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马克思恩格斯对《共产党宣言》与时俱进的发展及其当代启示 ...

2019-11-18 23:3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966| 评论: 0|原作者: 丁堡骏|来自: 马克思主义研究

摘要: 在“从《宣言》到《资本论》”的发展道路上,马克思恩格斯是在坚持《宣言》所阐述的唯物史观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的前提下,对《宣言》在剩余价值学说、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等论述不充分、不完善的地方加以补充和完善,这是实实在在的发展。
在“从《宣言》到《资本论》”的发展道路上,马克思恩格斯是在坚持《宣言》所阐述的唯物史观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的前提下,对《宣言》在剩余价值学说、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等论述不充分、不完善的地方加以补充和完善,这是实实在在的发展。

丁堡骏:马克思恩格斯对《共产党宣言》与时俱进的发展及其当代启示

今年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也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合作撰写的不朽著作《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出版170周年。纪念马克思和《宣言》出版,最好的纪念就是沿着他创立和发展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线索和路径继续坚持和发展他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继续沿着他所指引的革命道路完成他所开创的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宣言》宣示了马克思主义全新的世界观,标志着人类思想史上最辉煌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在《宣言》问世后的170年的时间里,人类社会的发展证明了《宣言》的真理性,科学社会主义已经由理论变成了现实。在纪念《宣言》出版170周年的时候,我们当然要充分肯定和继承《宣言》所宣誓的崭新的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理论。当然,《宣言》的理论也不是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马克思主义的所有问题。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不断地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事实上,在《宣言》出版至今的170年里,其所阐述的具体理论无论是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还是在后续的马克思主义者那里,都经历了与时俱进的不断向前发展的发展历程。本文将首先从《宣言》作为无产阶级政党的纲领和作为阐述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著作,如何在马克思恩格斯后续研究和著述中与时俱进地向前发展入手,论证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及其发展的规律性;其次,在此基础上论证如何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

一、马克思主义必须与时俱进地发展:从《宣言》再版序言谈起

众所周知,《共产党宣言》是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这个国际组织的成立而撰写的纲领,其写作背景就是面临1848年的欧洲革命。马克思恩格斯以科学的理论和饱满的政治热情宣示了共产主义,号召工人阶级用暴力革命推翻资本主义统治,并预言无产阶级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然而,随之而来的欧洲革命却失败了。《共产党宣言》所阐述的基本思想和方案,并没有如马克思和恩格斯所期待的那样,在当时的欧洲直接变为现实。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宣言》的作者,马克思和恩格斯又该如何来评价《宣言》的呢?

1872年《共产党宣言》出版新的德文版,马克思和恩格斯为该书撰写了一个重要的再版序言。他们说:

【“不管最近25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某些地方本来可以做一些修改。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所以第二章末尾提出的那些革命措施根本没有特别的意义。如果是在今天,这一段在许多方面都会有不同的写法了。由于最近25年来大工业有了巨大发展而工人阶级的政党组织也跟着发展起来,由于首先有了二月革命的实际经验而后来尤其是有了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达两月之久的巴黎公社的实际经验,所以这个纲领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特别是公社已经证明:‘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次,很明显,对于社会主义文献所作的批判在今天看来是不完全的,因为这一批判只包括到1847年为止;同样也很明显,关于共产党人对待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的论述(第四章)虽然在原则上今天还是正确的,但是就其实际运用来说今天毕竟已经过时,因为政治形势已经完全改变,当时所列举的那些党派大部分已被历史的发展彻底扫除了。”[①]】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宣言》的评价也是采取一分为二的辩证分析的态度的。对于《宣言》这部著作,马克思主义者究竟应该坚持什么,应该放弃,或者应该丰富和发展什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里讲得一清二楚:首先,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宣言》的核心思想或基本原理是正确的,应该坚持和继续向前发展;其次,马克思和恩格斯坚持认为要历史地看待《宣言》的许多具体论述,要坚持真理修正错误,要勇于承认并及时否定那些囿于1848年革命的特殊历史条件而撰写具有历史局限性的具体理论观点和具体的革命操作方案。

1.马克思恩格斯肯定《宣言》一般原理和核心思想

在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强调,不管最近25年形势发生多大变化,《宣言》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或核心思想直到现在仍然是完全正确的。然而,在那里马克思恩格斯并没有对《宣言》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或基本思想进行归纳总结。在马克思逝世以后,恩格斯曾经多次重复地讲《宣言》的基本思想,并且明确宣布《宣言》的基本思想是属于马克思一个人的。例如在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恩格斯说:

【“贯穿《宣言》的基本思想: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②]】

由此我们可以说,1883年在马克思逝世以后恩格斯回头总结《宣言》的基本思想并加以肯定。这些肯定的内容包括:(1)对唯物史观和阶级斗争学说的基本阐述;(2)对于资本主义已经走到了即将被共产主义所代替的基本判断;(3)对于工人阶级在这场变革中所肩负的神圣使命,即用暴力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分析以及对于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完成自己的神圣使命伟大号召。对于《宣言》的这些基本思想在人类社会历史上的划时代意义,马克思主义者和工人阶级都给予高度的赞扬。列宁认为“这部著作以天才的透彻鲜明的笔调叙述了新的世界观,即包括社会生活在内的彻底的唯物主义、最全面最深刻的发展学说辩证法以及关于阶级斗争、关于共产主义新社会的创造者无产阶级所负的世界历史革命使命的理论。”[③]在纪念《宣言》问世170周年之际,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必须要充分肯定《宣言》的这些基本思想。习近平同志提出在党内要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教育,我认为,学习和贯彻《宣言》的这些基本思想,不仅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而且同时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始终不渝的理想追求。中国共产党只有坚持这些基本思想,才能领导人民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任何怀疑、否定和动摇这些基本思想的想法和做法,都将不利于中国共产党的团结和中华民族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早日实现。

2.马克思恩格斯对《宣言》内容进行否定和修正的意见

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宣言》内容中囿于1848年前后欧洲革命形势而撰写的个别理论观点和具体操作层面论述,进行否定并提出了进行修订和完善的倾向性意见,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如上所述,在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如实地承认,由于《宣言》一般“原理的实际运用”是根据1848年的特定社会历史条件所撰写的,因此,这些内容不一定适合于以后的革命形势的斗争实际。他们主张在以后的革命中,可根据革命的具体形势制定不同的具体做法和行动方案。特别是《宣言》第二章的“十条具体措施”,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由于受当时的历史条件的影响,具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对此,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如果是在今天,这一段在许多方面都会有不同的写法了”[④]。

第二,马克思明确地指出《宣言》对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阐述还有所不足。《宣言》没有写进去无产阶级必须要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新的国家机器,以保证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马克思明确地讲《宣言》在这个方面“已经过时了”[⑤]。

第三,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宣言》对于各种社会主义理论文献的批判是不完整的。因为《宣言》创作于1847年12月至1848年1月,所以,《宣言》所批判的社会主义文献只能最大限度地限定在1847年为止[⑥]。

第四,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宣言》关于“共产党人对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的论述有时代局限性:

【“《宣言》的第四章虽然在原则上今天还是正确的,但是就其实际运用来说今天毕竟已经过时。”[⑦]】

从马克思和恩格斯反思《宣言》所承认的第三和第四个方面的缺陷和不足,我们可以深刻地感受到革命导师严谨的科学态度和马克思主义者与时俱进的科学品质。这两个方面的缺陷与不足,不是马克思恩格斯能力水平不高或者是主观努力不够造成的。马克思和恩格斯不是简单地将《宣言》的这两个方面的缺陷与不足以写作的时间为借口推卸掉或加以掩盖,而是如实地承认《宣言》有这方面缺陷与不足。不仅如此,根据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意见,《宣言》的第三、第四方面的缺陷和不足也和第一、第二方面的缺陷和不足一样,要在今后的写作中加以完善和修改。不过马克思和恩格斯只是为了保持《宣言》的历史文件的本来面目,不主张直接修改《宣言》本身,而是主张在《宣言》再版时撰写一个导言来对这些缺陷和不足予以修改和完善。对此,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但是《宣言》是一个历史文件,我们已没有权力来加以修改。下次再版时也许能加上一篇从1847年到现在这段时期的导言。”[⑧]

二、马克思恩格斯与时俱进发展《宣言》的线索和路径

通过以上对《宣言》两个德文版序言的分析,我们看到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自己著作的评价是辩证的和批判的。既然《宣言》是1848年成立的共产主义者同盟的纲领,那么《宣言》必然具有二重性质:一方面,它要阐述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这种阐述是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包括马克思主义的基本世界观和方法论以及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未来共产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理论。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的继承人,我们必须要始终坚持和不断完善和发展这些基本理论和基本方法。共产党人要不忘初心、不忘根本、始终不渝地去为之奋斗。另一方面,它所阐述的一些具体政策措施又有较强的现实针对性。正因为如此,这些具体的政策措施,必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条件的变化,需要由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断地与时俱进地进行变更和发展,推陈出新。

对于《宣言》所具有这种二重性,学术界存在两种典型的误读。一方面,有的学者不能把作为世界范围内第一个工人阶级政党的第一份纲领的《宣言》,与作为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阐述的《宣言》区别开来,从而教条化地对待《宣言》。不研究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作《宣言》的特定时间地点、条件和目标任务,而将《宣言》所阐述的内容都绝对化和永恒化,要求我们今天中国共产党人要不折不扣地贯彻落实《宣言》每一项具体措施。事实上,作为一个政党纲领的《宣言》,是以1848年共产主义者同盟所面临的国际国内条件和当时所要完成的具体任务为转移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宣言》必须要与时俱进,必须要以工人阶级政党所面对的具体革命形势的变化而变化。另一方面,有的学者片面强调《宣言》作为党纲的性质而忽视了《宣言》同时也是共产主义理论著作的性质,否定《宣言》的普遍意义。否定《宣言》的普遍意义,就意味着放弃了马克思主义的根本世界观和方法论,就意味着已经背叛了马克思主义。当然,作为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阐述的《宣言》,按照事物辩证发展的规律也不是一劳永逸的,也要与时俱进地向前继续发展。

1.作为一个共产党组织纲领的《宣言》的发展

首先,作为世界范围内第一个工人阶级政党组织的党纲,《宣言》是一份很珍贵的共产党的纲领方面的历史性文献。作为历史文献意义上的《宣言》必须要保持原样,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和任何人都不能随心所欲地进行更改。但是,正因为《宣言》是历史上处于特定历史条件下(面对1848年欧洲革命)的工人阶级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成立时所制定的纲领,所以,它就必然有和那个时代相伴随的成就和历史局限性。作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后续力量的新的工人阶级政党组织,就不能原封不动地沿用《宣言》的具体措施,而必须要以变化了的社会历史条件为根据制定自己新的宣言和行动纲领。事实上,随着1848年6月巴黎工人武装起义失败,随着1852年11月发生科隆共产党人案件(11名共产主义者同盟成员被反动政府以捏造的虚假事实为依据,以叛国罪予以判刑),共产主义者同盟就已经解体。此后欧洲工人阶级革命力量的继续发展,1864年9月28日,国际工人协会(即第一国际)在伦敦成立。马克思参与了国际工人协会的创建并且是协会的实际领袖。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马克思亲自为第一国际起草《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和《国际工人协会共同章程》。这两个文件的基本立场和基本观点,与《共产党宣言》是完全一致的。但是,这两个文件起草的背景却和《宣言》的背景有很大的不同。协会面临“必须有一个不致把英国工联,法国比利时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蒲鲁东派拒之门外的纲领”[⑨]。马克思在起草上述两份文件时十分策略地淡化了各种尖锐的矛盾,暂时放弃了或者至少是没有那么尖锐地强调《宣言》中的那些原则和它的最终胜利。马克思把《宣言》中的那些原则和最终胜利,寄希望于协会的共同行动和工人阶级的觉悟。恩格斯高度评价马克思的这一策略选择。恩格斯说:

【“马克思是正确的。1874年,当国际解散的时候,工人阶级已经全然不是1864年国际成立时的那个样子了。罗曼语各国的蒲鲁东主义和德国特有的拉萨尔主义已经奄奄一息,甚至当时极端保守的英国工联也渐有进步,以致1847年在斯旺,工联代表大会的主席能够用公联的名义声明说‘大陆社会主义对我们来说再不可怕了'。”[⑩]】

通过回顾1848年的《宣言》发展到1864年的《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和《国际工人协会共同章程》,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宣言》作为一个共产主义政党组织的纲领,它必然会随着共产主义政党组织的变化发展以及以后新的工人阶级政党组织的产生和发展而不断向前发展。不同时代、不同国家的共产主义政党组织的纲领,要因时、因地、因特殊历史条件而有所不同。同时,同一国家的同一个党组织,面对不同的具体的社会历史条件,其纲领也要体现不同的斗争策略。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共产党必须要克服教条主义经验主义等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方法论的束缚。

2.作为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阐述的《宣言》的发展。

我们再来考察作为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阐述的《宣言》,要不要继续向前发展的问题。

如前所述,1883年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总结了《宣言》的历史成就:恩格斯肯定了《宣言》对唯物史观和阶级斗争学说的阐述,肯定了《宣言》对资本主义已经走到了即将被共产主义所代替的基本判断。不可否认,《宣言》为我们提供了唯物史观、阶级斗争学说以及从这些理论出发所得出的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基本判断。从基本世界观和基本方法论的意义上说,《宣言》可以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提供基本的理论武装。但是,我们不得不严肃指出,《宣言》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阐述还是初步的、不够完整和不够完善的。事实上,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8年之后又进行了长期的艰苦卓绝的理论研究工作,出版了一系列的论文和著作,实现了一系列新的理论飞跃。

第一,在《法兰西内战》等著作中,马克思恩格斯对《宣言》中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做了进一步发展和完善。

在《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讲到了面对欧美资本主义矛盾的发展和激化,无产阶级面临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和资本主义制度,建立自由人联合体的共产主义社会。当时马克思和恩格斯只强调了“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这一任务。《宣言》对于工人阶级夺取政权以后,必须要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新的为工人阶级服务的新的国家机器并没有明确的阐述。在经历了1848年革命以后,在《1848—1850年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中,马克思进一步发展了《宣言》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马克思写道:

【“这种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11]】

在1852年出版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一文中,马克思又深刻地阐述了无产阶级必须打碎资产阶级旧的国家机器的思想。恩格斯在1885年为《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写的第三版序言中也谈道:

【“一切历史上的斗争,无论是在政治、宗教、哲学的领域中进行的,还是在其他意识形态领域中进行的,实际上只是或多或少明显地表现了各社会阶级的斗争,而这些阶级的存在以及它们之间的冲突,又为它们的经济状况的发展程度、它们的生产的性质和方式以及由生产所决定的交换的性质和方式所制约。”[12]】

1871年3月18日,巴黎无产阶级英勇地举行了武装起义,宣布成立巴黎公社。可是巴黎公社无产阶级政权仅仅存在了72天,就被反动政府镇压下去了。总结公社的经验教训,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一书中,进一步发展了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马克思写道:

【“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13]】

马克思强调,公社“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是生产者阶级同占有者阶级斗争的产物,是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14]

从上述的考察可以看出,相对于《宣言》,马克思对无产阶级专政学说做出了新的理论贡献:从公社的政治结构和活动中,马克思看到了在无产阶级革命中用什么来代替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看到了无产阶级国家机器是一种历史上新型的国家。对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这一发展,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是这样表述的:

【“由于最近25年来大工业有了巨大发展而工人阶级的政党组织也跟着发展起来,由于首先有了二月革命的实际经验而后来尤其是有了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达两月之久的巴黎公社的实际经验,所以这个纲领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特别是公社已经证明:‘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见《法兰西内战。国际工人协会总委员会宣言》德文版第19页,那里对这个思想作了更详细的阐述。)”[1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8 02:20 , Processed in 0.01622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