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不要将资本主义世界的动荡与香港暴乱混为一谈

2019-11-24 02:4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5162| 评论: 1|原作者: 宪之|来自: 察网

摘要: 近期世界各地频频动荡,也许是香港暴徒肆意袭警太过张狂,影响了人们的情绪,对各地暴乱产生了强烈反感,许多涉及西方动乱的文字,用词口气与港乱几乎一样。其实二者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他们形同实异,一概而论不妥。
西方社会的骚乱,本质上表现的是资本万年王国的动荡,是资本主义统治秩序的危机,是美国殖民霸权的无可奈何花落去,是好事儿不是坏事,与香港式的“暴乱”,是形同实异的两码事。

【本文为作者宪之向察网的投稿】

揭露“暴乱双标”,但不能混为一谈——对美国和西媒的指责不必太在意

同样乱局,对香港和加泰罗尼亚,西媒持截然不同态度,充分表现出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自由的虚伪性,“普世”,一点不普世。

不光虚伪,而且凶恶,穷凶极恶,无所不用其极,非把香港搞乱搞瘫不可。

人家是屁股决定脑袋,逢中必反,凡己必挺,敌我界限分明,不讲什么是非,我说的就是是非。在普世的逻辑里,无论美国警察怎样随意“先发制人”疑似开枪打死多少黑人,那都是民主法治;香港警察被割颈被夺抢稍有自卫,那都是过度暴行。怨只怨自己糊涂,被普世观念洗脑太久,老是带着人家给制的镣铐思考辩白,遵守普世规则不离口——有用吗?看看川普的示范吧,哪有那回事!只要是有利于打压瓦解中国,无论是zang独jiang独台独港独还是邪教民yun无不兼收并蓄,一概支持,举世吠声,步调一致得很——是你自己迷信,人家何曾在乎什么是非!

自信,得有定力。反霸自强,帝国主义成敏感词没用。

几十年教训证明,过去多年越看人家脸色人家越瞧不起;后来敢跟他杠一杠,天也没塌下来。美国人比以前张狂多了,什么契约不契约的,人家不在乎。帝国主义本质决定它蛮不讲理的,美化仰望是买办心理膨胀的产物,太在乎他们的评价与认可,不如直起腰来独立思考好!萨达姆和卡扎菲领教了,可惜晚了,朝鲜伊朗算明白人。

这一次,西方的暴乱双标暴露无遗,致力打造普世迷信的中国公知精英,有点风光不再,陷入了窘境了。不过,清除其余毒,还任重道远。

1

揭露双标虚伪,有个问题需要一辨。

近期世界各地频频动荡,也许是香港暴徒肆意袭警太过张狂,影响了人们的情绪,对各地暴乱产生了强烈反感,许多涉及西方动乱的文字,用词口气与港乱几乎一样。其实二者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他们形同实异,一概而论不妥。

鲁迅先生当年反对“国防文学”坚持“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在左翼曾引曾起过一场论战,后来毛泽东主席明确肯定鲁迅,深层道理也在这里。

近年,时见多少多少年“大变局”的话语,往往是各说各话,缺乏阶级历史分析。有人是把社会主义国家的倒旗易帜和国际共运的大退潮作为“大变局”,还是“历史终结”新思维;有人则把告别革命作为“大变局”;更多的是人云亦云赶时髦。其实,要说大变局,十月革命与中国革命胜利所开辟的新纪元,才是真正的“大变局”,他揭开了世界历史的新篇章,迎来了中华崛起的新时代,以后的反转不过是历史前进中的曲折。说变局,得用阶级分析,说出“变局”的深刻历史内容,像镇压太平军后的“同治中兴”,与清党后民国“黄金十年”那样的,算什么“大变局”!

马克思主义边缘化、阶级分析被告别,世界范围内滋生出的浅薄流行病。

当前,跨国资本主导的世界,“终结”了“历史终结”以来的狂欢,面临着全面的动荡,是大好事。还是毛主席说的对,国家要独立人民要解放,历史潮流不可抗拒。

2

世界的动荡,主要有两种类型。

一类是以颜色革命为标志的动乱

它有如下几个特征:

一,是美国操纵,通过培养买办奴才、提供资金伺机挑起的。

二,暴乱目标是威胁殖民霸权统治、不听话的国家或地区,通过动乱扶植傀儡上台,至少可以将其搞乱。颜色革命基本发生在第三世界国家,挑唆利用其社会矛盾。

三,动乱后西方国家政府特别是媒体统一步调,煽风点火推波助澜,促其向有利于自己方向发展,美国往往还会通过金融制裁和军事威胁给以助力。

四,颜色革命的目的是维护帝国主义的霸权殖民统治,它逆历史潮流而动,性质是反动的,与“革命”不沾边。

从早先的南联盟、伊拉克、利比亚,到近期的委内瑞拉,暴露无遗,伊朗、缅甸、拉美多国都是。

另一类是近期在西方各国发生的游行示威与社会动乱,这类动乱与颜色革命性质不同。。

诸如:美国的占领华盛顿进军华尔街运动、近日因纽约地铁涨价引发的罢工、法国的黄背心运动、英国因脱欧引发的持续社会动荡、北爱尔兰和苏格兰独立倾向,西班牙死灰复燃的加泰罗尼亚分离运动……尽管其发生原因多种多样,但总体上是资本统治内部矛盾发展与深化的表现,起着冲击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作用,

上世纪后期,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转型,给资本主义世界强身输血,造成了旧世界的“历史终结”狂欢。中国的公知精英更是兴奋得忘乎所以,“就得给美国当孙子”、“当兵要当美国兵”、“做一夜美国人”、“再给洋人打工二十年”、“如果不抗日中国现在就是日本,如果不反帝现在就是台湾”……普天同庆,千禧万岁!

如今,西方世界持续不断的动乱,包括“美国优先”以来赤裸裸的霸权行径与频频退群,特别是美欧的分离倾向,这些都宣告了狂欢时代的“终结”。

西方世界的动荡,第三世界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理应当所当然地为之叫好,应当声援被压迫者的抗争,绝不应为警方点赞。

历史终结以来,因为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倒旗易帜转型接轨,国际共运进入低潮,马克思主义在世界范围内遭到唾弃边缘化,因此,无论东方还是西方,被压迫者的反抗运动,多数带有自发性质,甚至以扭曲形式出现。比如简单的经济斗争,比如一般化的反对贫富分化,比如民族分离运动,更不要说打砸抢烧和恐暴袭击,这些,马克思主义或评价不高或不以为然甚至坚决反对。

比如,“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前身“正义者同盟”,就是主张用密谋手段推翻旧制度的组织,经过马恩改造接受了科学社会主义,这才有成立时的《共产党宣言》。科学社会主义正是在与形形色色错误思潮斗争中发展起来的,密谋不能发动群众,暗杀暴君不能改变旧制度,经济斗争不能解放无产阶级,平均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等只能把无产阶级革命引向歧途,所以共产党人毫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只有通过革命取得政权用公有制取代私有制,才能实现自己的解放,他鄙弃任何“只能做不能说”之类的小聪明。

西方社会的骚乱,本质上表现的是资本万年王国的动荡,是资本主义统治秩序的危机,是美国殖民霸权的无可奈何花落去,是好事儿不是坏事,与香港式的“暴乱”,是形同实异的两码事。

纽约和法国机场工人的罢工,是典型的经济斗争,工运的初级形式,不过比农民工跳楼索薪式的个别抗争品位高得多。

进军华尔街和占领华盛顿,不过是对贫富悬殊的泛化抗议,离工人阶级的政治觉醒还差很远,更谈不上政治斗争。

加泰罗尼亚是分离运动,表现了资本统治一统天下秩序的动摇,本身谈不上是非问题。任何国家,任何阶级,当他蓬蓬勃勃发展向上时,凝聚力就强,反之则弱。苏联的瓦解,加盟国独立后不停折腾,香港暴徒的乌克兰梦,都是革命进步阵营衰落的表现。在这大气候下,中国的精英公知也曾兴奋得像打了鸡血,也曾酝酿将港人治港模式在内地推广,大卸七块的“中华联邦”,在“一夜美国人”中一度呼之欲出,虚无史学横行无忌,精日精美民国范儿招摇过市,告别革命妖魔化毛泽东,gcd不合法……中国的凝聚力在日益瓦解,爱国的人们都在为国运担心。

十八大后的“四个自信”回找,党和国家共产党凝聚力的增强,共产党的领导可以名正言顺讲讲了,国运回转,国人欢迎。美国人与其走狗却失望了,喧嚣声一片。苏联瓦解,华约解散,北约一个劲东扩,帝国主义高兴;现在,美欧自己闹起来了,法国人自己宣布北约 “脑死亡”。真是,三十年河东河西,风水轮流转啊。不能一得势就宣布将对手钉上历史耻辱柱,历史哪那么容易就“终结”了呢。

3

需要一辨的是,西方世界反移民运动的性质。

移民问题是历史终结一超独霸后,美国“输送民主”之树结出的苦果,不承想落到其欧洲盟国口里,这也算自食其果,是历史辩证法的一个惩罚。

这“输送民主”,在传统辞典里叫新殖民主义,叫八国联军式的炮舰政策,今天则换成了航母和导弹,如今人们跟着叫“颜色革命”,其实他一点也不革命。“大规模杀伤武器”、“专制独裁”、“反人类”等等都可成为出兵灭国的借口,伊拉克、利比亚、南斯拉夫就这样被“输”进了深渊,数以百十万计受民主自由雨露滋润的上帝选民,一下变成了难民,他们就像刘姥姥向往大观园一样疯狂涌向欧洲,美国霸权话语告诉欧洲盟友说应该人道,可他自己却一个不要,于是难民问题就成输送给盟友的人道定时炸弹,弄得欧洲持续动荡不已。

冷战时代,欧苏的经济状况比欧洲差不到哪里去,乌克兰更是名列前茅,对立的压力成就了西欧的福利主义。待到苏东崩溃,压力没有了,感到轻松的资本就换用新自由主义,福利主义在各国不同程度地终结。社会主义终结的“红利”落入垄断资本口袋,下层众生则空高兴一场。这一现状在资本控制的话语导向下,把怨恨导向了移民,倒向了走出去的中国人,导向“世界工厂中国。在他们看来,是移民抢了他们的饭碗,怨恨中国制造的廉价商品影响了他们的产业和就业。于是,就有了愈演愈烈的反移民反华风潮。

反移民运动是垄断资本转移斗争方向的产物,是资本普世观念依然统治下层的表现,就像香港下层众生看不清自己困窘之源,仰望殖民主义和地产垄断资本,把怨恨矛头指向中央政府,都是同一“新思维”的产物。

近年欧洲日渐猖獗的右翼民粹主义,就是这一背景下走上历史舞台的。这“民粹”,实际上是“资粹”,他没有什么历史进步性,是资本的思想文化统治权力依然牢固的表现。

4

不过,这两类动乱也有其共同性,他们都是资本体制下社会矛盾积累的产物。第三世界国家不同程度实行的基本上都是资本主义制度,即使沙特这样极端君主专制国家也不例外。民族问题,说到底还是阶级问题。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的矛盾,是社会动荡冲突的总根源,不过被霸权殖民主义挑动放大利用罢了。如果没有地产金融寡头对港民的残酷掠夺,美国人想挑动也挑不起来。

即使是俄罗斯这样敢于跟美国叫板的国家,被美国人挑动的游行示威,也是根源于国内的阶级矛盾。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把大家搞得太苦,垄断资本一面转移财富后,一面依然支配这国内,经济基础无法改变,即使壮士断腕也不起作用,即使普京这样的铁腕领袖,也无可奈何。中国的买办公知也看准这一点,他们明白,要改旗易帜改天换地,非得把公有制和社会主义上层建筑彻底搞垮不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19-11-24 05:55
标题是本网修改的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13 11:57 , Processed in 0.01499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