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年仅30岁的长安福特汽车生产工程师不堪长期过劳跳楼自尽

2019-12-22 10:2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31009| 评论: 1|原作者: 资本家说,“抑郁症是天生的,加班多是正常的”|来自: 红歌会网

摘要: 公司态度:公司把长期加班仅仅视为工作辛苦,把一个员工因为过劳承受的身体和心理压力,视为一个大学生进入社会后应当适应的现实,绝口不谈公司的高压的工作环境违背劳动法也违背人的身体规律。

 

    我老公邓乐家2012年和30名吉大校友一起加入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任生产工程师,至今那批校友中超过8成的人已跳槽或转行,可他却仍在坚守。

  在坚守的这8年中,他拼命奋斗,承受高压,超时加班,绩效长期处于AC+,TA水平(绩效分AC-, AC, AC+, TA四个等级);也是在这8年中,他患上抑郁症,从满怀希望走向选择死亡。

01美好的破碎

  12月1日,这一天对我来说是痛不欲生的开始。

  早上8点,我和一岁的宝宝还在睡梦中,突然被老公同事的电话惊醒,他告诉我,我老公在朋友圈留下遗言后从和同事在杭州出差时合租的居民楼16楼跳下,救不回来了。


       我不敢相信这个消息,疯狂地给他打电话,却无人接听。我的心一点点地往下沉。就在上周他才回重庆给宝宝过周岁宴,人怎么会说没就没了。

02高负重压的工作导致抑郁

  2012年7月——入司

  我老公邓乐家,生于1990年,重庆长大,吉大求学,12年毕业回乡,入职重庆的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才毕业的他活力四射,热爱生活,喜欢种花草,对以后的工作和生活充满希望。

  2012年8月——2014年高压高强度日夜倒班,患病

  一进入公司,他就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日夜倒班生活,每周轮流上七天白班,六天夜班,白班(8:00-18:40)晚班(18:40—凌晨5:20),每天上班超10个小时。

  每周日夜倒班的不规律作息和高强度工作严重损害了他的身心健康。他开始胃痛,头痛,痛得睡不着。可就算在这种状态下他也没有休息时间,还是得去继续上班。工作压力、不规律的作息、长时间的加班导致他出现失眠、思维迟缓、记忆力下降等症状。

  那段日子我和微博成了他唯一的情绪出口。他一直都盼望着能结束这种痛苦的上班、加班、熬夜的生活,但希望一次次破灭。 “加班,倒班,熬夜一切似乎看不到尽头”


   2015年——2017年压力、强度减少,病情好转

  在饱受这些痛苦的折磨后,我和他于15年6月前往重医附一院就诊,诊断结果为抑郁症。通过及时的药物治疗,抑郁情绪得到一定缓解。


 接着他申请调离车间,来到了AE(先期焊装项目小组)。初到AE,接手的都是项目收尾的工作,工作强度和压力不大,他可以按时上下班了,症状也逐渐消失。

  16年我们举办了婚礼,17年我们复诊,病情稳定后我们开始了停药备孕,幸福的家庭生活让我们都对未来怀有无限憧憬。


(图为就诊病历、医生所开药物)

  2018年——2019派驻杭州压力、强度陡增,病情复发

  我怀孕5个月时,他被公司外派到杭州担任项目负责人完成一个为期两年的重要项目。众所周知,这款新车是长安福特在这个车市寒冬的重要王牌,作为先期焊装项目工程师,他们的工作是新车量产上市前的关键环节,工作节点紧、问题多。

  作为项目leader,他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他和团队为了在公司规定的时间节点前赶出项目,在人手紧缺的情况下,只能每周七天,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8,9点,有时甚至到凌晨无休无止地干活、加班,回到宿舍都还要继续加班写报告。从他的打卡记录能看出,近期短短5个月的加班时长,都已经超过350个小时。



  (以上图表为公司在公共盘中统计员工加班时长的记录,从我们12月2日拍摄的邓乐家手机中打卡记录视频,也可以得到:

  2019年6月 总计加班时长:64小时

  2019年8月 总计加班时长:91.5小时

  2019年9月 总计加班时长:99小时

  2019年10月 总计加班时长:73小时)



  19年6月公司临时宣布取消加班工资,累积了上万的加班费说没就没了。孩子刚出生不久,经济压力增大,我老公不止一次告诉我,他因为异地工作无法陪伴我们,另外拼命的加班却没得到相应的回报,因此对我们感到愧疚。

  而公司所谓的加班换休由于项目进度的高压迫使他根本无法真正换休。

  公司态度:公司把长期加班仅仅视为工作辛苦,把一个员工因为过劳承受的身体和心理压力,视为一个大学生进入社会后应当适应的现实,绝口不谈公司的高压的工作环境违背劳动法也违背人的身体规律。

  (2019年12月15日双方在重庆第一次正式协商时HR高级经理李经理发言)

03.辞职不成 七小时后选择死亡

  事发前一天,我们通电话时他告诉我下周项目过节点,他需要赶出一个高标准的总结报告并进行汇报,此事令他压力巨大,已失眠两晚,感觉自己抑郁症又犯了。

  我们每天都会视频聊天,我知道不仅仅是一个总结报告的问题,他跟我也多次提到感觉工作问题比较多,团队所有人每天都加班,但问题还是解决不完。要调试、要进行质量调查、要写报告,现场安全也很重要,担心出安全事故、机器人相撞等,最害怕的就是停产,每天的工作都在高压下完成。

  所以我赶紧让他向主管告知病情,立即辞职回重庆。

  我在11月30日凌晨12点与他的再次通话中得知,他在晚上11点40给主管打了电话表明有抑郁症并提出辞职,可主管知道后,并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如进行心理疏导,让共同居住的同事看护,而是让他劝说他继续扛一扛。 主管亲口承认知晓患抑郁症。

  作为妻子,此时远在重庆的我也只能在电话里安慰他,直到反复确认他情绪稳定后才睡去。夜里3点我起床照顾小孩,发微信问他是否睡了,没有得到回复,我想他已经睡着了。而4个小时后,迎来的却是永别。



  公司态度:公司认为主管知晓抑郁并不代表公司知晓,公司没有责任

  (音频中第一个男声为主管亲口承认我老公告知了他抑郁症,后一个男声为HR经理在双方第一次正式协商中听了主管亲口承认的录音后所作出的回应)

04公司处理后事令人寒心 给家属造成二次伤害

  杭州——杭州公司坚持遗体就地火化,不同意运回重庆

  我们到达杭州的第一时间,就提出希望将遗体运送回重庆的诉求,希望在重庆的家人能见他最后一面。本以为对这么一个优秀的员工,公司能妥善处理他的后事,可是把遗体运回重庆这么一个小小的请求,居然与杭州公司经过了长达10个小时的艰难协商最后才得以实现。

  12月2日早上,我们在完成派出所以及殡仪馆的相关手续后,与杭州公司经过协商后约定12月3日早上9点在亲友下榻的杭州德盛宾馆由杭州公司总经理代表公司与我们进行第一次正式面谈沟通。

  而第二天早上8:30在未与我方沟通的前提下,杭州公司临时告诉我们面谈地点改为前进街道调解室,并由前进街道负责组织调解,同时限制我方旁听人数。(挂在调解室的调解须知如下图已明确表示:当事人自愿、平等并无人数限制)



(录音内容概述:街道调解员要求公司派3-4名代表,家属派5-6名代表坐在这里,其他人员到隔壁食堂休息,并强调“我们这里调解是这样的规矩”)


  在进入正式沟通后,我们明确提出希望杭州公司配合我们将遗体运送回重庆(此类民事案件需征得公司、家属、重庆民政局和两地殡仪馆许可,才能完成遗体运送)

  (公司一开始找理由拖延,后明确拒绝)

  上午10:00杭州公司总经理了解我们的诉求后,先告知我们办理相关手续可能难度较大,时间较久,因此建议就地火化。

  下午3:00 公司明确表达不会配合家属办理重庆民政局和重庆殡仪馆的遗体接收许可,需家属自行办理。

  下午5:00我们两地亲友终于将所有手续办齐,杭州公司总经理又以总公司仅授权杭州公司可就地处理遗体,未授权杭州公司可将遗体运送回重庆为由,拒绝我们将遗体运送的请求。

  此时我和家属亲友已濒临崩溃,又经过两个小时的艰难沟通,杭州公司终于同意协助家属遗体运回。

  重庆——

  1.重庆总公司为面谈设置多重障碍(限制面谈地点,人数等),并一味要求家属配合

  我们一回到重庆就及时主动联系公司对接人要求和公司谈,商定好时间后,我们家属等了一整天公司未通知地点,由于亲属中有老人和1岁小孩行动不便,我们只好自己找了个离家近的地点并率先告知公司。公司坚持更改地点,且限制家属旁听人数,但给不出正当合理的理由,并一味要求家属妥协,最后通过公司谈判人员HR高级经理给出的理由是公司授权他只能在公司指定的地点进行沟通,我们全家老小就在酒店会议室等了整整一个下午,公司人员都并未出现。



  2.重庆总公司在第一次面谈中的发言表态令人绝望。

  事发15天后我们才好不容易得以和公司在重庆进行正式的第一次面谈。

  没想到一来他们就带来了一群安保人员,我们不明白公司的用意,我们家属在整个事件的沟通中一直是合理合规,有礼有节的。



  接着HR高级经理在面谈中一再强调以下几点: 1.抑郁症是天生的(那产妇产后抑郁也是因为天生的?) 2.年轻人加班多是正常且是所有人能承受的(请问日夜倒班,周末无休,经常一个月,两个月才休一天,每天上10多个小时的班是正常的?如果工作压力与抑郁症无关,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官网上专门有一页讲工作和抑郁症的关系,在日本甚至有职场抑郁症这个概念) 3.主管知晓病情并不代表公司知情(请问是否要董事长知晓或者公司所谓的第三方心理机构的相关人员知晓才能代表公司知晓,公司知晓怎么界定,且主管表示对抑郁症一点都不了解,那公司对员工心理健康培训是否到位?) 4.公司没有责任 (一个原本家庭幸福,对生活充满热情和憧憬的人,在8年的工作高压中,患上抑郁症,最终选择在杭州出差时走这条路,难道公司就完全没有责任吗?)

  8年里,我老公为了工作常常加班加点,废寝忘食,特别在杭州的一年多里,几乎天天无休,吃饭和住宿的条件也很差,晚上加班经常吃早上剩的馒头垫肚,公司晚上也没有提供工作餐,由于上班的地方远离市区,加班后也买不到食物,经常吃方便面;睡觉也是大家合租,他睡在客厅沙发,没有自己的房间,没有一张正常的床。

  在如此高压高强度的工作和艰苦的生活条件下,他还在苦苦坚持,一心想为公司把项目按时完成好,但最后换来的却是公司这样的回应。。。 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仅要承受心爱之人突然去世的打击、承担起独自抚养1岁的女儿、赡养老人(父母无养老保险)的责任,我还得要一个人面对长安福特的HR团队、公关团队、法务团队和其他叫不出名字的团队。

  我不知道我这篇文章会改变什么,只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能重视自己的身心健康,看到这篇文章的企业能够建立员工患抑郁症的应对机制。

  如果能重新选择,我希望我老公没有去杭州出差

  如果能重新选择,我希望我老公没加入长安福特

  可一切都没有如果

  愿大家安好,愿我老公在天堂睡得安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12-22 10:29
罪恶的资本主义制度:几年前,还是在说富士康的N连跳,很快就轮到高级白领N连跳了。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1 03:59 , Processed in 0.01465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