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社会主义再出发

2019-12-6 04:0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5628| 评论: 0|原作者: 于中宁 赵瑜|来自: 察网

摘要: 毫无疑问,中国需要继续开放,继续向西方学习,但是这种开放式的学习必须建立在对西方深刻的分析和认识基础上,而不是简单的搬用西方教条。中国进一步改革的重心,应该是再一次竖起实事求是、解放思想的大旗,深刻总结40年来的经验和教训
毫无疑问,中国需要继续开放,继续向西方学习,但是这种开放式的学习必须建立在对西方深刻的分析和认识基础上,而不是简单的搬用西方教条。中国进一步改革的重心,应该是再一次竖起实事求是、解放思想的大旗,深刻总结40年来的经验和教训,深刻分析和认识西方的历史、文化、制度和思想体系,从思想方法的角度客观认识,西方今天的发展历程也有其成功和失败的方面,只有经过一个去糟粕取精华的过程,才能提炼出对我们真正有用的“营养”。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论述,是在总结了欧洲式社会主义和中国70年发展经验的一个高度理论概括,是社会主义思想的新发展,而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证实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有效性,也就是说,它是一个经过实践检验的社会主义思想的新发展,显然社会主义在发展道路上,通过不断进行修正和调整,正在重新出发。

于中宁 赵瑜:社会主义再出发

改革开放以来,一些人习惯于把美国或西方的现行制度当作“理想模式”,以此衡量中国各方面体制的不足,甚至把“全盘西化”作为改革的终极目标。这种思维方式本身就是需要检讨的。

首先,美国和西方,它们的经济、社会、政治现实是否与它们所宣传的这套制度相一致?它们做的和说的是否一致?如果不是那么回事儿,那么以西方所宣扬的这套理论为模本的全盘西化就成为一个伪命题。

其次,资本主义、工业化、现代化是怎样产生的?工业化作为人类历史上生产方式的大变革,到底与西方所宣传的这套制度是什么关系?如果西方现存制度和工业化之间并没有合乎历史和逻辑的因果关系,那么西方这套理论从根子上就是一个伪命题。

第三,基于对前两个问题的深刻审视,考察人类历史的趋势,人类的未来之路到底在哪里?西方所宣传的这套制度能够终结人类历史吗?如果不是,那么全盘西化就不仅仅是一个错误认识,它更是对人类发展道路的错误指引,甚至可能把人类引向大规模的毁灭性战争。这不是危言耸听,西方所有严肃的历史学家都在思考这个问题。500年来,西方在传播文明的光环下对人类的大规模屠杀史不是可以轻易抹掉的。

第一个问题是现实之问;第二个问题是历史之问;第三个问题是未来之问。本文主要从经济的角度讨论与之相关的几个问题。

新现实:中国改革开放40年对西方理论提出的质疑

中国的主流学者喜欢用西方经济学理论解释中国现象。但是经历了40年的改革开放,人们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西方人一度宣称中国的制度是“落后”的,认为这是生产力不发达和科技落后的主要原因。中国的改革开放参考了西方市场经济体制的合理部分,但并没有全盘照搬,在改革开放中,中国的生产力以前无古人的速度迅速发展,现在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科学技术在某些方面已处于世界前沿,追赶的步伐日益加快。以中国巨大的消费和生产能力来看,中国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具有全面竞争优势的国家。

同时要看到,中国学界受自由派学者的误导,严重歪曲了向西方学习的内涵。他们不研究西方经济体系的实质,不研究那些形成西方经济结构的基本的法律和政策框架,也不研究西方经济的现实运行及其发展轨迹,仅凭他们在西方学到的一点经院派理论,就在一些领域力推连西方都没有实行的自由经济政策,这给中国经济一些领域的改革进行误导,产生了很大麻烦。例如在房地产、医疗、教育以及环境、资源、食品等为人民提供基本服务或基本生活条件的领域,由于向“完全”市场化转型,致使全社会付出了巨大代价,引起人民的普遍不满。

中国发展的实践,从正反两方面经验颠覆、或至少质疑了西方从政治学到经济学的理论体系。但是,引导中国生产力发展的基本制度,仍然被国内外很多学者看不顺眼。在中国经济发展的事实和主流学者的教条认知之间,产生了巨大落差。

这一现状反映出国内思想界长期的混乱。同时,中国经济发展的实践及其突出表现,也使西方学者一时无所适从。

弗里德曼等主流经济学家是怎样认识美国经济的

美国的经济现实,和美国的媒体所宣传、并被中国某些学者奉为圭皋的制度特征,两者一致吗?美国人做的和说的相一致吗?

1980年,弗里德曼在他的堪称自由资本主义纲领的《自由选择》一书中批评了美国几乎所有经济政策。实际上,关于美国经济的性质,美国很多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是有共识的。早在上世纪50年代,凯恩斯学派的著名经济学家汉森、加尔布雷斯和萨缪尔森就认为,美国实际上是一种混合经济。萨缪尔森在其《经济学》教科书中指出,

【“现代的社会经济制度,没有一个是其中的一种纯粹形式。相反,社会是带有市场、指令和传统成分的混合经济。从来没有一种100%的市场经济。”】

所谓混合经济就是社会资本主义。美国经济的基本法律政策框架及经济运行的特征都表明,美国经济的实质是社会资本主义,虽然美国所有学者都不愿意使用“社会主义”这个词,而用“现代资本主义”来定义。

2019年去世的安德鲁·马歇尔曾担任六任美国总统的高参。他在2018年6月发表的《以苏联为例:评估计划经济与集权政体的可持续力》一文中指出:

【“总体来说,美国政府和主流经济学家都认为苏联经济制度至少初期取得了巨大成功”。“上世纪80年代以前……美国经济学界的主流观点对自由市场经济的认识,并不像此后那样坚定。当时的著名经济学家对上世纪30年代的记忆尤为深刻,特别是苏联的快速工业化与资本主义世界面临的严重经济危机形成了鲜明对比。”“更为根本的原因是,当时普遍流传一个观点,认为资本主义过去创造的一个时代已经终结……资本主义的‘无政府状态’、以个人利益为基石的经济制度,已成为经济持续发展的障碍。”】

美国人一边在做着社会主义的事,一边又极其恶毒地攻击社会主义,将社会主义彻底污名化,声称自己的经济制度是绝对自由主义的。从中可以看到美国文化的强烈的双重性、虚伪性。这种双重性源于其深刻的历史、宗教文化和社会的根源。

社会主义在欧洲是名正言顺的主流价值观

18世纪伟大的思想家卢梭,在《论不平等》一书中抨击了私有财产权。他在《社会契约论》一书中指出,建立在个人主义基础上的契约论是一种“自然权利”的假设是荒谬的。他说:

【“法律总是于有产者有用,于无产者有害,由此,只有人人都有而谁也不多有时,社会状态于人类才是有利的。”】

他指出“社会秩序乃是构成所有其他权利之基础的一项神圣权利。”为了实现一个良序社会,必须使“正义取代本能,并赋予人们的行为与此前所没有的道德含义。”也就是说,是良序社会的要求而非个人的欲求,才是各种经济政治权力的基础。卢梭就此建立了集体主义或称为“社会主义”的合法性。可以说,以卢梭为代表,18世纪的西方思想界产生了一种思想体系,其核心是只有在财产平等的基础上,才能够实现自由民主等价值。因此,卢梭被称为“法国大革命之父”。法国大革命影响了整个欧亚大陆的历史进程,极大地促进了社会主义思想在欧洲大陆的传播与合法化。

19世纪,经济自由主义大行其道,它以赤裸裸的“适者生存、物竞天择”的丛林主义而著名。自由主义的这种二元性,是现代资本主义历史上左右摇摆的基本来源。当自由主义向左摆时,社会主义的政策主张就占上风,由此推动了持续近百年的进步主义和新政;当自由主义向右摆时,强盗资本主义就会复苏,西方20世纪80年代后的新自由主义延续至今。而在美国,自由主义的存在有相当显著的美国特色,它影响了整个西方世界。

在人类历史上意义深远的五次大革命中,只有美国革命是纯粹自由主义的,它根本就不是社会革命。英国革命和法国革命都掺杂了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思想成分,下层民众被资产阶级动员参与革命,但最终他们什么也没有得到。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则是社会主义的。

20世纪初,资本主义体系内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而俄国革命则让人们看到了新的希望;作为新中产阶级代表的知识分子阶层大量转向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思想在欧洲已深深扎下了根,它实际上已经成为欧洲的主流思想。

社会主义在美国被污名化

极端利己主义偏见、种族偏见、新教偏见,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美国国家主义偏见,这些偏见是美国社会的本源性问题,是美国在意识形态上强烈敌视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因。

1980年是美国经济的一个分水岭,新自由主义逐渐成为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当时的里根总统尽管其新自由主义调门很高,但只是进行了一些小改小革,主要是减税政策;在金融监管方面主要是放开金融业的混业经营。小布什总统则在里根的基础上进一步减税,这就大大增加了贫富差距。

从1978年新自由主义成为主流意识形态开始,到2018年的40年中,美国的GDP增长不到两倍,标准普尔指数增长不到6倍,公司CEO的平均薪酬却增长了10倍多,而工人的收入只增长了12%。大公司的成长远高于整体经济成长,大公司的投资者获利将近6倍。这清楚地说明,美国经济已被泡沫化、空心化;受到冲击的主要是中小企业和他们的职工。这同时也说明,美国的CEO们是经济增长的最大受益者。

在新自由主义政策的主导下,美国产生了两类影响深远的贫富分化:一是大资本集团和中小企业的分化;二是经济掌权者和经济无权者的分化,经济权力更为集中化。

根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基金的数据,美国CEO与工人的收入比值,1956年约20倍,1978年上升到约30倍,而从1978-2000年的22年间,比值上升到368倍。金融危机爆发后,这一比值有所下降,现在仍达到278倍。一些有良知的经济学家说,美国政府用纳税人的钱挽救经济危机,实际上挽救的是富人,而穷人什么也没得到。

表1美国历史不同阶段GDP增长率

于中宁 赵瑜:社会主义再出发

来源:根据美国经济分析统计局数据分析

表1是对美国不同历史阶段GDP年复合增长率的综合分析。可以看到,1934-1941年罗斯福新政时期和二战时期是美国历史上GDP 增长的最快时期。

1948-1980年为新政延续时期,年复合增长率为3.7%。1980-2018年是新自由主义统治时期,总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7%,比新政延续期低1个百分点。其间民主党的克林顿和奥巴马都取得了不俗的经济成绩,而共和党总统在位时则要差的多。

表1表明了两个重大问题:第一,贫富差距的扩大和经济成长率负相关。新政时期贫富差距低而成长率高,新自由主义时期则正好相反,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政策和自由资本主义的政策比较,优劣立见。第二,站在富人资本家一边的共和党不是经济能手,相反倾向于大政府、严监管、高补贴、高税收的民主党才是真正的经济能手。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和经合组织(OECD)等国际组织的研究报告不断提出这样的结论,许多著名经济学家也不断指出这样的事实。但在美国,上层精英们对这些事实却视而不见。

伯尼·桑德斯在其所著《我们的革命——西方的体制困境和美国的社会危机》一书中指出:

【“如今,大多数媒体为少数几家跨国公司所有,控制着美国人民的所见所闻……利用媒体的覆盖面和宣传数量告诉我们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媒体塑造了我们的政治意识,告诉我们什么是‘现实的’范围,什么是‘可能的’范围。”】

这真是一针见血。桑德斯告诉我们,美国所谓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不过是统治意识形态的遮羞布而已。美国内部也对所谓西方制度到底应该走哪条路争论不休,共和党主张弱肉强食的富人自由主义,民主党则主张政府对经济强干预和高税收的穷人自由主义,两派已经势不两立。

永远不要忘掉这句话:学术的背后是资本。在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笼罩下,美国政府的各种经济监管机构中所雇用的经济学家,基本上是凯恩斯学派的;而大公司雇用或赞助的经济学家主要代表的是资本的利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19 23:16 , Processed in 0.02150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