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七十五)

2019-12-2 07:3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6337| 评论: 0|原作者: 虎丘讲古

摘要: 五次战役后,美军意识到短期内消灭志愿军是不可能的,因此,出于其利益要求,美国开始谋求与中朝苏方面进行停战谈判,具体的谈判要求是通过苏联方面向中朝转达的,经过双方的反复讨论和权衡,朝鲜战场的停战谈判持续了整整两年,被称为“世界上最艰难的谈判”停战谈判。

简单说两句,首先,五次战役后,美军意识到短期内消灭志愿军是不可能的,因此,出于其利益要求,美国开始谋求与中朝苏方面进行停战谈判,具体的谈判要求是通过苏联方面向中朝转达的,经过双方的反复讨论和权衡,朝鲜战场的停战谈判持续了整整两年,被称为“世界上最艰难的谈判”停战谈判开始于1951年7月10日,然而,仅仅一个谈判议程,就耗费了半个多月,美方拒绝在谈判中加入“三八线”的字样,也拒绝谈判任何政治问题,甚至在谈判时无耻地提出“要以联合国军的海空军优势,要求志愿军退出1.2万平方公里的朝鲜土地”。

“因为联合国军的陆军处于下风,要求志愿军补偿性退出5000平方公里的战线”,这种无耻而相互矛盾的理论,让世人看到了美国在谈判中的蛮不讲理。而索要“海空军优势补偿”被我方严词拒绝之后,美方单方面终止了谈判,叫嚣“让机关枪和大炮去辩论吧”,谈判就此第一次破裂,为在谈判桌外对我方施压,李奇微组织开始了“夏季攻势”,沉寂一个月的朝鲜战场,又一次燃烧起了熊熊战火。           

美方要求“海空军补偿”始末这段内容我觉得应该详细说明一下,否则贴子是不完整的,前边已经有简述了,不感兴趣的朋友请跳过阅读下一部分。

————————————————————————停战谈判开始后,美方不但坚决拒绝朝中方面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的合理建议,而且狂妄地炫耀其海空军的“优势”,并无理要求这种“优势”要在军事分界线的确定上得到“补偿。   

7月27日,乔埃抛出了预有准备的长篇发言,鼓吹以“实际的军事考虑和“军事效能”为基础的“海空军优势补偿沦”,即所谓非军事区域的划定,要以军事实力为基础,美方的海空军强,其“优势,必须在地面上得到补偿的“理论”。为支持这种狂妄荒谬的逻辑,乔埃编织出了三个军种三个战场的论调。

他说:有三种有军事意义的地区:   

第一,空中区。联合国军司令部保持着整个朝鲜的空中优势。   

第二,海上区。联合国军司令部控制着围绕朝鲜的全部两面海洋   第三,陆上区。联合国军司令部控制着大概从高浪浦里,向东经三八线以北平康以南高地直至东海岸扫城以北,以及从高浪浦里向西三八线以南,经板门店、沿汉江北岸直到汉江一线以南的地区。

500

   乔埃说把海空军的效力与地面部队的效力,联系在一起来考虑,三者对地面非军事区的位置,都有实际的影响。换句话说,地面的非军事区,必须适当地与由海空军力量所刻画出的实际军事区,衬托在一起来考虑。   

在此基础上,乔埃得出结论说:“现在已经很清楚,你方屡次提议用来确定非军事区的线,是与目前存在朝鲜的全而军事形势完全无关的,‘它甚至与目前的地面接触线无关,它完全不能反映空军与海军的效能,它比条大致通过平壤与元山的分界线与朝鲜的全面军事形势更加无关。换言之,你方将地面部队撤退到一条大致通过平壤与元山线以北时,所放弃的优势将完全比不上联合国军将其空军与海军力量从北朝鲜撤退时,你方可获得的优势。因此,假如我们要协议一项使我方陆、空、海军均对你方军队停止行动的停战协定的话,我方力韦非军事区的位置,必须适当地为所有这些因素所决定,始能称为公允。   

乔埃提出非军事区的纵深约为20里,应按照容易识别的地面或地形形态加以划定。同时将事先标定好的,将军事分界线划在中朝军队后方数十公里地区的地图交与朝中代表团,在这张图上,美方标定的军事分界线,深入实际战线朝中军队后方数十公里。按美方在地图上标定的军事分界线,朝中方面需退出1.2万平方公里的地区。这充分暴露了美方并不打算公平合理解决朝鲜问题的本质。这种军事讹诈,理所当然地遭到了朝中方面的有力驳斥   鉴于美方这种狂傲无理的态度,7月23日3时,毛泽东致电李克农并告金日成、彭德怀指出:  

 一、乔埃发言,狂妄荒谬,完全是战场的叫嚣,并非在谈利停战。你们准备的发言,必须首先质问其有无谋和诚意,是谈利停战,还是在准备扩大战争的根据,然后再痛驳其所谓海空军给予地面作战的影响及地面停战而海空不停战的奇谈。   

二、从乔埃的发言看来,我方在目前必须坚持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的主张,并以坚定不移的态度,驳回其无理要求,才能打破敌人以为我可以一让再让的错觉。对于这一点,可以让它争论下去,也许要僵持几天,敌人才会重新考虑。如果敌人决心在这个问题上破裂,发表出去.他将完全陷于被动。   

据此,朝中代表团对美方的无理要求予以严厉驳斥。28日上午9时零5分,会议一开始,南日在发言中就首先表明:“昨天我很惊讶地听到贵方令人难以置信的意见,并顺便看了你方那张任何人只要有红、蓝、黑二色铅笔就可以划得出的地图上的三条线,其中一条显然就是你方所主张定为军事分界线的线。对于这种随意划出的线条,当时我就已说不足重视.而当我听完了你用以建议这些线条的论点之后,就更觉得它们值不得多加重视了。因为你所说的那些论点是天真而又不合逻辑的。”

针对美方的炫耀,南日一针见血,指出:“你们说:你们的停止悔空攻击,所给予我方的利益将超过我方部队退到平壤一线所受的损失还要大。我倒要问你,你们的形势既然如此有利,你们为什么不在你们的海空军掩护下,在你们曾经达到过的平壤元山一线站住脚?而却一路退到汉江以南呢?我很诚恳地劝告你,这种幼稚的话,既吓不了人,对于我们的谈判也是没有好处的,以后还是少说为妙”针对美方的所谓“军事效能”,南日指出“军事力量是各种力量的总和.任何-个兵种所取得的地位,必然是依靠于其他兵种的配合的。事实上。你方只是依靠了海空军,毫不人道地、违反国际公法地狂轰乱炸,才能勉强地、暂时地维侍了你们地面部队的现状,假使没有这种狂轰乱炸的掩护与支持,你们的地面部队早就不知撤到什么地方去了。

​南日最后指出:现阶段战场上的形势是处在变动之中,而又大体t脱不出三八线地区的范围。“很显然,任何一个头脑清醒的军事观察家或军事指挥员,都得承认这一强有力的事实。从这个特点,我们不可避免这样一个结论,即在现阶段中三八线近似地反映了你我双方在战场上的态势。因此,即从纯粹的军事观点出发,我们认为以三八线为双方军拿分界线是公平合理切实可行的”。   在当天下午和29日会议的辩论中,南日又指出:“我们坐在这里开会不是来夸耀自己的军事力量,叫嚣战争,而是来谈判停止战争,并从而建立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桥梁的。

本此方针,我们从开会以来就直在采取心平气和的态度、公平合理的立场来处理一切问题”并进一步阐明,无论是完全从军事实际出发,还是考虑有利于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三八线都应该作为双方的军事分界线的基本立场,南日指出:“在今年7个月中,你我双方的接触线就在二八线的两边摇动过4次我方进入三八线以南2次,你方推进到兰八线以北又是2次,这难道还不够证明今天战场上的战线是十分不稳的吗,....,八个月以来的战线是变动不稳的。但在变动之中却有一个明确的趋势,即你我双方的进出大体上不离开三八线左右两边,因此,我们认为即便是完全从军事实际出发,三八线也是栩对地反映了你找双方在现阶段中军力对比,应该作为我们双方的军事分界线”   

面对朝中方面的严正驳斥,美方则又提出了支持其荒谬理论的所渭“防御阵地和部队安全论”。乔埃在7月29日的辩论中说;‘军事区应当处在战术上能够重新调整军事上有利条件的平衡的位置。”联合国军司令部现在是处在可以防守的阵地上,它不希望放弃这样的阵地,以危及它部队的安全。这些阵地是与现在的军事情况和停战期间部队安全有关的。

7月27日我们的提议是满足了所有这些需要的。更进一步,我们的结论已经证明非军事区是以对朝鲜现在全面军事情况所作的公正考虑为基础的。你们所提议的线或区,都不能满足我们所认为根本的需要。它惟一的意义是政治的意义”在30日和31日两天的谈判中,双方仍各持己见,没有进展。  

 面对试图把军事分界线建立在二八线以北的荒谬无理要求。纽约《工人日报》在8月1日的社论中,也指责美方在军事分界线1_的要求,“已经一脚踢开使谈判得以开始的马立克原先的建议”。路透社记者说:交战一方根据空中和海上的威力要求领土.这还是历史上的第一次。

500

   在会外新闻舆论与朝中代表的批驳双重压力下,乔埃对自己所提荒谬方案及其拙劣表演也自知理亏,所以不敢向公众舆论和盘托出。在8月4日的谈判会上声称:从来也没有建议过在朝中军队占领的领土土建立联合国军防御阵地。然而,7月31日,李奇微在“联合国军”总部发表声明说,联合国军土张在鸭绿江上的海、空战线与地面战线中间某处划定军事分界线(潜台词还是让志愿军后退)。

8月2日,法国通讯社将这一声明内容以通讯稿的形式予以公布。8月4日,“联合国军”总部公布了李奇微声明的内容。这与乔埃同一天在谈判会上的说法正好相反。于是美方代表团的新闻发布官,对上述说法作了驳斥。此事遭到在东京的西方记者们的责问,结果李奇微的东京总部对此事无法作答,处境十分尴尬狼狈。  

 更为荒唐的是,8月11日,乔埃又提出了一个与其海空军优势自相矛盾的理由,即联合国军地面部队弱,因此,在军事分界线的确定上也应该得到补偿。乔埃说:“我们也承认这是一个不言而喻的事实,就是贵方现已在数量}_具有优势的地面部队的能力,自停战生效的那一天起,就会开始增加。这同一能力在停战生效以后的每星期中,都会继续提高的。

在停战期间,我们的海空军部队停止活动,而贵方的地面部队则可不受干扰地得到休息与重新装备。他们可以从容地布置阵地。我们很了解在贵方地面部队一旦获得休整以后,他们就能发动一持久的攻势,对任何并未具有天然防御阵地的部队,是会造成灾害的。·正是由于上述这些原因,联合国军代表团坚持要有充分的天然防御阵地,并且有足够的深度,使他们不致被贵方在数量占优势的地面部队所击溃   乔埃这种理论简直是荒唐至极.可笑至极,不值一驳。南日一针见血地指出:你们用“两种互相冲突的理由,来支持你的方案,难道你们不觉得滑稽可笑吗?你们说你们海空军强,所以你们应该有补偿。现在你们承认你们陆军弱,但你们又说应该有补偿。-不管你们强弱,你们都需有补偿.这不是一种失去理料的瞎说么?   

在“要求海空军领土补偿”一事被我方严词拒绝后,美方恼羞成怒,对中立的谈判地区进行了多次攻击,甚至直接出动夜间轰炸机对中朝代表团驻地进行轰炸,炸弹离南日将军的驻地仅仅几百米,8月至9月“联合国军”武装人员即3次共30余人次侵入开城中立区,向朝中军事警察开枪射击,枪杀朝中军事警察2人、伤1人。8月29口2时40分,美方1架飞机侵人开城中立区在会址区附近投下照明弹1枚;9月1日零时30分,美方1架飞机侵人开城中立区,在距朝中首席代表南日住所五六百米处投下炸弹两枚。从9月1日至8日的8天中,美方飞机侵人开城中立区上空,就达139架次。美方在自身的无理要求被拒绝后,采取种种行径破坏谈判行动,并最终导致了谈判破裂。

“联合国军”发动夏季攻势

——————————————————————————————  

朝鲜停战谈判开始以后,美国军事当局认为,这场战争没有军事上的胜利,因而暂时放弃了以全面进攻取得军事胜利的企图。但认为联合国军仍有充分的力量,对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实施强大的军事压力,迫使其接受联合国军的停战条件。因此,为联合国军确定了“不断对朝鲜的敌人施加军事压力的方针”,“痛击敌人以促使敌人接受联合国军司令部关十解决朝鲜间题的停战谈判条件”,一旦谈判破裂,只要不引起同中国的全面战争,李奇微可以放手实施空中和地面作战行动。  

 据此,李奇微和范佛里特的计划是守住“堪萨斯一怀俄明”线,一方面为防止“联合国军”部队的松懈和保持战斗力的优势,而力求通过强有力的巡逻和局部进攻来保持主动,以消耗志愿军和人民军的力量,破坏志愿军和人民军可能的进攻准备;另一方面,积极进行军事准备,视谈判进展情况随时准备发动空中和地面攻势,配合美方代表的谈判对志愿军和人民军施加强大压力。

为此,在谈判开始前,李奇微就要求范佛里特制定军事进攻计划,所谓“压服计划”。6月上旬,范佛里特制定的这份进攻计划,大意是:当能提供一些满意的条件时,第8集团军即将在9月1日前后发动进攻,将战线推进到平壤、元山一线,   因为此时谈判尚末开始,李奇微没有立即批准这一计划,决定视谈判情况再对这一计划采取行动。于是范佛里特为改善防御态势,特别是改善华川以东美第10军的防御态势,同时为r消除由于停战淡判即将开始而引起的部队变得懒散和软弱的状态,遂在他职权范围内,制定了夺取华川水库以东“大钵盆地”以北高地的进攻计划,并于6月下旬下达了进攻命令。但直到8月中旬,因朝鲜雨季,天降大雨,限制了美军空军和炮兵火力的支援,加上其他一些准备还不充分,而仅动用团以下规模的部队进行了小的攻击   至8月中旬,“联合国军”利用无大战斗的问隙,加强了被大雨毁坏的工事,“怀俄明线”和“堪萨斯线”的工事构筑基本完成。美军在朝鲜的7个师巾已有6个师,南朝鲜军10个师中已有7个师得到休整;美第2师已于7月底“大钵盆地”攻占了杨口以北大愚山阵地,控制一个有利的要点,为美第8集团军采取进一步的攻势行动创造了一定条件;应范佛里特的请求,李奇微把弹药供应量集中到够第8集团军使用45天的水平;美第5航空队的各联队也在南朝鲜各基地完成固定的配置,从而可更有利于支援美第8集团军的地面作战;朝鲜的雨季即将过去,天气好转,气象条件已有利于“联合冈军”的联合作战。与此同时,在谈判桌上,美方代表团不但坚决拒绝朝中代表团提出的以二八线为军事分界线的合理建议,而且正在肆炫耀海空军优势,无理要求将军事分界线划在志愿军和人民军战线后方,企图不战而让志愿军和人民军退出12万平方公里土地,遭到朝中代表团的严词驳斥,关于军事分界线问题的谈判已陷入僵局   

在这种情况下,“联合国军”为配合其在谈判桌上的谈判,对朝中方面施加军事压力,以军事压力实现其在谈判桌L的企图,遂于8月18日开始,以其地面部队发动了夏季攻势,同时以其空军发动了“绞杀战   “联合国军”夏季攻势的主要目标,是北汉江以东至东海岸朝鲜人民军防守的正面80公里宽的阵地,企图将阵地向北推进12公里,切掉杨口以北人民军阵地的突出部,拉平战线,改善美第10军和南朝鲜第1军团的防御态势,将主抵抗线向前推进,同时破坏志愿军和人民军可能进行的攻势作战准备。   

在东线人民军对面,“联合国军”从西至东依次为美第10军指挥的南朝鲜第7师、美第2师(配属南朝鲜第5师I个团)、南朝鲜第s8师(配属第5师1个团)和南朝鲜第1军团指挥的首都师、第11师。美陆战第l师和南朝鲜第5师师部率1个团在洪川、县里地区.为美第10军预备队。其发动的夏季攻势,先后动用了美第2师、陆战第1师和南朝鲜第7、第乐第8,第11师及首都师,共7个师的兵力,在美5航空队和海军舰载航空兵平均每天96架次飞机的支援下,发动了攻击。整个攻势持续了一个月,在人民军防御的80公里宽的正面上展开全面攻击,重点是攻击人民军3个军团的接合部。

——————————————————————————龙鹰简单评价一下,由于在之前的五次战役中,志愿军都抓住南朝鲜军队穷追猛打,战果斐然,南朝鲜陆军的建制多次被打乱,因此美军也试图学习我们的应对策略,以北朝鲜人民军为这次进攻的主要对象,避开战斗力强大、严阵以待的志愿军主力。然而,事实证明,人民军不是软柿子。夏季攻势最终无功而返。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7 07:22 , Processed in 0.07874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