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当代斗争内容究竟是什么?

2019-11-3 22:5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954| 评论: 0|原作者: 郝贵生|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陈文根本就没有讲清楚当今中国社会先进与落后、正义与邪恶、进步与反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立斗争的具体表现及其内容,因此也不可能讲清楚究竟如何“继续发扬斗争精神”这一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命题。



陈文根本就没有讲清楚当今中国社会先进与落后、正义与邪恶、进步与反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立斗争的具体表现及其内容,因此也不可能讲清楚究竟如何“继续发扬斗争精神”这一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命题。

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当代斗争内容究竟是什么?

——简评人民日报7月31日文章《继续发扬斗争精神》

  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政治报告中提出了“四个伟大”观点,其中之一就是进行“伟大斗争”。这一思想无疑是正确的。“斗争”精神是马克思主义全部学说中天经地义的一个极其重要思想。马克思主义的最终目标是消灭私有制,建立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共产主义社会和无产阶级的最终解放。实现这一最终目标,只有依靠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斗争”才能实现。马克思恩格斯不仅是这个理论的提出和阐发者,而且他们自己就是为这一理想而“斗争”的楷模和典范。所以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讲话中就指出,斗争是马克思生命的要素。列宁、毛泽东也是如此。毛泽东年轻时为了实现“改造中国与世界”的远大目标就阐发了“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思想。1937年,又在《矛盾论》中阐发了马克思主义矛盾斗争性原理,指出无条件的矛盾的斗争性与有条件的同一性相结合推动事物的发展变化。建国后,再次阐发“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思想。然而,随着毛泽东继续革命理论及文革的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斗争”思想遭到了国内外一切反动势力和某些权力者、公知的诽谤、污蔑和彻底否定,“斗争”概念在领导人讲话和主流媒体似乎变成了一个贬义词而被边缘化。十九大再次提出和阐发“伟大斗争”思想无疑是对上述现象的否定和批判。

  正是本着十九大这一思想。人民日报7月31日第8版“思想纵横”栏目中发表署名“陈名杰”文章“继续发扬斗争精神”。(见附录,以下简称“陈文”)笔者看到这一标题后,自然非常感兴趣,但读后大失所望。

  该文有5小段。第1、2小段一是高度概括了“斗争”思想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理论地位,指出“斗争”“是哲学概念,是唯物辩证法对立统一规律的重要范畴。”二是“斗争精神”对于中国共产党人来说,“既是过去赢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重要法宝,也是当前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有力武器。”三是强调领导干部经风雨、见世面、长才干、壮筋骨,保持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在世情国情党情深刻变化的新形势下,各种斗争不可避免,领导干部必须发扬斗争精神,始终保持共产党人敢于斗争的风骨、气节、操守、胆魄,敢于并善于斗争。” 四是指出新时代的“斗争精神”的含义“是指敢于直面矛盾、敢于较真碰硬、敢于担当尽责、敢于赢得胜利的精神状态,是指迎难而上、攻坚克难、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坚定执着。‘忧劳兴国,逸豫亡身。’如果一个人缺乏斗争精神,理想动摇、宗旨淡化,贪图安逸、精神萎靡,很多本可以干成的事情也会干不成,更不要说迎接新挑战、开拓新局面了。”上述观点从抽象意义上讲基本上是正确的,但并不深刻。再看3、4、5段,虽具体一些,但仍没有讲清楚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的实质、含义及具体内容究竟是什么?且文中某些观点也是错误的。

  笔者认为,强调中国共产党人要“继续发扬斗争精神”,必须讲清楚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必须讲清楚时代的本质特征

  如何认识时代的特征是共产党人确定斗争内容和策略方针的客观依据。人类当今已进入21世纪,与《共产党宣言》时代、与列宁《帝国主义论》时代,虽发生了极其巨大变化,但时代总特征、特点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仍然处在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历史时代,仍然是作为资本主义否定因素的社会主义与作为肯定因素的资本主义的两种思想体系和制度的激烈大搏斗时期。那种把时代归结为“和平与发展”时代的观点是非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只要人类的共产主义制度没有实现之前,这个时代的总特征就不会改变。作为把共产主义作为奋斗目标的中国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的本质内容和含义就是同资本主义和一切剥削制度做坚决的斗争,就是“消灭私有制”和实现“两个决裂”。离开《共产党宣言》的这个基本思想谈“斗争精神”,都是对《宣言》和马克思主义的背叛。而陈文就没有讲清楚时代的这一根本和总特征。说什么“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深入发展,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新的变化,国际竞争日趋激烈,世界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这只是表面现象,而不是本质,在一定意义上也是对时代本质的歪曲。离开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方法,不可能正确认识时代发展的根本和总特征。如此认识怎么能够科学阐发中国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的实质呢?

第二,必须讲清楚中国共产党人的国际“斗争精神”仍然是反对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

  正是因为整个世界仍然处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根本对立的时代,而当今资本主义发展的总代表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国家。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整个世界对立斗争的主线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发展中国家、世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的颠覆反颠覆、剥削与反剥削、压迫与反压迫、侵略与反侵略的的斗争。那么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共产党人国际和外交路线就应该继续高举反帝反霸的旗帜,最大限度地团结发展中国家和世界各国人民,组成最大的国际统一战线,同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国家进行坚决的斗争。那种放弃社会主义国家反帝反霸斗争的总方针,而借口帝国主义势力的暂时强大和社会主义运动的暂时挫折而推行“韬光养晦”的外交“战略原则”是错误的,同时更不应该与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沆瀣一气,一起制裁社会主义的兄弟国家。而陈文不敢从帝国主义的剥削、压迫、侵略、颠覆的本性解读世界的矛盾斗争,解读中美贸易摩擦的实质,只是把美国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归结为是对“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日益提升”“深感焦虑,唯恐中国发展动了其‘奶酪’、挑战其地位”,所有才“对中国从战略上围堵、发展上牵制、形象上丑化”。中国反对美国贸易战只是维护民族和国家的根本利益,实现中华民族自身的发展和复兴,而不是反对帝国主义和最终消灭资本主义,实现共产主义。这种见解显然是一种极其肤浅、简单、片面的错误认识。

第三,必须讲清楚中国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包含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实质和内容。

  也正因为现时代仍然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根本对立的时代,社会主义最终战胜资本主义绝不是一帆风顺的直线上升过程。从马克思主义哲学角度认识,这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波浪式前进或螺旋式上升过程,其中包括暂时的倒退和旧制度的复辟。马克思、恩格斯尤其是列宁这类论述相当之多。毛泽东不仅已经运用唯物辩证法的发展规律,特别是依据建国后出现的“李自成现象”及阶级斗争的客观事实特别是苏联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的出现,做出了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存在阶级斗争、存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等著名论断。毛泽东去世40多年来,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中国官场揭露出来的极其严重的官员腐败现象、私有化市场化的改革方向、剥削阶级意识形态的泛滥等极其严重的社会现实充分证明毛泽东论断的真理性。“党内走资派”、“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这是铁的确凿无疑的客观事实。中国共产党人绝对不能让数千万流血牺牲换来的革命成果和人民政权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丧失掉。因此今天重申和强调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必须强调全党和全国人民要把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巩固社会主义公有制度和无产阶级专政提到极其重要的地位上来。陈文中讲到,共产党人的“这种斗争不是哪个人的心血来潮,也不是什么偶发事件,躲不过、绕不开,是必须迈过的一道坎。”那么这个坎就是资本主义势力对共产党人的极其严重的侵蚀和复辟。陈文只字不提资本主义复辟的客观事实和官员的腐败现象,只是羞羞答答、抽象谈论“以居安思危的忧患、如履薄冰的谨慎、勇于斗争的刚毅,沉着冷静应对各种风险挑战”。这样讲“斗争精神”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5 15:45 , Processed in 0.01546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