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当前自由派和毛派的历史作用

2020-1-25 02:5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1043| 评论: 49|原作者: “马列托主义者”

摘要: 中国首先会爆发革命,这种革命会去向哪里,就看各派在革命后谁最能满足群众的需要,我认为群众发生革命后,各派也会积极干预,看当时的历史条件谁的主张最能满足当时群众的需要,而我认为中国资本主义发生危机群众起来革命,只有马列主义的主张能满足群众的需要。
我发现无论是论坛还是现实中,自由派都比毛派活跃,南方的工运故去基本是自由派在做,论坛上明显自由派比较活跃,比如品葱网,我只是就“讨论一下有关民主的事情(托派观点)”的连接进去看了一下,争论的人很多,我看毛派红中网基本就没有几个人参与讨论,红中网来的一些参与讨论的都是一些毛时代的情感型毛派(大多带有民族主义情感和对毛的个人崇拜官僚主义意识),年轻毛派很少。

相对于特色,自由派也是左派,

对于左翼各派的斗争是有必要的,1917年十月革命前一年列宁还说过他可能一生都看不到社会主义革命了,在理论争论上,和资产阶级争论毫无意义,主要是和社会民主主义斗争,在中国爆发社会主义革命前,和毛派和社会民主主义的斗争非常有必要。

中国首先会爆发革命,这种革命会去向哪里,就看各派在革命后谁最能满足群众的需要,我认为群众发生革命后,各派也会积极干预,看当时的历史条件谁的主张最能满足当时群众的需要,而我认为中国资本主义发生危机群众起来革命,只有马列主义的主张能满足群众的需要,和十月革命当时差不多,各派的主张中可能一时会其他主张胜出,但是很快群众就发现无法满足他们的需要,很快就会下台。

目前的特色就危机爆发前可能还没有问题,如果将来也没有危机,特色手法可能还能统治下去。

再谈谈四人帮覆灭的历史必然性,1976年左右,中国的状况是官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的矛盾,这种矛盾已经在自己框架内无法解决,必须改变,有两种方法的改变能解决,一就是毛派的右翼方略(邓小平,这派在矛盾激化前也多少被毛打压着,也进过监狱,但是因为他们属于毛派的右翼,或者说和毛派外的左翼比起来他们还是自己人很快就复出工作了)维持官僚主义改变公有制计划经济为私有制市场经济,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毛派外的左翼进行政治革命维持公有制计划经济把官僚主义改变为工人民主制。而毛派外的左派都被毛打压下去了,都在监狱里,而毛派的左翼就是四人帮(四人帮),他们是做不到政治革命的,如果他们能做到,他们就能战胜邓小平,可惜毛派的左翼的本质导致他们无法真正地消灭官僚主义,所以他们在当时的对比下覆灭是必然的。

现在的毛左就是毛派的左翼(四人帮)的残余,他们在历史上已经失败,我认为他们的本质无法领导将来的无产阶级革命。

现在的自由派不想改变现在的私有制市场经济,但是他们要改变特色法西斯,争取资产阶级形式民主自由,就后者来说是有利于无产阶级革命的,有利于建设广泛性的中国无产阶级群众性政党,目前的情况,各左派最多形成一些宗派的小团体,无法建立广泛性的中国无产阶级群众性政党,原因是缺乏民主自由,受到特色法西斯的压制。

现在的毛派不想改变目前特色的官僚主义只是想返回毛时代,把私有制市场经济改变为公有制计划经济,但是历史已经证明官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在当时已经矛盾重重。而要进行社会革命,在特色存在的情况下,毛派比自由派对无产阶级革命来说反而有害,因为要做到重建公有制计划经济进行无产阶级革命面前需要建立广泛性的中国无产阶级群众性政党,需要相对自由民主的环境,哪怕这种环境只有几个月,如1917年二月革命一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4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yiou 2020-1-27 11:20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1-25 21:53
反对托派不靠说脏字、讲几句气话

有马列主义道理在,还怕托派?

谁怕托派?老远航,懒得理这种东西。
龙翔五洲 2020-1-27 00:30
本帖最后由 龙翔五洲 于 2020-1-27 00:47 编辑

把官僚主义扣在毛泽东头上而用“民主”美化自己是托派的伎俩。
毛泽东是一贯反对官僚主义的,红军的官兵一致、建国后三反运动中的反官僚主义、反对盲目学苏联的军衔制、批判资产阶级法权指明工人阶级中的八级工资制的问题、制定鞍钢宪法的“两参一改三结合”、文革中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等等。要学会离不开具体历史条件辩证地来看问题。
民主本身是手段,是达到无产阶级政治目的(消灭私有制)的一种方法。把民主目的化,试看已经形式上达到的那些美欧社会,无产阶级也只是画饼充饥的蒙汗药,所以它不是马列主义。用民主的方法能达到无产阶级的政治目的那就应该用;如果在某个历史条件下,用民主的方法不只是蒙汗药的作用还有利于无产阶级的敌人来破坏无产阶级革命,那就只能限制使用;如果在某个历史条件下,利用民主诉求和建立民主法制有利于无产阶级革命,那就应该采用。也就是说民主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决定如何使用。资产阶级国家在紧急状态下也是要限制民主法制的,更不要说那些鼓吹民主的民主党派它们也只是将民主限制在可控的选举范围内,而丝毫不敢将经济民主交给人民大众,让大多数人民来决定少数人的财富如何分配;文革时毛主席又是如何用四大自由(民主)来打击走资派势力的?所以,要将民主问题看作是革命的手段和工具而不是革命的目的。
远航一号 2020-1-26 15:23
迷茫的人 发表于 2020-1-26 14:53
事物也是在变化的。苏联和中国已经失败,抱着各种传统理论的青年们也认识到不能“重蹈覆辙”。我觉得许多人 ...

这要具体分析。事实上,过去几年几个比较大的青年毛派系统已经出现了相当严重的官僚化倾向。可以看一下清道工整理的佳士材料中的认罪视频记录,连组织成员的恋爱都管,与我们了解的情况也一致
迷茫的人 2020-1-26 14:53
事物也是在变化的。苏联和中国已经失败,抱着各种传统理论的青年们也认识到不能“重蹈覆辙”。我觉得许多人虽然是“感情毛派”但是更多的也是将比较传统的理论作为一种旗帜和口号来使用的。他们也希望找到一些新的适用于新情况的理论(这也出自于传统理论的观点)。我没有看到有年轻人(毛派)真的对官僚主义感兴趣的,相反他们很反感这类东西。他们追求的也是一种民主。
远航一号 2020-1-26 11:14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0-1-26 11:10
虽然各派别都会有,但是理论的彻底性,导致最后只能放弃这种理论
而毛派当官了可以不放弃毛派理论。因为 ...

多关心一下武汉肺炎吧。如果最新研究报告的推测是对的,这次非同寻常。两星期内就会波及政治经济中心。你们工业园区也比较危险。
马列托主义者 2020-1-26 11:10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0-1-26 11:14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1-26 10:38
革命后当官的幻想不分派别,都是会有的,只能在革命实践中识别和克服

虽然各派别都会有,但是理论的彻底性,导致最后只能放弃这种理论
而毛派当官了可以不放弃毛派理论。因为他本质是官僚主义的。比如任命制,一党制,个人崇拜。
从托洛茨基和斯大林的个人表现就能看出来。

非禁党思想首先权力不是垄断的的思想表现,而毛派至多加个为人民服务,但是权力是垄断的,就如清官问题而已,依然是特权思想的集中营。毛派左翼至多说要做个为民做主的清官而已,而托派要求民主。




远航一号 2020-1-26 10:38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0-1-26 09:20
从你的论述,也可见贵网的所谓群众基础是些什么人,情感型毛派为主,带有明显的民族主义官僚主义倾向,一 ...

革命后当官的幻想不分派别,都是会有的,只能在革命实践中识别和克服
马列托主义者 2020-1-26 09:27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0-1-26 09:28 编辑

新工人中相信毛的不多,小资产阶级比如学生(所谓的粉红,从民族主义情感出现,他们的受教育学的历史就是民族救亡的历史,而毛是民族解放的英雄,而特色目前强调中国梦,是顺势而发,给他们充了鸡血)和希望革命后获得特权的小资是网络毛派的主体。

马列托主义者 2020-1-26 09:20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0-1-26 09:24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1-26 05:30
这个讨论是有一定意义的。红色中国网近年来活跃网友比较少原因是比较复杂的。除了你讲的技术原因以外,说 ...

从你的论述,也可见贵网的所谓群众基础是些什么人,情感型毛派为主,带有明显的民族主义官僚主义倾向,一旦有人经常批判这些东西,他们就要离开。
所谓的马列毛为主,和毛派右翼在台上依然强调毛是有一定关系,就是毛派右翼的教育系统还是基本肯定毛的,最起码也是37开,而毛派右翼的民族主义还是有很大迷惑性的,而毛派左翼在民族主义上没有什么改变,我相信现实会教育他们,有些真诚的毛派左翼会成为托洛茨基主义者(当代的马列主义,其实就是马列主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还有一点,毛派左翼的官僚主义给小资产阶级带有某种革命后当官的幻想,这种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转变中是有效的,但是目前是工人阶级为主的社会,试图未来获得毛当时革命获取特权的想法将来没有群众基础。当时这种特权憧憬可能也是小资选择毛派的原因。
远航一号 2020-1-26 08:59
元明新天 发表于 2020-1-26 07:11
来,请远航同志先给定义一下什么叫“托派伪装”?终日以革命正统自居,片面地抹杀一切苏联中国无产阶级专 ...

你也可以写系统的批判托派文章发表吗
远航一号 2020-1-26 08:56
元明新天 发表于 2020-1-26 07:11
来,请远航同志先给定义一下什么叫“托派伪装”?终日以革命正统自居,片面地抹杀一切苏联中国无产阶级专 ...

笔误 托派包装
元明新天 2020-1-26 07:11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1-26 05:30
这个讨论是有一定意义的。红色中国网近年来活跃网友比较少原因是比较复杂的。除了你讲的技术原因以外,说 ...

来,请远航同志先给定义一下什么叫“托派伪装”?终日以革命正统自居,片面地抹杀一切苏联中国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践经验的行为,都能算伪装了么?对不起,我看到的是一个以系统的反唯物辩证法世界观和方法论出现的跳梁小丑,依然在自居“严肃左派”的红色中国网上,日复一日地出演着那早就被扫入历史垃圾堆的滑稽剧。而贵网对这种货色小骂大帮忙式的态度,还真是和马列托的扭曲狰狞相映成趣呢。
元明新天 2020-1-26 07:02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0-1-25 17:08
你废话一大篇,你列举一下你的所谓的实践教训啊,毛派就这个水平,在你眼里,特色还是修,你脑子有病

...

毛派总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经验教训多如牛毛,然而在您这超凡脱俗的马列托主义者的“一步到位”革命世界观里,都是需要开除左籍的,只有您家托先知不顾任何客观形势的发展,逃到海外做寓公的同时顺便高喊几句马列口号、极端化几条马列教条、添油加醋地自我颅内高潮一番,才是最纯粹的革命家嘛。很好,看到你们托派这么多年还是这幅德行我也就放心了。我们毛派从来不做那种脱离现实社会历史状况的预言,然而览毕阁下——具有深刻洞察力的马列托主义者——的雄辩过后,我至少明白一点,那就是历史一定是不会按照您老人家的意淫为转移的。最后,想必还是那六个字最适合送给您:“已阅,狗屁不通!”
远航一号 2020-1-26 05:30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0-1-26 05:32 编辑
迷茫的人 发表于 2020-1-26 02:10
我说下我的观点吧。品葱网那里的自由派确实是非常活跃的,红色中国网的确存在网站人数少这个问题。但是原因 ...

这个讨论是有一定意义的。红色中国网近年来活跃网友比较少原因是比较复杂的。除了你讲的技术原因以外,说一下另外几个比较直接的原因。红色中国网原来的读者基础一是国内传统左派群众(以文革造反派居多),二是海外进步华侨华裔。近年来,由于国内封网加强,前一部分读者大量流失,这是一部分原因。

此外,作为严肃左派网站,红色中国网有自己的路线和立场。对于我们的有些路线和立场,比如反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反对强国梦、批判华为,上述读者群中的一部分不能理解,这又减少了一部分读者。还有一部分,对于我们出于长远的目的、在本网站允许各种不同政治倾向(包括托派、自由派)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也不理解,增加了抵触情绪。

就青年同志来说,技术上会觉得我们的网站比较土、保密程度不够。就思想上来说,虽然近年来国内青年左派队伍发展很快,但也才存在着严重的教条主义、宗派主义问题。单从思想上来说,几乎所有的青年左派同志除了死记硬背少数几篇经典以外,对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世界资本主义以及进步思想的新发展几乎毫无所知,而且对于本网试图介绍的新思想新方法盲目抵触,然后往往陷入中帝论或盲目迷信资产阶级民主的陷阱。

这里的很多网友对马列托主义者很不满。实际上,马列托主义者的绝大部分观点,在去掉其托派伪装以后,与国内很多毛派青年在实质上是一样的(而对于国际共运的一些深层历史,那些毛派青年可能还不如这位马列托主义者了解)。

虽然有上述的种种困难,我们编辑部认为,还是要坚持正确的思想和方法。这样做,在短期会吃一些亏,但是在长期是经得住历史和阶级斗争实践考验的。

红色中国网只是整个左派的一部分。就整个左派来说,马列毛主义者是占压倒优势的,自2000年以来总的来说是大发展的。2015年以后,一度在政治化学生工作、老工人工作、新工人工作方面都取得了对自由派的压倒优势。虽然现在左派也进入了调整期,在总结经验教训和资本主义矛盾进一步激化的基础上,必然迎来新的大发展。

至于马列托主义者说的团结自由派,那实在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要说团结自由派,托派如果自己能和自己团结,都是极大的奇迹。据我所知,在当前中国各派别中,托派是唯一一个没有小组或准小组的派别。

迷茫的人 2020-1-26 02:10
我说下我的观点吧。品葱网那里的自由派确实是非常活跃的,红色中国网的确存在网站人数少这个问题。但是原因可能不像你说的那样。很多信奉年轻人他们用来交流的平台没有选择红中网而是选择其他网站或者社交软件是一个原因。他们可能会选择读书以及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讨论问题来代替上网站。而且年轻人中出现过过于活跃于网络而忽略了现实的一些问题(过于激烈的键盘政治)所以可能不会刻意寻找这类网站。
这位马列托主义者说的一些话我的确赞同。不过我觉得出现了这种“四面楚歌”我觉得还是你出现了一些问题的。就好比品葱网对共产党,马列主义(他们称之为马教)非常嚣张了,但是你突然要劝人去和他们团结。这个做法过于脱离实际。
马列托主义者 2020-1-26 00:12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1-25 21:53
反对托派不靠说脏字、讲几句气话

有马列主义道理在,还怕托派?

鲁迅说过:“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我用最有资格的历史的证言,答复石中英先生的造谣诬蔑,不过我并不责怪石中英先生,有道是“与狼在一起,必须学狼嗥”,全世界的斯大林派都是唱一个调子的,哪怕是“毛记”的斯大林主义者。
马列托主义者 2020-1-25 23:35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0-1-25 23:36 编辑

毛派在维护官僚主义利益时,除了骂人真的什么马列理论都没有的

同样看他们的论述,讲什么论述吗,完全是堆积,毫无逻辑性的:
事实证明工农联盟是一时的,未来农民必须通过工人化被消灭,否则农民的强化会导致工人政权蜕变,难道中国的历史不是如此吗,邓小平复辟资本主义从农村开始,是农村包围城市,而毛在时为了维护官僚主义利益搞上山下乡,是农业化工人,把失业的城市青年分散到农村,是为了瓦解城市青年的政治革命可能。


下面是毛在时的毛的五毛写的批判托派理论:

三、斧头、镰刀

  比以“十月”为名的杂志出版得更早的刊物中,有一份又挂着另一个招牌。
  是油印的,版头上,涂着一个斧头、一把镰刀。
  斧头,代表工。
  镰刀,代表农。
  本来,交叠着的斧头镰刀,是党徽,代表着工农联盟。“镰刀推翻着世界,斧头砍出新乾坤”,正是这个意思。
  但,奇怪,版头上的符号好奇怪。
  右面有只手执着斧头。
  左面又一只手执着镰刀。
  斧头、镰刀相对,像快要发生碰撞。
  ——不是交叠,而是对立;这意味着不是联盟,而是敌对。
  又带着弄糊涂了的脑袋,翻开历史,也翻开了托洛茨基的著作。
  我感觉,早在1905年,他就说过这样的话:
  ——农民“不应估计为一种革命力量”。
  ——革命要“跳过农民运动”。
  ——“无产阶级先锋队……会和那些协助过它取得政权的广大农民群众发生敌对的冲突”。
  ——甚至,“会引起战争”。
  呵,原来如此!……
  难怪,有些满口“工人是先锋队”的人,却把斧头和镰刀画成对立。
  也难怪,他们实质上并不是想工农结成坚固联盟,斧头镰刀并举打出一个工农的新世界,而是加强他们的矛盾,使其对立,削弱其战斗力。
马列托主义者 2020-1-25 23:29
毛在时,毛的五毛骂香港托派:

写后,不觉一阵厌恶。
  是唱反调的就大声唱反调,是反华反共的就大声反华反共,却偏偏要穿得堂堂皇皇,涂脂抹粉。
  真想不通,这小小的岛上,也出现这样一小撮人。本来想,量他们也不成什么气候,算了。但终又忍不住他们那招摇撞骗的嘴脸,日益猖狂搞分裂、搞破坏的恶行,结果还是不放过他们,拿起笔来替他们剥皮!
  但我知道,他们决不会因皮被稍剥而停顿。他们的“皮”有的是,一块被剥,也可以马上若无其事地披上另一块。
  他们就是这样恬不知耻,死心不息。
  呸!这些家伙!

写于1974年7月22日

马列托主义者 2020-1-25 23:26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1-25 21:53
反对托派不靠说脏字、讲几句气话

有马列主义道理在,还怕托派?

可惜毛派一贯如此,他们继承是斯大林,是改不了的,这些回应也可以看出他们的本性,如果他们在位,就不是骂了,是关,是杀。他们的反应恰恰证明了我们说的是对的。
远航一号 2020-1-25 21:53
yiou 发表于 2020-1-25 16:07
托派一贯轻慢侮辱毛主席可以,别人指出托派要说人话也不行。现在干脆让托派来指导作“在当前自由派和毛派 ...

反对托派不靠说脏字、讲几句气话

有马列主义道理在,还怕托派?

查看全部评论(4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4-3 09:24 , Processed in 0.063406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