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科学研究证明新型冠状病毒完全可以用转基因技术在实验室制造 ...

2020-2-7 00:5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954| 评论: 0|原作者: 阳光飘散|来自: 察网

摘要: 这仅仅是一项新研究而已,可以让相关机构对未来出现这种病毒有备无患。反对方则认为:这根本不是个未来问题,而是个现实问题,因为可感染人的人造病毒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扩散,无法追踪;这种病毒可以直接在实验室制造,而不必经过中间宿主再感染人的自然途径
研究方认为:这仅仅是一项新研究而已,可以让相关机构对未来出现这种病毒有备无患。反对方则认为:这根本不是个未来问题,而是个现实问题,因为可感染人的人造病毒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扩散,无法追踪;这种病毒可以直接在实验室制造,而不必经过中间宿主再感染人的自然途径,所以,具有很现实的危险,因为,万一研究人员发疯了,或被控制了,随时可以扩散这种致命病毒。至于这两方哪一方有道理,还是都有道理,现实已经给出了最佳答案!

【本文为作者阳光飘散向察网的投稿】

2015年的科学研究证明新型冠状病毒完全可以用转基因技术在实验室制造

这种病毒可以直接在实验室制造,而不必经过中间宿主再感染人的自然途径,所以具有很现实的危险

​​2015年的科学研究证明:新型冠状病毒完全可以用转基因技术在实验室制造

鉴于最近17年来,中国人民已经两次见识了所谓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巨大威力,而中国人民和很多大官人们对这种病毒几乎普遍一无所知,所以,有必要做点科普,让民众和大官人们明白它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几天,我为了弄明白这个神秘的问题,在一番查找之后,终于在美国权威科学网站《科学家》上找到了这方面的资料,现全文翻译如下,并适当补充相关资料,供有需要的人士补脑。

实验室制造的冠状病毒引发争论

(Lab-Made Coronavirus Triggers Debate)

-----嵌合型类SARS病毒的产生促使科学家们讨论了获得功能研究的风险。

(The creation of a chimeric SARS-like virus has scientists discussing the risks of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2015-11-16

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lab-made-coronavirus-triggers-debate-34502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传染病研究人员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和他的研究团队上周(11月9日)发表了一项研究,他们利用在中国马蹄蝠身上发现的SHC014冠状病毒表面蛋白以及引起小鼠类似人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的一个骨干病毒研制出了一个转基因病毒。研究团队发表在《自然医学》杂志上的研究结果显示,这个引起小鼠疾病的转基因病毒能感染人的呼吸道细胞

【论文原文连接:
类SARS传播的蝙蝠冠状病毒簇显示出感染人类的可能性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
2025-11-9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自然》报道说:结果表明,SHC014表面蛋白具有结合并感染人类细胞的能力,这证实了人们对该病毒 — 或蝙蝠物种中发现的其他冠状病毒 — 能在不首先寄生中间宿主的情况下直接感染人的担忧。他们还引发了该信息是否可证明这类称为“功能获得”的研究会导致风险的争论。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学家西蒙·韦恩·霍布森(Simon Wain-Hobson)告诉《自然》杂志:“如果[新]病毒逃逸了,谁也无法预测其途径。”

2013年10月,美国政府停止了所有用于功能获得研究的联邦资金,尤其是人们对流感、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关注日益增加。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主任弗朗西斯·柯林斯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为此类研究提供了资助,因为它们有助于确定人与病原体相互作用的基本性质,评估新型传染病大流行的可能性,并为公共卫生和防灾工作提供信息。”他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但是,这些研究还涉及生物安全和生物安全风险,需要更好地理解。”

巴里克(Baric)告诉《自然》,他对SHC014嵌合冠状病毒的研究在暂停公告之前就开始了,NIH允许他在审查期间继续研究,最终得出结论认为该研究不在新的限制范围内。但是,一些研究人员,例如Wain-Hobson,不同意这一决定。

争论的焦点是结果有多公开化。罗格斯大学分子生物学家兼生物防御专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对《自然》说:“该研究的唯一影响是在实验室中创造了一种新的非自然风险。”

但巴里克和其他人则认为这项研究很重要。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总裁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告诉《自然》杂志说:“(结果)将这种病毒从候选的新型病原体变成了明显的现实危险。” 该联盟从全球新兴疾病热点地区的动物和人类中采集病毒。

=================

这篇报道看得不明真相的群众如坠云里雾里一般。用普通语言表达,大概就这么几点:

1.  什么叫“功能获得研究”?

从文中后面的解释“尤其是人们对流感、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关注日益增加”就不难理解,它就是针对对人类有巨大危害,或者科学地说是“大规模毁灭性生物武器”这类高危病毒的研究

2. 美国流行病学研究人员在中国研究人员,特别是一位女研究人员的帮助下,得到了从云南蝙蝠身上采集到的冠状病毒以及SARS冠状病毒,将后者的基因通过转基因技术插入或转入进了蝙蝠的冠状病毒,制造出了一个叫新型冠状病毒的转基因病毒(也就是所谓的“SHC014嵌合冠状病毒”)。这是一项新的发明,他们就把研究结果发表在国际权威科学杂志《自然医学》上。

3. 该研究明确指出: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可以感染人,引发大范围的流行病

4. 大作发表后,引起了一些专业权威科学家的关注。于是就产生了争论。

争论方不多,就两方,争论的问题也简单,就是安全问题

研究方认为:这仅仅是一项新研究而已,可以让相关机构对未来出现这种病毒有备无患。

反对方则认为:这根本不是个未来问题,而是个现实问题,因为可感染人的人造病毒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扩散,无法追踪;这种病毒可以直接在实验室制造,而不必经过中间宿主再感染人的自然途径,所以,具有很现实的危险,因为,万一研究人员发疯了,或被控制了,随时可以扩散这种致命病毒

至于这两方哪一方有道理,还是都有道理,现实已经给出了最佳答案!

 

附:
科学辟谣无耻之徒有关基因武器、生物武器的谣言  

作者:阳光飘散

最近,一帮无耻之徒上蹿下跳,疯狂散布谣言欺骗不明真相的群众和大官人们,胡说什么“基因武器是阴谋论”、“基因武器还不能用于实战”、“世界上还没有转基因的生物武器”……

1. 下面是官媒《科技日报》8年前对它们弥天大谎的铁腕科学辟谣:

荷兰科学家制造致命禽流感病毒毒株引争议

2011-11-28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1/11/256091.shtm

https://tech.sina.com.cn/d/2011-11-28/08206392543.shtml

摘要:这种新型病毒具有极度的毒性和传染性,能够一次让数百万人死于非命

很多科学家担心一旦这种新型毒株落入某些居心不良之人手中将可能会被利用来发动生物恐怖袭击

北京时间11月28日消息,一个科研小组的研究论文日前引发了巨大争议,据悉他们在实验室中创造了一种人工合成的禽流感病毒,这是非常危险的,甚至会将整个人类社会置于毁灭的边缘

这种致命的病毒是在高致病性的H5N1禽流感病毒毒株基础上通过基因改造技术制成的,其致病性大大增强,并且可以轻易在数以百万计的人群之间快速传播。有关这项研究的消息一经泄露立即引发轩然大波,科学界分歧严重,很多科学家指出这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

目前人类中间发现的H5N1病毒传染力不是很强,截至目前一共仅造成大约500人死亡,其致病性尚不足以引发全球范围内的疫情。但是这项新的研究中制造的高致病性毒株则完全不同,人们很担心一旦这些毒株落入恶人之手,将可能会被用于制造生物武器

荷兰伊拉兹马斯医学中心病毒学家荣·费奇(Ron Fouchier)领导的一个科研小组发现只要对现有禽流感毒株进行大约5处改造,便能让其传染力大大增强。于是他在雪貂的身上进行实验,这是一种常常被在医学上用于流感病毒和其他呼吸道感染病理和毒理实验的动物。费奇深知这项实验将引发的媒体风暴,因此他甚至事先聘请了专人帮他拟定媒体应对策略。

这项研究本身是一项国际合作研究计划的一部分,其目的是彻底弄清禽流感病毒H5N1的机制。费奇承认这种病毒是“你所能制造的最危险的病毒之一”,但是与此同时他也仍然执意要继续研究并发表论文描述整个制造过程。

这项研究是两项引发严重争议的研究工作之一,这些研究让人们对于科学研究自由,以及对于那些出于改善人类社会,但是同时也存在被生物恐怖主义利用风险的研究的监管工作产生严重分歧。引发争议的另一项研究也是有关H5N1禽流感病毒的,这项研究是一项国际研究项目,由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和日本东京大学共同进行。其研究结果和荷兰的费奇小组几乎如出一辙。目前这两份论文报告都正在接受美国国家生物安全科学咨询委员会(NSABB)的审查。

尽管NSABB本身并没有权力阻止这些论文的发表,但是它可以要求各专业期刊拒绝其发表申请。NSABB主席保罗·凯姆(Paul Keim)说:“我想象不出还有什么比这更加可怕的致病源。我甚至觉得和这种病毒变种比起来,炭疽杆菌都不算什么了。”

按照一般传统,所有的研究工作都会公开发表,这样有利于进行科学交流:同行们会阅读他人发表的论文并重复他们的工作以便从中学习。但是这一次的情况有些不同,许多科学家呼吁应当阻止这种有关禽流感的论文被公开发表。

然而也有持保留意见的人士,如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传染性疾病研究和政策中心的生物防御与禽流感病毒专家麦克·奥斯特霍姆(Michael Osterholm)教授,他认为这项研究对于医学领域具有重要价值。

他说自己无法对这份论文发表评价,因为他本人是NSABB的成员,但是他认为可以对这一论文进行删节,并公开发表删节版本,将一些关键的信息隐去,而那些在医学研究中确实需要它的人可以通过申请获得这些重要的信息。他说:“我们可不能让这些重要信息落入坏蛋的手里,这相当于告诉他们怎样作恶。”

2. 澳大利亚科学家在实验室培育出了新冠病毒毒株。

什么叫“毒株”?就是可以弱化也可以强化的病毒

弱化了,可以研制疫苗。强化了,可以制造大规模毁灭性基因武器、生物武器,就如上面的那个报道一样。

澳大利亚科学家在实验室成功培养出新型冠状病毒毒株

2020-01-29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7014403837105914&wfr=spider&for=pc

根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29日最新消息,澳大利亚的科学家继中国之后,成功首次在实验室内培养出新型冠状病毒毒株,也是除中国外取得该项实验成功的第一个国家。获得实验成功的科学家来自墨尔本的 (Doherty Institute) 多赫迪研究院,他们表示,这项重大进展将有助于他们100%确认目前接受检查的疑似病例患者是否真的被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这项成果也将为推动疫苗的研发提供帮助。多赫迪研究院表示,他们将与本国昆士兰州科研团队及世界卫生组织(WHO)共享成果相关信息。

3. 国际权威科学杂志《自然》2015年发表论文称,在中国研究人员,特别是一位女研究人员的帮助下,美国研究人员利用从中国获得的云南蝙蝠病毒和菲典病毒在实验室制造了全球第一例转基因人造新型冠状病毒。研究称这个病毒不必经过中间宿主就可以直接感染人。该研究引起了科学界的很大争议。具体争议内容另文发出。

2015年的科学研究证明新型冠状病毒完全可以用转基因技术在实验室制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2-19 22:02 , Processed in 0.16675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