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一四八)

2020-3-1 03:5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4075| 评论: 0|原作者: 泼墨梧桐

摘要: 要彻底改变我们防御阵地的不利态势,这是非夺取不可的两个目标。至于如何克服困难,前一段我们在现地已做过多次研究。当然,敌人阵地工事坚固,地形有利,但也容易戒备疏忽,造成我可乘之隙
对于这份作战计划,郑维山讲了自己的想法:“要彻底改变我们防御阵地的不利态势,这是非夺取不可的两个目标。至于如何克服困难,前一段我们在现地已做过多次研究。当然,敌人阵地工事坚固,地形有利,但也容易有所**,戒备疏忽,造成我可乘之隙……我反复思考,敌人前沿和翼侧都有大片密密的树林,可供部队隐蔽潜伏,我们的炮兵也可利用敌人的傲慢和大意,隐蔽集结在敌人阵地侧翼的山脚下。这样在敌人的眼皮下潜伏和集结,当然有…一定的冒险性,但只要把工作做细致周密,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郑维山讲完后,到会人员议论开了:“对敌人一个加强团扼守的坚固阵地前沿进行阵前潜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兵少了不够用,兵多了潜伏成功的可能性就大大缩小。”“打敌一个加强团要用多少兵,少则凡千,多则上万,这么多人潜伏在敌人眼皮下能隐蔽好吗?吃、喝、拉、撒怎么解决?万一被敌人发现,在敌人密集火力打击下,那后果就不堪设想………60军军长张祖谅站起来,用镇静的目光望望郑维山,环顾大家,然后慢条斯理他说:“我完全支持郑司令员的想法,当我们军受领这个任务的时候,也在想这个问题。的确,从地形上来看,这块阵地为敌人防御突出部,地势险要,山岭崇峻,高地一般都在850米以上,特别是敌人前沿山脊较多,山腰以下坡度较缓,地形复杂。但是正因为地形复杂,树林稠密,对我们隐蔽集结和实施敌前潜伏就大为有利。我们军从1952年12月到现在已进行26次小型反击,25次都打成歼灭战,对敌人特点、地形都比较熟悉,如果精心组织,潜伏成功是可能的。  


因为,我们经过前一阶段的作战和战备,已把斗争焦点推向敌人前沿,中间地带我们已有了主动权,敌人小分队即使在白天也不敢轻易到前沿活动。由于我军炮弹数量有限,炮火轰击时都打敌人主阵地,极少稷盖射击,所以敌人前沿的树丛未被破坏,这就为我军隐蔽提供了便利,山间溪流,水声瀑瀑,还可以成为掩护人员声响的一个条件。在兵力使用上,敌人一个团,按照我们小型反击的经验,不需要集中好几倍的兵力,只以一倍多的兵力用于第一梯队就够了,这样,可以减少参加潜伏的人数。此外,利用山地死角,加强炮兵火力对敌人的不断袭击,佯动和伪装,严明纪律,把可能碰到的问题一个一“个地提出来,找出解决办法……还有志愿军其他部队有的潜伏成功了,虽然规模不大,但经验可以借鉴……”  


张祖谅喝了口水,继续说:“我要补充一点的是,为了隐蔽企图,增强作战的突然性,我认为,还必须挖前进坑道,把坑道挖到883.7高地前,形成地下通道,来一个出奇制胜。说到出奇制胜,我认为,打仗出奇制胜,一方面表现在进攻动作的突然性,另一方面在打击对象上也应该出乎敌人的意料之外,打破人们的习惯思维方法。因此,我建议先打883.7高地。我在军里给各师也提过这个问题。因为180师和181师已在5月下旬攻占了距949.2高地只有200米的方形山阵地。一般说来,攻占方形山后立即攻占949.2高地是顺理成章的。敌人也这样判断,故大量向949.2高地增援,日夜加强工事。但是,我们这次偏不立即打949.2高地,而是出奇不意地先打敌人的防御突出部883.7高地,同时.把其东侧的973高地、902.8高地等南朝鲜军第5师27团防御的基本阵地拿下来,这样,就不仅会使949.2高地陷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便于本军包围分割歼灭,而且会动摇南朝鲜第5师的整个阵地。”



随着兵团和军两级对作战计划的最终确认,师和团一级的反复推敲和认真准备,1953年6月9日晚,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也可能是热兵器时代最大的一次敌火力前潜伏作战开始了,60军把13个步兵连、4个机炮连、4个营部、1个团指挥所共计3300余人的庞大兵力,在夜色中悄悄潜伏到了距离敌军前沿只有300米的攻击阵地,他们将在敌军阵地前一动不动度过整个白天,6月10日黄昏发起雷霆一击。这么大量的部队在敌人眼皮底下潜伏,是相当困难的,他们进行了非常严密细致的组织实施工作。战上们为了避免锨镐、水壶碰响,便缝了布套。潜伏时不能抽烟,大家都把卷烟纸和烟丝上交。


进人潜伏区时,后面的人踏着前面人的脚步前进。上坡先把活动的石头搬掉,再调过头轻轻地拉第二个人,下坡一个挨着一个地坐在地上,慢慢往下溜。衣服挂破了,脸手刺出了血,都忍耐着。在敌前潜伏下来更是难熬,嗓子多痒也不能咳嗽,困倦了轮番休息,遇到打呼噜和说梦话的都赶忙推醒。特别是当敌人炮火打到潜伏区,身体被炸着的时候,战士们自觉遵守铁的纪律,顾全大局,忍受剧烈的疼痛,甚至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在潜伏过程中,出现了15名邱少云式的英雄战士。就这样,3000余人的庞大队伍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潜伏了19个小时而未被敌人发觉,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这是志愿军在进入阵地战以来,首次进攻敌军1个团的阵地。志愿军从上到下均很重视,进行周密的部署和严密的组织,特别是步炮协同和潜伏部队的实施,而潜伏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战斗能否胜利。第60军在龙门山组成临时指挥所第20兵团在靠近军指挥所的一条坑道开设了前进指挥所。


6月10 日第60军发起进攻时,第20兵团原任代司令员郑维山、政治委员张南生和志愿军新任司令员杨勇、政治委员王平,副参谋长赵冠英,均亲临前线指挥作战。志愿军司令部亦派作战科长等到第60军帮助指导。黄昏终于来临,从870高地西北侧和949.2高地以北前沿以及973高地西山脊传来激烈的枪炮声,张祖谅心中有数:这是180师540团二连和181师侦察连及543团侦察排按预定作战方案,开始对敌实施佯攻,吸引其注意力。果然,敌人发现有两个方向的攻击中心指向949.2高地,自认为判断的准确,遂集中一切兵力火力进行还击。敌人中计了…… 


 离发起战斗的时刻越来越近了。人们都回到自己的位置,紧盯着表上的指针。20点20分,这是预定的战斗发起时刻——我们的数百门大炮猛烈发作了,沿着883.7高地、973高地和902.8高地10余平方公里的一线进行急骤的排击,阵地上一片火海。指挥所里的同志们纷纷走出坑道,仰望着一排排火箭飞向敌人阵地,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  


按照炮火准备的预定计划,第一次急袭10分钟,给敌人以突然打击。敌人进入掩体后,我们的炮火向敌人阵地纵深转移,实施假延伸,使敌人误以为我们的步兵将发起冲击了,已进入掩体的敌人迅速出来占领阵地。而这时,我们的炮火折回敌人阵地前沿,实行第二次急袭7分钟,再一次给敌人以重大杀伤。待敌人进洞后,我们的炮火又开始延伸,再次诱敌人出洞,实行第三次3分钟火力急袭。再次炮火假延伸,大大迷惑了敌人,给敌人以很大的杀伤。当我们第三次炮火延伸时,敌人以为我们又是假延伸,或只是进行炮战,躲在洞里不出来了,以致当我们步兵冲上敌人阵地时,还有许多敌人没有占领射击位置,就被我们消灭在掩蔽部里。  


经过20分钟的炮火袭击后,全部炮兵火力才真的向敌人的阵地纵深延伸……随着三颗红色信号弹飞向夜空,潜伏在敌人阵地前沿的各突击连队战士一跃而起,分13个箭头向着各自的攻击目标和早已选好的突破口,发起了勇猛冲击


在543团方向,团长张泽清命令,担任主攻的一营三连、二营四连和三营七连分别沿着510高地东西两侧实施冲击,两面进攻,猛虎扑羊般地向883.7高地主峰猛扑过去。七连在冲击中遭敌炮火拦阻,伤亡很大,突击排正、副排长牺牲,连里通信员、卫生员挺身而出,相继代理连长,整顿组织,由炮排一班长代理突击排长指挥,战斗到最后只剩下7个人,用15分钟时间占领了883.7高地主峰。七连占领883.7高地主峰的信号刚刚发出,从东侧进攻的三连、四连也冲了上来。第一名突击手吴子清刚爬到铁丝网处,一个地堡里的敌人向他疯狂的射击,他突然觉得眼前火光直冒,左手一热,负伤了。  


他顾不得包扎,迅速躲开敌人火力,猛扑过铁丝网,从右侧接近敌人的机枪射口,对准投了一枚手榴弹,只见烟火上冲,机枪哑了。他借着照明弹光望了望,后续部队还没有冲上来。他想:夜战不在人多,只要机智灵活就行,一个人也要为部队开辟冲锋道路。他顾不得消灭左右两侧敌人,只向主峰猛冲。离主峰只有200米了,敌人一挺重机枪又封锁了他的前进道路,他从左侧绕过去,向地堡进口投了一包炸药,迎着地堡坍塌的火光向主峰冲去,终于,第一个登上了883.7南面无名高地——黄土包主峰。红旗手张俊紧跟着第一名突击手吴子清冲上山头,把红旗插在制高点。后续部队在红旗招展中,潮涌一般冲上山头,歼灭了敌人,占领了阵地。  


这时,突然发现883,7高地与其南面无名高地黄土包接合部有敌人轻机枪火力向我方射击。  


经过仔细观察,发现这里有一条敌人的坑道,坑道里的敌人还企图凭借坑道进行顽抗。于是,七连的同志们立即组织力量,消灭坑道里的敌人。他们一方面用机枪封锁住坑道口,不让敌人出来,同时向坑道里投手榴弹和手雷,一方面还用朝语向敌人喊话。经过喊话,敌人不打枪了。  


过了几分钟,坑道里用棍子挑出一面小白旗,敌人表示投降,随后将武器扔出来,然后高举双手,一个一个地走出了坑道,一共16个。543团胜利攻占了883.7高地,仅六连就毙伤敌人近100名,俘敌40余名,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鉴干部队发展如此迅速,团长张泽清直接指挥四连乘胜向973高地两侧勇猛冲击,与542团右翼连会合……


在542团方向,团长武占魁命令各突击连队发起冲击后,仅在发起冲击信号后的15分钟,攻击973东北高地的三连和攻击东南高地的七连,都发出了占领阵地的信号。武占魁观察着973高地,只见八连攻击的973高地主峰手榴弹在爆炸,步兵武器在相互射击,说明八连已经打上去了,可是就是见不到他们的信号。  


这时,通往三营的电话线也被炸断,无线电也呼叫不通。副政委史玉飞提议派人去了解情况。武占魁立即命令作战股长陈耀先带上一部报话机到三营去。刚把陈耀先送走,接到了师长钟发生打来的电话要部队进展情况,武占魁汇报了情况和判断:如果八连进攻受挫,不但三连、七连难以立足,且左右邻也会受到威胁。他找到副政委史玉飞和参谋长王耀明交换意见后,决定马上由副团长宋存银率领二梯队六连从三营突破口投入战斗,如果八连已打上主峰,六连即参加巩固阵地,如果八连没有打到主峰,即由六连夺取主峰。  


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和三营通上话了。武占魁找到了三营教导员阎齐文,他用激动得发颤的嘶哑声音向武占魁汇报:原来八连在冲锋的道路上,受到敌人残存的铁丝网和火力的拦阻,部队伤亡很大,连长蔡麦田牺牲了,协助指挥的三营副营长晁尚志也负了伤。教导员阎齐文看到突破口一时难以攀登,就带领八连和七连迅速迂口到敌人侧翼,从右侧突破了敌人阵地。占领了敌前沿阵地后,七连即按预定目标向973高地东侧第一无名高地实施冲击。  


阎齐文和八连指导员陈文才指挥八连直取973高地主峰,在距主峰100米时,又被铁丝网拦住了去路,两次爆破均未成功,火箭筒班长李云峰毅然三次扑在铁丝网上,用自己的身体搭起“跳板”,使突击排顺利地通过铁丝网,终于在21点28分,在543团四连的配合下,把胜利的红旗插上了973高地主峰。——实际上在炮火转移后的48分钟,八连就已经完全控制了973高地,只是因为信号员牺牲,报话机被打坏,没法和团里联络,现在用来讲话的还是从973高地东南的七连搬来的报话机。  


在535团方向,团长王王成命令备突击连队向902.8高地突击后,四连一举突破敌前沿突到902.8高地主峰下,那里悬崖陡壁,人力密布,突击班全部阵亡,连里干部全部负伤,一排长石重亮主动代理指挥,迅速转移突击方向,于21时46分夺取了主峰阵地后立即发出“我已占领主峰”的信号,此间,五连沿山脊攻击,十一班班长毛膺贵在机枪手李清和掩护下,连续炸开三道铁丝网,他又绕过敌人火力点,用手榴弹炸掉敌人火力点,排长王义文率领大家迅速冲上高地,夺取了敌人加强排阵地,俘虏美军顾问3名。可惜三营七连摸错方向,团长王玉成得知后,即令八连加入战斗。八连连长用一个排的兵力进行攻击,该排以勇猛的动作迅速攻占了右翼阵地,与542团左翼连会合……此时,山峰上火光闪闪,手榴弹爆炸声、冲锋枪射击声响彻峡谷,一面签满突击队勇士姓名的红旗,插上了902.8高地主峰。  


这个时候,敌人似乎才清醒过来,原来主攻方向不在949.2高地呀……敌人停止了向949.2高地前沿射击,迅速把炮兵火力转移过来拦阻我军的后续部队。这是敌人按常规的判断,以为这时我军营、团二梯队正在跟进……然而,敌人又判断错了。我军攻击的各营的二梯队早已随一梯队前进了,攻防兵力都够用了,团二梯队还在坑道里没动呢!一排排拦阻炮弹全部白白打在了空地上,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就这样,60军奇迹般地夺取了敌人东部战线几个重要的支撑点,敌人苦心经营了一年多的阵地终于踏在我军的脚下了。  


军长张祖谅满怀胜利的喜悦对参谋长邓仕俊说:“把打883.7高地、973高地、902.8高地的情况,全面搜集一下,我要向兵团汇报。”


11日凌晨,综合了全面情况后,本次潜伏作战的战果一级级上报到志司:“反击883.7高地、973高地、902.8高地的战斗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整个战斗只用了1小时零10分钟,基本上全歼了南朝鲜军第5师27团,并攻占了这个团防守的大部阵地10余平方公里。现在,各攻击部队正在扩大战果,肃清残敌,抗击敌人反扑。同时,调整部署,计划兵力火力,构筑和改造工事,准备抗击敌人更大的反扑……”


敌军反扑来的同样迅猛,南朝鲜5师师长崔泓熙亲率师部督战队,挥枪督战,在飞机和大炮的支援下,向60军占领的阵地实施疯狂轰炸和反扑……  


崔泓熙指挥他三个团反扑60军阵地的重点,主要集中在973高地西南山梁上六个间隔不等的山包。因为这六个山包形成了973高地的天然屏障,靠伏到市西侧有一条公路可直通南朝鲜军第5师27团指挥所大闷岱,还可与其第5师核心阵地949.2高地相连接,又是重要补给线和坦克运动道路,所以,崔汛熙一开始反扑,就把重点放在这里。  


防守在973高地西南山梁上六个山包的是60军181师542团的一个排。了开始,在面积不到160平方米的第三个山包,战斗打得最激烈,敌人在一天内,就以一个排到一个营的兵力,连续进行了17次反扑。阵地上的大树被敌人的炮火拦腰打断,炮弹爆炸掀起的泥土足有一尺多厚,坚守这个阵地的一连六班的战士们,顽强抗击,终于把敌人的反扑一一击退……  


第二天,丁一权令第3师22团配属第5师指挥,增强反扑力量。11时,崔泓熙指挥22团和35团各一部进行反扑,在付出了伤亡1200余人的巨大代价后,攻占了第四个、第五个和第六个山包。542团团长武占魁得知这个情况后,立即命令五连一排排长它占武带两个班,向这三个山包反击!  


它占武带着23名战士出发了。战士们刚跳出工事,第四个山包上的敌人的两挺机枪就疯狂地扫射起来,正面小组攻击受阻。在这关键时刻,副排长杨振中带着十一班迅速从左侧插了进去,它占武也带着四班从右侧很快插到第四个山包前面,立即命令一组拐回头从后面上去,炸掉敌人正在发射的两挺机枪,同时命令二组直取第六个山包。敌人恐慌了,直往第六个山包逃命……


正面小组见敌溃逃,用火力紧紧咬住敌人……


在追击中,由于天黑,二组不慎冲进了敌人设在第六个山包上的伏地铁丝网里,铁刺挂住了战士们的衣裤,进退两难,眼看敌人就要溜走,它占武急忙命令三组执行二组任务,迅速堵住敌人的退路。三组从第六个山包的正面打了过来。  


恰在这时,杨振中带着十一班也从左侧赶来。敌人见被包围,乱作一团,时而向左冲,时而向右突,互相践踏,争先逃命……


一组的袁兴良,几个箭步奔到离敌只有五六米的地方,操起冲锋枪一阵扫射,十几个敌人应声倒下……就在袁兴良换梭子的时候,七八个敌人蜂拥着向他冲来。三班长一见,赶紧抓起一颗手榴弹扔进敌群……


袁兴良换好梭子,又是一阵猛射……经过这场激烈的短兵相接,敌人丢下60多具尸体逃跑了,而志愿军却无一伤亡,胜利地夺回了第四个、第五个和第六个山包。  


到次日黎明,敌人又开始向这三个山包反扑。南朝鲜军第5师35团团长林冒源动用了100余门火炮并出动大批飞机,向这三个山包狂轰滥炸。接着,以两个营的兵力连续发起四次冲击……坚守在这三个山包的542团五连--排战士,在我军炮火的有力支援下,把敌人的疯狂反扑全部击退。排长它占武的右手被子弹打穿,肩膀被弹皮削去一块肉,仍坚持继续指挥战斗,同志们劝他下去包扎,他说:“只要我脑袋还在,就能继续指挥!”  


坚守在第五个山包的机枪手郑朝海看敌人已冲到阵地跟前,端起机枪猛烈扫射,打得敌人成片倒下;子弹打完了,就抡起机枪向敌人头上砸去;机枪打断了,又抱住敌人肉搏,直至壮烈牺牲。  


南朝鲜军第5师反扑6Q军阵地的另一处重点,是883.7高地的西侧至87O高地之间的鞍部地区。因为870高地是敌人核心阵地949.2高地的侧翼阵地,60军181师543团在10日晚攻占883.7高地后,团长张泽清为了扩大战果,即令三营八连投入战斗迅速攻占了这一地区,对949.2高地的敌人构成了直接威胁。  


防守阵地的是60军181师543团八连的三班,他们在11日和12日的两天一夜中,就击退南朝鲜军第5师27团团长崔英圭收容起来的一个班到两个连的27次反扑,打死打伤敌人420余人。这两天中,连里先后给三班补充11人,战斗至12日下午,全班只剩下四个同志,而且全部负了伤,仍然顽强抗击着两个连敌人的反扑……  


机枪手王老旺胸部负伤,昏迷过去,苏醒后抱起机枪继续射击……不能射击了,就爬行着运送子弹……  


班长牺牲了,共青团员潘正光就站出来指挥,他先把重伤员转移到坑道里,进行了战斗分工后,动员大家说:“我们现在只剩四个人了,而且都负了伤,但我们还能继续坚持战斗,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就要坚持到底!”  


表面阵地被敌人突破了,他们就退守坑道,继续战斗。等到三排上来支援时,他们又冲出坑道,配合三排把敌人打了下去……  


两天一夜的激战,三班英勇顽强,先后打退敌人一个班到两个连的16次进攻,打死打伤敌人360多名,还抓了一个活的。


……正当60军181师542团和543团顽强坚守阵地的时候,担任师预备队的541团团长王子波主动请求接替第一梯队团投入巩固既得阵地打敌反扑的战斗。师长钟发生征求了542团团长武占魁和543团团长张泽清的意见:“我们团打敌反扑才用了一个排!”“我们团才用了一个班!”  


两个团长都坚决表示,以他们现有的力量,完全可以完成防御任务。不到十分必要,不必动用师的预备队。  


钟发生接受了他们的意见,暗自在想:这仗,的确把我们的指挥员愈打愈“精”了……  


敌人的反扑一次一次地被击退了,仅542团和543团阵地前沿就打死打伤敌人好几千,敌人始终未能前进一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4-3 16:12 , Processed in 0.75265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