲜战争中的仁川登陆也是他出奇制胜的杰作。

彭德怀用兵的特点是:

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善于各个击破;正面进攻和两翼迂回相结合,断敌后路,多路围歼;游击战配合正面战,善打近战、夜战,阵地防御与机动防御相结合。

此外,彭德怀用兵从不墨守常规,总是根据不同的对手、不同战场、不同的环境,改变战法,胜不骄,败不馁。

综上所述,麦克阿瑟走的是一条“富贵”的军人之路:出身军人世家、就读名牌军校、统领世界装备最优良的军队、到世界战场锤炼、任职世界各国占领区;而彭德怀走的是一条“贫穷”的军人之路:家境贫寒、学历不高、游击战起家、在鸟枪土炮的军队里任职、始终没有离开过中国战场。

正是在这样不同的经历和背景下,中美两国将帅开始在朝鲜战场交手了。

陈辉:中国元帅交锋美国五星上将,朝鲜战场鹿死谁手

中国元帅与美国上将的交锋

第一回合:麦克阿瑟损兵折将一万五

麦克阿瑟在军事舞台上的最后辉煌是朝鲜战争中的“仁川登陆”。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朝鲜人民军突破“三八线”,开始统一祖国。美国总统杜鲁门6月27日发表声明,宣布美国从军事上支持南朝鲜军队作战,同时派美国第7舰队开赴台湾海峡,以阻止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公开侵略朝鲜,干涉中国内政,并把战火烧到了中国东北边境城市。

7月7日,美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非法决议,由美国组织“联合国军”为南朝鲜提供军事援助,可以使用联合国的旗帜。7月8日,杜鲁门任命美国远东陆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为“联合国军总司令”。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荷兰、新西兰、加拿大、法国、菲律宾、土耳其、泰国、南非、希腊、比利时、卢森堡、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共16国作战部队组成。麦克阿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统帅各国军队数量最多的军事首领。

陈辉:中国元帅交锋美国五星上将,朝鲜战场鹿死谁手

麦克阿瑟接受联合国旗帜

朝鲜内战爆发之初,人民军所向披靡,1950年8月中旬,南朝鲜军队仅剩下几万人,连同前来增援的10万美军被围困在朝鲜最南端釜山的狭小地域。

此时,对美国和南朝鲜来说,整个战局已经十分险恶。从7月初开始,已经有数支原驻远东的美军陆军师入朝,但仍无法阻挡住朝鲜人民军强大的南进攻势,美24师师长迪安少将还成为俘虏。7月中旬,美第8集团军和南朝鲜军被挤压到了釜山地带,经过苦战,虽暂时稳住了战线,但仍无法摆脱被赶下大海的噩梦。

危难时刻,麦克阿瑟力挽狂澜。美军刚刚介入朝鲜战争之初,麦克阿瑟就在酝酿着一个险恶的反攻计划,利用朝鲜人民军主力90%都集中在南部的形势,在半岛中部西海岸实施登陆,拦腰一刀,斩断人民军细长脆弱的补给线,合围其于半岛南部,从而彻底扭转战局。他力排众议,决定把登陆地点选择在沿岸海堤高、海潮落差大、有外岛屏护,被专家一致认为“最不适合登陆”,但距汉城仅32公里的有极大登陆价值的仁川港。

9月15日,麦克阿瑟利用人民军后方兵力空虚,指挥7万多美军,在500架飞机、260多艘军舰的配合下,实施了仁川登陆,将人民军拦腰斩断,使人民军腹背受敌,朝鲜战局发生逆转。

陈辉:中国元帅交锋美国五星上将,朝鲜战场鹿死谁手

仁川登陆得意忘形的麦克阿瑟

此后,固守釜山防御圈的第8集团军发起了反击,腹背受敌的朝鲜人民军大举北撤。美军和南朝鲜军队利用装备和兵力的绝对优势,举行全面大反攻,并不顾中国政府的警告,越过“三八线”,轰炸中国边境城市,北朝鲜面临亡国之危,中国领土面临着严重的威胁。

朝鲜战局急剧逆转。美国国内掀起了一股颂扬、崇拜麦克阿瑟的狂潮。

正是在麦克阿瑟走上军事生涯的辉煌顶峰时,彭德怀开始迎战了。

当时中国当年国民收入426亿人民币,相当150亿美元;当时美国当年国民收入2400亿美元,居世界第一。

当时麦克阿瑟指挥的“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总兵力44.4万余人,其中地面部队34.9万余人,海军5.6万余人,空军3.6万余人;投入各种作战飞机1100余架、舰艇200余艘,麦克阿瑟掌握着绝对的制空权和制海权。

当时,朝鲜只有3个师的兵力尚可坚持作战,大部分兵力被困在南朝鲜,溃不成军;当时中国出动陆军6个军,总兵力约29万;当时,中国军队一个军装备的火炮仅相当于美军半个师装备的火炮;当时彭德怀手中没有海军和空军。

朝鲜战争之初,中朝的兵力、装备与“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相比都有巨大差别。显然,彭德怀与麦克阿瑟之间是一个非常不平等的竞争和较量。

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0军在朝鲜与南朝鲜军发生了遭遇战,从而拉开了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的序幕,这是彭德怀与麦克阿瑟第一回合的交锋。

当时麦克阿瑟指挥南朝鲜军第3师、首都师和美军陆战第1师、第3师、第7师从东线向中朝边境逼近;指挥南朝鲜第1师、第6师、第8师、第7师一部和美军第24师和英军第27旅从西线向中朝边境逼近。麦克阿瑟采取以南朝鲜军为先导、美、英军殿后,以师甚至团、营分兵冒进,长驱直入。

最初彭德怀的部署是先打防御战。中国人民志愿军渡江后,由西向东,按照39军、40军、38军、42军的顺序在朝鲜以北的龟城、泰川、球场等地区组织防御,以反击、袭击、伏击等战法消耗敌人有生力量,制止敌人进攻,稳定战局,为反攻创造条件。

但麦克阿瑟用兵神速,抢先到达志愿军预定作战地区,南朝鲜军第6师第7团已经窜到鸭绿江边的楚山,向中国边境炮击。

彭德怀的第一作战方案只得废除。在第一回合的较量中,麦克阿瑟棋胜一着。

敌变我变。彭德怀在征求志愿军副司令邓华、洪学智、韩先楚等领导的意见后,发表了他的见解:

【“我们原定的在防御中消灭敌人的计划不行了,在国内战争中采用的那种大踏步前进和大踏步后退的战法也不适用了。我们是战略反击,作战方针应以运动战为主,以阵地战为辅,当前敌人分兵冒进,我们应在运动中歼灭敌人。先歼灭西线战斗力较弱的伪军3个师。”】

彭德怀修改后的部署是:以志愿军第42军主力于东线黄草岭地区阻击“联合国”和南朝鲜军向江界方向推进,钳制东线之敌,保护西线志愿军主力的侧后安全;集中志愿军第38、39、40军和42军125师于西线,在云山、温井、熙川地区,各个歼灭南朝鲜第1、6、8师。并确定了先打南朝鲜军,再打美英军的原则。

10月25日,志愿军第40军在朝鲜温井地区与南朝鲜军第1师、第6师先头部队遭遇,全歼了敌人一个加强营和一个炮兵中队。

面对首战胜利,彭德怀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眉头紧锁。志愿军政治部主任杜平后来回忆说:

【“我们原定计划是利用战役发起的突然性,一举歼灭伪军两三个师。现在这样一打,过早地暴露了我军,能否实现战役企图,就难以预料了。这天中午就餐时,彭总一言不发,边吃边沉思,后来转过身对我们说:‘好事多磨,恐怕又要改变计划罗!”】

午餐后,彭德怀听取了志愿军40军118师师长邓岳的遭遇战汇报,为了适时捕捉战机,他又一次临机应变,果断地改变原定作战计划,命令各军:抓住战机,分头歼敌!

而麦克阿瑟却忽视了这次与志愿军的遭遇战,认为中国不敢与美国公开对抗,只是中国小股部队的虚张声势,他坚持分兵向中朝边境冒进的战法不变。于是,悲剧发生了。

在西线志愿军第39军于云山地区歼灭美军王牌“开国元勋师”——骑兵第1师和南朝鲜军第1师2046人,其中美军1840人。歼灭英军第27旅一个榴炮营。志愿军第38军、40军、50军、66军也给美2师、美24师、南朝鲜第6师、7师不同程度的打击。

在东线志愿军第42军歼灭美军陆战第1师、南朝鲜第3师、首都师2700余人,有力地配合了西线作战。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彭德怀指挥志愿军在东、西两线共歼灭美军、英军、南朝鲜军1.5万余人,把敌人从鸭绿江边打退到清川江以南,粉碎了麦克阿瑟“感恩节前占领全朝鲜的计划”,稳定了朝鲜战局,使朝鲜在生死线上起死回生。

陈辉:中国元帅交锋美国五星上将,朝鲜战场鹿死谁手

彭德怀在朝鲜

第一回合的较量,麦克阿瑟输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5 10:40 , Processed in 0.089161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