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苏联亡党亡国的一个重要原因 —— 由“500天纲领”引发的思考 ...

2019-11-12 23:4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515| 评论: 0|原作者: 何干强|来自: 山东社会科学

摘要: 苏联是在经济体制改革的过程中解体的,其中经济学“西化”起了极为恶劣的作用。“500天纲领”,是指从1990年10月1日起始的500天之内,彻底改变苏联国民经济的基础和结构,转向资本主义经济的过程。而贯穿始终的有两个关键词,就是“经济非国有化”和“私有化”。
苏联是在经济体制改革的过程中解体的,其中经济学“西化”起了极为恶劣的作用。“500天纲领”,是指从1990年10月1日起始的500天之内,彻底改变苏联国民经济的基础和结构,转向资本主义经济的过程。而贯穿始终的有两个关键词,就是“经济非国有化”和“私有化”。

何干强 | 经济学“西化”:苏联亡党亡国的一个重要原因——由“500天纲领”引发的思考

20年前,苏联是在经济体制改革的过程中解体的,究其原因,不能不反思经济学“西化”所起的恶劣作用。经济学“西化”,是指经济学的西方资产阶级化,主要是指在社会主义国家,原本在经济改革和发展中占指导地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为资产阶级经济学所取代。经济学“西化”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自身的发展中批判地借鉴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某些有用成分是根本不同的两回事。后者立足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自身的丰富和发展,而前者则属于经济学阶级性质的蜕变。马克思在《资本论》序言中曾深刻地揭示过经济学的意识形态属性或阶级性:

【“政治经济学所研究的材料的特殊性,把人们心中最激烈、最卑鄙、最恶劣的感情,把代表私人利益的复仇女神召唤到战场上来。”[1]】

就是说,政治经济学研究人们之间的物质利益关系,它总是代表一定阶级的物质利益的。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指导改革,势必维护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坚持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2]而用资产阶级经济学来指导经济体制改革,则必然助长资本主义剥削关系,危害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导致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被瓦解,乃至亡党亡国。充分认识经济学“西化”对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瓦解作用,是研究苏联解体原因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视角,它对我们吸取教训,在经济学领域自觉划清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的界限,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具有不可低估的重大意义。

一、“500天纲领”:经济学“西化”结出的毒瘤

放任经济学“西化”的严重后果,集中体现在苏联解体前出笼的“500天纲领”上。它是苏联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与国外敌对势力联手瓦解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行动纲领。

“500天纲领”得名于一份叫做《民主俄罗斯》小报上刊载的《国家向市场关系过渡的500天纲领》。[3]这份小报长宽相当于现在的A4复印纸,正文14页,连同封面、封底共计16页。封面上方,在“民主俄罗斯”蓝色大号字的报头右边,写着几排黑色小字:“这份报纸向所有认为不能这样生活的人发行”;报头下边,也写着一行黑色小字:“俄罗斯民主力量的报纸”。封面通栏蓝色大标题分两行:第一行是特大号空心字“纲领”;第二行左边是更大号的实体字“500天”,右边是“国家向市场关系过渡的”四行黑色字。通栏大标题下方,印有满面春风的叶利钦和他的几位幕僚跨步行走的黑白照片。小报最后一页封底,印有一副漫画,一位戴礼帽、缩颈脖、双手拎提包的人,背后有两只相反指向的大手,似有何去何从之寓意。在苏联解体的前一年,1990年10月间,这张小报在莫斯科大量发行。我当时在莫斯科普列哈诺夫国民经济学院访问进修,就是在地铁门口的报摊上买到它的,价格是50戈比(0.5卢布)。

其实,这份小报刊登的“纲领”只是名为《向市场过渡构想与纲领》这部书的浓缩版。该书由时任苏联共产党总书记的戈尔巴乔夫和自由化势力的代表人物叶利钦共同决定组织撰写。写作班子以苏联科学院院士沙塔林为首,有彼特拉科夫、亚夫林斯基、阿列科萨申科等经济学家,共13人组成,撰写过程中还邀请了各加盟共和国的一些代表参加。该书从1990年8月2日开始撰写,8月31日写成,当年9月初出版发行,为白色16开本,共计240页。[4]全书分为一个导言和五个部分:

——导言标有“人、自由、市场”三个关键词,是写作班子关于纲领的说明。起首写道:

【“这个纲领只是在改革的条件下和充分处于1985年开始的政策轨道上才能够产生;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是制定纲领的发起人;也只有在他们的共同支持下,才能实现纲领。”[5]】

——该书五部分的标题分别为:

【“第一篇:作为主权共和国经济联盟基础的转向市场经济的纲领的构想”;“第二篇:本纲领基本构成部分的内容”;“第三篇:建构的政策和转换”;“第四篇:经济改革的立法和组织保证”;“第五篇:附录”。】

《民主俄罗斯》小报上的浓缩版分别摘录了该书第一篇、第二篇和第三篇的部分内容,虽然占全书不到20%的篇幅,但是,却更具有改革行动纲领的性质。这个浓缩版共计16个段落,可分为三个部分:

——前面7段为第一部分,摘录于第一篇,文中标题分别为(标号系笔者所加):一、(1)“改革的目的”;(2)“主权国家的经济联盟”;(3)“转向市场经济的逻辑和阶段”:(A)“第一个100天:非常措施纲要”,(B)“第100至250天:价格的自由化和严厉的财政金融约束”,(C)“第250至400天:稳定市场”,(D)“第400至500天:开始高涨”。

——中间5段为第二部分,摘录于第二篇,标题分别为(标号系笔者所加):二、(1)“扶持企业家活动”;(2)“价格形成政策”;(3)“生活水平、社会保障、劳动工资”;(4)“劳动市场”;(5)“影子经济(或译为黑市经济)”。

——最后4段为第三部分,摘录于第三篇,标题分别为(标号系笔者所加):三、(1)“农业政策”;(2)“土地改革”;(3)“住宅改革”;(4)“非市场成分”。

由于这个浓缩版摘录的是《向市场过渡构想与纲领》这部书的核心内容,所以,“500天纲领”也可以作为这本书的简称。[6]从刊载浓缩版的这张《民主俄罗斯》小报封面上的照片来看,浓缩版显然更集中地体现了以叶利钦为首的所谓民主力量实质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的利益诉求和嚣张气焰。从上述这本书和浓缩版的大小标题来看,很清楚,“500天纲领”就是苏联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在戈尔巴乔夫的支持下,要在从1990年10月1日起始的500天之内,分四个阶段,通过各种“非常”的政策措施,彻底改变苏联国民经济的基础和结构,转向所谓市场经济;实质是转向资本主义经济。

“500天纲领”浓缩版的第一句话强调:

【“迄今人类尚未找到任何比市场经济更有效的经济。”】

这表明,它根本否定人类社会已经诞生的社会主义制度能超越资本主义制度,根本否定十月革命胜利后苏联的社会主义实践显示出的社会主义制度推动经济发展的优越性。人们看到,在浓缩版“转向市场经济的逻辑和阶段”和500天内要采取的“改革”措施的行文中,贯穿始终的有两个关键词,就是“经济非国有化”和“私有化”。《向市场过渡构想与纲领》这部书的导言(由写作班子撰写)毫不掩饰地申明:

【“人权在所有制上的实现要靠非国有化和私有化,靠国家财富转交给公民。”】

这集中地体现出“500天纲领”的颠覆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的目的和资产阶级性质。我们说,“500天纲领”要转向的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这是毫不夸张的。

值得一提的是,“500天纲领”公布前,写作班子专门去征求过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的意见,并得到了认可。[7]难以想象,一个关系社会主义国家前途命运的经济改革纲领,竟然要去征求西方主流经济学家的意见,足见苏共领导在改革中已经不问“姓社姓资”了,已经迷信于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了!应当说,“500天纲领”是苏联经济学“西化”结出的毒瘤。众所周知,它的问世加速了苏联经济、政治的全面危机,出台400天还不到,苏联就解体了。事实证明,经济学“西化”具有极大的危害性。

二、经济学“西化”危害性的主要表现

“500天纲领”是在苏联红旗尚未落地的前一年即1990年炮制的,当时它还不能不用迷惑人的语言掩盖其反社会主义的目的。然而,我们只要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作些分析,就不难看出,它渗透着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基本观点,具有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性质和特征,对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根本制度必然造成严重的危害。

(一)把“非国有化”和“私有化”作为改革的首要方针,把构建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作为改革的目的。

“500天纲领”虽然宣扬“改革的主要目的”是实现“公民的经济自由和在此基础上创造有效的、能保证国民经济的不断发展,并使国民的福利达到足够水平的经济制度”,但这完全是空话。因为它强调,在“第一个100天”的“第一天就要采取立法行动”,实现“经济的非国有化”,发展所谓“公民所有制”。“除了由国家占有的对象之外,保证自然人和法人(苏联的和外国的)在任何财产形式上的所有权”。“法律保证劳动者有权带着份地和在积累中属于他的那部分财产,自由退出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在“第100至250天”,要求“各共和国委员会和联盟国家财产基金组织强化经济的非国有化过程”。在“第250至400天”,要求“继续强化非国有化过程”。在“第400至500天”,要求“加速非国有化和私有化”。可见,摧毁公有制这个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乃是“500天纲领”贯彻始终的基本方针和核心内容。按照常理,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体制改革与维护社会主义根本制度不应当是对立的,但“500天纲领”却通篇不提社会主义公有制,甚至不使用社会主义这个概念,[8]但却用“短缺”、“命令经济”、“集权主义”、“专制主义”等贬义词,根本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而不是辩证地扬弃具体体制的暂时的缺陷),把传统体制可以通过改革纠正的缺陷,夸张为根本制度本身的无可救药,足见其目的根本不是改革管理体制,而是要改掉根本制度,要彻底瓦解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建立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

(二)混淆经济形态的一般与特殊,用转向市场经济掩盖转向资本主义经济。

“500天纲领”的炮制者运用的一个十分隐蔽的手法,就是将转向资本主义经济的真实意图掩盖起来,而大讲转向市场经济。其实,西方经济学中的市场经济概念指的就是资本主义经济。唯物史观认为,市场是表现交换关系的范畴,其真正含义指“流通领域本身的总表现”,[9]经济则是指“生产过程本身”,[10]所以,现实的市场经济总是与一定历史形式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结合在一起的。在现代条件下,现实发达的市场经济,要么是与资本主义私有制结合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要么是与社会主义公有制结合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既然“500天纲领”强调非国有化和私有化,它要转向的就必定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翻开近现代经济思想史,资产阶级经济学产生以来的通病,就是混淆商品货币一般交换关系和资本主义所有制关系;在阐释资本主义经济时,总是撇开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讲市场经济,总是用一般流通关系掩盖资本主义剥削关系,这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深刻揭示过的。“500天纲领”只使用市场经济范畴而不直接使用资本主义经济范畴,这种掩盖真实意图的手法,恰好表现出了它在经济学上的“西化”性质。

(三)突出“企业家”的经济地位,实质是要培育资本家阶级。

表明“500天纲领”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是它把“为市场关系的关键人物——企业家的发展创造适宜条件”,作为转向市场经济开始阶段的“最主要的任务”;把企业家获得“最大限度的自由”作为“有效发挥市场经济作用的”前提条件。要求国家“扶植企业家活动”,原则是“未被禁止的一切都允许”。按照词义,企业家原本是与教授、医学家、艺术家、文学家等各行各业的知识专家同等的概念,他的社会性质则取决于他在生产关系中的地位。在社会主义企业中,企业家本该是工人阶级或总体工人中的一员,同时又是企业管理的专家。但是“500天纲领”中的“企业家”却是资本家的隐蔽用语。因为它要求国家对“大型企业、中小工商业和服务企业、住宅基金和住宅建设”推行“非国有化”,“对私人雇佣劳动力的规定定出细则”,“确定以推动创建新企业为目的的私人信贷规则”。这就很明显,它是要通过“扶植企业家活动”,在摧毁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同时,培育出大批对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起关键作用的资本家。毫无疑问,作为管理专家的企业家对于搞活企业、推动生产力发展能起重要作用,但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的是能够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的企业家,而绝不是与工人阶级根本对立、剥削雇佣劳动者的资本家企业家。用培育私人“企业家”来掩盖培育新资产阶级的意图,这又体现了“500天纲领”炮制者的资产阶级虚伪性和欺骗性。

(四)鼓吹抽象的人权和自由,否定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对劳动者权益的根本决定作用。

“500天纲领”全书的导言围绕“人、自由、市场”三个关键词展开,集中表现了其资产阶级的灵魂。资产阶级历来宣扬抽象的人性和人权、抽象的自由和平等,在反封建制度的进步时期是这样,在新的历史阶段为了颠覆无产阶级专政,仍然是这样。由于在跨越若干历史时代的商品货币关系中,存在着平等、自由、所有权等一般要求,广大群众不容易弄清这种一般的价值观和资本关系决定的剥削性质价值观的本质区别,看不清后者要求的其实是“平等地剥削劳动力”的所谓人权和凭借占有的生产资料拥有“榨取他人劳动和剩余劳动的合法权和强制权”。[11]资产阶级宣扬超越历史时代的抽象的人与自由,宣扬“普世价值”观,最容易搅浑商品货币所有权关系和资本所有权关系,最容易搅浑两种性质不同的人的权利关系,因而最有利于迷惑和煽动广大善良的人们,达到他们夺取政权的目的。但是,只要对照现实就不难发现,有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和剥削雇佣工人的人权和自由,就没有工人阶级共同占有生产资料、自主联合劳动和按劳分配的人权和自由。“500天纲领”鼓吹,只有私有化的市场经济才能实现人权和自由,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它强调占有私有财产的人权,却绝口不提工人阶级和劳动者维护国家财产的人权;它强调“企业家活动的自由”、“价格的自由化”、“消费者选择的自由”,也就是强调生产领域资本家的自由和市场交换的自由,却绝口不提工人阶级和劳动者通过何种途径实现民主管理国民经济和企业的自由。实际上,它强调非国有化和私有化是构建市场经济的基本条件,也就根本否定了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赋予劳动者的基本人权和最广泛的自由、民主权益。

(五)贯彻新自由主义,实行经济卖国主义。

“500天纲领”不仅体现了资产阶级经济学历来的一般特征,而且打上了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时代特征。这突出地表现在迷信和照搬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上。新自由主义鼓吹私有化、国家非调控化、国际贸易和金融自由化,用市场万能、经济彻底开放才能发展等谎言,对内维护金融垄断资本阶级利益,对外维护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破坏别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民族经济自主权。“500天纲领”吹嘘市场经济“创造了人的自我实现、提高劳动和经营积极性的强有力的动因,急速地加快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它本身具有的自我调节机制,为所有经济主体行为的最佳调节、合理地利用劳动的、物质的、金融的资源、平衡国民经济提供了保证”;“它将在没有国家方面的特别作用下,使生产面向满足个人和社会需求,创造劳动和企业经营的动力……”,可见其完全贯彻新自由主义,所推行的是一种排除国家对直接生产过程进行计划调节的、完全让市场自发起作用的自由市场体制,这即使从资产阶级宏观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也是一种倒退。“500天纲领”根本无视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经济全球化的事实,竭力鼓吹苏联经济应“与世界经济体系连成一片”,要求“在进行私有化(直接出售股票、提供股票抵偿债务)时,从一开始就特别注意吸收外国资本”;宣扬“按照国际惯例”,“外国法人和自然人在平等的条件下同所有生产者一起在国内市场进行活动”;“实行外汇自由买卖,开放外汇账户”,放任外国资本自由进出本国。按理来说,实行经济的对外开放,为了维护国家经济和政治安全,应当加强国防和国家安全工作,可是“500天纲领”在“第一个100天:非常措施纲要”中,就提出“给国防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拨款缩减到20%”(即缩减到原来财政拨款的20%),这就明显地暴露出纲领的炮制者根本无视民族经济和国家利益。他们推行的经济自由主义,实质上是一种迎合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利益的经济卖国主义。

(六)推行民主社会主义,模仿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福利制度。

“500天纲领”为了赢得人心,不能不宣扬改革的目的是为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但是,在具体方式上,却在鼓吹私有化、发展劳动力市场(实质是雇佣劳动制度)的基础上,搬用现代西方福利主义经济学,采取民主社会主义的改良主义经济措施,也就是“私有制加公共财政再分配”。民主社会主义认定,私有制有效率,由此产生的收入分配不公,可以运用公共财政的再分配建立社会保障制度来解决。“500天纲领”提出,“为了保证生产的高度经济效率,需要国家和社会的调节,以便超前修正诸如生产的不稳定、过分悬殊的社会差别等不良后果”;其强调国家要建立的社会保障制度的新因素,主要是“以最低消费预算为基础的最低生活费”、“失业者补助法”、“最低劳动工资法”等,这些措施都来自西方福利主义经济学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其实,再分配关系是由直接生产过程中的初次分配关系决定的,而初次分配关系不过是一定社会性质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的表现和结果。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通过公共财政的再分配关系建立的社会保障制度,尽管其中包括某种程度的对劳动者有利的成分,但是这种再分配关系不可能改变资本主义私有制决定的初次分配的基本格局,只能起某种缓和对抗性的劳资矛盾的作用,这是一种维护资本主义根本制度的、治标而不能治本的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方法。

可见,“500天纲领”作为苏联经济改革的实践原则和行动措施,渗透着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只会对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起根本性的破坏作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2-21 13:18 , Processed in 0.016849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