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英美精英的凶残与宽容及其内在根源

2020-1-12 01:1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7855| 评论: 0|原作者: 黄卫东|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美英在文化侵略中国方面投入很大,培养了大批崇美精英,长期占据了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平台,宣传英美文化,迷信西方的普世意识形态宣传;很有可能造成香港那样,部分民众宁愿做英国没有居住权的等外公民,要求独立并占据中国香港这样的内乱。



美英在文化侵略中国方面投入很大,培养了大批崇美精英,长期占据了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平台,宣传英美文化,迷信西方的普世意识形态宣传;很有可能造成香港那样,部分民众宁愿做英国没有居住权的等外公民,要求独立并占据中国香港这样的内乱。英美精英在中国培养信徒的唯一目的是在思想上分裂中国,从而给中国布下内部矛盾和动乱的种子。

一、英美精英凶残与宽容的矛盾性格,与近年来美国精英在国际方面的残暴行为

  说到矛盾性格,人们就会想起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中刻画的日本人天生“精神分裂”的性格。日本人极度好战又极度温和,极度黩武又极度爱美,极度粗鲁傲慢又极度彬彬有礼,极度死板又极度灵活等等。据说要了解日本,这本书不可不读。所谓一手持菊,一手握剑的形象也被中国很多作者所热切认同。不管怎么说,日本人在中国搞南京大屠杀,让中国人彻底记住了日本人极度残忍野蛮的一面。

  至于美国人和英国人,多年来,我们提倡与国际接轨,有些人也就把它理解为倡导美国为首的西方观点,以西方观点为标准或真理,自然就将美国和西方宣传的意识形态当千真万确的真理了。美国老布什总统在1991年的《国情咨文》中声称“美国作为自由的灯塔,应该照耀世界。” 中国的网民们戏称美国是灯塔国。当时苏联刚刚解体,美国正处于其建国历史上从未达到的巅峰。此后美国作为人类近代史上第一次出现的一家独大的霸主,公开声称,不做美国的朋友,就是美国的敌人,要在全世界推行美国的普世价值。美国不再顾忌其他国家和民众的想法,而是单方面行动。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不久,就被西方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但奥巴马在其八年任期中,七次出兵,攻击其他国家。然而,仍有很多国家,包括中国精英迷信美国的宣传,甚至高价请奥巴马到中国演讲,握个手都让奥巴马收费数十万。

  中国有句话:“听其言、观其行”,当今灯塔国的言论,依旧充斥着各种高大上、伟光正,依旧是一派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德行,依旧将自己打扮成地球的灯塔、人间的天堂。也依然在全世界包括中国有无数信徒。可他们的所作所为呢?远的不说,就看看最近几年搞了哪些事情:

  1、策划乌克兰颜色革命,试图遏制俄国,引发俄方强烈反制,导致乌克兰事实分裂,曾经的欧洲粮仓和前苏联重工业基地沦为欧洲最贫穷国家;

  2、扶持伊斯兰国作为自己的鹰犬,祸乱中东,导致大规模难民潮;

  3、伊斯兰国做大后不听话了,又扶持库尔德人,攻打伊斯兰国;

  4、叙利亚局势被俄国翻盘,库尔德人失去利用价值,被顺手送给土耳其,换了一个人情,直接导致土耳其开战;

  5、策划土耳其政变,试图搞掉埃尔多安,最后在俄罗斯的帮助下,埃尔多安翻盘,土耳其直接反水;

  6、策划颠覆叙利亚政府并武装反对派进攻,叙利亚成为一片焦土,再次引发数百万难民潮涌向欧洲;

  7、菲律宾现任总统杜特尔特强力剿毒,触犯了美国某些人利益,美国策划搞掉杜特尔特,迫使杜特尔特领导菲律宾直接反对美国;

  8、撕毁伊朗核协议且严厉制裁伊朗,导致伊朗经济陷入困境;

  9、制裁中兴公司;

  10、拘捕孟晚舟并制裁华为公司;

  11、制裁数十家其他中国各行业领军企业,妄图遏制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崛起;

  12、策动和支持香港暴乱,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灯塔国近年来在国际上,没干过一件富于建设性的事情,干的都是一件一件让别人家破人亡的缺德事。古人云:人神共愤、天必亡之!

二、美国历史上针对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

  在美国短暂的240余年历史中,虽然美国精英们到处宣传,美国国父们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建立了自由民主国家,但实际上则实行了188年的不平等制度,在建国后的前88年,实行的是最野蛮落后的奴隶制;其后则实行种族隔离制,持续整整100年,直到1964年,才在官方的法律文件中第一次明令取消不平等制度。而在现实中的种族歧视却始终存在,不同种族之间的矛盾,则一直存在,还经常性大爆发,如2001年9月11日穆斯林教徒劫持四架飞机,撞毁美国纽约世贸中心等摩天大楼,美国国防部办公大楼等设施,造成数千人死亡,财产损失不计其数。

  当然,这些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政策,还不是美国精英干的最凶残的事情。美国精英干的最凶残事情是屠杀灭绝了绝大多数北美印第安人种族。美国精英宣传,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四位总统是华盛顿、杰斐逊、林肯和老罗斯福,还专门给他们在山上制造了巨大的塑像。但他们实际上都是屠杀印第安人最得力的刽子手。与希特勒相比较,相对而言,希特勒都堪称是谦谦君子。当然,政治家应该比较政治罪行,而不应该只看个人品行。但是即便是从政治罪行方面来看,那四位美国总统也远比希特勒罪恶更加深重。希特勒被指责屠杀了六百万犹太人,约占犹太人三分之一,而那四位美国总统则下令灭绝了美国境内绝大多数印第安种族,导致印第安人死亡高达数千万。

  1779年,后来担任美国第一任总统,时任美军司令的乔治华盛顿指示John Sullivan少将攻打易洛魁人民时说:假如将“垃圾”(指印第安人)放到所有定居点附近,……那么整个国家将不仅仅是泛滥成灾,而是被摧毁了。在屠杀灭绝印第安人过程中,华盛顿还指示他的将军说:在所有印第安人居留地被有效摧毁前不要听取任何和平的建议[1]。

  1783年,华盛顿将印第安人和狼相互比较,充分暴露其反印第安人观念:“两者都是掠食的野兽,仅仅在形状上不同”,他说。在他的部队又一次击败了印第安人以后,华盛顿开始实施灭绝印第安人政策。军士们从易洛魁人的死尸上剥皮,华盛顿指教说“从臀部往下剥皮,这样可以制作出高的或可以并腿而长的长统靴来。” 30个Senca人城镇中有28个在5年时间内被华盛顿彻底摧毁,幸存的少数印第安人将美国第一任总统改名为“小城摧毁者”[1]。

  美国精英宣传其第三任总统,大奴隶主托马斯•杰斐逊是一位提倡“天赋人权”——人人生而平等的民主领袖,但实际上,托马斯•杰斐逊主张灭绝印第安人。在其担任总统的1807年,托马斯杰斐逊指示他的战争部门,说道,如果印第安人反抗美国人去窃取他们的土地,那么,印第安人肯定会用“短柄斧头”来反抗,“如果我们约束自己去举斧迎向这些部落,那么在这些部落灭绝之前我们将不会安静地躺下,或者被驱赶出密西西比河以外”,杰斐逊继续说:

  “在战争中,他们会杀死我们中的某些人,但我们会杀死他们全部!” 。

  1812年,杰斐逊说美国人被迫赶退印第安人,“(就如)将森林野兽赶入乱石山”。一年后,杰斐逊继续他的反印第安人言论,声称美国人必须“追求灭绝印第安人或者将他们驱赶到我们不去的地方” [1]。

  美国人对印第安人采取种族灭绝而且偷走了印第安人的土地。美国精英宣传的美国英雄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西奥多•罗斯福则辩护说[1]:

  “这是不可避免而且最终有利的,我不想走得太远去说只有死掉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但是我相信10个好印第安人有9个是死了的,而且我也不愿意去仔细查询第10个死亡的案情。”

  被美国精英誉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林肯,则是大部分印第安种族被灭绝的罪魁祸首。1862年,在剿灭印第安人的战争中,林肯总统对即将出征剿杀印第安人的美国陆军中将John Pope交待他的作战目标说,

  “此战的目标是彻底灭绝苏部落。他们将被象野兽一样对待。”

  林肯总统下令绞死了38个明尼苏达曼卡托地区的达可它人苏语部落的38个酋长。这些被绞死的人大部分都是各自部落的政治领袖。他们之中没有人犯过他们所被控告的罪行,从而铸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死刑冤案。被林肯下令屠杀的38名印第安人领袖,没有一个经过法庭辩论程序,每十分钟判一个,比希特勒更利索。尤其令人发指的是,这些部落的所有成人都被定了死罪,所声称的唯一证据是他们反对政府,而且美军进行军事进攻时,他们在场[2]。(Brown,Dee. BURY MY HEART AT WOUNDED KNEE. New York: Holt,Rinehart, Winston,1970. pp. 59-61)

  19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特别是1864年美国内战结束后,美国人根据林肯总统颁布的《宅地法》,使屠杀印第安人的活动达到高潮,许多印第安人村庄在一夜之间变成鬼域。在当地民兵的配合下,美国联邦正规军采取分进合击等战术,集中发起了1000次不同规模的军事行动,到1890年代基本上完成了灭绝印第安人的作战任务。美国有很多历史专著介绍了这方面情况。

  美国精英辩护说,美洲印第安人灭绝,是因为他们没有抵抗天花等传染病能力。而从现实来看,美国南部的墨西哥天气炎热,更容易滋生各种传染病,然而,墨西哥反而是印第安人血统为主的国家,不但没有灭绝,反而占人口90%以上,印第安人口超亿人。西方白人反而是少数。从气候土地等环境条件来看,美国远比墨西哥优越。然而,今天来看,反而是墨西哥印第安人增长到上亿人,而美国则很少有印第安人了。仅存的百万印第安人,绝大部分都有白人血统,都是白人后裔,纯种的印第安人十分罕见了。

三、美国对南方普通白人的三光政策

  美国精英不仅对印第安人十分残忍,对普通白人也同样残忍。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北军总司令格兰特下达了一道命令:

  “create havoc and destruction of all resources that would be beneficial to the enemy.”(发动一场浩劫,毁灭所有对敌人有用的资源)。

  该命令的忠实执行者是西部方面军最高司令官谢尔曼将军。此人堪称内战魔王,占领南方重镇亚特兰大后,谢尔曼将该市烧为平地。随后又发动了一次“向大海进军”,提出了“MAKE GEORGIA HOWL”(“让乔治亚州惨叫”)的口号,摧毁了沿途所有车站、铁路,扫荡了所有的种植场和农场,抢劫平民的粮食和财产,杀死反抗者,焚毁农田,炸毁村庄,用石灰封堵水井,烧毁多座城镇。搬不走的物资和粮食就分给当地黑奴。

  谢尔曼给林肯写信说:

  “南部必须由我们来统治,不然南部就要统治我们。我们必须征服他们,不然我们就要被他们所征服……我们一定要清除和摧毁一切障碍,有必要的话,就杀死每一个人,夺走每一寸土地,没收每一件财物,一句话,破坏我们认为应该破坏的一切东西。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他的名言有:

  “我就是要让整个乔治亚州都惨烈嚎叫!我要让乔治亚变成地狱!我的军团将毁灭乔治亚州而后快!”“如果人们觉得我残酷和残忍的话,我就会告诉他们:战争就是地狱!”“战争和个人的家破人亡是同义词!”

  1864年12月23日,谢尔曼占领了南方著名的港口城市萨瓦纳,将城市付之一炬。1865年,谢尔曼攻入南卡罗来纳州首府哥仑比亚,纵火烧毁了整个城市的全部民居和公共设施。破坏最严重的是南方邦联总统杰斐逊·戴维斯家乡所在的密西西比州。内战之前,该州在全美富裕榜上名列第五。内战期间,该州60%的白人青壮年被杀, 90%的城镇和种植园化为灰烬,平民的私有财产损失殆尽。战后,密西西比州在全美最贫困的州中名列第一,而且贫困一直持续了一个世纪。

  可以说,威廉·特库赛·谢尔曼就是三光政策、焦土战术、无限战争的创造发明者。

  他进行的战争,实质上是反对南方的人民,也就是象对付南方的武装部队一样对付人民……所以,杰斐逊·戴维斯称谢尔曼为“美洲大陆的阿提拉” (《联盟政府的兴衰》,1881年版,第2卷第279页)是有一定道理的。

  在谢尔曼的政策中,恐惧是基本因素。他公开地这样说过:

  “我们不只是与敌方的军队作战,而且也是与敌方的人民作战。我们必须使老、少、贫、富都感到战争的恐惧……事实的真相是,全军都燃烧着一种不知足的欲望,想对南卡罗来纳报仇。我几乎要为她的命运担忧。” (注:《反抗战争》,第111卷第799页)

  谢尔曼的另一位副官希契科克所作的评论还写道:

  “谢尔曼是完全正确的,要想结束这场不幸的、可怕的战争,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使战争的恐怖超过能忍耐的限度。” (《随谢尔曼远征——亨利·希契科克的信件及日记》,1927年版,第35页)

  虽然发过禁令,不准士兵们进入民宅,不准发生任何侵犯的行为。但是士兵们又获得命令,要“自由地”搜集粮草,因此,他们也就不去理会什么禁令。这种“自由”立即导致了抢劫和掠夺。希契科克写道:

  “士兵们‘自由地’征收粮草,并把其中的一部分晒在房屋顶上。可是,当我们离开、并走过一定路程以后回头看时,只见那些陈旧而东倒西斜的谷仓全在火海之中……” (《随谢尔曼远征——亨利·希契科克的信件及日记》,1927年版,第82页)

  “昨天,我们路过斯塔布斯先生的种植园。房屋、轧棉机、压榨机、稻草垛和马厩等等,凡是可以燃烧的东西,都闪出了火焰……而且,我们的部队所到之处,一切犬科动物都被杀光了。” (《随谢尔曼远征——亨利·希契科克的信件及日记》,1927年版,第51-52页)

  谢尔曼与杰斐逊持有同样的观点。他认为,摧毁联邦的有生力量以及破坏南方军声称要捍卫的东西是必要的。(1864年)11月5日谢尔曼的军队用大火将亚特兰大烧成了白底。然而,他又率领联邦军向佐治亚州的萨凡纳开拔。严萨凡纳到亚特兰大大约40英里(64公里)宽的地带上,谢尔曼的士兵沿途烧掉了任何他们无法使用的东西,并使奴隶们获得了自由。(保罗布鲁尔著,美国内战,青岛出版社,2002, 第71页)

  《火的考验:美国南北战争及重建南方,下册》(詹姆斯 麦克弗森著,商务印书馆,1994)除介绍上述内容外,还介绍了多个类似行动,如谢里登率35000人占领谢南多厄河谷,实行焦土政策,远远超出了谢里登最初下达的只摧毁具有军事价值的访问的明令。河谷中数以千计的居民,通通都变成了身无分文、衣衫褴褛的难民(第173页)。1865年2月,谢尔曼离开萨凡纳向北进军弗吉尼亚,谢尔曼的6万复仇大军在以此战役中给南卡罗来纳带来的战争灾祸,比他们从亚特兰大向海岸(萨凡纳)进军所造成的破坏还要大得多,留下了425英里长的废墟。于此同时,还有两支军队也同样袭击了南方,摧毁了南方500英里长地带。到战争结束时,联邦军队摧毁了南部资产总值之三分之二,牲畜的五分之二;20到40岁白人男子的四分之一。一半以上的农业机械被毁,被破坏的铁路和工业设施价值则难以统计,无法计算(第205到206页)。

  美国内战战死62万人,约占美国人口1.6%。美国南方曾有88万人从军,占南方自由民人口的16%[3],之所以承认失败,是因为当时美国南方仅战死的军人就占南方550万白人人口的5% [4],几乎美国家庭都在哀悼伤亡人员,伤亡如此惨重,以至于无法再召集一支军队上战场了。对比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当时中国约有5亿人口,虽然号称消灭800万蒋匪军,但大部分蒋匪军都是被俘虏投降和逃跑,实际国共双方战死军人仅有81万,包括解放军26万和国民党军55万[5],仅占总人口0.16%,战死比例仅有美国内战十分之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15 08:39 , Processed in 0.01595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