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五十三)

2019-11-22 06:1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3141| 评论: 0|原作者: 虎丘讲古

摘要: 道峰山的阻击战斗,成功迟滞了64军、65军当面之敌的撤退,根据估计,由于他们的阻击,敌军至少多付出了一千多人的伤亡,然而,靠区区一个加强营封锁整个议政府走廊是不可能的,27日,在付出重大伤亡后,64、65军主力终于突破了临津江南岸敌军坚固的防御阵地。

1951年4月22日黄昏,在63军迅猛突击,渡过临津江的同时,友邻部队64军也进行了火力准备,强渡临津江,然而,这次进攻并不顺利。

64军的预定攻击任务是穿插并封闭议政府走廊,这是从敌军临津江防御阵地撤退到汉城以南最关键的一条通道,无论是朝鲜人民军的6.25攻击战还是志愿军在三次战役的突击中,突破临津江占领议政府都是敌军前线全面溃败的关键,但是,这一次,64军的攻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顽强抵抗。

64军首先以先头部队歼灭了临津江以北的南朝鲜警戒部队,之后以191师和192师共计4个团冒着敌军猛烈的炮火由石浦、高浪浦里的渡口强渡临津江,但是,在渡江后,一头撞在了“联合国军”坚固的预设阵地上,在长坡里和高士洞一线,双方陷入了胶着的阵地争夺战,炮兵也被封锁在临津江北岸无法渡江,这一切导致晚上我军火力严重缺乏,未能在这个晚上攻克敌军防线。

        500

至24日4时40分,第190师师指率5个营进至麻山里、东文里一线,但未能突破敌纵深阵地,仅有1个营和侦察支队突过敌纵深阵地,插向议政府,之后,他们攻克了敌军撤退通道上的道峰山阵地,并且牢牢坚守在了那里,这是后话。2   24日,第64军为迅速击破当面之敌,完成向议政府方向实施战役迁回的任务,遂对当面之敌展开猛烈进攻,但由于缺乏进行连续攻击的准备,未组织有效的炮火支援,再次受阻。   

这时,19兵团接到64军攻击受阻的报告后,按照老经验,把作为预备队的65军两个师过早投入了战场,然而,64军打开的突破口非常狭小,展开三个师都非常困难,65军进入战场,并没有起到任何结果,战争的形态发生了变化,要求军人们得立刻熟悉崭新的战场和敌人,忽略这一点,还是用过去打果军的方式战斗,我们付出了血的代价。   

第19兵团第二梯队第65军2个师渡过临津江后,准备协同第63军会歼英第27旅。由于第64军部队前进受阻,结果在长坡里、高十洞、马智里以北、临津江南岸约20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内共拥挤有5个师的大部兵力,我军足足两个军5个整师在狭小地域内前进不得迂回不能,被美军的远程炮火和航空火力整整压制了三天三夜;5个师6万余名战士…就那样在漫天炮火和敌军绝对优势的航空兵狂轰滥炸下捱过了三天三夜;很多战士还未来得及看一眼两军真正对峙的一线战场,就过早牺牲在敌人疯狂的远程炮火压制和密集的敌机空袭之下了。他们有着丰富的步兵战斗经验,但是,面对天空中的威胁,严重缺乏对空火力的我军望着敌机只能徒唤奈何,毕竟地方太狭窄了。  

 十九兵团的进攻,是整个五次战役第一阶段的棋眼,也是我军计划大量歼灭敌军的关键地段,而63军和64军共同进行的钳形攻势,则是十九兵团取胜的关键,实战中63军完成了钳形攻势的左翼,抓住了英军29旅,但64军却没能抓住英军27旅,自身遭受了重大伤亡,主席曾经说过“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实事求是地说,这的确是因为敌军武器、火力、阵地构筑等各方面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然而,失败毕竟是失败,整个五次战役第一阶段我军全线歼敌2.7万,如果64军这里能突破成功,这个数字至少能翻一番,然而历史毕竟没有如果,读史至此,再度废书长叹。  

 善于总结失败的军队,才是一支优秀的军队,战后,志愿军全军尤其是64军认真总结了五次战役的经验教训,一年多之后,在三八线上马良山,64军用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成功洗刷了临津江战役失利的阴影,为自己夺回了荣誉。

——————————————————————

下一部分是64军在这次失利中的亮点:道峰山阻击战。

    

道峰山阻击战

——————————   

协同六十四军担任穿插任务的兵团侦察支队和六十四军五六九团三营在正面攻击的同时,勇猛地向敌后突进。他们是整个64军中,唯一一批穿过敌军防御阵地,抵达预定位置的部队。   这两支部队在20小时内打垮敌人7次阻击,前进120里,占领了通向汉城的交通要道、议政府附近的制高点——道峰山,炸毁了山下公路的铁桥,切断了敌人的退路。敌人为了援助被我切断退路之敌,疯狂地向道峰山进行炮袭。

据后来的报告,开始的一天,道峰山上落弹不下数千发,山腰上炮弹坑套着炮弹坑,碗口粗的柏树像高粱秆一样被炮弹砍断。但是我占领道峰山的指战员发扬了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挖掩体,跳弹坑,巧妙地躲避着敌人的炮袭,并监视着山下的敌人;夜间还派出小分队袭击敌人。他们像插入敌人心脏的钢刀,在这里坚持战斗3天4夜,打乱了敌人的纵深防御。后来“志司”分别授予他们以“道峰山营”、“道峰山支队”的光荣称号。

—————————

道峰山的阻击战斗,成功迟滞了64军、65军当面之敌的撤退,根据估计,由于他们的阻击,敌军至少多付出了一千多人的伤亡(主要是南朝鲜1师),然而,靠区区一个加强营封锁整个议政府走廊是不可能的,27日,在付出重大伤亡后,64、65军主力终于突破了临津江南岸敌军坚固的防御阵地,然而,英27旅、美3师、南朝鲜1师等大股敌军已经陆续乘坐摩托化部队南逃,我军未能在此方向抓住更多敌军主力。

    

本周更新就到这里,如果周末有时间考虑加更,没时间的话就先这样吧,接下来,我给大家讲一个听来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名叫刘成汉,在五次战役第一阶段,他在64军192师574团担任战士,是一名经历过解放战争、经验丰富的老兵。以下属于转载内容

————————————————

刘成汉,河北省玉田县人,今年八十五岁,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六十四军老战士,此回忆材料基本都是老人的真实口述记录,个别地方略作修改和补充。我是在1950年年底入朝的,属于志愿军第六十四军,1954年10月撤回来,在朝鲜,整待了差不多四年。

1948年,我在家乡(河北省玉田县郭家桥乡唐云铺村)当的兵,那会儿就是解放区农民参军。入伍后,开始在华北,围攻北京傅作义,你知道北京(北平)和平改编吗?那会儿,我就在那儿。然后,我们部队开到西北,开到太原,参加西北野战军,也就是彭德怀指挥的第一野战军。太原战役打得很惨烈。以后进军到甘肃省打兰州,后来又到宁夏,这一路上,大的地方是这么些,小的地方就不用说了,是一边走一边打,走到哪儿,打到哪儿,碰着敌人就打。

解放了,我们属于杨得志领导的第十九兵团,以后到陕西,又调到山东,我们就是从山东坐火车直接入朝的。我们部队进去的时候,他(美国人)飞机太多,没办法,是在黑天入的朝,长途行军很辛苦。那时候我岁数还小呢,也就二十出头,正年轻呢,身体还好。

500

我是第六十四军192师574团的,记得那时的师长是何友发(陕西人,老红军,1964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在国内的时候,我是在战斗连队,一入朝,师长就给我写了个条儿,把我调到了师邮政局,军队的邮政局你知道吗?就是部队里面负责收发信件的单位。

那时,我管着收发信件、报纸的工作,军里送到师里的信件都在那儿。我就在这里呆了一年,后来又调到团里,任炮兵团的司务长,这是个排级的干部。要说当司务长的那个时候啊,也辛苦呀,部队吃的喝的啥的都要管的,司务长就是管理做饭人员的干部,管着几十号人,底下有个士兵专门负责买菜弄饭,平常,比如今天做什么什么饭,都由司务长负责定。那个时候,要说部队的伙食,经常都是吃炒面,是国家、毛主席给造的,还有库里的饼干。

在朝鲜,部队挨过一阵饿,那是在第五次战役的时候。五次战役最困难,死的人最多,很惨。那会儿,美国飞机炸得厉害,我们的后勤断了运输,那阵儿朝鲜的人少,没有多少粮食,而我们中国人去得多,吃的粮食都要从国内运来,运输线断了,吃的送不进去就要挨饿,那会儿连炒面有时都供应不上。在朝鲜,部队很长时间天天都吃炒面,整一年的都吃炒面。那会儿,每个人都发一个装米面用的布袋子挂在身上,就像过去八路军身上背的那样子似的,袋子用来装炒面,平时饿了就吃。那个时候,吃不上蔬菜,我们伙房里做的青菜,都是在当地弄的一些朝鲜的野菜,然后回来煮着熬着吃。

野菜里有带毒的,部队了解到有几种野菜可以吃,上面把它编成材料,写成标本,发给我们下面这些司务长、炊事班的人员看,再照着去采。那时要说能吃到的真正的菜呀,只有土豆,但从国内运来的没有,就是当地的土豆,朝鲜当地只有土豆,但要吃也得去买,除此,像平时国内吃的那些蔬菜呀都根本没有。那几年当兵的很辛苦呀,不像在中国啥菜都有,成天打仗没菜吃,比国内战争时要艰苦。在朝鲜,我在师部里整呆了一年,住都是住在山根底下掏的防空洞里。朝鲜山多、树多,美国飞机也多,平时,他看见下面有一个人都打,都拿炸弹炸你,就是想让你白天不敢活动。所以我们白天一般不出去,到天黑了才出洞。

有时候,在白天也打仗,记得有一次,一天里反复打了十四回。美国人进攻的时候,经常是天空上头有三架飞机,下面有一辆坦克,坦克后面跟着一帮美国兵,火力很厉害。我们呢,既没飞机,也没坦克,开始的时候就是直接用人冲啊,但后来也冲不起了,为啥呀,因为你大部队一冲,敌人的炮火、飞机炸弹就给你盖上,伤亡太大了,于是,我们后来就变了个方法,每次打的时候,就只叫一两个人冲过去,豁着死去了,带着手榴弹往前冲,等敌人上来了一下扔过去,炸死他二三十个的,也就是自己死一个,换他们一帮,那时经常是这么打。

志愿军一般跟美国兵相比,美国人个子都比中国人大,另外打仗跟咱们也不一样,一打仗都是一大帮的跟着。而咱们那会儿打仗呀,都不是成帮的,都是小部分去,跟他打,因为你要搞人海冲锋,白天那美国飞机三三两两的,一个劲地在你头上来回转,炸,你去的人多不是伤亡也多吗?所以后来咱们中国人学聪明了,跟他打仗,都是用小部队出击,经常有敢死队,牺牲几个人,换他更多的人。在打的时候,咱们两旁边还有炮兵,等他一冲上来再用炮来打他,那会儿打仗,非得用炮来打他,要为啥后来中国增加了炮兵来呢?我们小部队冲,两边炮兵打,尽量多的杀伤他,因为子弹能打死几个人呀,用炮打一打一片嘛。美国人仗的是飞机,还有坦克。

有一回,他先用飞机炸了一遍,然后一下上来七辆坦克,咱们部队出去三个人,在山边的树棵子里躲着,他上来了,咱们突然扔出手榴弹把他坦克的屡带链子给炸断了,炸的方法是头一辆不炸,专炸中间的和末尾的。美国人那个当官的不上去,让当兵的开着六辆坦克上来的,结果把他的链子给炸了,那六辆坦克开不动,回不去了,开坦克的人不是给咱们打死就是给抓住了。

      

我们师后来在三八线附近,一直弄到攻不动了为止,到最后咱们说啥也不动弹了,就守着三八线一带的大山里挖洞坚守。朝鲜就是山多树多,地形对咱们有利,只有这样,才能对付美国人的火力优势。那会儿,部队里有工兵,专门负责在山里挖坑道,从半山上挖巷道进去,把里面挖成一层一层的,就像抗日战争搞的地道战那式的,部队都住在里面。说起来,和美国人打仗与跟日本人打仗真是很不一样,日本人是钻到咱们的洞里,近前面对面的打地道战,美国人则是净仗着飞机和坦克,靠火力,他炸弹炮弹有的是,一个劲地炸你,象上甘岭,把山都炸平了,那时候,时不时的就有人的耳朵给飞机炸弹震坏了。在三八线的时候,我们跟美国人的阵地互相紧挨着,美国人就在我们对面的山上住,到了最后,美国人也害怕咱们了,为啥呢?因为咱们志愿军净打冷枪,常常把他的人打死,所以敌人害怕了。

记得有一回,一大早起来,看见有个美国兵蹲在离咱们防空洞的枪眼炮眼跟前不远的地方拉屎,看起来,准是他想解手,怕在对面叫咱们的人看见,所以想找个安全僻静的地方,但又不知道这儿有我们的防空洞,没有发现有战斗工事的射击孔,所以稀里糊涂的走到这里来了,结果让咱们的人出来伸手一拽,两个人一人拽着那美国兵的一条腿把他拖到防空洞里了。对峙的时候,我们也经常搞小部队出击。那会儿,我们用一些老兵,当时中国有不少当了多年的老兵,升不上官了的,把他们组成侦察队,夜里出击,偷偷摸到美国阵地跟前,用钳子把那铁丝网剪开,里面有美国兵正站岗呢,我们进去一个人把他搂住,顺着铁丝网把他拽出来,这个时候,咱们在外面留两个人,负责看着那个美国兵,另外进去三个人摸上去,美国兵们正睡着觉呢,咱们一手榴弹,一二十个都炸死了。

这个时候,那个给拖出来的美国兵说啥也不走了,咱们中国人也真会想办法不是?就在他小便的地方拴上绳子一抻,这样他就乖乖地跟着咱们走了,那个时候他要是不走,非得这样,战场情况特殊,这是个有用的办法。抗美援朝的后半段,我一直都在三八线,五三年停战的时候,我正在那儿,那时要说心情,高兴啊,终于凯旋了,可以回家了。从朝鲜回国后,我们部队驻在东北,1955年正月,我在部队复员,回到了家乡。当兵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受过伤。

那时候总打仗,经常有危险,但我也没受过伤。参加的战斗,像打三河、新保安、昌平县啦,新保安战役打得激烈,太原也是我们打的,那时上城都是搭梯子,阎锡山的兵挺能打,但那次我也没受伤。打仗当主攻先头的就容易受伤,后面的就差点。

抗美援朝开始的时候,战斗最惨烈,但因为那段时间我是在军邮局,没有到一线,否则也得受伤了。我今年八十五岁了,去年老伴去世了,现在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要说我现在的生活,还行,政府每三个月给一次钱,一次给1200多块,另外我党内还有钱,一年给800元,过年的时候,政府还给送一袋米、一袋面、六斤肉、六斤鱼,生活可以了,就是年轻那阵儿没有,成天当兵打仗,受了点辛苦。现在国家管我,要不管,这阵子就糟了,到上了岁数啥也没有了,这阵国家给我照顾得很好,没有什么可操心的事情。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7 07:22 , Processed in 0.02367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