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七十六)

2019-12-3 09:4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2623| 评论: 0|原作者: 虎丘讲古

摘要: 李奇微回忆录和美国人写的战史,对983.1高地等的争夺战均有评述,他们将这一高地称为”血岭“,说北朝鲜军队在这里组织了严密的防御,美第2师的步兵分队在这里遭到了整个攻势中最为激烈的抵抗。在8月27日,南朝鲜军的这个团许多分队都溃逃了,并在美第2师一些分队中引起恐慌。

此时,人民军在北汉江东岸至东海岸担任防御的,是人民军前线指挥部金雄指挥的3个军团,从西至东依次为第5,第2、第3军团,第一线共展开6个师,第二线为3个师。   在停战谈判开始以后,除第2军团在7月底对美第2师向大愚山阵地的进攻进行了顽强抗击和激烈争夺外,其他两个军团正面均较平静。这期间金雄各部加修了阵地工事,并按联司的统一计划,正在进行第六次战役准备。

8月中旬,人民军总部决定将刚刚整训完毕准备用于作战的第6军团,从西海岸东调归金雄指挥。金雄计划以该军团接替第3军团正面2个师的防务,以第3军团西移,接替第2军团一部分防务,缩小第2军团正面过重的防御负担,准备第八次战役开始后,以第3、第5军团为第一梯队,分别歼灭南朝鲜第8、第5师各两个团,相机夺回大愚山阵地等。但第6军团尚未到达,整个部署调整尚未开始,敌方即在金雄指挥的人民军3个军团正面开始了夏季攻势。   

由于适值雨季,朝鲜发生了40年来罕见的大汛,前方工事不断坍塌损坏,后方道路、桥梁被冲断,致使前线所需粮食、弹药和燃料的供应极为困难。人民军在此情况下全线展开了防御作战。整个防御作战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8月18日开始,至31日结束。敌方以美第2师、南朝鲜第7、第5、第8,第11师和首都师各一部,共约3个师的兵力,在大量炮兵、航空兵的火力支援下,向人民军3个军团的阵地发动了全面进攻,21日以后,除重点攻击人民军3个军团的接合部外,其他进攻基本停止。这一阶段的进攻是以南朝鲜军为主进行的。   

在人民军第5、第2军团的接合部,即第5军团正面至第2军团右翼后项谷的15公里地段上,‘使用了南朝鲜第7,第5师各一部共3个团,美第2师4个营.并有40多辆坦克配合  美军在该地段下的主要进攻目标为人民军第5军团正面的983.1高地。983.1高地位于水川东岸,杨口至文登里的公路,从其西侧经过。人民军控制该高地,不但可以控制西侧的公路. 而且可以俯瞰大愚山以西、该高地以南美第2师的前进阵地,可以引导炮兵火力准确地轰击“堪萨斯线”上的美第2师阵地范佛里特在攻势开始时,指示美第10军军长:为了掩护堪萨斯线,增大防御纵深,必须夺取983高地,为扰乱人民军的后方和威胁文登里,也必须夺取这个门户。美第10军将南朝鲜第5师1个团配属给美第2师担任主攻983.1高地及其东侧941高地和773.1高地的任务。美第2师为此作了充分的准备,决定以师的全部炮兵火力支援这次攻击,支援火炮在4公里的攻击正面上达到201门,还规定:‘在这次攻击中弹药没有限制”。   

8月.8日6时开始,美第2师的全部炮兵对983.1等3个高地实施猛烈的炮火准备。6时30分,美第2师以配属的南朝鲜军2个营分别向983.1高地,940高地和773.1高地同时发起攻击。   

人民军在这3个阵地上防守的1个团,利用野战工事顽强抗击,在阵地前设置的雷障也发挥了作用,加上步兵武器的射击和投掷手榴弹,致使南朝鲜军该2个营连攻2天,未达到目的,并遭受重大伤亡。8月20日.美第2师将配属的南朝鲜军另1个营也投入攻击。人民军防守部队与其展开激烈的争夺,特别是983.1高地,2天中反复争夺10余次。南朝鲜军依靠美军强大炮兵火力的支援,200门火炮平均每天向3个高地发射炮弹4万发,至22日中午才全部占领上述3个高地。至25日,人民军第5军团共毙伤敌2601余人。   

与此同时,美第2师和南朝鲜第5师,平均每天以2一4个营的兵力,在40余辆坦克及飞机、火炮的支援下,攻击人民军第2军团右翼杜密里以北鸿视至纵深阵地。人民军第2军团防守部队与敌苦战4昼夜,予敌重大杀伤,有的高地数次易手,至24日,敌占领4个高地,双方形成对峙。

500   

在人民军第么第3军团接合部,即第2军团左翼芦田坪至第3军团右翼新炭里13公里地段上,南朝鲜第8,第1师及首都师各一部共2个多团进行攻击。人民军第2,第3军团防守部队顽强阻击,战至24日,经反复争夺,敌遭受重大杀伤,仅占领3个高地,人民军第3军团新炭里南北阵地屹立未动。 

  自8月18日以来.敌军平均每日以6-13个营的兵力.在飞机、坦克和猛烈炮火的支援掩护下,向人民军3个军团防守的共80公里宽的阵地,连续猛攻7昼夜,在人民军的顽强阻击和积极的阵前反击下,付出1.6万余人的伤亡.仅在局部地区推进阵地2一6公里,未能达到预定目标,至8月24日基本停止攻击。   

人民军前线指挥部为打击当面南朝鲜军的气焰,夺回部分阵地,则乘敌疲惫之际,以第5军团2个师于8月25日深夜开始,向983.1高地发起了反击,以第2军团1个师,在第5军团一部的配合下,于26日夜向大愚山之敌发起了反击。经3天激战,至27日,第5军团夺回了杜密里以西、以北983.1高地、773.1高地等6个高地,歼美军和南朝鲜军900余人 。  

李奇微回忆录和美国人写的战史,对983.1高地等的争夺战均有评述,他们将这一高地称为”血岭“,说北朝鲜军队在这里组织了严密的防御,美第2师的步兵分队在这里遭到了整个攻势中最为激烈的抵抗,南朝鲜军1个团冲击5天,终于占领了山脊,但又被北朝鲜军队赶了下来,在8月27日,南朝鲜军的这个团许多分队都溃逃了,并在美第2师一些分队中引起恐慌。   

人民军第2军团1个师在第5军团一部的配合下反击大愚山,至29日,有2个营曾一度攻占大愚山,其他部队也先后攻占了大愚山东南及西南、西北共4个高地。但大愚山敌军工事较坚固,防守兵力较大,失掉阵地后又猛力反扑,双方经5个小时的激烈反复争夺,阵地又被敌军夺回。30日,杜密里南朝鲜援兵1个多团解大愚山之围,加上人民军炮弹接济不上,以及连日大雨、部队连续作战疲劳,不宜再攻。

8月31日,联司致电金雄,指出:“凡属不易夺回之阵地,暂不必强求.以免伤亡过大”请金雄根据实际情况决定之。据此,人民军主动撤出了对大愚山的反击,转为防御   此次反击,共歼敌8100余人。至此,第一阶段作战结束,共歼敌2.4万余人。

8月底,美第10集团军将预备队美陆战第1师和韩第5师师部率一个团调至第一线。改变了第一阶段以韩军为主力的攻击方案,调整了防务和攻击部署,以韩军和美军同时攻击,并以美军担任主要地段的攻击:美第2师攻击高地、高地及其以北的851高地,美陆战1师攻击“大钵盆地”东北高地,韩第7师在高地以西发起攻击,韩第5师攻击“大钵盆地”西北边缘地区。   

与此同时,人民军第6军团组训完毕,从西海岸东调投入战斗。人民军总指挥金雄以第6军团接替第3军团通川、高城、新炭里的防御,第3军团则西靠接替了第2军团新炭里至西希岭的防务,缩短了第2、第3军团的防御正面,加大了主要防御方向的兵力密度。  

 9月1日,美第10军指挥韩第5、第7、第8、第11师及美第2、陆战1师每日以营团规模的兵力,在猛烈地面炮火、航空兵和坦克集群的掩护下,再次向人民军第2、第3、第5军团的防守阵地发起猛攻。   

其中美第2师再倾力攻击4昼夜,付出了沉重代价后,才再次攻占了和两个高地。韩军第5师和美军陆战1师的攻击也收效甚微,至9月4日才勉强攻占加七峰,而对加七峰以北的1211高地的攻击,却无可奈何。   

战至9月8日,美第10军仅攻占人民军3个军团的部分前沿阵地,从9日开始转入重点进攻。   

9月9日至12日,韩第8师每日以一个多团的兵力向人民军第3军团防守的加田里以北黄基至松月4公里地段进行连续攻击,平均每日发射炮弹万余发。经4日激战后,人民军发起反冲击,一举将韩军所攻占阵地收复。   

9月13日,美第10军集中美陆战1师、韩第8师共4个团的兵力,在飞机和地面炮火的掩护下,将攻击地段从松月鱼向西延伸到道味岘共12公里的正面,连续猛攻一昼夜,收效依然甚微。   

14至18日,美第10军又将进攻重点转至黄基以西道味岘至芦田坪4公里地段,每日以4-5个营的兵力进行轮番攻击,依然寸步难行。   

另在这一段时间里,美第8集团军指挥官范佛里特再次出招,以美第2师夺取851高地群,以韩第5、第7师分别从左翼和右翼于9月13日向851高地群发起攻击。   

851高地位于高地以北约2公里,与在其以南的奥迪和高地共同组成了一个高地群,整体易守难攻,由人民军第2军团部队防守。

500   

从13日到18日,美第2师在2个105毫米榴弹炮营、2个155毫米榴弹炮营和一个8英寸榴弹炮连的掩护下,先后使用2个团的兵力,在韩第5、第7师的支援下,连攻6天,后又增加1个155毫米口径榴弹炮营、1个重迫击炮连和1个坦克连的支援。人民军巧妙利用隐蔽工事,充分发挥步兵火器和迫击炮的威力,连续发起反冲击,给予美第2师以极大杀伤(其第9团第2营仅剩11人)。至18日,美第2师仅仅攻占了高地群最南端的高地。后来,美军将851高地群称之为“伤心岭”。在整个东线,联合国军损失兵力达万人,当时的美第2师师长也不得不承认,他们低估了人民军的抵抗能力。           

在美方资料中,我们也找到了一些关于1951年夏季攻势的内容:

——————————————————————————————范弗利特打算在朝鲜东部太白山防线内越过低凹处。北朝鲜人在东、西、北三面的阵地都居高临下,在华川水库东北20公里处有一块环形低凹地,北朝鲜人可从各高地俯瞰联合国军阵地及部队移动,并可对准阵地开炮。如能攻占这些高地,既可消除来自这些高地的压力,又可缩短并拉直第8集团军的防线。  

7月21日,即停战谈判开始后不久,范?弗利特指示第10军制定攻占洼地西部边缘的计划。7月底,第2师在克拉克?L?拉夫纳少将的指挥下,在西沿攻占了一个巡逻立足点1179高地。更大的冒雨作战行动受到了限制,一直到8月18日时,南朝鲜部队在洼地西南,才向一个丁字型高地进攻,但遭遇到了北朝鲜人利用坚固防御工事的防守,结果激战一直持续到8月27日,才将该高地之敌扫清。隶属于美军第2师的南朝鲜军第5师第36团也在8月18日向洼地西南的983高地展开进攻。结果这座宽2英里、纵深3英里的大山包被部队的星条报称之为“喋血山岭”。  

进攻983高地前的序幕,是一整天的集中猛轰。这次轰炸过后,整座山头寸草不生,只剩下横七竖八的树干和一片灰黄的景象。南朝鲜人沿伸出的山梁向山顶正面发起了进攻。南朝鲜人这种战法在以后两年内的千百次战斗中成了样板,在山岭间的大规模战斗和小分队出击都一律采用。大炮的轰击和飞机的轰炸虽然清除了林木和灌木丛,但这破坏不了朝鲜军的地堡掩体和地雷阵。这些地堡和掩体是用大木料上覆盖大堆土石构建而成的,只有大口径重炮直接命中才能摧毁掉。但直接命中十分困难,因为表层遍是浮土,极难识别。最有效的武器是155毫米的汤姆式远程大炮,但这种炮相对较少,而且不能部署在低弹道直射的阵地上。结果,在南朝鲜人一进到地堡射程内时,北朝鲜人就用自动武器和下雨般的手榴弹来打击进攻者,将进攻者赶下山去。       

    

经过5天的正面攻击,南朝鲜人曾一度拿下了这座鲜血染红的山岭。但在北朝鲜人反攻下,又只好撤走。在这种情况下,拉夫纳将军只得将第2师第9团的部分兵力投入战斗,但北朝鲜人却岿然不动。南朝鲜第36团遭到严重伤亡,士气急剧下降。8月27日,这个团的有些单位垮掉逃散了。这种恐慌也散播到了第9 团身上。第10军新任军长克劳维斯?E?柏耶尔少将决定在全军前线对朝鲜军施加压力,以期迫使敌人分散火力,使之顾不上支援“喋血山岭”。他指挥南朝鲜第5师攻打洼地西北,又指挥陆战第1师攻占洼地东北边,而由第2师拿“喋血山岭”。南朝鲜第7师则向“喋血山岭”西部进攻,夺取这一带阵地。陆战1师很走运,他们进攻时正巧碰上北朝鲜军队换防。陆战队员们的强攻奏效了,攻下了洼地靠北边的边沿。  

第2师又对“喋血山岭”展开正面攻击。尽管该师作战勇猛,但还是没有把北朝鲜人撵走。前锋9团伤亡惨重,但北朝鲜人还在坚守着阵地。临时指挥第2师的汤姆斯?E?戴夏佐准将制定了双重包围计划,在第9团继续正面攻击这座山岭时,同时使用该师的第23团和第38团进行协攻。9月4-5日,北朝鲜人损失太大,坚守不住,在山顶留下500具尸体,撤出了这座“喋血山岭”。在将近3星期的作战中,南朝鲜和美国人共死伤2700多人,估计朝鲜军则损耗1.5万人。  

范?弗利特显然仔细查看了“喋血山岭”死伤的数字,因为他在9月5日通知李奇微说,原来拟定的“魔爪”作战计划,比进攻“喋血山岭”规模要大得多。执行这项计划,要在人力、物力上付出那么大代价,不值得。他提出在9月末到10月1日前后,第8集团军东翼进行休整,而计划在西部由第1军发动进攻。如果第1军进攻得手,范?弗利特计划在东海岸靠近通川、北距元山30英里处进行两栖登陆,然后与由金化北进的陆上部队会师。李奇微在书面上虽然批准了这项计划,但最后却没有执行,因为这要冒失败的风险,得不到上级同意。但李奇微却不反对在条件许可时发动有限攻势。范?弗利特在9月8日很快发布了指示,强调要进行有限目标的攻势及侦察、巡逻战。同一天,他指示10军拿下“喋血山岭”正北面的一座山岭 。  

这座山岭在面积和高度上与“喋血山岭”差不太多。第2师又接到进攻的任务。这座山与相邻的“喋血山岭”在朝鲜血战的纪年史上是齐名的,它很快就获得了记者们所说的“伤心岭”称谓。  

撤退的北朝鲜人从“喋血山岭”转移到了“伤心岭”。他们构筑了地堡掩体、堑壕和炮位,其坚固程度和隐蔽性,点点滴滴都和“喋血山岭”一模一样。美军的再次进攻,正巧碰上敌人防线上防守最坚固的地方。  

攻打“伤心岭”是在9月5日,即结束“喋血山岭”战斗8天后才开始的。这给了北朝鲜人加强守备增强山头及通道防守部队的时间。第2师代师长戴夏佐将军决定只用一个团,即23团,为进攻部队。该团从东面的河谷前进,截断了“伤心岭”与中部高地(931高地)及南部高峰(894高地)后,一个营折向北,顺着山脚夺取北面高峰(851高地),另一个营攻打931和894两个高地。894高地一被进攻部队拿下,第9团开始攻击894高地西南的一座小山。第38团与所属该团的法国营则部署在距“伤心岭”只有几英里的低洼地区西面的高地一带。     

      

9月13日凌晨,在对“伤心岭”进行过半小时的大炮轰击后,23团进到了沙太里谷地。这时北朝鲜人对准这支部队猛烈开炮。23团不顾伤亡继续前进。当进攻的营进到一个东西向的山嘴上,正向“伤心岭” 前进时,该营恰巧闯进北朝鲜隐藏在地堡中防守的一个团的射击范围,该团用机枪和轻兵器向他们猛烈开火。在火网下,该营只得在山嘴上隐蔽起来,想要一举攻克的想法只得放弃。  

戴夏佐将军看到,要夺取这座山需要投入较多的兵力,于是重新部署第9团,攻击“伤心岭”的南岗894高地,以减轻对第23团的部分压力。9月14日,9团2营在坦克和大炮的支持下,于黄昏时分进到距894高地主峰只有650码的地方时,只遇到北朝鲜人轻微的抵抗,伤亡只有11人。但以后两天在北朝鲜人轮番反攻中,却死伤200余人。  

第9团的进攻并没有使第23团的问题得到解决。北朝鲜人的火力使进攻部队都在斜坡上被牵制住了不能前进。9月16日,第23团团长詹姆斯?Y?亚当斯上校指挥其余两营并肩攻击正面部队的两翼,企图对各山峰构成压力。这次进攻在朝鲜军火网下,多少有点进展。  

这时双方打成了消耗战。美军的军车都挤到“伤心岭”西南峡谷内,受到敌人大炮和迫击炮的威胁。向上面搬运弹药、给养的朝鲜民工,把运的东西扔下后即四散逃跑,这就迫使美国人得自己来干。从山上用担架抬下一个伤员竟要花上10个小时。

在对峙中,9团团长约翰?M?林奇上校于9月19日派出第1营在“伤心岭”的西南穿过水川河,向山头进攻,以扩大进攻范围。林奇希望这样一攻,会使北朝鲜人认为美国人要从西面包围“伤心岭”,从而将其兵力和武器向这方面转移。第2师新师长罗伯特?N?扬格少将于9月20日到任后,认为林奇方案可行即要求于9月23日展开攻击。

范?弗利特在同时指挥第10军军长柏耶尔将军指挥该军从西翼向前推进,与9军连结起来。这样,在9月23日,柏耶尔就派南朝鲜第7师在距9团攻击目标的200码处,向另一山头发起进攻。原先估计从西面增加兵力对“伤心岭”进行强攻,必能对“伤心岭”上的北朝鲜军构成威胁。这种侧翼攻击果然奏了效,9月25日,9团拿下了目标。第二日,南朝鲜人也拿下了他们的目标。  

不过北朝鲜人虽然放弃了侧翼防守,进行了转移,但在“伤心岭”上的守备力量却未受到削弱。9月23日,23团1营短时间攻上了931高地,但却难以守住,北朝鲜人在反攻中打垮了这个美国营。这时该营弹药又已耗尽,便只得退回到低处的高地上。  

法国营出动去支援23团2营时,顺着山腰往南打;23团1营出动向北打,去攻931山巅,但北朝鲜人却先后击退了美国人和法国人。  

经过两星期损耗惨重、枉费心机的战斗,23团团长亚当斯上校对师长扬格将军说,如照原计划再继续打下去,将无异于自杀。他的第23团已经遭受到950人的死伤,而全师这时总共死伤1670人之多。亚当斯 主张扩大进攻范围,以分散朝鲜军的抵抗力。扬格和军长柏耶尔同意他的意见。于是23团对“伤心岭”的进攻停止。

第2师作战科长汤姆士?W?梅隆苦心琢磨,提出了一项新的作战方案。按照这项方案,在坦克掩护下出动三个团往北打,沿着水川河谷,到达“伤心岭”西面的文登里,而同时美国、法国一支步兵坦克特遣 队在沙太里谷地向东打,进行佯攻。9团负责扫清文登里河谷的西侧;23团与所属的法国营负责攻占“伤心岭”931高地主峰;38团则提供支援。为使M4A3谢尔曼中型坦克能驶进狭窄的文登里河谷,师所属工兵营务必扫清敌人布下的地雷,重修一条可允许履带或车辆通行的道路。这项任务极为艰巨,但工兵们开始动工了。他们探测出敌人的反坦克地雷,取出后,以50英尺的间距排开进行引爆。各处的爆炸将附近埋的地雷也引爆了。  

10月4日,飞机袭击全师前方的目标后,美、法混合特遣队突袭沙太里谷地。其余全师部队集中待命,准备在文登里行动。10月5日下午,第2师的大炮开始炮轰面向文登里河谷的三个北朝鲜团。经过炮轰,这三个北朝鲜团各剩下不足千人。当晚在联合国军发起进攻前,海盗式飞机用凝固汽油弹和火箭弹袭击北朝鲜人的阵地,并进行扫射。     

 第9团沿文登里河谷西侧前进,只遇到轻微抵抗,于10月7日到达目标后折向西北。第38团随坦克之后进入河谷,第23团在“伤心岭”上也取得了进展。第23团1营佯攻851高地的北面,法国营向931高地的南面佯攻。第23团的第2营从南面进攻931高地,后面有第3营紧随其后支援。该营在亨利?F?丹尼尔斯中校带领下,不要炮火掩护,出其不意地出现在931高地前沿。战斗一打响,师的大炮立即向已探明的北朝鲜炮兵阵地攻击。大炮轰击起了很大作用,该营在损失很小的情况下,收紧了对931高地的包围圈,并用火焰喷射器、手榴弹和轻兵器从地堡中赶走了敌人。到10月6日凌晨3时,2营和3营已经占领了931高地南部 ,并且打退了对手的反扑。天亮前,美军仍继续前进,法国营也赶到了。到中午时,931高地才被完全拿下。  

3营继续往北进,去支援1营,进攻831高地这个敌人在“伤心岭”上的最后堡垒。在下面文登里河谷,第2师的坦克部队在继续修路的工兵之后,全速行进,穿过文登里村,并对前来增援北朝鲜的中国部队以很大的杀伤。这次坦克的插入,出乎敌人意料,不仅截断了对北朝鲜部队在“伤心岭”的供应路线,而且还为38团北进开辟了道路。  

10月10日,第23团2营离开951高地,占领了下面一个东西向的斜坡。该斜坡位于文登里的东南,通向851高地。对这座山的攻击是从西面和南面进行的。第23团1营和法国营顺着山势一步一步地从南面攻击851高地,高地上遍地是地堡,处处要艰苦地战斗。北朝鲜人和增援的中国人一道在死守,他们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伤,没有一个投降的。第23团的第3营在西面转移到山嘴上,继续压缩敌人。  

10月13日黎明时分,法国营猛攻851高地,占领了“伤心岭”上最后一个高峰。经过30天的残酷战斗,联合国军终于攻下了“伤心岭”。  

代价极为惊人。第2师死伤达到3700人,第23团和法国人几乎占整个损耗的一半。估计中国和北朝鲜死伤数高达2.5万人之多。  

那么得到的是什么呢?只不过是为战线填了一个小小的缺口罢了。而在“伤心岭”背面又赫然耸立着一座大山,山上布满了就像在“喋血山岭”和“伤心岭”上一样要付出重大代价的地堡和火力点。双方 军人都表现出了高昂的英雄主义和坚强决心,但可悲的是他们所参与的这些战斗却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打的消耗战那样残酷。这就不免使人们要问,这究竟算不算得不偿失?我想最后经过判断,双方都会认为如此。 

  500           

上述描述来自美国作家贝文-亚历山大的《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这段文字中,有一个地方很有意思,那就是双方伤亡比“9月4-5日,北朝鲜人损失太大,坚守不住,在山顶留下500具尸体,撤出了这座“喋血山岭”。在将近3星期的作战中,南朝鲜和美国人共死伤2700多人,估计朝鲜军则损耗1.5万人。”随后,作者又说明,1.5万人是由“有经验的美军军官”估计出来的很好,500具尸体,就估计出了1.5万人的伤亡,这不是注水,这是把数据扔进大海里。。。一具尸体=30个伤亡,我想说,这么注水,不用劳烦各位“有经验的美军军官”,小学一年级的孩子都能做得到好吗。。。。。

所以,对于美方资料中提到的我方伤亡,笑笑就好。      

而且,我们又看到了美国人另一个传统习惯:不把他们的南朝鲜友军当人,他们只统计了美2师伤亡3700人,于是就给大多读者造成了“噢,美军伤亡就是整体伤亡啊”的印象,别忘记,无论是血岭还是伤心岭,美军都是让南朝鲜军先攻,在付出重大伤亡摸清了朝鲜人民军的部署火力情况和结合部,扫清外围工事后,美国人才自己动手摘最后的胜利果实。。。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13 10:43 , Processed in 0.01561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