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一二零)

2020-2-5 02:4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9277| 评论: 0|原作者: 泼墨梧桐

摘要: 第九十二团的官兵们硬着头皮强行防御,利用弹坑和岩缝,跑来跳去的一边躲闪敌人的炮火,一边抗击敌步兵进攻。该团为战役学增添了一个新术语:运动防御。
1952年11月11日晚17时40分,在彻底收复597.9高地后,志愿军上甘岭前指以12军31师92团为突击部队,发起了对537.7高地的大规模反击,反击指挥员是31师副师长李长林。500李长林(1917— 1999)四川渠县人,全国战斗英雄。我军著名智勇双全、善打硬仗恶仗、始终冲锋在最前面非常骁勇善战的一员战将、解放军高级指挥员之一。1950年因战功卓著,作为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光荣参加开国的北京首届全国战斗英雄表彰大会,被选为主席团成员,并被授予《全国战斗英雄》称号。


1935年参加长征。1945年在上党战役中,率全营担任阻击任务,抢占国民党政府军两个制高点,保证了主攻部队的总攻。1947年在进军大别山的鲁西南战役的战斗中,率全团担任主攻羊山,占领了羊山后, 打垮国民党军三十余次反扑, 守住了阵地。1949年在成都战役中,率两个营全歼国军一个师,活捉其师长。在抗日战争中和解放战争时期,先后受奖十次,获奖章八枚,并获“模范党员”、“模范干部”称号。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12军31师91团团长、副师长。回国后,任师长。他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曾单独率一个团在敌后大迂回,完成漂亮的撤退,无一损失。


历史再次将12军31师这支老牌劲旅和它的英雄师长李长林推上了舞台。上甘岭战役爆发时,31师师长回国参加了技术兵种(炮兵、坦克兵)协同培训,李长林作为副师长实际指挥了31师的上甘岭之战。网上关于上甘岭战役,有很多对15军或者45师的指责,但是,几乎每一篇文章都提到了12军尤其是31师在上甘岭后期出色的表现,的确,作为老牌精锐,12军在上甘岭上,尽显主力风彩。


川音浓郁的李长林老人说话极有特点,多么惊心动魄的事,他也是神情淡然,悠着劲儿款款道来:“说实在的,接到任务我是有点恼火。我们的部队8号才拉上来,11号就要打,弹药弹药没有,都让十五军打反击打光了;地形地形不熟悉,这么大的反击战,部队拉过来三天就让上,看地形的时间都没有。张蕴钰参谋长来我们部队征求意见,我也不会客套,有话照直说。我说我还从没这样急慌慌地打过无准备的仗呢。见到秦军长我也如实反映情况。秦军长说:‘是呵,仗是打得急了一些。可北山那些坑道里还有我们的不少人呢,他们断水断粮10多天了。’我一听,这还说什么,再难也得打呵。”


  反击北山,刻不容缓。


537.7高地北山上的坑道坚守部队,历尽磨难,度日如年。


  北山主峰西侧的9号坑道里,第四十五师警卫连副排长方永平带着14个战士,从10月23日反击后倚洞作战至今,坚守了17个昼夜。饥渴交加中,身体都已虚弱得站不起来。


就在第九十二团接到反击作战任务的这天,敌人猛烈炮击北山2号坑道。坑道未毁,但坑道内第一三三团的30多名官兵全部牺牲,关押在洞里的2个韩军俘虏亦亡。其情状极惨,死者均无一处明显创伤,然而暴露处的皮肤溃烂流水,头发如被野火燎过般地焦黄;尽都怒目圆睁,不暝而亡。


  当天晚上,韩二师的前沿宣传喇叭里就得意地喊叫:“在我万发炮弹的猛烈打击下,敌方军队损失惨重。其中10发最大威力的炮弹,即阻止住敌方军队的进攻。”云云。


  第四十五师阵中日志记载:判断敌可能使用毒气弹。 


韩二师第十七团五连连长金宰东发明了一种新的阵地筑城法:将空汽油桶的一面钻出射击孔,另一面揭开铁皮作连接交通壕的人口,然后将汽油桶栽在地上,射击孔周围堆上麻包,构成立姿射击掩体。 


  韩九师依照此法,派出400多人的工程劳务大队,在537.7高地北山上展开大规模的“汽油桶阵地”建设。


第九十二团反击的时间越晚,敌人阵地便越加巩固。 


  李长林老人回忆说:“我们的反击准备昼夜进行。为了保证作战所需的弹药,我们把第九十二团二营拉过去突击抢运。他们是二梯队,二梯队搞运输是兵家大忌,但没有办法。我只带一梯队的干部草草看了一回地形,便又提前2小时发起反击。


“当时我的位置在团指挥所里,那是个靠近北山的小坑道,十几个平方米的空间,十几部电话机和六七部电台就占了半个洞子。


  里面指挥员、参谋、通讯兵,挤得满满荡荡,一个挨着一个坐在地上,腿都伸不直。地图就摊在膝盖上,一只手举着蜡烛照着看。炊事员送饭根本进不来,只能在坑道口一碗一碗往里面传递。烟抽得满坑道跟着了火一样,浓烟滚滚。那时真是忧心如焚呵,怕准备的不充分部队打不好,山头反击不下来。越担心烟就抽得越凶,我一天3盒还不够,全是‘大中华’,祖国赴朝慰问团慰问的。”


  久经战阵的李长林担忧得不无道理。 


3天的准备时间,对于一支远道赶来,气还没喘匀的团队来说,确是太急迫了。一梯队的连、排长们,只在距北山1000多米的地方,看了看它朝向五圣山的那半边儿的地形。双方近1个月的猛烈炮战,高地早已被打变了形,几个坑道位置也模糊不清。就这么远远地看一眼,谁也没能把北山的9个编号阵地弄清楚,可仗也只好这么打了。  


  为求得首攻即克,第九十二团决心以红军连一连的一个排打突击,用三营对北山阵地实行两翼突破,向心攻击。 


  原定反击时间为11日下午6点钟,可11日这天天气骤变,小雨夹雪,雾气迷蒙。下午2点钟,第十五军决定抓住美军轰炸机为能见度所制不能起飞,北山守敌失去空中火力支援这一有利时机,命令第九十二团提前2个小时发起北山反击战。


  李全贵团长接到这命令,汗唰唰地就流出来了。此时距反击时间只有2小时,一连突击排昨天夜里就已秘密潜伏到6号阵地的石崖前,此时正悄悄趴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那里没架有线电话,根本来不及通知他们变更攻击时间。情急之下,李全贵只好临战换将,决定改由一连二梯队的三排担任突击任务。


  当命令传到三排坑道时,反击的炮火准备已经开始了。


  五圣山一线的炮阵地上,近百门大炮对准537.7高地北山,进行覆盖式轰炸,疾雨般倾泄下万余发炮弹,楞是把这个小山头打得摇晃起来。


  这是上甘岭战役中,每小时消耗炮弹量最高的一次。


第九十二团的3个半连借助炮威,踏着雨雪初霁后的泥泞,一步一滑溜地往北山攻上去。这仗可打乱套了。由于地形太陌生,这个排把7号阵地当成3号阵地打,那个班该攻2号阵地却往4号阵地冲。


  但高超娴熟的小兵群和单兵作战技能,使他们扑住了想乘乱溜走的胜利。这些训练有素,充满进攻意识的连队官兵们,遇到战友就自动合伙结伴,碰不上便自己指挥自己,遇到敌人就打,见着地堡就炸。


九十二团老兵多,作战经验丰富,用现在的话说“容错率”非常高,尽管是仓促准备的进攻,他们依然仅仅花了1小时40分钟,就拿下了之前45师连续数次反攻没有得手的阵地。


  其中七连打得最凶。全连除少数人有自动火器,大部分战士不要枪,光带手榴弹、手雷和爆破筒。 


  上甘岭战役是小山头上打大仗,所有武器性能的优良与否,都在这里受到严格的检验鉴定。


  两高地区域狭小,敌我双方一照面就交火,加上敌人多是集团冲锋,队形密集,攻防节奏快捷,战士们都嫌步枪、半自动步枪耽误事儿。所以,冲锋枪最受反击部队的欢迎。第四十五师损坏的枪支中,冲锋枪占了70%。战士们普遍反映苏式五。冲锋枪好使,枪体轻,射速快,特别适用于伏击、反击。其不足之处是每支枪不到2个转盘式弹匣,子弹一旦打光,肉搏起来那枪还不如烧火棍抡了顺手。


  苏式轻机枪火力猛,但它的转盘弹匣空回大,咔啦咔啦乱响,夜袭时容易暴露目标。 


  捷克式轻机枪射击精度很高,但是口径太老,得大把大把往上涂油降温,否则子弹卡壳率高得让人恼火,战中哪有那工夫老用油去伺候它。 


  重机枪里最不适用的是马克辛,零部件复杂,枪体笨重,而且需要经常加水冷却,没有坚固工事枪都架不起来。 


  结果,手榴弹成了战士们的抢手货。尤其是加重手榴弹、反坦克手雷和爆破筒这一类的特种弹药,那就更得宠,给多少都背上。 


  许多战士为了多背些手榴弹,寒冬腊月的连棉衣都不穿。


  一颗手雷投出去,炸出的坑直径达两三米,深近一米,可杀伤一个排的敌人,掀翻一座敌地堡。爆破筒威力更大,不是半个连的敌人,战士们根本不舍得用它,说不合算。 


  有个叫尚安群的班长,带12个人坚守北山7号阵地。这个小兵群每人配备10颗手榴弹,4颗手雷;他们又在阵地上拣了敌人遗弃的17箱手榴弹,每箱40颗。打了一整天的防御,除了1个机枪手射出700多发子弹,其他人一枪未发,硬是用手榴弹打退敌人4个连的进攻。


  第四十五师上甘岭防御反击23个昼夜,消耗10.65万多颗手榴弹,4.6万多颗手雷,1500多根爆破筒。


  上甘岭战役的胜利,几乎就是手榴弹和坑道的胜利。


  第九十二团的兵们更狠,将手榴弹用干粮袋装了往腰上缠。


  这还不过瘾,又脱下长裤扎起裤管,塞满手榴弹后跟驾辕似地往脖子上套。


  有个兵跑去找司务长,要求发给他一条面口袋。 


  司务长问:“你要面口袋干嘛?”


“装手榴弹。”


  司务长就笑:“你这傻小子,一口袋手榴弹你扛得起吗?”


“这你甭管,发一条就是。”


  手榴弹在防御战中所显示的杀伤效应,使战士觉得握住它,就意味着握住了力量,握住了胜利。 


  二连连长交代曾平章守住6号阵地腰部时,问他:“有没有把握?”


  曾平章回答:“有。连长,你要是能再给我点手榴弹,我就更有把握守住它。”


  连长瞅瞅他,只见他一手拿枪一手掂着颗手雷,腰上还插了一圈手榴弹,便问道:“你还拿得下么?”


“只要你给,我自有办法。”


  二连长指着脚边的那个弹药箱,说:“那好,你就只管拿吧。”


  曾平章脱下身上的烂军衣,滋滋地撕成条,把箱子里的手榴弹分成三两个一捆,糖串葫芦似地串起来,往身上一背,便奔6号阵地山腰去了。


  这一天的下午,第九十二团反击连队的火力奇猛,手榴弹扔得跟下雹子似的,简直将北山阵地挨个炸了一遍。


  这些穿着被弹丸和弹片撕咬得絮花败露的绗条棉袄,脚蹬千补百纳的破胶鞋的中国士兵们,自己也没意识到他们正在创造着何等辉煌的业绩。穿透40多年的云层遥望过去,其功其勋仍灿如悬日,让人不敢久视。看得久了,竞就冷汗浃背,惶惶然地漫浸出一种渺小感、不类感和人种退化的疑惑来。


被打的魂飞魄散的韩军,在自己的战史里扭扭捏捏地承认了失败。


韩国史料记载:“11日,当面中国军第三十一师从‘三角’高地战斗结束以来,经5天侦察,于这天黄昏同第二十九师八十七团(注:该团并未参加是日对北山的反击),向我联合发起了第二十五次反击。


“接近日落时分,敌人向我团防区发射了8000多发炮弹。16时15分敌从A高地北侧发起攻击……A高地终于变成肉搏的血战场。18时20分,营长(一营)通过无线电通讯得知情况,令第三连实施反冲击。但战局已经恶化,阵地全部被敌占领。‘岩石’棱线的第二连被冲散,退到鹰峰。左翼第一连也溃退下来。”


战场经验丰富的31师老兵们并没有为一次攻击得手多么欢欣鼓舞,他们迅速开始构筑工事,准备抗击反扑。92团一连、七连、八连立即就地整组,迅速调整部署组织北山防御,连夜挖掘工事。


  一挖,许多干部战士都掉眼泪,满山遍野都是爆炸的尘土浅浅掩盖住的尸体,一镐就刨出一段残骸,一锹就挖出一截断肢。夜深天黑,分不清是敌人还是自己人的。有个战士心眼活络,在黑暗中摸了摸一具尸体的鼻子,挺大的一砣,他断定是美国兵。但摸到小点儿的鼻子就说不准了,韩军官兵和我们的人鼻子一个号。 


毛毛细雨飘若烟云的12日拂晓,韩二师第三次整补起来的第三十二团,浑身湿漉漉地反扑过来。537.7高地北山上,由此展开了得失无常的攻防拉锯战。


  北山的防御形态太恶劣了,原有的坑道大多被炸塌,反击部队挖了大半夜才修起的一些简易工事,被敌人一阵炮火就抹平了。


  不具备任何防御条件的光秃秃的北山上,进攻之敌和537.7高地主峰以及注字洞南山之敌的侧射火力,使第九十二团守备部队处于三面受敌的险境之中。


  第九十二团的官兵们硬着头皮强行防御,利用弹坑和岩缝,跑来跳去的一边躲闪敌人的炮火,一边抗击敌步兵进攻。


  该团为战役学增添了一个新术语:运动防御。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2-24 16:11 , Processed in 0.02254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