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朝鲜战场上的侵华日军魔影

2019-11-11 23:5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829| 评论: 0|原作者: 长河红阳|来自: 察网

摘要: 日军100部队,研究细菌、病毒战的领域在农作物和牲畜方面。它曾研究出多种针对农作物和牲畜的细菌武器,如炭疽热、锈菌、斑驳菌以及鼻疽、牛瘟、羊痘等。据国际科学委员会的调查,美军也在朝鲜战争中使用了植物和家畜细菌战。
日军100部队,研究细菌、病毒战的领域在农作物和牲畜方面。它曾研究出多种针对农作物和牲畜的细菌武器,如炭疽热、锈菌、斑驳菌以及鼻疽、牛瘟、羊痘等。据国际科学委员会的调查,美军也在朝鲜战争中使用了植物和家畜细菌战。1952年3月20日,美国飞机在中国东北和朝鲜北部的十多个地方,投下大量树叶、大豆杆和豆荚等,经检验,这些植物体带有紫斑病菌、植物炭疽、黑粉病菌等导致农作物果树发生严重病害的微生物同。3月28日美军飞机还投下炭疽,导致被投掷、污染地区马、牛、猪等家畜的急性死亡。而那个时段,正是原侵华日军100部队部队长若松有次郎来在南朝鲜游荡的时段,据此可以断定,美军的植物和家畜细菌战与原侵华日军第100部队的技术有师承关系。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长河红阳:指导美国发动细菌战——朝鲜战场上的侵华日军魔影

作为二战的战败国,日本是无权出兵海外作战的。不过在美国的支持下,在朝鲜战争时期,日本却向朝鲜派兵助战。多为人知的是:配合美国在1950年10月中旬发动的元山登陆,出动扫雷舰队,为美国遂行登陆,扫除朝鲜人民军在元山港海面布设的水雷。规模:54搜扫雷舰,1204海上自卫队员。

这支舰队的战绩不算大,对抗美援朝的助纣恶劣性不算强。但是,少为人知的是另一支“无声”的部队,对美国助纣的作用极大,对抗美援朝的阻碍也很大。这支部队只有三人,虽然区区三人,但都是恶名昭彰:石井四郎(731部队第一任部队长)、若松有次郎(100部队部队长)、北野政次(731部队第二任部队长),都是侵华日军中鼎鼎大名的细菌战、病毒战的魔头,“赞”为瘟神毫不为过。这三人去过的地方,肯定是恶疠肆虐、尸横遍野的死域,这三个魔头级别的瘟神出现在令美军一筹莫展的朝鲜战场上,那就是为美军发动细菌战出力效犬马之劳的。

最先报道这个消息的是缅甸电通社1951年12月5日从仰光发出的消息:两名不愿公开名的美国官员透露,

【朝鲜战场上麦克阿瑟的继任者李奇微将军,把日本细菌战犯石井四郎、若松有次郎、北野政次等三人,派遣到朝鲜,进行细菌战工作。】[1]

据跟进报道的各家媒体进一步探访,单单石井四郎就曾三次赴朝鲜战场。

这三个瘟神进朝鲜,就是具体指导美军对中、朝发动细菌、病毒战的。美军为这样的丧心病狂——启用侵华日军中的瘟神,对中、朝发动细菌、病毒战,预先打了5年的“基础”。

说起来,美国在二战时期,就成为第一工业强国,也渐渐成为第一军事科技大国,可是在细菌战这个方面,远不及日军。当日本1940—1941年已经在中国战场实施细菌战的时候,美国在这个方面还是个空白。当1942年美国决心开发细菌武器的时候日本已经研制细菌武器10年。因此,战后,日本领先的细菌战技术成为美国觊觎的肥肉。一如它在欧洲战事结束后,对德国军事科技的劫掠,美国为获得二战期间日本军事科技的“硕果”,组织由麻省理工学院校长康普顿为团长的“科学家调查团”赴日,具体操作。其中重中之重的掠夺日本细菌战的成果,指定由美国化学战部底特里克营的细菌战专家们负责。[1]

在麦克阿瑟操控的盟军总司令部(GHQ)的全力支持下,美国向日本派出的四轮细菌战情报调查官,从1945年9月-1947年12月,对知悉日本细菌战内幕的日本陆相下村定、参谋本部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陆军省医务局长神林浩等要员和掌握日本细菌战技术资料的731部队长石井四郎、北野政次、100部队长若松有次郎、731部队细菌战理论家增田知贞、731部队第一部细菌研究部长菊池齐、731部队第二部细菌武器实验部长太田澄等20多名细菌战战犯和技术人员进行了反复的详细调查讯问,要求他们向美国提供所有日本细菌战技术资料。[1]

但是,这些人也绝不是等闲之辈,顾左右而言他,装傻充愣一问三不知等软对抗手段尽数齐上,美国人一开始丝毫不得要领,一无所获。此时的苏联也对日本的细菌战“硕果”垂涎三尺,为了防止这些会喘气的宝贝被苏联人染指,所以,麦克阿瑟亲自插手操纵的东京战犯大审判,一开始就把对日本进行细菌战的罪行的审判予以屏蔽。不单如此,美国还说服蒋介石把被关押在中国的731第二任部队长北野政次释放并引渡到日本,供美国日后驱策。[1]

1947年1月,苏联远东军事法庭检察官照会盟军总司令部,要求提审731部队长石井四郎、731部队第一部部长菊池齐、731部队第二部部长太田澄等人。美国藉此作为威吓日本这些瘟神的“王炸”:只要交出细菌战材料,并为美国效力,可保无罪,并另有好处。这个好处有多大?据《“细菌魔王”石井四郎落魄而死》:只是给石井四郎的好处25万日元(或者,这25万日元只是交易之一)。

这些瘟神尤其怕被苏联虐死,便将细菌战技术资料交出,并为美国效力。据查阅了美国解密的日本“二战”细菌战档案资料的美国学者哈里斯先生所著的《死亡工厂——美国掩盖的日本细菌战犯罪》一书中说,美国获得了它们想要的731部队有关细菌武器和细菌战的各种资料、人体实验报告和研究论文、100部队关于牲畜和农作物细菌战的研究报告等,石井四郎还承诺提供他20年来细菌战研究经验的报告。美国人说话算话,赦免了所有细菌战部队成员的罪行,这些日本瘟神也为美国效犬马之劳。据第一任细菌战情报调查管桑德斯在1985年向英国媒体透露:赦免交易完成后,石井来到了美国,“在美国的—个特别营地”向美国的细菌战科学家们进行“包括感染微生物的人体试验”的“一系列讲演”。[1]

不过只是有这些书面的材料还不够,还要有人亲自操作,才能彻底将材料中的内容“活化”,才能逐利美国自己的瘟神团队有长进。这一点,美国想的周全:美军在日本成立细菌部队“第406部队”。这个406部队,全名美军第406细菌部队(代号:J2C406),另外还有个堂皇的名字“美国陆军在日医疗本部第406医学研究所”(U·S·A rm y406th G eneral M edical Laboratory)。这个部队驻地占地约20万平方米,内设细菌学部、化学部、昆虫部、医疗动物部、病毒部、血液学部、放射能部等,该部与美国大本营:生化战基地底特里克营保持着情报交换、人员互访、研究成果共享等联系该部队,“雇佣了百余名日本职员,并且与日本不同的医药团体和医科大学有紧密的联系”。[1]据台湾学者滕井志津枝《731部队——日本魔鬼生化的恐怖的研究》:

【1946-1948年,美军扶植原731部队和100部队队员在日本创设疫苗制造厂;1948年,日本731部队原成员为美军第406部队研究恙虫病;战后,日本协助美军研究细菌战的机构有:“日本医师会”、“绿会(日本军医组织)”、“日本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东京大学传染病研究所”、“日本学术会议”等。】[1]

如上,是日本瘟神们亲自操作,为美国瘟神制造细菌、病毒;除此而外,携带细菌、病毒的活体生物也不是一般活体生物能胜任的,这样的活体生物是经过专门饲育、培养的专门品种,这个手艺日本最精擅。为了获得这样的专门生物活体,日本瘟神们又在美军的支持下,在日本培养、繁殖这样的生物,比如最常用的老鼠,就是按着早先731部队的“秘方”专门培育的。1950年2月,美军第406部队雇佣原731部队成员在日本琦玉县专门组成“实验动物综合研究所”、“豚鼠饲养合作社”等组织,培育专用的细菌、病毒用老鼠,专门供给美军第 406 部队,“最兴旺的时期平均每个月有老鼠15万只,豚鼠2—3万只,腮 鼠 4—5千只通过‘实验动物综合研究所’送到J2C406部队”。而这个埼玉县,就是当年731部队饲育细菌战老鼠的培育基地。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诚一在揭露731部队黑幕的《恶魔の 饱食二》(中文译本《魔窟2》)中说:“战后美国细菌化学部队是在对原 73 I部队研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1]

细菌与病毒被日本731培养出来了,携带病原体的活体生物,如老鼠也被日本原731的队员饲育成功,接下来,就剩下等待实战机会,使美国的瘟神部队具备实战能力了。实战机会说到就到,朝鲜战争爆发,五次战役之后,中朝与美军在三八线对峙,美国把从日本学到的能耐用上了。应该说,美国人是个好学生,把日军细菌、病毒战的能耐都学到了,用起来中规中矩;而且日本人也是个好老师,倾囊而授,有什么教什么。所以呢,从美军对朝鲜、我国东北发动的细菌、病毒攻势的手法,一眼就能辨出“师承门派”:

侵华日军731部队开发的鼠疫跳蚤细菌武器,是它的绝杀武器,在对我国衢州、宁波、常德等11处县城发动的攻击中,造成大量居民死亡。而美军在朝鲜战场至少7次用此方法攻击朝鲜村庄。[1]

不过,这个美国好学生还大有青出蓝,狠毒如“蓝”的“智慧”,所用的病毒细菌载体生物比日本更加种类繁多。据统计,美军使用的昆虫有家蝇、大家蝇、黑蝇、绿蝇、粪蝇、石蝇、摇蚊、尖音库蚊淡色变种、高丽豹脚蚊、冬大蚊、人蚤、标本虫、菱蝗、飞蝗、油葫芦、黑跳虫、狼蛛等18种,它们可以传播的病毒种类远超日本731:脑炎、炭疽、伤寒、副伤寒、斑疹伤寒、出血性败血症、鼠疫、霍乱、痢疾、疟疾、黄热病等等。[1]

侵华日军日军在1941对常德细菌战中使用飞机夜投细菌,这也成为美军在朝鲜战争中最经常使用的细菌战方法之一。日军用飞机空投细菌、病毒的手段有:直接投撒跳蚤、使用飞机投掷昆虫细菌弹、使用降落伞投掷染疫老鼠、使用飞机在常规轰炸中夹杂投掷细菌炸弹等等,在朝鲜战争中都被美军所沿用。[1]

日军100部队,研究细菌、病毒战的领域在农作物和牲畜方面。它曾研究出多种针对农作物和牲畜的细菌武器,如炭疽热、锈菌、斑驳菌以及鼻疽、牛瘟、羊痘等。据国际科学委员会的调查,美军也在朝鲜战争中使用了植物和家畜细菌战。1952年3月20日,美国飞机在中国东北和朝鲜北部的十多个地方,投下大量树叶、大豆杆和豆荚等,经检验,这些植物体带有紫斑病菌、植物炭疽、黑粉病菌等导致农作物果树发生严重病害的微生物同。3月28日美军飞机还投下炭疽,导致被投掷、污染地区马、牛、猪等家畜的急性死亡。而那个时段,正是原侵华日军100部队部队长若松有次郎来在南朝鲜游荡的时段,据此可以断定,美军的植物和家畜细菌战与原侵华日军第100部队的技术有师承关系。[1]

罗列几个美军对中、朝发动细菌、病毒战的典型事件:

朝鲜的鼠疫事件、霍乱事件和中国东北的甘南事件、辽东辽西炭疽事件。[2]

朝鲜鼠疫事件:美机多次在朝鲜前线和后方撒布染有鼠疫菌的跳蚤,其中1952年2月18日在安州投撒的跳蚤,导致“那个村子的六百人口当中,有50人染病,其中36人死亡”。[2]

朝鲜霍乱事件:1952年5月16日夜,美机在朝鲜大同投下染有霍乱的蛤蜊,次日村民李英子、赵万福拾吃后双双于18日死亡。[2]

甘南事件:1952年4月4日夜,美机在黑龙江省甘南县5 ×15 千米盼地区投下 717 只染有鼠疫的田鼠,幸中国政府防治及时,未酿成疾病。[2]

辽东辽西炭疽事件:1952年初美机多次在中国东北的辽东省和辽西省各地投下带有炭疽杆菌的标本虫、苍蝇和羽毛,3月下旬至4月中旬造成呼吸道炭疽和出血性炭疽脑膜炎的流行。在四平、沈阳、鞍山、安东等地造成居民急病死亡。[2]

然而,美军发动细菌、病毒战的时候,也被中朝一方抓住了活罪证,有空投细菌炸弹、容器的美国飞行员被击落后成了俘虏,交代了美军罪行,也交代了日美在细菌、病毒战中得到肮脏合作:

【美国投掷细菌炸弹的被俘飞行 员伊纳克 1952年4月7日在他的供词中说,他到朝鲜执行细菌战任务前,在1951年8月的最后两周,曾与60名美国飞行员被集中在日本的岩国,在那里进行细菌战的培训,教员是威尔逊先生,课程是有关细菌战的,威尔逊说这一课程是属于秘密情报,不能对任何人泄露,课程主要讲解细菌战所用的武器和各种撒布细菌的方法,尤其是投掷昆虫及动物来传播细菌(新华社-揭穿美帝国主义进行细菌战的真相 (美国战俘的供词) 北京:人民出版社,1952:6-7)】[1]
【被俘的美国空投到朝鲜的细菌战情报特务潭泽民曾供述:“我⋯⋯今年 (1952)1月 27 日起在日本东京受特务训练。特务学校的校长是—个叫伊藤的美国籍日本人⋯⋯跟我一起受训的有16 个人⋯⋯(我的任务是在志愿军后方)调查细菌战的效果(中国红十字总会.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调查团调查报告[R].北京 :新华通讯社 ,1952)】[1]
【美国被俘飞行员耶万斯 (美国空军第 58 战斗轰炸机团副团长 )1953 年 8 月 18 日在其供词 中说 ,美军使用的细菌炸弹的弹体以及引信等都是在美国制造的,从美国运到朝鲜,但细菌是在东京附近的工厂生产的,这些细菌被装在容器里空运到朝鲜,保存在朝鲜的两座细菌武器仓库里([日]森村诚一.魔窟(三)[M].郑钦民,译 E京:群众出版社,2003:15)】[1]
【另一名美国被俘飞行员奥尼尔(美 国空军第 18战斗轰炸机大队少尉飞行员 )1952 年 6 月 l8 日在其供词中说 ,他们在接受细菌战培训时,教官麦克、拉林上尉曾告诉他们 ,美军在朝鲜使用的“细菌弹及细菌容器系由 日本空运来的”(国际科学委员会.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报告书及附件[R].北京,1952)】[1]

据森村诚一《魔鬼的乐园》(《魔窟三》):朝鲜战争中,布散细菌、病毒的美国战俘飞行员们的供词被编成了《进行细菌战的十九个美国空军战俘的供词》,由《人民中国》杂志1953年发表。这些战俘在中国战俘营受到优待,交代了罪行后,被中国政府宽大处理释放。(19页)[6]

但是这些战俘回去后被美国政府以“背叛祖国罪”相威胁,无一例外全部翻供。尽管美国政府在当时用封堵战俘的嘴遮掩一时,但是,后来有学者继续在这个领域内勤奋不辍,1992 年,美国学者埃利斯、莫恩合著《生物战辩解:朝鲜战争案例}(Biolog i cal W arfare A llegations:The Korean  Case);1994 年,哈里斯著《死亡工厂—— 1932 至 1945 年 日本细菌战及美国之掩盖))(Factories of Death:Ja n panese Biological W a rfa re,1932—45and The A m,erican Cover—up ) ;1997年,弗兰兹、帕洛特合著《美国生物战和生物防御计划 》(T h e US B iolog i ca l W arfa r e and B iolog i cal D e—fe e Programs)。三著作倾向于认定美军在朝鲜战场使用了细菌武器。1995 年 ,台湾学者藤井志津枝发表《第二次中日战争时期 日本发展生物化学战重要人物之研究》,揭露前日本细菌战首脑人物石井四郎在韩战中协助美军实施细菌战。1998 年,加拿大学者恩迪科特、哈格曼合著《美国与生物战:来自冷战早期和朝鲜的秘密》(Thenited Sta t es and B iolog i cal W arfareJ Secrets From theEa r ly Cold W a r a n d  ren)一书,以众多史料证实美军在朝鲜战争中实施了细菌战。[1][5]

除了以上1990年之后学者们的研究成果之外,在朝鲜战争期间,就有国际上正义科学家们组成的调查团,来中、朝调查细菌战真相。1952年6月,由剑桥大学著名生物科学家李约瑟博士率领的国际科学委员会到中国进行调查。在大量人证、物证和科学检验结果面前,科 学委员会的专家们达成了一致,并完成了一份600多页的报告。因该报告的封面是黑色的,又被称为 “黑皮书”或者 “李约瑟报告”。报告的结论:

【中国东北和朝鲜人民,确已成为细菌武器的攻击目标;美国军队以许多不同的方法使用了这些细菌武器,其中有一些方法,看起来是把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进行细菌战 所使用的方法加以发展而成的】[3]

但是,这样的,罪证在手的权威调查结果,美国人铁嘴钢牙抵死不认,理由:国际科学委员 会的组成人员有“亲共”的倾向,而且中方数次拒绝了美方及联合国军成员国邀请国际红十字会、世界卫生组织及联合国组成一个科学委员会进行调查的主张。所以,美国说,“李约瑟报告”的结论是虚假的。

然而,李约瑟博士领衔的国际科学委员会的七名科学家中,除了一名来自苏联外,其他六名都不是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专家,哪里来的“亲共”?至于美国建议成立的科学委员会,由巴西、埃及、巴基斯坦、瑞典、乌拉圭五国提名的科学家组成,在这五个国家中,除埃及,其他四国都是受美国控制的,支持美国在1950年6月25日向联合国提出的谴责朝鲜侵略南朝鲜的提议。这个团伙的反共倾向是很明显的。既然美国以“亲共”为借口否定“黑皮书”的公正性,同理,它建议成立的反共国家出人组成的“委员会”,当然也做不出关于细菌战真相的公正的判定!由此可见美国逻辑中的无赖与霸道![4]

至于世界卫生组织,乃是联合国的一个下属机构,而这个联合国本身就是与美军合力发动战争的元凶,彼时的联合国及其下属——世界卫生组织也是个反共反华的战争犯罪团伙!这个团伙调查细菌战真相,得出客观结论可能么?[4]

美国所谓的国际红十字会实际上是瑞士的国家红十字会,根本不是一个国际性的组织。[4]

美国提出的这三个团伙,介入到细菌战调查中,主要目的:将关细菌战的检验结果和数据泄露给美国,作为美国检验其细菌武器效果的重要依据。[4]

“黑皮书”公布之后,作为国际委员会带头人李约瑟博士在英国遭到了疯狂的舆论围攻、精神迫害,幕后的操纵者就是美国政府,对这个鬼鬼祟祟躲在幕后不敢示人的操纵者,李约瑟博士怒不可遏的反击道:

【我们有责任议美国对联合国的操纵。没有人会想到今天(联合国)竟变成这样一个像国际文职仆人一般平庸的、附属的机构,而它本应对歇斯底里的美国(以维护国家利益为借口对持不 同政见者)的政治迫害具有绝对的外交裕免……只有采取根本性的变革——像承认中国在联 合国的合法地位,停止在朝鲜的野蛮战争和破坏,将台湾回归中国,以及根本修改盎格鲁撒克逊人对亚洲的政策,帮助而不是压制亚洲人民的合法愿望才能拯救联合国并使这一机构获得 新生。】[3]

美军与日军联手,在朝鲜战争中使用了细菌战武器,这已经是昭然若揭,可是,在我们国家,却有《xx春秋》杂志在2013年11月逆势而动,发布一篇署名原“志愿军后勤部卫生部长”吴之理的遗作文章《1952年的细菌战是一场虚惊》。这个“遗作”的写成时间是1997年!而发布这篇文章的时候,此“吴之理”已经作古。而文章里涉及的关键人物,几乎都已不在人世,文章中若干令人起疑的事件也早已无人可以对质,难道要用“考古”手段对“吴之理”作什么“讯问”吗?这个文章的发表踩着的时间点可真是蹊跷的很!对这篇文章的有力质疑可见——豫民《反细菌战不是一场虚惊——质疑》。对《xx春秋》上这篇可疑文章的逐点质疑,笔者无力置喙,不过,对《xx春秋》杂志发布这篇可疑文章的时间点,说一点个人的意见:

2013年,乃是“朝鲜停战协定”签订60年,正好一甲子,有些纪念意义,《xx春秋》是否为美军无奈签订协议而撒一把泪?再看文章为美军洗白白,那么发布这文章对当时中国政府进行含沙射影式的攻击?其次,据文中缅甸电通社1951年l2月5日发布的消息,石井四郎等三瘟神进入朝鲜,为美军大规模发动细菌、病毒战助力的日期在12月5日之前。准确日期虽不能判定,但是算上消息发布的一些滞后性,三瘟神进朝鲜的时间,最可能在1951年11月。那么,这个11月,就美军发动细菌战、病毒战来讲,也是有些纪念意义的。《xx春秋》选在2013年11月发布这个文章,恐怕这个杂志是深知美军发动细菌战的真相的。但是它就是要发布这个颠倒黑白的文章,用意就是为美军不成功的细菌病毒战惋惜一声!再借以铭记日军三瘟神助力美军的功劳!甚至于还向侵华日军致意?!

每一个有正义感的中国人都该问一句:当年怎么会有这样的传媒机构在红色中国存在?!

参考文章、书目:

[1]陈致远  《朝鲜细菌战:美日细菌战技术和力量的合流》(《武陵学刊》2013年1月)

[2]张 华   《美国在朝鲜战争中实施细菌战的证据》(《武陵学刊》2013年1月)

[3]陈时伟  《朝鲜战争时期围绕细菌战问题的三场国际政治动员——基于中英两国档的解读》(《专题研究》)

[4]孟 涛   《关于朝鲜战争中美军实施细菌战的再考察》(《当代中国史研究》2013年9月)

[5]朱清如  《60年来美国实施的朝鲜细菌战研究述评》(《武陵学刊》2013年1月)

[6]森村诚一 《魔鬼的乐园》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6 16:27 , Processed in 0.016922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