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是当今中国的最大祸害

2020-2-26 23:4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2417| 评论: 2|原作者: 左大培|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按照这样的私有化思路,当然绝对不能由国家投资大规模扩建公立医院的住院床位,结果就是一有疫情就有患者死在医院外边等不上住院床位。一门心思要搞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者就是这样为搞私有化而不顾人民死活。这只能说明,当今中国的最大祸害是坚持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新冠疫情与中国经济

  2020年2月24日

  年初开始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主要打击的是武汉及湖北,但对其它地区也有波及。到现在为止,新冠疫情的为害程度已经不亚于2003年初的非典疫情。为防疫病传播,某些地方某些企业停工停产,餐饮零售旅游交通运输的顾客大减,这是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发生的主要冲击。

  不过,如果疫情不再继续扩大而是停止传播并逐渐消失,则新冠疫情虽然可能对个别地区的经济有明显影响,但对全年全国经济的整体不会发生明显的影响。对服务业需求的影响肯定是暂时的,在疫情消失后,对这些服务的需求不仅会恢复,对交通运输和零售服务的需求还可能出现补偿性的暂时增加。为防疫病传播而停工停产的企业,在疫情消失后就会复工复产。由于现在的企业多半都受市场销售限制而没达到充分开工,只要新冠疫情不再继续扩大而是停止传播并逐渐消失,这种为防疫病扩散的暂时的停工停产多半不会影响企业由产品需求决定的全年的总产出。

  这样,只要疫情不再继续扩大而是停止传播并逐渐消失,则新冠疫情不仅在烈度上与2003年初的非典疫情是一个数量级,在对全年全国经济整体的影响上也会相似。2003年的非典疫情没有对当时全年全国经济的整体发生任何值得注意的影响。非典疫情发生前的2002年,中国经济的增长率为9.6%,发生非典疫情的2003年中国经济的增长率为10.5%,比没有非典疫情的2002年还高,而非典疫情已经消失的2004年,中国经济的增长率也只不过为10.5%,并不比2003年高。因此,只要这次的新冠疫情不再继续扩大而是停止传播并逐渐消失,它就不会对今年全国经济的整体发生明显的影响。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目前中国经济的活动规模在短期内主要取决于宏观的总需求,中国经济在短期内面临的主要难题还是总需求不足,只要新冠疫情没有明显地影响国内的总需求,它就不会对短期内的中国经济发生明显的影响。为防疫病扩散而停工停产的影响,将主要限于那些一直在按技术允许的最大可能进行生产活动的单位的产出,如那些抓紧施工的项目的进度。

  认清了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能够发生的影响,就可以认识到:那种怕防止疫病扩散的措施会伤害整个经济的顾虑,不仅是出于只关心企业发财不顾人民死活的立场,而且是出于对经济运行的无知。我很怀疑,某些有关领导不愿及早果断地采取防止疫情扩散的有力措施,正是出于这种怕防止疫病扩散的措施伤害整个经济运行的没有根据的顾虑

  这次的新冠疫情冲击还暴露出近年经济工作中的一些根本性缺陷。疫情发生后,为隔离救治有传染危险的病人,北京很快建起一个专门的医院,武汉更集中力量建造了“火神山”和“雷神山”两座专门医院。由于短时期内出现了口罩等防疫用品的短缺,政府各部门还尽力抓紧口罩等防疫治病用品的生产,甚至还紧急大量进口口罩。在对有关部门这样雷厉风行地应对疫情感到欣慰和赞赏的同时,我却又不由得感慨:“早干什么了?”为什么不能早早多建些医院,多准备些病人住院的床位,多生产些口罩之类的防疫治病用品储备起来?由于没有预作这样的准备,才造成疫情冲击时病床口罩等都不够用临时抓瞎。

  武汉疫情爆发后,不仅医护人员严重缺乏,患者住院的床位更是严重缺乏。疫情爆发后的最初一些天内,经常可以听到患者得不到足够的医疗照顾、特别是住不进医院的抱怨。刚开始在全国采取行动防止新冠疫情传播时,还出现了口罩供应中断的现象,口罩和医疗防护服都在一些天中供应紧张。显然,正是因为患者住院的床位严重不足,才在武汉临时紧急建造“火神山”和“雷神山”两座医院并改建了一些所谓的“方舱医院”。这些现象表明,现有的特别是湖北武汉现有的医护力量不足,医院的住院床位太少,医用口罩和防传染的防护服储备不足。这都是因为在过去的一些年中,没有作足够的基本建设投资来设立足够多的医院住院床位,没有预先作足够的存货投资来形成足够的口罩和防护服仓库储备。

  当然,这次的新冠疫情爆发可以说是许多年才发生一次的突然事件,不能把这一短时期内对医护力量特别是住院床位的需要看成是长期持续的需要。这意味着不应按新冠疫情爆发期间对住院床位的需要来确定和建造医院住院床位。但是尽管如此,国家也应当投资建造足够多的住院床位,并将其中的一部分适当安排,以防备新冠疫情这样的突发事件,满足这样的非常情况下的公共卫生需要。更何况根据我们自己的观察和亲身经历仍然可以判定,即使不发生新冠疫情这样的突发事件,正常情况下许多大城市医疗水平高的医院的住院床位也严重不足。这次新冠疫情爆发后,武汉的武昌医院竟需要让已经住院的三百多名患者搬走才能给感染新冠肺炎患者腾出住院的床位,可见医院的住院病床已经紧张到何等程度。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怎么还能说不需要大量增加医院的住院床位呢?

  新冠疫情爆发初期口罩的缺乏更是大笑话。连台湾用的口罩也大半是大陆内地生产的,现在在急需口罩时却无口罩可用,又是催口罩生产企业开工生产,又是新建改建口罩生产厂,忙得不亦乐乎,甚至忙乱中紧急进口了13亿口罩。根源就在于过去没在不发生疫情时多生产些口罩储备起来。我家里就还保存着2003年防非典时得到而没使用的口罩,这次防新冠时拿出来还照样用,虽然防护效果变差了,但总好过买不到。说这话的目的是为说明:口罩、防护服这类物品可以保存很长时间(一般是五年保质期),为什么不能在没有流行病的时候事先多生产一些储备起来,以备像现在这样发生疫情时使用?这样生产当下不使用的口罩和防护服并储备起来,就是宏观经济分析中说的存货投资。新冠疫情爆发时口罩和防护服的缺乏表明的是医疗方面的存货投资不足。

  由此看来,新冠疫情爆发时患者住院床位的缺乏和口罩防护服等的缺乏,都说明了过去在医疗卫生方面的建筑物投资和存货投资都严重不足。本来可以由国家做这些投资,以便形成公立医院应对紧急疫情的住院床位和国家应对紧急疫情的医疗物资储备。而最近两年,信贷紧缩正在刺破房地产泡沫,使宏观总需求明显不足,特别是贸易战中美国提高中国产品关税减少中国产品出口更加剧了中国总需求的不足。在这种情况下,正好应当由国家大规模扩建公立医院的住院床位,补足应对紧急疫情的医疗物资储备。但是有关部门包括卫生管理部门却无所作为,造成了新冠疫情爆发时的被动局面

  有关管理部门不及早对医疗卫生部门进行投资,无非是出于两种原因:一是对医疗卫生方面的真实投资需要无知。去年我在微博中说,美国提高中国产品关税阻止中国产品对美出口所减少的中国产品总需求,可以用不超过两万亿人民币的公共投资来补足。那时就有评论反驳我说,铁路、公路和基本建设上已投资过度,再搞两万亿投资无处可投。看这口气,写评论的人大概就是搞经济政策的。这些搞政策的人竟然不知道,中国的医疗卫生系统还有那么多缺陷,不仅还可以吸收很多投资,甚至还急需那么多的投资!我真怀疑,他们知不知道中国人均有多少医护人员,人均有多少住院床位,他们是否曾经认真把中国的人均医护人员、人均住院床位与发达国家比较过,看到过差距,想到过弥补缺陷?

  有关管理部门不及早对医疗卫生部门进行投资,可能还出于另一个更邪恶的动机,那就是要把中国完全变成私人盈利企业的天下,不准公营部门发展。典型的例子就是十部门联合发文不准扩大公立医院。按照这样的私有化思路,当然绝对不能由国家投资大规模扩建公立医院的住院床位,结果就是一有疫情就有患者死在医院外边等不上住院床位。一门心思要搞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者就是这样为搞私有化而不顾人民死活。这只能说明,当今中国的最大祸害是坚持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新冠疫情已经发生,已经造成了巨大的损害。但是我们绝不能再好了疮疤忘了痛,必须亡羊补牢,扎扎实实地加强医疗卫生部门的基本建设,在一切有需要的地方进行足够的投资,形成公立医院应对紧急疫情的足够住院床位和国家应对紧急疫情的足够医疗物资储备。不仅如此,还应当各部门各方面进行排查,看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还有哪些方面有明显缺陷和投资的需要,由政府进行实物投资来满足这样的需要。如果在新冠疫情过后能认真进行这项工作并足够地增加公共投资,那战胜新冠疫情后中国的经济会更好。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2-28 01:19
这篇文章从进步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角度阐述了市场经济在医疗领域的天生不足,由于市场经济无法解决有效需求问题,因而也无法在扩大需求,增加物资储备的基础上解决备战备灾的问题,有一定的启发性。
引用 redchina 2020-2-27 07:28
标题是本网修改的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4-3 15:50 , Processed in 0.39827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