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群众文艺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论社会主义国家暂时复辟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性

2020-2-10 18:43| 发布者: 御姐脚上袜| 查看: 54904| 评论: 13|原作者: “御姐脚上袜”

摘要: 社会化大生产一次次地勾起有私心的人们心中越来越强烈的欲望,又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一次次地嘲笑这些卑微的欲望,践踏它,打碎它,把它碾成越来越细小的粉末,直到所有人的“私心”都被“公心”代替为止 —— 这必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论社会主义国家暂时复辟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性,兼论两种制度斗争的曲折性、复杂性、长期性


  我觉得社会主义国家暂时复辟资本主义制度,是有一定必然性的。根据唯物史观,这种必然性首先表现在经济方面。

  我们知道: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一大表现,就是“有效需求不足”;而社会主义国家恰恰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因为分配得相对公平,所以有效需求相对充足得多。与发展水平相当的资本主义国家相比,社会主义国家的群众有更多的“闲钱”,去购买一些新奇有趣的产品,满足自己的物质需求和文化需求。社会主义经济越发达,这部分“闲钱”的绝对数量就越多,占个人收入的相对比例也越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也就越重要。

  这种情况,看在有私心、但也有一定才干的厂长、经理、技术员、工程师……眼里,就是“遍地商机”,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一样:“如果能够开发出这样的产品,填补XXX的空白,它的销路该有多好!它该有多赚钱!——如果赚的钱全都归我自己,不用交给国家\集体,那就最好了!”他们就会自发地产生“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强烈愿望。社会主义经济越发达,“遍地商机”也就越升级,从“遍地白银”、“遍地黄金”一路升到“遍地钻石”、“遍地XX”、……。这些“白银”、“黄金”,乃至于“钻石”、“XX”、……,当然都是人民群众的劳动成果,但总有人想把它装进自己的口袋里。

  所以,社会主义越发达,某些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愿望反而越强烈。这些人是资本主义制度复辟的阶级基础。再加上社会主义并没有废除的诸多资产阶级法权(这是老生常谈了吧),所以,复辟资本主义的土壤是很肥沃的。

  但是,一旦复辟了资本主义制度,资本主义的一切经济规律随即卷土重来。经济危机卷土重来了,“有效需求不足”也卷土重来了……资本主义越发达,经济危机的后果就越严重。这就好比说:

  一辆自行车,可以浑身毛病,可以“除了铃不响,哪儿都响”,照样可以骑着上路;一架航天飞机,哪怕只是最外围的隔热瓦出了一点儿小问题,也可能造成机毁人亡的大灾难。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航天飞机比自行车复杂得多,所以就更不能出问题;一旦出了问题,后果就会更严重。

  资本主义的发展史,恰恰是一部从“低复杂度”向“高复杂度”、从“高容错度”向“低容错度”发展的历史。社会化大生产的日益发展,越来越强烈地呼唤着“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的组合套餐,这样才能适应“高复杂度、低容错度”的新常态,而这恰恰是资本主义制度所不允许的。所以,资本主义只能被越来越严重的经济危机纠缠住(但是这并不排斥:部分资本主义国家借鉴社会主义的某些做法,暂时缓解危机,甚至撑到下一个长周期),一直弄到所有人都受不了,又可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

  所以,资本主义越发达,它“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倾向就越强——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结论之一。事物总是向自己的反方面转化——这也是唯物辩证法的基本观点之一。

  但是,一旦再次走上社会主义道路,那必将是更加发达的社会主义,如前所述,必将引起更加强烈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愿望;但是,一旦再次走上资本主义道路,那必将是更加发达的资本主义,如前所述,必将产生更加强烈的“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倾向;但是,一旦再次走上……就这样循环往复,没完没了!

  正是在这看似重复的历史进程中,才体现出“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因为社会主义之复辟为资本主义,说到底是因为某些人的私心,这“私心”是观念形态的东西,属于社会意识的范畴;而资本主义之发展为社会主义,却是因为社会化大生产的发展,这“社会化大生产”却是社会存在的范畴。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产生于前社会化大生产时代、并与社会化大生产不相适应的“私心”,必将被历史的进程所消灭。

  所以,社会化大生产一次次地勾起有私心的人们心中越来越强烈的欲望,又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一次次地嘲笑这些卑微的欲望,践踏它,打碎它,把它碾成越来越细小的粉末,直到所有人的“私心”都被“公心”代替为止——这必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

  这几天有人讨论“文革”的问题。为什么中国发生了“文革”,还是变修了呢?因为社会主义国家有复辟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和阶级基础。这些基础都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所以,没有“文革”的苏联变修了(然后解体了),有“文革”的中国也变修了,甚至朝鲜、古巴,都有变修的趋势。

  其实,毛主席早就说过“左中右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他可没有只说“左派会得到教训”——那么请问:右派得到的“教训”是什么?我们完全可以想象这样的右派:他本来只想贪贪污,腐腐败,搞点小特权,并没想着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经过文革的“教训”他才明白,要是不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至少要变修),他连贪污腐败的小日子都过不安生。文革让他明白了自己的阶级利益所在,难道这样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不只是左派要“在阶级斗争中学习阶级斗争”,右派也是一样啊!

  我觉得右派相比左派有一个优势,那就是起点高。因为他们大部分是党政军的中高级干部;他们不是到了“文革”才开始学习阶级斗争,而是在之前漫长的革命年代,就有了丰富的阶级斗争实践,同时也非常熟悉马列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无论理论还是实践,都不是普通群众(作为左派的基础)可以比拟的。所以从长期来看,当然是左派(及其群众)的潜力更大;但是短期来看,却是右派的优势更强。所以,中国经过“文革”之后依然变修,就是必然的了。

  我觉得“文革”的作用,相当于围棋中的胜负手。胜负手一出,斗争中的双方就要决出一个暂时性的胜负来——强者的优势,就会变成胜势;弱者的劣势,就会变成败势——本来的许多种可能性,就会很快“坍缩”(借用量子力学的术语)成唯一的一种现实性。在“苏联”那一局里,黑白棋的强弱优劣已经很明显了,只是因为谁都没有放出胜负手,所以只能缓慢走向收官(苏联解体);“中国”这一局,怎样避免重蹈苏联覆辙呢?毛主席想到了“文革”这个胜负手,同时把自己作为砝码,加在左派一方。想不到,结果还是左派的暂时失败。

  所以,我同意龙翔五洲网友的观点:“革命成败主要取决于阶级力量对比”(但我不认为文革失败是偶然的,因为“阶级力量对比”并不是偶然形成的),而不同意Discuss网友的观点:“文革推迟了资本主义复辟的进程”(但我基本赞同他的其他观点)。因为在当时阶级力量对比的条件下,“文革”这个胜负手,只会加速“改革开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到来(在其他不同条件下,结果当然会不一样)。“文革”的深远影响和巨大意义,还是要从长期看,不能只看短期——“风物长宜放眼量”嘛。

  我觉得“文革”,或者说“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是同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无产阶级专政”,对应于“专政”;“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对应于“民主”。双剑合璧,才是“人民民主专政”。
  “专政”强于“民主”,“无产阶级专政”就要变成“资产阶级专政”,就像苏联那样;
  “民主”强于“专政”,就要变成“怀疑一切”、“否定一切”、“打倒一切”,就会给敌人以可趁之机,就会让牛鬼蛇神穿着红马甲出来招摇撞骗,就像“文革”中的某些年份一样。

  怎样保持二者的平衡呢?其实,静态的平衡是不存在的;存在着的是动态的平衡,是从不平衡向平衡、从平衡向不平衡的,无休止的运动。不平衡到了一定程度,社会主义就会变成资本主义、修正主义;但是社会发展的铁一般的规律,终究会建立新的平衡,使社会主义像涅槃的凤凰一样,浴火重生。

  怎样在瞬息万变的国内外局势当中,保持“无产阶级专政”与“无产阶级民主”的动态平衡呢?我想,这是未来各国、各民族、各种文化传统的无产阶级革命者,都必须面对的一大问题。小孩子刚学走路的时候,两条腿总免不了互相拆台,自己绊倒自己;无产阶级也有“专政”和“民主”两条腿,自己绊倒自己的事情,难免会再次发生。但是,小孩子总会学会走路的;无产阶级也一样。

  等到无产阶级像成年人一样,不必刻意,就能自然而然地保持平衡的时候——我想,阶级就会趋于消失,“无产阶级专政”也罢,“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也罢,都要变成历史名词了吧。
5

鲜花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搬砖小能手 2020-2-12 11:38
御姐脚上袜:   我从来没有说“私心”是永恒不变的、自然的,请问您是从哪里看出这一点的?    我说的是“产生于前社会化大生产时代、并与社会化大生产不相适应的‘私心’ ...
只是迷恋和神化事物矛盾性,并不打算从根本上认识和解决矛盾。这难道不是唯心主义?
引用 御姐脚上袜 2020-2-11 12:10
No.24601: 第三,我认为,历史上社会主义失败的主要原因,是落后国家资本积累和在落后国家中建设社会主义的矛盾,而不是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民主之间的矛盾。我想这个问 ...
  我认为社会主义国家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她不得不从旧社会继承很多旧东西,例如:

  不甚发达的生产力,广泛存在的小私有制,人与人之间不够平等的关系,分配制度差距明显,与私有制相适应的诸多规章制度、道德伦理、文学艺术、思想观念、社会科学……

  这些旧东西,都是社会主义必须加以改造(或消灭)的;但又不可能一蹴而就。用毛主席的话说,“十个指头弹钢琴”,不可能都是重音,必须有重点,分清主次。

  问题是,人民群众也是第一次建设自己的国家。新手上路,难免主次不分、轻重颠倒;甚至指东打西、南辕北辙(例如“保皇派”),从而给敌人以可趁之机(例如“保皇派”被人利用来搞“全面内战”);又或者热血上头、爱走极端(例如号称要“打倒一切”的“造反派”),还是给敌人以可趁之机——

  其实,人民群众的“没有经验”,本身就是社会主义继承的“旧东西”之一。因为奴隶主、地主、资产阶级,怕的就是人民群众“有经验”,所以用各种方法进行愚民政策:封建迷信、庸俗娱乐、挑动“群众斗群众”、管制“敏感信息”、用大量假信息淹没真信息,等等。社会主义不能不继承这些愚民政策的“成果”,你总不能期望从天上掉下几亿“进步群众”来。

  另一方面,社会主义每天也在产生大量的新生事物。这些新生事物,虽然前途无量,但暂时还非常弱小;而前面说过的旧东西,虽然日益衰落,但还有相当势力。整个社会主义阶段,就“不能不是日益增长的新事物同日益衰落的旧事物之间的斗争”(凭记忆写的,我不记得准确的原文了)——我认为,这才是社会主义的基本矛盾。至于“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民主之间的矛盾”,只是这一基本矛盾在社会主义上层建筑方面的表现之一。

  这一基本矛盾两方面之间的斗争,不能不是非常激烈、甚至可能暂时失败的,所以列宁称之为“殊死搏斗”。所谓“殊死”,我以为是(社会主义)“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的意思,“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奴隶主、地主、资产阶级刚刚建立政权、但还不甚稳固的时候,不是也曾经输得光屁股吗?然而,未来在无产阶级这边。无产阶级输棋不可怕,可怕的是丧失斗争的信心。
引用 御姐脚上袜 2020-2-11 10:29
搬砖小能手: 作者宣称从历史唯物主义经济分析,却通篇拿着唯心主义意识形态(永恒不变的、自然的“私心”和走资本主义的“愿望”等)来分析资本主义复辟必然性,恕不能苟同。 ...
  我从来没有说“私心”是永恒不变的、自然的,请问您是从哪里看出这一点的?

  我说的是“产生于前社会化大生产时代、并与社会化大生产不相适应的‘私心’,必将被历史的进程所消灭”——“私心”既可以产生,也可以消灭,这哪里是“永恒不变的、自然的”呢?

  我本来以为,这对我们唯物主义者来说是常识,所以没有特意强调。哪里想到,你会把唯心主义的东西安在我头上呢?
引用 御姐脚上袜 2020-2-11 10:21
龙翔五洲: 文章说的很对:【其实,毛主席早就说过“左中右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他可没有只说“左派会得到教训”——那么请问:右派得到的“教训”是什么?】这是大家都看 ...
  我的意思是说:右派得到的教训就是,中国至少要变修;相当一部分右派更进一步,希望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像苏联那样。
引用 搬砖小能手 2020-2-11 09:09
作者宣称从历史唯物主义经济分析,却通篇拿着唯心主义意识形态(永恒不变的、自然的“私心”和走资本主义的“愿望”等)来分析资本主义复辟必然性,恕不能苟同。
引用 龙翔五洲 2020-2-11 07:07
文章说的很对:【其实,毛主席早就说过“左中右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他可没有只说“左派会得到教训”——那么请问:右派得到的“教训”是什么?】这是大家都看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的资产阶级都心里有数,他们的贪婪、获利,每一分钱都流着被剥削者的血液,他们的原罪和现罪都是无产阶级不能原谅的,迟早是要被清算的。因为他们在原来社会主义时代也是这么受教育或这样教育他人的,他们太了解什么是共产党和共产主义了。所以他们得到的教训就是在他们的灾难还没有到来之前,及早地将剥削来的资产逐步部分转移到国外,用外资的身份返回来获利,其余部分继续运营剥削得利。他们及早地将身份转变成外国身份以便在革命到来时逃避社会主义中国法律的制裁。
引用 No.24601 2020-2-11 01:45
第三,我认为,历史上社会主义失败的主要原因,是落后国家资本积累和在落后国家中建设社会主义的矛盾,而不是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民主之间的矛盾。我想这个问题红色中国网编辑部已经有文章论述,可能在未来也会有连载文章发出,我们就好好期待吧。
引用 No.24601 2020-2-11 01:44
其次“厂长、经理、技术员、工程师”在社会主义国家中是掌握一定垄断技能的现代小资产阶级的雏形,其中部分也是官僚集团成员。社会主义国家应压制这些潜在“党国精英”的物质需要,并通过缩短人民群众劳动时间,关键岗位轮换等手段削弱他们的垄断能力。在消灭了原有的资产阶级之后,应当把主要的斗争矛头对准“先锋队”的官僚化倾向。
引用 No.24601 2020-2-11 01:38
这篇文章提出可一些很有意思的问题,非常值得探讨。

首先,对于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讲,可以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需要可以部分地遏制和转化。比如,取消私家车等高消耗低效率的耐用消费品,鼓励参与集体文化娱乐(不依赖个人电子产品),鼓励参加体育锻炼(不依赖化石燃料代步)等。而且可以通过国家组织消费活动。只要不面对着黄金时代的资本主义国家在个人消费品上的竞争,有效遏制并转化消费行为是可以办到的。
引用 御姐脚上袜 2020-2-11 00:14
龙翔五洲: 老妹或老兄你好,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我是男的。
引用 御姐脚上袜 2020-2-11 00:10
远航一号: 好久不见了。这次回来,多写点心得看法吧。
看我有没有时间吧。
引用 龙翔五洲 2020-2-10 23:44
老妹或老兄你好,好久不见。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2-10 23:15
好久不见了。这次回来,多写点心得看法吧。

查看全部评论(13)

相关分类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10 15:19 , Processed in 0.02275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