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中国要成为资本主义“同类国家”吗?

2019-11-30 00:4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218| 评论: 0|原作者: 鲁品越 姚黎明|来自: 毛邓理论研究

摘要: 国内有一种论调:中国要躲过美国“锤子”的“敲打”,就应想方设法使美国认为中国是“同类国家”,进而提出使美国认为中国是其“同类国家”的途径,即从意识形态、政治经济制度等各方面把中国塑造成与美国相同的国家,把中国向美国“趋同”作为中美关系的基础。


  [摘 要]历史事实与客观现实表明:改变中国制度以迎合美国,使美国认为中国是“同类国家”,不仅会使中国沦为美国的附庸国,而且会误导中国走向解体与消亡。中国必须充分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提升综合国力,奉行与世界各国合作共赢的外交理念,走和平发展道路,使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看到,中国的发展不是威胁而是机遇。

  [关键词]“同类国家”;中美关系;综合国力;制度优势

  美国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有句“名言”:“美国同世界的关系就是锤子与钉子的关系,美国想敲打谁就敲打谁。”“只有符合美国政策的国际条约才会成为法律。”这些话语把美国对世界各国的霸权主义姿态暴露得淋漓尽致。在这样的霸权主义面前,中国应怎么办?是改变中国制度以迎合美国,还是坚持中国自己的制度优势?这是我国在国际关系中面临的严峻问题。

  国内有一种论调:中国要躲过美国“锤子”的“敲打”,就应想方设法使美国认为中国是“同类国家”,进而提出使美国认为中国是其“同类国家”的途径,即从意识形态、政治经济制度等各方面把中国塑造成与美国相同的国家,把中国向美国“趋同”作为中美关系的基础。持此观点的理由是:20世纪70年代以前,中美双方都认为对方是另类国家,尽管当时的中国很弱,但美国还是认为中国是敌人,是威胁,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美国对中国采取了敌对政策。“同类国家”则不同,即使你强大,也不会轻易被视为威胁。美国为何能在20世纪初和平崛起?英国为何没有试图遏制美国崛起或跟它打一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英国看来美国是“同类国家”。这种观念一定程度的流行,导致有些人认为,为了不让美国认为中国的崛起是对其的威胁,躲过美国“锤子”对中国的“敲打”,中国应当放弃社会主义道路,放弃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放弃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努力使美国认为中国是“同类国家”。

  对于这一论调,我们不得不发问:“同类国家”的强大,就不会被认为是威胁吗?中国如果努力成为美国眼中的“同类国家”,将会发生怎样的后果?中国要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应当发展怎样的对外关系,特别是对美关系?

  对历史事实与客观现实实事求是的分析表明:这种“同类国家论”乃是祸国之论、亡国之音,不仅会使中国沦为美国的附庸国,而且还必然会使中国走向解体与消亡。中国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必须坚定不移地发挥自身的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建立中美两国新型大国关系。

  一、使中国成为资本主义“同类国家”是亡国之路

  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到底是否值得我们学习?这是价值判断,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在我们看来,西方发达国家确有值得学习的一面:生产力水平发达,科技创新位居世界前列,具有强大的经济国防等硬实力,也有强大的文化软实力,以及科学严密的管理制度等。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其本质上的致命缺陷:整个国家被国际垄断资本的利益集团以及它们之间的纷争所绑架,美国政府长达两个月的“停摆”就是明证。以获取剩余价值为唯一目的的垄断资本必然造成两极分化,引发各种危机,而为了转嫁危机,必然嫁祸于他国,最终还是祸害自己,逃不出历史规律的裁判。

  假设我们抛开这个价值判断于不顾,努力成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同类国家”,将会产生怎样的结果?能不能逃出美国“锤子”的“敲打”?能不能成为像美国一样的发达国家?对此我们必须进行实事求是的科学分析。

  (一)资本主义强国会放任“同类国家”崛起吗?

  经济关系是国际关系的基础,政治关系与意识形态关系归根到底由经济关系所决定。那种认为只要被对方在意识形态上认定为“同类国家”,就会获得对方的谅解,甚至强国会放任“同类”他国崛起的观点,违背了基本的历史事实。

  古语云,“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国语·郑语》)。制度和文化的异同只是各国实现自身利益的工具。以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为唯一目的的资本主义国家,在对付共同对手时,“同类国家”的概念的确可以成为团结的符号,而当对付共同对手的任务不再紧迫,这种“同类友情”便立刻烟消云散,甚至成为相互厮杀的对手。世界史上此等事实俯拾皆是。

  近现代欧洲各国可谓“同类国家”了,可是人类的两次世界大战恰恰发生在这些“同类国家”之间。至于说“美国为何能在20世纪初和平崛起?英国为何没有试图遏制美国崛起或跟它打一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英国看来美国是同类国家”,纯属“睁眼说瞎话”,完全违背史实。英国为了其霸主地位,与其“同类国家”进行了多次战争:英法百年战争、对西班牙和荷兰的海战等。为了阻止美国建国和崛起,英美爆发了长达8年的战争(即美国独立战争)。美国在20世纪崛起,的确没有发生与英国的战争,但这并非由于英国视美国为“同类国家”,而是因为两次世界大战把英国和欧洲各国炸成废墟,英国不仅无能力遏制美国,反而必须依靠美国的“马歇尔计划”进行重建,而且这时它们面临共同的对手——苏联。所以,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绝不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英国看来美国是同类国家”,而是资本主义世界国际竞争的必然结果。

  美苏冷战的意识形态冲突背后,实质上是根本的国家权力和利益冲突。作为欧亚大陆中心的东欧,从来都被地缘政治学认为是控制世界的脊梁,西方国家当然不能允许其由苏联控制,因此无论是否“同类”,两者间对抗不可避免。此外,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一旦成功,必然会引导全世界效仿,直接威胁到国际资本统治集团的利益。双重利益冲突才是冷战的真正原因。正因如此,苏联解体和华约解散后,尽管俄罗斯把自己打造成西方的“同类国家”,然而冲突并未从此消失。北约不但没有解散,反而趁机东扩,冲突不断加剧。

  就中国本身而论,从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旧中国的确曾经效仿英美,努力从社会制度上成为资本主义的“同类国家”。1915年兴起的早期新文化运动,中国一大批知识分子曾猛烈批判中国的传统文化,甚至要废除汉字,主张“全盘西化”,“如此激烈否定传统、追求全盘西化,在近现代世界史上也是极为少见的现象”。然而正当中国部分先进知识分子向往西方社会,以西方启蒙思想为人类公理,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为样板,向国人进行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启蒙教育时,却遭到当头棒喝:在1919年召开的巴黎和会上,那些作为启蒙思想偶像的西方文明国家,并没有按照他们所宣扬的人类公理,把战败国德国占有的山东半岛归还中国,而是搞强权政治,欺凌作为弱国的中国,将山东交由日本并吞,西方文明国家对中国的背叛,激起了以青年学生为先锋的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五四运动由此轰轰烈烈地展开。要学习西方“同类国家”,不但没有获得西方强国的同情,反而招来其欺凌。正如毛泽东所说,“帝国主义的侵略打破了中国人学西方的迷梦。很奇怪,为什么先生老是侵略学生呢?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铁的事实告诉中国人民:中国力图成为西方的“同类国家”,只会使自己成为被欺凌与瓜分的对象。

  想使中国成为美国等资本主义“同类国家”的努力导致中国被欺凌与瓜分,甚至走到了灭亡的边缘。使中国摆脱这条亡国之路,恰恰是因为中国革命的主流告别了欲使中国成为西方资本主义“同类国家”的旧民主主义革命,而发生了经由新民主主义革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转折。这是由人类历史发展规律所决定的必然结果。

  (二)历史规律决定了中国欲成为美国“同类国家”之路必将是亡国之路

  国际资本在进行全球扩张时,的确可以允许极少数后发中小国家成长为现代化的“同类国家”,以成为其对付对手的“盟国”,但多数发展中国家却不可能如此,而只能成为国际资本攫取剩余价值的来源地,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在国际资本体系中只能充当霸权主义国家攫取剩余价值的供应地,霸权主义国家绝不允许中国成为像它们一样的发达国家。因而在资本主义框架内,中国只要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成为其封杀对象。最近发生的美国对华贸易战与科技战,就充分暴露了发达国家对华政策的本性:绝不允许中国强大。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国家企图在中国推行资本主义制度,并不是为了使中国发展为像他们一样的强国,而是要给中国的发展套上由他们摆布的“紧箍咒”:就是要使中国成为其“同类国家”,从而能够用他们确定的关于市场经济、民主制度等的“国际标准”来制约中国,使中国沦为听命于他们摆布的附庸,从而成为其盘剥剩余价值的对象。中国建立资本主义制度的过程,必然是使中国沦为帝国主义国家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过程。因此,在中国建立西方资本主义“同类国家”的道路乃是一条亡国之路,这是由中国作为大国所处的世界历史环境所决定的。

  中国如果力图成为西方资本主义的“同类国家”,不仅必然导致成为任凭发达国家宰割的附庸国,还可能会进一步分裂解体,走上亡国灭种的不归路。遵循世界历史发展规律的中国共产党人深刻认识到“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为了承担领导中国人民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的历史重任,中国人民必然要建立与资本主义本质不同的国家——新型社会主义国家。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成为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伟大历史进程的一部分,这是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在当代中国的发展。

  (三)美国对华政策的根本目的决定了中国绝不能迎合美国而成为其“同类国家”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核心幕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于2015年出版了《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大国的秘密战略》一书,该书出版后立即获得美国中央情报局颁发的“杰出贡献局长奖”,哈佛大学教授称该书令人“大开眼界”,并且迅速成为美国当局制定对华政策的依据。

  此书最引人注目的是:把中国人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称为与美国竞争世界霸权的“百年马拉松”,猛烈批评美国对华政策的错误在于没有实现美国希望达到的根本目的。那么,美国对华政策要达到怎样的根本目的呢?该书列举了美国对华政策的“五大错误假设”:一是“中美接触能带来完全的合作”,由此可见美国对华政策的目标之一是中国对美国“完全的合作”。所谓“完全的合作”是指: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完全听命于美国,也即美国“锤子”打到哪里,中国就跟到哪里。中国必须完全配合美国对外政策:美国要打击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朝鲜等,中国必须完全听命于美国,跟在其后面亦步亦趋,从而成为国际事务中美国的附庸,甚至要求中国不惜为此牺牲自己的利益,放弃自己的国际道义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这是多么霸道的要求啊!中国能够不顾国格和自身利益,去迎合美国,满足这样无理的要求吗?二是“中国会走向民主之路”,从而终结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其所说的“民主之路”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中国共产党灭亡。书中坦言:他与美国一些中国问题专家十分沮丧地看到,中美接触并没有能够动摇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中国共产党不仅没有濒临消灭,反而有可能继续存活数十年”,他由此判断美国对华政策是错误的。可见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权乃是美国对华政策的根本目的:只要这个目的没有实现,美国的对华政策就是错误的。可见美国的统治者们把是否推翻共产党的领导权作为其对华政策成功与否的标准。和中国接触的目的是颠覆中国政权,中国能够迎合如此包藏祸心的美国政府吗?三是“中国是脆弱的小花”,“我们被告知,中国有严重的经济和政治危险——崩溃的可能性极大。然而事实上并未如此,正当我们还在替中国忧心忡忡,它的经济已经翻了一倍以上”,这使美国当局非常失望和担心。由此可见,虽然他也曾担心中国“崩溃”太快会给美国带来冲击,但中国没有崩溃而变得强大,是美国最不愿看到的。可见美国对华政策以中国经济“脆弱”为目标,希望中国经济逐渐衰退与崩溃。中国能够迎合这样的美国政府吗?四是“中国期望和美国一样,而且正如美国一样”,其含义是:“美国人往往喜欢直截了当的行动”,而“中国人则认为奇袭和诡计是非常重要的”,“中国文献经常凸显尔虞我诈的角色,以及需要‘智者’,即明智的政治家以看穿诡计,洞悉真相”。这说明美国对华政策的目的是要看穿“中国的诡计”,而这个“诡计”不是别的,正是中国想要走向强大的目标。如此忌惮中国强大的美国,无论你怎样迎合它,它也会认为你的表现只是“诡计”。中国能够迎合这样的美国吗?五是“中国的鹰派观点薄弱”,中国对美国的温和派占上风。白邦瑞知道“中国政府长久以来都以落后国家的姿态出现,它的‘和平崛起’需要协助,中国否认它有实现全球领导或与美国发生冲突的意图”,但他认为这是假象,中国的那些想要称霸全球的中国民族主义者(鹰派)将会占上风,左右中国对美政策。可以说,这是把“称霸”这样的帽子扣在中国人头上,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贯称霸的美国总是时时刻刻担心别人称霸。他们不理解:深受霸权主义危害的中国人民,深知霸权主义是害人害己的东西,怎么可能奉行这样的主义?

  因此,对于这样的美国政府和美国政客,中国无论怎样真诚,他们都会疑神疑鬼,他们压根儿不相信社会主义中国只是在追求自身的和平发展,并且在发展过程中惠及全世界。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之路,发挥制度优势,让事实来说话。

  二、提升综合国力才是中国对美关系的根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8 00:02 , Processed in 0.02052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