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中国要防止“金融殖民主义”

2020-1-22 23:3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056| 评论: 0|原作者: 黄树东|来自: 察网

摘要: 金融霸权是建立在地缘政治权力的基础上的。地缘政治实力的消退必然伴随着金融霸权的逐步衰落。而中国经济和地缘政治实力的上升,必然需要金融实力的上升。但是,在目前的世界金融和货币格局里面,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开放,达不到这个目的,而且风险很大。
金融霸权是建立在地缘政治权力的基础上的。地缘政治实力的消退必然伴随着金融霸权的逐步衰落。而中国经济和地缘政治实力的上升,必然需要金融实力的上升。但是,在目前的世界金融和货币格局里面,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开放,达不到这个目的,而且风险很大。

黄树东 | 中国要防止“金融殖民主义”

危害中国财富安全的企图可能是中国面临的另一个金融风险。

我们讲金融殖民主义,不只是讲许多发展中国家由于金融自由化而变成了金融霸权事实上的金融殖民地这个现实,也不只是讲金融自由化是征服其他国家的重要工具,更主要的是主张中国要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思考中国的金融开放和金融改革,构架新的金融体系,避开种种金融陷阱。

金融自由化的代价

2002年8月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处于货币危机中的巴西签署了300亿美元的拯救计划。这是IMF历史上最大的援助计划。从1998年巴西经济危机以来,IMF的巴西贷款总额达到了630亿美元。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持续横扫世界每个地区的金融危机因此而翻到了新的一章。从1997年以后,阿根廷、厄瓜多尔、泰国、俄罗斯、乌拉圭、哥伦比亚、印度尼西亚、肯尼亚和韩国都见证了大规模的金融危机。这些危机都是金融自由化的续集。有人把金融自由化的理论当成浪漫的篇章,但是,它书写的却是最残酷的故事。许多国家的金融自由化过程,是一次在诱人的前景下进行的,深思熟虑、有计划有步骤的,奔向灾难的行军。

金融自由化的成本非常高。1989年委内瑞拉根据IMF和世界银行的计划推动金融自由化,开放外国投资者对国内银行的所有权,实行利率自由化,商业银行私有化,结果导致金融危机,1994年出现银行系统的全面崩溃。不包括短期和长期直接间接的经济损失,仅仅是处理危机的成本就相当于GDP的20%。墨西哥在90年代早期搞金融自由化和私有化,然后出现金融危机,到1999年处理危机的成本占1998年GDP的17%。世界银行曾经做过调查,出现危机的经济体处理危机的成本最严重的高达GDP的50%!巨大的经济社会总成本,使许多发展中国家掉入漫长的中等收入陷阱,在最接近成功的时候掉入失败的深渊。金融危机最大的成本还不在这里。

最大的成本是那些国家几乎丧失了金融主权。有些国家由于长期依靠西方的资金,在金融自由化以前就没有多少经济主权和金融主权,金融危机则加剧了这一状态。另一些国家本来有一定的金融主权,在金融危机中全面丧失。在金融上完全依赖西方,金融政策几乎被西方和某些跨国机构控制。有些央行变成了事实上的美联储的分支。环顾一下当今世界,究竟有多少发展中国家享有根据自己的内部经济问题而制定金融政策的完全主权?有多少发展中国家的金融政策不受美联储政策的左右,不受国际资本的左右?沦为金融殖民地是推行金融自由化的发展中国家最大的成本。

金融殖民主义

二战以后,在民族独立的浪潮中,诞生了许多新兴的国家,许多殖民地获得解放,然后奔跑在经济发展的道路上。有许多经济体在接近终点时被绊倒了,金融殖民主义是最主要的一个路障。金融是经济的血液,而金融自由化如吸管一样源源不断地吸纳着那些国家的财富,曾经获得的经济金融主权部分或全部丧失。

金融殖民主义有以下几个特点:(1)美元霸权;(2)许多发展中国家金融主权的丧失;(3)超国家金融机构对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控制加强,在某些时候它们甚至完全控制了某些国家的经济主权;(4)国家财富遭到大规模洗劫,加深了许多发展中国家对国际金融资本的依赖;(5)国际金融资本更多用来控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成为剪羊毛的工具;(6)金融自由化成为扩张地缘政治强权和全球霸权的战略。

几十年的金融自由化不仅没有缩小发达国家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中国除外)的差距,反而扩大了这个差距,导致许多发展中国家财富大规模流失,使它们在金融上进一步受到控制,从而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了一个产品和资本的大循环:发展中国家用产品或资源换取美元,用美元换取美债;美国得以继续债务循环,利用回流的资本,整军备武,维持军事霸权,并且收购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如果没有金融殖民主义,这个大循环无法继续,美元霸权无法继续,美国政府债务循环无法继续,美国军事霸权无法继续。金融霸权极大地弥补了美国实体经济入不敷出的困局。在经济实力迅速衰退的今天,在内部经济矛盾恶化的今天,在地缘政治耗尽实力的今天,金融殖民主义是支撑美国霸权的最后一根柱子。这个金融殖民主义的顶端是一个庞大的金融帝国。

金融帝国是金融资本和国家权力的结合。这个观点准确吗?这是美国广大中下层2016年表达的看法。他们批判金融资本和权力的结合。年轻人这样批判它,班农这样批判它,桑德斯也这样批判它。从美国中下层的现状和他们的反叛可以看出,这个金融帝国主要满足的是金融资本的政治经济需要,是金融霸权的需要,而广大中下层在过去30多年里,实际收入完全停滞。他们没有受惠于这个金融帝国,反而是受害者。我们在前面用许多数据从不同方面陈述了中下层不断恶化的贫困现象。他们的相对贫困化是随同金融帝国的扩张而不断恶化的,是金融帝国导致的。金融帝国是少数精英阶层对国家权力控制的结果。反对金融殖民主义不是反对利用国际金融资本,不是不负责任地反对国际合作,不是否定在目前制度下美联储承担的世界责任,而是要警惕金融霸权,警惕在金融市场的面纱下掠夺财富的扩张冲动,警惕财富的大量流失,警惕货币主权的侵蚀和金融霸权的地缘政治冲动。金融霸权最坚硬和最脆弱的一块基石就是美元;金融霸权最不平等和最具有麻痹性的基本秩序就是金融自由化。

金融可能成为地缘政治和财富洗劫的工具。金融竞争成了国家竞争重要的角力场。中国怎么办?中国希望在自己决定的场所和规则里面,根据自己的利益来竞争。在金融战略上,中国可能需要另一场长征,冲破金融上的围追堵截,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到敌人后方去”,联合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建立金融根据地,警惕和拒绝金融殖民主义是提高中国金融竞争力的关键内容。拒绝金融殖民主义不是拒绝西方在金融投资和风险管理方面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正如我们拒绝炮舰政策不是拒绝枪炮,拒绝原子弹的危险不是拒绝拥有自己的原子弹一样,拒绝金融殖民主义是拒绝大规模的财富流失,拒绝大规模的金融风险。当年美国如果简单地在大英帝国的金融秩序里面搞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开放,搞同世界金融秩序接轨,也许美国就不是美国了,美国就无法享有战后急剧扩张的地缘政治权力。美国的经验值得借鉴。

金融霸权是建立在地缘政治权力的基础上的。地缘政治实力的消退必然伴随着金融霸权的逐步衰落。而中国经济和地缘政治实力的上升,必然需要金融实力的上升。但是,在目前的世界金融和货币格局里面,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开放,达不到这个目的,而且风险很大。从历史上看,1945—1980年,美国的金融霸权就不是建立在金融自由化基础上的。中国需要实实在在地夯实实体经济,建立强大的国防力量,提升国际地缘政治的实力,选择有所作为的范围,以此为起点,建立不同的金融秩序。这比金融自由化重要得多。

推销金融自由化可能是地缘政治的工具,是国际金融竞争的手段,是建立金融帝国的战略,是金融资本的扩张冲动在地缘政治上的延伸,是金融殖民主义的工具。对此,肯定有许多人不同意,有许多中国的经济学家也不会同意。有人会指出,金融自由化是为了向金融寻求增长,是为了中国自己的利益。为此,需要回答:

第一,如果别人要求中国搞金融自由化是为了中国的经济增长,因为金融是重要的国际竞争力,那么为什么同样的国家和人群又坚决反对中国收购某些高科技企业?后者不是更有利于中国的经济增长,有利于增强中国的竞争力吗?

第二,如果推动金融自由化是为了发展中国家自身的经济发展,那么看看过去几十年的历史,谁是那些金融危机的最大受益者?美国的金融霸权、美国的金融资本是否通过那些国家的金融危机而越来越强大?

第三,在现有国际金融秩序下,金融自由化对于美国的金融霸权,对于华尔街,对于美国的金融资本,是有利还是不利?我们看到,世界范围的金融自由化,进一步强化了美联储世界央行的功能和地位,更有利于金融资本的控制,更有利于华尔街。

第四,现有国际金融秩序是平等的吗?显然不是。那么在不平等的基础上,每个国家如何享有真正的金融自由?

很多发展中国家因为金融自由化,而出现大量财富流失,进而跌入中等收入陷阱,这是已然发生的事实。

思辨的问题不如辩证的事实。让我们再次看看历史的事实和事实表达的历史逻辑。

【黄树东,察网专栏学者,本文摘编自黄树东《制度与繁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8年4月出版,授权察网发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6 15:22 , Processed in 0.01589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