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一百零四)

2020-1-4 06:3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5651| 评论: 1|原作者: 虎丘讲古

摘要: 秋季反击作战发起的背景朝鲜停战谈判至1952年5月初,除战俘问题尚未达成协议外,其余议程已全部达成协议。而在战俘问题上,由于美方违反《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公约》规定,坚持实质是强行扣留朝中被俘人员的所谓“自愿遣返”原则,致使这一问题的谈判陷人僵局。

1952年秋季反击作战

————————————————————————————————

第一部分 秋季反击作战发起的背景朝鲜停战谈判至1952年5月初,除战俘问题尚未达成协议外,其余议程已全部达成协议。而在战俘问题上,由于美方违反《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公约》规定,坚持实质是强行扣留朝中被俘人员的所谓“自愿遣返”原则,致使这一问题的谈判陷人僵局。

从5月下旬起,美方代表团一到会就提议休会3天,并不顾外交场合的礼节,不等朝中代表团作出答复就退出会场。

到了7月下旬,美方代表团则变本加厉,由每次到会提议休会3天,变成每次到会提议休会一周。美国五角大楼并于此时授权克拉克和哈里逊,“假如他们两人认为有必要,只要时机成熟,随时可以在全体会议上宣布休会”。

从1952年5月初至8月底,4个月的时间,停战谈判没有任何进展,实际上已处于停顿状态。在战场上,“联合国军”除以空军对朝鲜北方进行狂轰滥炸和实施细菌战对朝中方面施加军事压力外,其正面战线自1951年秋季攻势被粉碎后,一直没有大的动作,并且由于志愿军采取在战术上积极活动的方针,“联合国军”在正面战线已经越来越被动。

无论华盛顿当局还是远东“联合国军”总部,对改变战场局面都表示无能为力和没有信心。

1952年是美国大选年,这一年,杜鲁门卸任,曾策划诺曼底登陆,被称为“政客将军”的美国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相当于他国元帅军衔)担任美国总统,童年4月,李奇微被调往欧洲担任北约司令,其“联合国军”总司令一职由马克·克拉克上将接任,历史上,他最出名的就是“第一个没有在胜利协议上签字的美国将军”。

放心,美国人,再过二十年你们还会有一次。克拉克接任时,“联合网军”在战场上的形势并不乐观。自1951年夏秋季局部攻势失败之后,“联合国军,’在战场上,除以空军继续实施“绞杀战”和细菌战外,地面部队直没有大的战斗行动,并且在正面战线上,越来越处于不利的地位;停战谈判除关于战俘遣返问题外,其余均已达成协议,而在战俘遣返问题由于美方顽固坚持所谓“自愿遣返”原则,企图强迫扣留志愿军和人民军战俘,而陷人僵局,并且由于美国在朝中被俘人员中的强制性“甄别”,引起战俘的激烈反抗,发生“杜德事件”,使美国在国际上大失体面;同时国际和美国国内要求停战、和平的呼声越来越高,美国当局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对此,克拉克采取的措施主要有:加速武装南朝鲜伪军、对朝鲜北部进行无差别大轰炸,尤其是对平民进行无差别轰炸、无限制终止停战谈判、以及要求台湾的蒋秃子派兵入朝,除了最后一条经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分析后认为会削弱“联合国军”实力(这一点全世界的认识都是一致的,可怜的果军)而没有付诸实施之外,都迅速得到了批准和实施。按克拉克的计划,把美国空军在朝鲜战场上的“空中活动的重点从阻滞和切断交通的活动转为摧毁活动,除保待制空权外,美国在远东的航空兵大部分都用于摧毁活动。

500

美国远东空军对摧毁的具体目标,按优先顺序作了如下几种排列:飞机、可用的机场、电力设备、各种制造厂、交通枢纽、军队的司令部、铁路修理厂、汽车修理厂、机车、补给品、军械和石油产品、铁路车辆、汽车、军事人员、铁路桥梁和隧道、调车场和公路桥梁。

根据这种顺序,美军便从1952年6月开始,对朝鲜北方进行了一系列大规模的轰炸。因在朝鲜北方已没有可用的机场和飞机,因此,按照顺序,‘联合国军”首先对水电设施进行了大轰炸。6月23日下午,美国远东海军从“拳师”号、“普林斯顿”号和“菲律宾海”号3艘航空母舰起飞35架道格拉斯AD型攻击机,在35架喷气式舰载战斗机和空军84架F-86战斗机的掩护下,对中朝边境的水丰电厂进行了猛烈轰炸。

炸弹又一次落到中国境内。接着美国远东空军的79架F-84和45架F-80战斗轰炸机,又进行了轰炸。仅这一天下午,美国远东空军和海军即出动各种飞机305架,向水丰电厂投掷炸弹145吨。同一天下午,美第5航空队和舰载航空兵的飞机,还轰炸了长津湖、赴战、虚川等地的发电厂。从6月23日至27日,美国远东空军和舰载航空兵,先后共出动1514架次飞机,对朝鲜北方4处水电系统共13个电厂,连续进行了4大的大轰炸。使朝鲜北方的水电系统遭到严重破坏。美国官员声称,他们打算继续使用类似的军事压力,“直到中国和北朝鲜谈判代表接受联合国军的‘最后’停战建议为止”美军对非军事目标的狂轰滥炸,引起了中朝人民的强烈愤怒。

500

中国《人民日报》于6月28日发表社论,对此表示了强烈的抗议,并指出:“这是美国破坏朝鲜停战谈判,进一步对业洲和世界和平的一个极大的挑衅;这是美国侵略者违反人道的又一次最大的犯罪行为。”朝鲜中央通讯社指出:美方的轰炸行动是“旷古未闻的野蛮的罪行”,是“对停战谈判毫不表示诚意,蓄意破坏停战谈判,企图扩大战争”。

这次轰炸行动,遭到国际舆论的严重谴责。由于事前未向英国人通报,6月18日英国国防部长还在东京,因而引起英国当局的极大愤慨。

6月,英国下议院就美机轰炸水电站事举行辩论,工党议员猛烈抨击了这种挑衅行动。英国对在朝鲜战争中作为美国的“小伙计”的地位十分不满,要求在联合国军”中拥有发言权 早在克拉克到任的第二天,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就请求对平壤市内的所谓“军事目标,’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空袭,得到克拉克的同意。7月3日,得到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批准。

7月5日,克拉克命令美国远东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对平壤市进行攻击,这次轰炸最后演变成了类似二战德国空袭伦敦式的无差别全面轰炸。

7月11日,美第5航空队、第7舰队的舰载航空兵、英国舰载航空兵和南朝鲜空军,从上午10时至下午6时,对平壤市进行了轮番轰炸。当晚,远东轰炸机指挥部的50架B-29战略轰炸机,再次对平壤进行了轰炸。“联合国军”轰炸平壤共出动飞机1254架次。美国空军称,“这是朝鲜战争开始以来最大的一次空中攻击”。这次轰炸,平壤市造成严重破坏和重大人员伤亡。据平壤7月13 日广播,有15oo座建筑物被摧毁,7000人伤亡,其中绝大部分是平民。同时,位于平壤近郊的一个战俘营(第9号战俘营)也遭到轰炸,“联合国军”方面被俘人员死伤110名。

8月29日,“联合国军”先后出动飞机1403架次,从上午9时30分至下午5时30分,轮番出动,对平壤市进行了第二次大规模轰炸。美军对平壤的轰炸,完全是屠杀和平居民,毁灭和平城市的战争罪行。中朝两国和国际舆论对此进行了强烈谴责。

除此以外,‘联合国军”从6月下旬至9月中旬,还对朝鲜北方其他78个城镇和他们选定的目标进行了轰炸。7月8日,出动125架战斗轰炸机,轰炸江界和军隅里之间的铁路桥和长津湖水库的发电厂、变电所、引水渠;7月巧日,出动171架次战斗轰炸机,轰炸胜胡里的水泥厂及其附近的机车修理厂:7月19-21日,出动舰载航空兵和B-29战略轰炸机,两次轰炸长津水库的发电厂;7月21日夜,出动轻轰炸机,轰炸南川店物资补给基地,7月27日,出动63架B-29飞机,轰炸新义州附近的轻金属工厂;8月4日,出动273架次战斗轰炸机,轰炸平壤郊外的一个建筑区;8月5日出动111架战斗轰炸机,轰炸朝鲜北方一个钨矿;;8月11日,出动14架战斗轰炸机,轰炸仁兴里;8月18日夜,出动14架B-29飞机,轰炸新义州;9月12日和13日,出动舰载航空兵轰炸位于朝苏边界的阿吾地和会宁;9月12日夜,出动B-29飞机.再次轰炸水丰电厂大坝。7一8月,还加剧了对志愿军和人民军前线阵地的轰炸。

针对美国空军的疯狂轰炸,志愿军空军和苏联空军于6月底至7月中旬,共同研究制定了保卫重点目标的协同作战计划,主要是保卫水丰电厂、鸭绿江桥及平壤城、元山线以北铁路线上的重点目标。

7月4日,发现美军机群飞向水丰电厂,志愿军空军和苏联空军出动拦截,将美军的掩护机群冲散,迫使其战斗轰炸机改变方向。

8月4日,美军机群在轰炸平壤郊区时,以一部轰炸熙川地区的交通线,志愿军空军第3、第12师24架飞机出击,将其击退,8月上旬,志愿军空军共出动飞机442架次,击落击伤美机21架。除此,志愿军总部5月至8月多次下达对空作战的指示。

500

6一9月,志愿军和人民军地面部队,共击落美军飞机489架、击伤770余架,挫败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保证了随后发起的战术反击作战中物资的供给。

在发动空袭的同时,”联合国军“逐渐开始露出准备攻击的迹象, 1952年7月13日,美国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到朝鲜前线视察。

18日,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威廉费克特勒上将、美国远东海军司令罗伯特·布里斯柯中将、太平洋舰队参谋长海尔少将、第7舰队司令杰塞普·柯拉克等,在朝鲜东海面主力舰“依阿华”号上举行会议。

8月12日,美国远东军总司令、“联合国军”总司令马克·克拉克偕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美国第1、第9、第10军军长等人,视察金化地区美第7师防区。接着,范佛里特和南朝鲜总统李承晚又到美第7师、南朝鲜第9、第2师视察,并在美第7师师部召开高级军官会议。然后范佛里特等又到西线汉山地区视察美陆战第1师防务。

“联合国军”地面部队和海军舰只活动也频繁起来。在中线,“联合国军”调动、运输和战斗演习增多,在巨济岛的美空降第187团,于8月中旬前调归美第7师指挥。在西线,位于仪山地区的美陆l师从8月9日至20日有局部调动,汽车往返频繁,每日在800辆次以上;20日,美第90特种混合舰队与陆1师建立了联络,尔后进行了两栖登陆演习,并与在日本休整的美骑兵第1师建立了通信联络。美国“独角兽”号、“西西里”号航空母舰和“依阿”号主力舰相继驶抵朝鲜西海面。美国空军除对朝鲜北方主要城镇和工业设施进行大规模轰炸外,也加剧了对志愿军和人民军前线阵地、部队集结地的轰炸。南朝鲜特务加紧收集延安、白川地区志愿军和人民军情报,并称其“有左右时局之重要性。

一切迹象表明,敌人又在蠢蠢欲动。根据上述情况,志愿军总部(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邓华、副司令员杨得志)判断敌方将有大的动作,其最大的意图是在延安半岛附近,以其机动部队发动两栖登陆作战,以逼迫我军在谈判桌上屈服。被动挨打从来不是我军的风格,考虑到我方经过1952年前9个月的准备,已经有了一定的物资、作战基础,阵地巩固,给养有保障,炮兵火力得到了切实增强,部队士气旺盛,志司最终决定,先发制人,以即将回国的39军、12军和68军为操刀手,发动战术反击,在战线上同时多批次出击,消耗敌军的有生力量和攻击动能,挫败敌方的企图。反击时间拟定为1951年9月20日-10月20日,为期一个月。

9月12日,中央同意了志司的作战请示,9月14日23时,志司向各兵团、各军下达了反击命令。命令要求以39、12、68军为主要发起部队,选择3-5个目标进行连续攻击,其他各军同时选择1-2个目标进行攻击,随后以待机的步炮兵大量杀伤反扑之敌。

在战术准备上,准备最充分的依然是39军,这个军的风格一向是用脑子打仗,战前准备充分,计划详实,反应灵活。坦率地说,我认为这个军在整个朝鲜战场的表现,比万岁军好很多,每一仗都可圈可点,越看战史,越喜爱这支部队。

第39军早在8月24日的军党委扩大会议仁就确定,9月份选择当面敌军连以下兵力防守的几个突出阵地实施攻击,决定由第115师攻击222.9东无名高地(美第2师1个连)和198.6高地(榆舰东南1公里,希腊营1个加强排),由第116师攻击水部市北山(美第3师1个加强排)和高阳垫西山(美第3师约2个排)。

此后,即紧张地进行了战前准备。攻击部队各级干部和战斗组长,进行了实地侦察或潜人敌侧后观察,对敌工事构筑、兵力火力等部署及地形情况有较详细的了解;针对敌情和地形进行了战术演习;还构筑了集结隐蔽部、屯兵点,以缩短冲锋距离,减少出击伤亡。

9月12日16时向志愿军总部报告了具体攻击计划,并决定18日开始攻击,除198.6高地攻克后迅即撤离外,其余3点攻克后,均准备以适当兵力控制,诱敌反扑,待将敌杀伤到一定程度后,再决定撤离或固守。

另外两个军也进行了战斗准备:第12军决定以第35师攻击栗洞东南1公里无名高地(南朝鲜首都师1个加强连)和690.1东北无名高地(南朝鲜首都师1个连),以第34师攻击官岱里西1.5公里无名高地(南朝鲜第6师1个加强连),此3点为主要攻击点,攻克后准备打敌反扑,反复争夺,予敌大量杀伤后,视情况决定弃守。为配合该3个点的攻击,以第31师和第34师再选择敌军1个排防守的阵地2一3点实施攻击。于9月25日完成攻击准备,9月底或10月初发起攻击。

第68军决定以第203师于9月底或10月初攻击572.4高地,10月5日至10日间攻击883.7高地,该两高地均为南朝鲜第3师各1个营防守,攻克后均力争固守;视情况攻击949.2高地。以第202师配合第203师作战,攻击1089.6及以南无名高地(南朝鲜第7师1个加强连)。

第65、第40、第38,第15军也作出了攻击计划,第一批共选择11个攻击目标,第二批共选择12个攻击目标,两批攻击目标,均各有1点是敌军1个营或加强营阵地,其余均为连以下兵力防守的阵地。上述两批攻击目标,有1点准备攻克后固守,其余均在攻克后打敌反扑,视情况决定弃守。各军还作出了攻击作战炮弹消耗计划各部队在精心准备的基础上,从9月18日开始,陆续展开反击作战。全线反击作战至10月31日结束,历时44天。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yiou 2020-1-5 16:27
打得好来打得好打得好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7 02:46 , Processed in 0.01851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