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芯片国产化刮东风,华为长城圈地忙

2020-1-3 11:2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5005| 评论: 1|原作者: 铁流|来自: 铁君公众号

摘要: 国家资金应当用于扶持自主技术,扶持真正有希望将英特尔和ARM赶出中国市场的技术,而不宜把老百姓的血汗钱用于加强ARM和英特尔的垄断。大清已经亡了一百多年,千万不要老佛爷附体学大清搞“宁予友邦,不与家奴”。

  受国际大环境影响,芯片国产化受到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并给予各种政策扶持。这一方面有助于国产CPU的发展,另一方面也会诱发一些问题。在这股大潮下,个别ARM厂商借着政策东风,全国各地大肆圈地,而且一些规划颇为急功近利,这未必是福音。当下,还是应当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国产CPU。

  华为、长城“圈地忙”

  自川普升级贸易摩擦以来,华为天天上头条,正如任总所言,川普帮华为满世界打广告,华为借势完成了一次顶级营销,进而赢得了非常好的舆论环境,加上华为强悍的政商关系,在全国各地布局,建立产业基地。以下为不完全统计:

  2019年7月,华为在厦门签订协议,建设ARM服务器产业基地。

  2019年8月,华为在成都签订合作协议,ARM服务器产业基地落户成都天府新区。同月,华为在重庆、上海、南京签订协议,建立产业基地或创新中心。

  2019年9月,华为与深圳市政府签订《联合打造全国鲲鹏产业示范区战略合作协议》,全力打造鲲鹏总部基地。

  2019年10月,北京鲲鹏产业项目落户北京市朝阳区。同月,华为在山西与百信合作,生产基地年产鲲鹏PC 60万台。

  11月和12月,华为先后在河南、四川、山东签订协议,与地方政府、合作伙伴搞“天宫”、“黄河”品牌的ARM服务器和个人电脑。

  据小道消息,华为与江西省政府也在谈,一位省LD力推,并将品牌命名为“井冈山”、“三清山”。华为与陕西也在谈,并将品牌命名为“秦岭”。另外,在福州、长春等地,华为也有所布局。

  ......

  相比于华为,长城在圈地方面也毫不逊色。

  2019年7月11日,中国长城与郑州市政府、郑州市高新区管委会在郑州签署合作协议,打造ARM服务器、PC产业生态。

  2019年7月15日,中国长城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太原市人民政府签署中国长城智能制造(山西)基地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2019年12月9日,新疆长城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总经理曹泽伟与乌鲁木齐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朱堂庆郑重签署《中国长城(新疆)自主创新基地合作框架协议》。

  2019年12月10日,合肥高新区与中国长城在市政务中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2019年12月23日,中国电子与温州市人民政府在温州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在网络安全、智能制造、健康医疗大数据、现代数字城市建设等领域开展合作。同时,中国长城也与温州浙南沿海先进装备产业集聚区签订了“中国长城(温州)自主创新基地”合作协议。

  ......

  相信随着时间推移,类似的新闻会更多。

  商业市场没戏 寄希望于体制内采购

  就全球来看,ARM服务器CPU退潮是大势所趋,AMD、高通、博通都已经退出,新加入的是Marvell和亚马逊。Marvell是传统的网络芯片大厂,而亚马逊则是新兴互联网企业。看起来是“上下搭档”,“有进有出”,但仔细分析会发现,重量级玩家已经退场了。

  目前,公有云服务攻势迅猛,企业的服务器市场稍显疲态,Lenovo,HP Enterprise,Dell等传统厂商压力颇大。Amazon,Microsoft,Google 正争分夺秒地建云数据中心,不可能浪费时间和金钱去为了用ARM而选择ARM(这种事情只有政府被政商关系绑架后会这么做)。业内有句俗话说,“只要量够大,芯片沙子价”,这些云服务厂商在Intel面前有很强的议价能力,Intel甚至为亚马逊的AWS定制了几个型号的专属处理器,目前的ARM阵营从性能、规模、生态、成本上都无法做到与Intel竞争,更何况x86市场上还有AMD在对Intel旁侧敲击。Intel根本不怕被Arm抢走数据中心的市场,反而更怕GPU/FPGA/ASIC加速,原来用4颗CPU,现在用一颗CPU加两颗GPU。市场需求少了四分之三。

  可以说,就欧美市场来说,不像国内有安全项目,更没有相关部门指定品牌,以政治任务的方式强推ARM服务器CPU,ARM服务器CPU在国外连根据地都找不到。也正是因此,高通、AMD等芯片大厂在经过充分市场分析后,纷纷放弃了ARM服务器CPU业务。

  需要指出的是,ARM嵌入式与移动设备产业链成熟,但此处成熟,不代表着有ARM在PC和服务器上能够形成成熟产业链。正如x86在PC和服务器上很成熟,但在移动设备方面屡战屡败。因此,想要依靠国外大厂形成所谓(ARM PC和服务器)全球庞大的产业链只是南柯一梦。在此情形下,国内ARM厂商就只能寄希望于体制内采购输血续命。

  ARM厂商跑马圈地的根源在于向地方要政策和市场

  以往,联想等厂商的服务器和PC在政府采购中占据较大份额,但并没有出现联想在全国各地建PC、服务器生产线的情况。富士康在代工方面全球闻名,也是集中几个中心,而没有出现每个省签协议搞生产线的情况。

  华为、长城全国各省跑马圈地签协议搞产业基地,从商业角度看,显然是重复建设,不符合商业逻辑,与联想和富士康过去几十年的做法完全相反。

  华为、长城之所以如此,根源还在于力图通过这种方式绑架地方政府,进而获取政府采购订单。因为一项政策要想常态化,而且要想让地方政府主动去推,必须能够让地方政府长期获利,比如土地财政,这项政策非常受地方政府青睐,因为大拆大建能够带来GDP和税收。华为和飞腾通过跑马圈地,在地方找合作伙伴或建设产业园,则可以通过利益绑定的方式,获取地方政府将国产化的订单交。

  必须说明的是,ARM厂商的这种做法是值得商榷的。

  首先有点急功近利。虽然一些证券公司认为国产化替代是一个大市场,几年要替换多少万套,但实际操作会更加复杂,并不是能够按照纸面文件一丝不苟的执行。毕竟,一些地方财政不充裕,机关单位都有各自的定制化软件,当下ARM PC根本做不到开箱即用,必须经过较长时间的移植和调式。在这种情形下,华为与合作伙伴宣布的产能未免有些急功近利了,比如宣布河南省生产基地3年内实现年产30万台鲲鹏服务器和500万台鲲鹏PC。要知道,中国公务员人数为700余万,刨除华为其他省份鲲鹏产业园的产能,仅河南一个省2年的产能,就足以给全国公务员换一遍,还多300万台。然而,两年内,全国公务员都能抛弃X86 PC,换成ARM PC么?要知道,当下很多系统和软件,都是建立在X86或Windows之上的,一些系统必须用IE,这些软件移植和优化都需要时间,而且从不堪用到勘用,再到好用都需要时间磨合。当下这种全国各地建产业园大干快上,颇有50年代末,60年代初急功近利之感。

  其次,全国各地跑马圈地恐加剧地方政府债务。近年来,中国拉动经济的一个秘诀就是投资驱动,一些投资确实收获不菲,但也有很多投资打水漂,比如贵州微硬盘,贵州华芯通,杭州青年汽车等等。在当下地方债务不乐观的情况下,个别厂商的做法是值得商榷的,以华为来说,到处劝说政府搞鲲鹏产业基地,但在大多数地方,自己不落实体公司,不投资,找地方要政策、要资金,然后向地方索要市场和订单。在这种合作模式下,华为成功的规避了技术和商业风险,地方政府和地方政府投资设立的公司成为了接盘侠。

  当下这种每个省投资建PC生产线的情况,非常类似于当年每个省都搞彩电生产线,成本控制方面会非常悲剧,必然推高国产化替代的整机采购成本,对国产化替代工作造成负面影响。

  最后,未进入相关名录就跑马圈地颇有“逼宫”嫌疑。PC生产线并非高科技,而是联想、富士康早就玩烂的东西,真正的要害在于成本控制,这方面富士康非常有经验。现在很多省都在投资PC生产线,背后有很强的官味,这从“黄河”、“天宫”、“井冈山”、“秦岭”等品牌命名就能看出来,不像联想这种商业公司起的名字,官味很浓,干这个活的大多是国企或地方政府设立的公司。华为ARM PC和服务器CPU在还没有进安全名录的情况下,就劝说地方政府和国企投资以亿为单位的资金建设ARM PC和服务器生产线,并向地方索要市场,这种做法不太妥当,简直视安全资质审核如废纸,颇有是否通过安全资质审核无所谓,只要造成了既成事实后逼迫相关部门追认之感。就如李世民下手杀死李建成,造成既成事实后,李渊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国产化替代的目的是自主可控 不是群狼分肉

  国产化替代目的是实现信息安全不受制于人,产业发展不受制于人,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却变成“群狼分肉”,诸多依赖国外技术授权的企业打着自主可控的名义抢占国产化替代市场。

  以ARM来说,是明显存在较大风险的。

  指令集授权是一个巨大隐患,使用ARM的各家国内公司,即使是获得了某一版本的指令集授权,也仍然无法摆脱ARM的钳制。

  一是添加新指令不自由,没有发展权。ARM指令集本身一般不允许客户随意扩展,而其官方对指令集的演进扩充流程需要复杂的投票决议,有很长的决策周期,对各种需求无法作出快速响应。添加指令的流程最后还要得到ARM的允许,即便走完全程添加进去,也变成ARM的指令集,等于是给人做嫁衣。即便国内ARM阵营厂商私自添加指令,也存在被解读为非法指令的风险,不仅无助于性能提升,反而会带来稳定性问题。不仅仅是指令集,在GIC中断控制器,PSCI电源管理接口方面Arm也有严格的标准限制,厂商的自由度很小。

  二是强大的同行太多,为了不被淘汰,当ARM推出新版本的指令集时,就必须再次购买授权。如果不继续购买授权,那么当同类CPU的其它公司都升级之后,各家软件开发商也不会死守在老版本的指令集上不动摇,即使软件有兼容机制可以在老版指令集的CPU上运行,但新版的指令集肯定有加速某些计算的新指令,这样即使CPU核心设计水平相当,也无法抵消巨大的性能差距,继续使用老版本指令集就必然会落后于市场。

  三是存在政治风险。在今年二季度川普升级贸易摩擦后,BBC曾经报道,英国公司ARM 已经开始着手叫停与华为之间的合作。一份ARM的内部文件显示,该公司要求员工停止一切有效合约,支持服务和任何仍未签订的合同。ARM在备忘录中指出,该公司的产品包含有”发源于美国的技术”。因此经过评估,其产品仍旧受到川普早前相关禁令的影响。当时,ARM方面在声明中称,他们将遵守美国政府制定的所有最新规定,但拒绝就此事进一步评论。诚然,在中美重开谈判,关系缓和后,ARM立马变脸,变成中国人民老朋友的样子,表示只要合规,就可以做生意,配合中国的合作伙伴各种宣传ARM自主可控。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源在于政治风险随着中美缓和降低,ARM为了商业利益寻求合作。从实践上看,到底是否合规,ARM说了不算,川普说了才算。

  作为对比,以申威和龙芯为代表的自主CPU,则有别于引进的ARM CPU,是完全自主的,知识产权和自主研发能力不受限制。申威和龙芯不存在被断供、制裁,或停止授权的风险,可以为关键领域提供长远的、可控的供应链和技术支撑。能同时解决“下绊子”、“卡脖子”、“捅刀子”等问题。

  制造工艺上存在巨大风险。华为和飞腾的ARM CPU高度依赖台积电先进工艺。此前,外媒报道美国计划将“源自美国技术标准”从25%比重调降至10%,以全力阻断台积电等非美企业供货给华为。本次事件最大的问题倒不是把美国技术比例降到10%,或台积电供应链是否断裂,而是美国可以肆意改变源自美国技术的比例搞长臂管辖。既然可以从25%降到10%,那么,将来时局需要,美国也可以把比例下调到5%、2%,这才是最可怕的。必须说明的是,中芯国际的12/14nm尚处于跌跌撞撞的状态,比较成熟的工艺为28nm,华为的ARM服务器CPU工艺为7nm,除了台积电之外没有第二家企业有能力代工。一旦美国这么玩,那么,台积电的流片渠道肯定是指望不上了。由于国内这些ARM CPU设计能力相对有限,往往采用堆核心数量和采用尖端工艺来弥补设计上的不足。实践上看,16nm的国产ARM CPU裸CPU性能还比如采用28nm的自主CPU,因而国产ARM CPU对台积电尖端工艺具有极高的依赖性,一旦发生紧急情况,国产ARM服务器CPU将会遭遇休克,即便用1至2年时间换了境内工艺,也要面临CPU性能因工艺退步而大幅损失的问题。相比之下,自主CPU依旧在使用相对老旧的28nm工艺,风险相对较低。

  铁流认为,中国必须建立自己的Wintel,而相关创新市场就是自主技术体系的孵化地,国家资金应当用于扶持自主技术,扶持真正有希望将英特尔和ARM赶出中国市场的技术,而不宜把老百姓的血汗钱用于加强ARM和英特尔的垄断。大清已经亡了一百多年,千万不要老佛爷附体学大清搞“宁予友邦,不与家奴”。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yiou 2020-1-5 17:17
可惜核心已被洋奴钳制,推着往所谓市场经济一带一路让投机分子捞便宜。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4 18:11 , Processed in 0.01605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