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数字时代对资本主义的三种思考

2019-11-1 22:1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476| 评论: 0|原作者: 蓝江|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数字资本形成了以一般数据为根基的数字化平台,这就是数字资本主义的支配着生命政治治理和政治经济学关系的奥秘所在。



数字资本形成了以一般数据为根基的数字化平台,这就是数字资本主义的支配着生命政治治理和政治经济学关系的奥秘所在。

  内容提要

  进入数字化时代之后,资本主义形态也随之发生了一系列新的变化,这也迫使西方一些马克思主义学者和思想家重新思考数字时代的资本主义的各种样态。在这些思考中,比较典型的有乔蒂·狄恩从博客和交往角度提出的交往资本主义,有克里斯蒂安·福克斯从数字劳动出发思考的数字资本主义,也有尼克·斯尔尼塞克和阿列克斯·威廉姆斯从加速主义对数字时代资本主义提出的批判。这些新的思考,对我们重新理解当代西方资本主义的新变化提供了有益的借镜。

 

  交往资本主义、数字资本主义、加速主义

  ——数字时代对资本主义的新思考

  前言

  众所周知,今天的时代是一个数字化时代,新的数字化技术正在改变当代资本主义的样态。我们需要从新的角度来重新审视大数据、云计算、微信、智能手机等产生的冲击。数字化技术的降临并没有将人从异化状态下解放出来,只是改变了其形态,即从物化的异化,变成为数字化的异化。此外,由于数字化数据收集,云储存、云计算产生了一般数据的概念,这是区别于产业资本、金融资本的第三种资本形态,即数字资本。数字资本形成了以一般数据为根基的数字化平台,这就是数字资本主义的支配着生命政治治理和政治经济学关系的奥秘所在,也正因为一般数据的实现,我们的社会表现为海量数据的积聚,而人与物,以及任何存在物都必须经过数字化才能在数字资本主义之下存在和可见。对于资本主义出现的新的变化,随着数字技术、云计算和大数据与资本主义合流,迫使人们对资本主义进行新的思考,如加速主义、数字资本主义批判、新实在论都是在这个方面取得的新的成果。在对资本主义进行思考的同时,也意味着西方左翼也同时在资本主义的思考上提出了新的路径和方法,在这个方面,比较有影响力的学说包括乔蒂·狄恩的交往资本主义或传播资本主义。

  01

  乔蒂·狄恩:交往资本主义

  在这个方面,美国左翼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乔蒂·狄恩(Jodi Dean)是一个大胆的开创者,。在2009年的《民主与其它新自由主义的幻象:交往资本主义和左翼政治》(Democracy and Other Neoliberal Fantasies: Communicative Capitalism and Left Politics)以及2010年的《博客理论》(Blog Theory)中就提出了势的概念,她所重点分析的就是互联网和信息传媒体系,以及博客、微博、手机短信、飞信等新型信息交往模式对于资本主义之势带来的变化。这种变化时多方面的,但至少包含了两个层次的内涵:一方面,信息交往的方式变革导致了工业资本主义的一系列变化,这些变化导致了2008年之后的资本主义的金融危机,并且,资本主义用来牟利的方式也不再是在机器和办公桌上的剥削,不再纯粹从生产性劳动中获利,更重要的是从博客、微博的交往中来获利。这种模式改变,导致了资本主义之势的改变,这种势之改变,对于新共产主义的形成极为有利,对于乔蒂·狄恩来说,这种有利表现了大众越来越多地对“我们”的集体性概念的欲望,社会分化越来越激烈,最终形成了1%与99%之间的决裂,使得大众反抗少数人的斗争成为可能;另一方面,交往资本主义并没有改变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提出的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决裂和斗争的具体形态,在今天,天下大势仍然体现在为数众多的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堡垒的斗争,尽管在上个世纪,这种斗争的趋势,在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与全球金融资本主义之下被掩盖,左翼的抵抗以忧郁的方式蜷缩在艺术与文化研究领域,但是在今天,历史重生了,新无产阶级不再遮遮掩掩地用文化反抗和艺术激进化的方式来体现左翼的欲求,相反,他们直接面对就是自己的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的问题,政治经济学再一次成为了全球资本主义与无产阶级斗争的焦点。这样,我们可以说,狄恩所说的今日之势,在为大众提供新的联合可能性的时候,也重新让共产主义在大势之下成为可能,让其在历史的地平线上以曙光的方式呈现出来。

  乔蒂·狄恩分析新共产主义之势的另一个关键词是交往资本主义(communicative capitalism)。交往(communicative)是在当今西方理论界出镜率比较高的词汇,早在上世纪80年代,哈贝马斯两卷本《交往行动理论》(The Theory of Communicative Action)就将主体间的交往问题推向了前台,也就是说,在当下资本主义的社会情势下,主体之间的交往在社会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交往问题的提出,是对纯粹个体主义的自由主义方法论的一次反驳,即以与他们或其他主体进行交往的个体取代了自启蒙以来的自利性和自律性的个体。哈贝马斯及其后继者都试图在平等协商和良好对话的情况下重塑资本主义社会的根基,即社会的存在不是以孤立的个体而实现的,而是以交往性的主体间性来实现的。交往概念的一旦出场,便在二十世纪末期的西方社会中一发不可收拾,交往似乎成为了二十世纪最后十年中最为重要的词汇之一,同时这种交往的影响也延续到二十一世纪的最初十年。

  因特网的出现加速了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可能性,使得交往更为成为当下资本主义的重要特征之一。在当下,因特网的功用已经不限于浏览信息和查阅资料,更为重要的是,因特网为今天的人们提供了一种生存方式。自从那个尼葛洛庞帝的《数字化生存》开始宣告赛博空间我们交流的主要界面开始,随着近几年来,博客、微博、推特、Facebook、Youtube、甚至手机短信、飞信等工具的推波助澜之下,人与人的交往已经成几何倍数增长,而在这种交往高速增长的同时,资本主义看到了一种全新的获利方式,并将之推行到整个社会之中。早在2009年的《民主与其它新自由主义的幻象:交往资本主义和左翼政治》一书中,狄恩就对交往资本主义这个概念进行了描述,“我所界定的交往资本主义,就是以某些方式,纳入和参与到信息、娱乐、以及交往技术的理想的物质化之中。交往资本主义控制了抵抗,并巩固了全球资本主义。”实际上,狄恩认为这个交往资本主义的概念并不是她自己的原创,她认为这个概念的提出,受到了奈格里的影响。奈格里曾指出“交往是资本主义生产的方式,在其中,资本已经成功地将整个社会和全球从属于它的体制,完全压制了其它可能性。”这样,在今天,交往资本主义已经成为了一种全新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它的根基是个体之间的交往,并以这种交往为基础创造一种所谓的网络“民主”模式,狄恩无不反讽的说:交往资本主义让我们认为“所有观点都是同样正确的,所有选择都是差不多的,每一次鼠标点击都是一次政治参与。”这样,在一种伪政治参与的情形下,我们享受了网络交往为我们带来的快感,但是正如鲍德里亚所提出的内爆(implosion)一样,当这种观点和意见,以及鼠标的随意点击在博客、微博上推行的时候,实际上带来的不是对意见的重视,相反是由于信息量激增导致的贬值。真正的反抗和批判性意见已经汇聚到大量无用信息的洪流之中,最终反抗和批判在交往资本主义所消化。

  而在一年之后出版的《博客理论》中,狄恩对交往资本主义的概念给予了更为清晰的说明:

  我的立场是,当代交往传播媒体已经在强度和广度上,从娱乐、生产和监督上俘获了所有的用户。我对这种形式所用的术语就是交往资本主义。正如工业资本主义依赖于对劳动的剥削,那么交往资本主义依赖于对交往的剥削。

  从狄恩的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到,交往资本主义不仅仅是作为当代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的概念,更重要的是,它的获利方式发生了巨大改变。即现在已博客、微博、网络交往技术所运行的新型资本主义,它所需要的不仅仅是生产过程中的剩余价值,更为重要的是,它也需要我们的剩余注意力,需要我们跟从因特网中和博客、微博中的各种链接,来形成一种适合于交往资本主义市场的人际交往网络。

  问题在于,交往资本主义如何从我们的交往之中获利呢,或者说,他们如何来剥削交往呢?狄恩指出,交往资本主义的剥削形式不依赖于商品模式,而是直接剥削位于商品中心的社会关系。在这里,他直接引述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商品价值的社会属性的论证,即认为在资本主义市场体系之中,商品的使用价值或自然属性是不重要的,相反,体现了抽象的社会关系的劳动一般才是最为重要东西,因此,交往资本主义甚至抛弃了商品的物质性外壳,直接将剥削和获利指向了位于其核心中的抽象社会关系的表达。狄恩说:“通过互联网,通过个人之间的交往和信息技术,资本主义已经找到了更为直接榨取价值的方式。”

  那么这种全新的榨取价值的方式是什么?狄恩指出,当代资本主义的交往回路(communicative circuits)是一个驱动运动的循环,这种回路迫使我们来回在网络上运作,并产生兴奋和衰竭。“在博客和微博中,我们贡献越多,我们便扩大了自己的地盘,于是他人不得不去决定,是回应还是忽略我的信息?我们要对每一条信息做出选择,但我们选择越多,需要做选择的选择也越多。我们不得不迫使自己沉溺于其中,并越来越耗尽我们的精力。”也就是说,网络博客和微博上的交往是一种沉溺性的交往,这种交往耗费的是我们的注意力,当我们投入越多,注意力也被消耗越多,这样我们越来越陷入一个固定的交往圈子和回路中,不能自拔。当然,在交往资本主义的资本家建立起交往的格局的时候,他们所需的原材料,即我们在博客和微博中的发言,基本上是免费的,得到的回应和选择基本上也是免费的。但是,对于twitter、Facebook、youtube在运行这些我们投入其中的言论、文章、小说、甚至是照片和视频都无一例外的变成了他们的资本。相对于在工业资本主义时代还需要支付薪酬的劳动来说,在交往资本主义时代的对我们之间交往和消耗的剥夺与剥削几乎是无成本的剥削,资本需要我们在付出注意力,完成微博中的对话,甚至是我们偶然的一次鼠标点击,都会被这种交往资本主义所消化,形成了他们利润的来源。此外,在交往资本主义时代,注意力本身和点击率本身就是可以创造价值的因素,而这些因素直接与我们在互联网中的交往相关。

  不过交往资本主义并不是没有内在矛盾的,和马克思分析的早期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一样,交往资本主义社会也存在着一个基本矛盾。克里斯蒂安·玛拉齐(Chrisitian Marazzi)在其《资本与语言》(Capital and Language)一书中,将这个基本矛盾概括为“信息的供给和对注意力的需求之间的不平衡是当代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这是基于价值形式的一个内在矛盾。”一方面,交往资本主义不断在交往形式和信息技术作用下生产出大量的信息,另一方面,作为被剥削的我们的注意力是相对有限的,这个导致了交往资本主义将我们的注意力通过一定的方式加以集中,这个过程类似于资本的积累过程,当然,在交往资本主义的前提下,这个过程演化为注意力的积累过程。对于交往资本主义时代的资产阶级而言,他们很明白,在今天,注意力本身就是价值的来源,当一个信息、一个话题、一个产品、一个图像、一段视频越受关注,也就意味着能够牟取更多的利润。对于资产阶级而言,这已经是不是什么秘密。但是,真正的秘密在于,这种注意力和交往的集中模式是通过一定方式可控的,也就是说,注意力和交往的流向是交往资本主义的盈利的关键所在。这样,交往资本主义势必在网络中制造一种不平等,即关注的不平等,而这种不平等事实恰恰是资产阶级建立在对其他人的注意力和交往的剥削和盘剥基础上的。我们完全可以从“双十一”淘宝、京东等网站以高度聚集注意力和交往,并一天之内盈利十几亿看到这种交往资本主义的未来走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7 21:42 , Processed in 0.01476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