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口罩黑心产业链 —— 疫情中的“中国模式”

2020-4-16 13:1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6835| 评论: 3|原作者: 江湖大大

摘要: 有的人生意受损,破产倒闭;有的人大发横财,一夜暴富。这段时间,发生了一场财富的惊天大转移。这场财富大转移,在江苏扬中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短短2个月时间,这里形成了一条口罩的黑心产业链,在这个疯狂的地下黑市中,上演着一幕幕一夜暴富翻身的故事。

作者:江湖大大来源:大江湖解局(ID:ZhiChangDJH)
一场疫情,3个月的时间,发生了一系列超魔幻的现实。

有的人生意受损,破产倒闭;有的人大发横财,一夜暴富。这段时间,发生了一场财富的惊天大转移。
这场财富大转移,在江苏扬中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短短2个月时间,这里形成了一条口罩的黑心产业链,在这个疯狂的地下黑市中,上演着一幕幕一夜暴富翻身的故事。
一个扬中商人,投资300万元搭建熔喷布生产线,一个星期就收回成本。不到一个半月,毛利达到了2000万元。然后他迅速将生产线高价甩卖,从开工厂到关工厂仅仅用了50天,快出快出,安全落地。
这是一个嗅觉灵敏的商人,也是一个“嗜血”逐利的商人。
扬中到处都上演着这样的造富神话,激励着一批又一批的人加入。不仅仅是商人,在扬中只要是个有财富欲望的人,都想从这场财富盛宴中分一杯羹。
01
扬中是江苏的县级市,由镇江市代管。扬中四面环水,是一座天然的小岛。
每年的三四月,是扬中河豚最肥美的季节。往年的这个时候,市民们见面,都会互问一句:吃河豚了吗?

但今年扬中人,已经没有闲情逸致吃河豚了,他们见面的第一句话是:你做熔喷布吗?
熔喷布,是生产口罩的核心原材料,做为过滤层,是口罩的心脏。原本是个极为偏门的原料,没有多人知道,也没有多少人去了解。
一场疫情,熔喷布的价格由原来的2万每吨,暴涨到30万元以上。这才引起后知后觉的普通人注意,但扬中人,早已成为熔喷布的专家,甚至还是生产专家。
扬中人的朋友圈彻底被熔喷布刷屏,大量的人都在朋友圈发布关于熔喷布的信息,群里面也都在讨论熔喷布的市场行情。

大量扬中人参与到熔喷布的市场当中,很多一夜暴富的消息刺激着当地人的神经,有些人经不住诱惑入场,还有些人只能眼巴巴地心跳、眼红。
一个扬中的网友在微博上说:扬中弄熔喷布疯了.....感觉老家一堆人在做这个,连我妈和我电话时都在聊又有多少人因为这个赚了好多好多......

另外一位扬中网友说:最近的扬中,弥漫着浮躁而虚假的“繁荣”。作为一个说好听点佛系,说难听点懒散的小岛人,我现在只想关了朋友圈。跟传销一样,太魔怔了。

还有一位扬中网友说:整个扬中都疯了,做熔喷布简直就是印钞机。很多人成为亿万富翁、百万富翁都是很短暂的事。七八十万投资下,家里男孩百万富翁梦就在眼前。
来自全国各地的商人,带着货车,提着一袋一袋的现金。来到扬中,守在工厂门口,来提货。很多都是现金交易,概不赊账。既不签合同,也不走公账,更也不开发票。这样可不留案底,货款两清,也不怕日后被查。
这就是扬中最真实的状况,大部分人在做熔喷布的生意,赚取大量的黑金。所有人都在讨论与熔喷布有关的信息,像得了魔怔一样,一切都疯狂了,连扬中人都觉得这个城市如此陌生、浮躁。
那么,扬中到底有着一条怎样熔喷布黑心产业链呢、又有多疯狂呢?
02

扬中原本有几家生产熔喷布的正规厂家,疫情爆发以后,市场上到处都缺熔喷布。
但是合格的熔喷布生产设备投资大,最少都是千万级别;工厂建设周期长,关键部件还得进口,起码要三到五个月。生产设备技术含量高,门槛也高。

所有的这些困难,都造成了熔喷布产能落后。尤其是大量口罩厂投产后,几万家口罩厂都在抢购熔喷布。
江浙一带本身是中国的机械制造业基地,大型正规熔喷布生产线难以上马,也拦不住商人掘金的步伐。
很快浙江就有工厂根据熔喷布生线的图纸,将生产线小型化,发明了山寨熔喷布生产线。一条山寨生产线,包括注塑机十几万,喷丝模具七八万,最早整个投资下来也就二三十万。
浙江的工厂老板只生产山寨生产线,将机器生产好运送到扬中,并不参与熔喷布生产,也不想承担后续的风险。
一时间,扬中涌现了将近1000家熔喷布的生产、销售企业,这还是登记在册的公司,不算没有登记的小作坊。
帮助企业注册、办理熔喷布检测报告,在扬中也成了一门非常热门和火爆的生意。

调试熔喷布生产线的师傅也非常抢手,一台生产线的调试出场费高达2万,而且根本忙不过。一家还没调完,下一家电话就已经催着上门,师傅连抽根烟的时间都没有。
生产线调试好就马上投入生产,小作坊的生产环境也非常简陋。很难想象,这样的生产出来的熔喷布,最后要用来做成口罩,去防御病毒。

一条山寨生产线搭好后,一吨一万的聚丙烯原料,一两天就可以生产出一吨熔喷布。这些熔喷布生产好后,就有神秘买家,提着现金,一吨二三十万收走。有多少收多少。
真正做到了一星期回本,后面纯赚。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倒,做布工人一天500元,这都算是小钱。
03

像中石化这种大型国企,投入几千万上亿元,生产出的正规合格熔喷布。门槛太高,风险也大,投产时间也长。
但生产出来的合格熔喷布,都是定点定量定价供应给正规口罩厂,大量的中小口罩厂买不到正规的熔喷布。但他们工厂投产,就必须要买到熔喷布,否则只能停产。
中石化也发布了声明,熔喷布都定向供应,不会流向市场。中小口罩厂的需求,只能通过扬中的小作坊来满足。
这种几十万启动资金,三天上马的家庭小作坊,生产出来的熔喷布,价格比中石化的正规熔喷布更高。
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挑动着扬中人的贪欲。在一夜暴富的诱惑下,很多人都放弃了良心,因为这种小作坊生产出来的熔喷布,根本达不到过滤效果。
这种熔喷布很薄,一戳就会破。过滤效果不要说达到医用的99%,可能连50%都达不到。但是,没有人会在意这个问题。
这种熔喷布生产的口罩,根本无法防御病毒,也不能出口到海外。这些统统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关心熔喷布最终流向哪里,大家只关注眼前的暴利、现金、暴富。
扬中人的家庭作坊,只顾着赚钱,不考虑后果。他们甚至都没有想,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为什么生产机器的浙江人不敢做,只卖机器到杨中。
他们也没有想,国家投入几十亿,几个月时间布局的产业,他们几天就做到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暴利和财富面前,黑心作坊的人性已经完全丧失,什么是人性的最大恶,或许发生在扬中的这一切就是。
这些不合格的熔喷布,源源不断地流向全国各地的口罩厂。口罩厂也不管熔喷布合格不合格,他们夜以继日地生产出口罩。这些口罩又源源不断地流向医院、药店、海外,然后戴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口上,虚掩着去防御恐怖的新冠病毒。
04
在杨中,这样的黑心小作坊有上千家。大量的简易生产线上线,也催生了大量的机器倒卖人员。
这些信息到处泛滥,充斥着扬中人的生活,低投入高产出,吸引着更多的扬中小作坊开工。各种生产机器、模具的报价乱飞,这些价格都已经成几倍几十倍上涨,原因无它,这就是印钞机。


短短的时间,扬中就建立起了完整的地下产业链,从熔喷布生产机器、模具加工、聚丙稀原料、生产、销售等一条龙。从头到尾,都是不合格,不合规。


由于山寨熔喷布机和真正的熔喷布机原理相同,但实际工艺相差巨大,使用的原料也大不相同。正常用以熔喷布生的产聚丙稀无法用到山寨机上,于是扬中的小作坊使用的是上海赛科石化S2040聚丙稀。

由于扬中小作坊实在太多,造成S2040聚丙稀供货紧张。
对于S2040聚丙稀能否应用到熔喷布生产,上海赛科也出了一份声明,声明上写到:上海赛科从未向任何市场和用户明示或默认S2040聚丙稀产品可以用于无纺布领域的加工和应用。上海赛科对于该产品用于这些特殊或个别用途不提供任何保证。

小作坊使用的原材料就有问题,连厂家都声明不能用于熔喷布用途,立马撇清责任。但小作坊主却不管不顾,昧着良心生产,实在太可怕,太可恶,也太可恨了。
05
正如文章开头所讲,最早一批小作坊主,已经赚到了第一桶巨大的黑金。他们暴富之后,见好就收,迅速收手,高价倒卖机器。
后来的高位接盘者,都是受到最早暴富的那拨人蛊惑,大部分都是普通市民。他们以家庭为单位,是家庭小作坊。
他们开始面临着巨大的市场风险,最早的不合格熔喷布,已经引起了诸多投诉、纠纷。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已经获利了结,最后进入的人为前人埋单,擦屁股。
市场监管也开始严厉,扬中相关部门也已经开始行动,进行了熔喷布行业规范化整治。

一场熔喷布行业的腥风血雨即将开始,大量的家庭小作坊即将被清洗,最后的入场者将血本无归。已经获利未收手的,极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扬中的口罩黑心产业链,是疫情巨大的口罩生产催生的畸形市场,熔喷布的正规产能无法扩大,大量的口罩厂需求得不到满足,必然导致扬中黑心山寨作坊的诞生。
扬中这场财富的狂欢,是以牺牲下游消费者的健康,损害消费者利益,毁坏扬中熔喷布的行业信誉为代价。
这注定是一场短暂的财富盛宴,一场人性泯灭的财富大狂欢;行业监管从严之下,将是一地鸡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远航一号 2020-4-16 13:59
想到了哈耶克的故事:
在哈耶克看来,“中央计划经济”的根本弊端就是无法将如此大量的、分散的、经常变化的但是却为合理“经济运算”所必需的信息都充分地收集并运用起来。只有靠着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价格体系”,才能解决这个问题。然后,哈耶克举了一个著名的锡的例子,以说明“在一个关于相关事实的知识掌握在分散的许多人手中的体系中,价格能协调不同个人的单独行为”:

假设在世界某地有了一种利用某种原料 —— 例如锡 —— 的新途径,或者有一处锡的供应源已枯竭,至于其中哪一种原因造成锡的紧缺,于我们关系不大 —— 这一点非常重要。锡的用户需要知道的只是,他们以前一直使用的锡中的一部分,现在在另外一个地方利用起来更能盈利,因此他们必须节约用锡。对于其中大部分用户来说,甚至不必知道这个更需要锡的地方或用途。只要其中有些人直接了解到这种新需求,并把资源转用到这种新需要上,只要了解到由此产生的新缺口的人转而寻求其他来源来填朴这个缺口,则其影响就会迅速扩及整个经济体系;而且,这不仅仅影响到所有锡的使用,它还影响到锡的替代品的使用,以及替代品的替代品的使用,还要影响所有锡制品的供应,其替代品,替代品的替代品的供应等等,而那些有助于提供替代品的绝大部分人,一点也不知道这些变化的最初原因。所有这些构成了一个市场,并非因为任一市场成员都须对市场整体全部了解,而是因为他们每个有限的视野合在一起足以覆盖整个市场。所以,通过许多中介,有关的信息就能传递到全体成员。

接下来,哈耶克总结了价格体系的不可替代的优点:

如果我们想了解价格的真正作用,就必须把价格体系看作一种交流信息的机制 ... 价格体系的最重要的特点是,其运转所需的知识很经济,就是说,参与这个体系的个人只需要掌握很少信息便能采取正确的行动。最关键的信息只是以最简短的形式,通过某种符号来传递的,而且只传递给有关的人 ... 令人惊奇的是,在上述一种原料短缺的情况下,没有命令发出,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其原由,就使许许多多的人 —— 他们的身份花几个月时间也无法调查清楚 —— 更节约地利用这种原料或其产品。

哈耶克赞美道,这样一种人类“碰巧发现”的价格体系实在是一种人类文明的“奇迹”:

我相信,如果这种机制是人类精心设计的结果,如果人们在价格变化的引导下懂得他们的决策之意义远远超出其直接目的的范围,则这种机制早已会被誉为人类智慧的一个最伟大的功绩了 ... 价格体系正是一种人类偶然发现的,未经理解而学会利用的体系(虽然人类远非已经学会充分地利用它)。通过价格体系的作用,不但劳动分工成为可能,而且也有可能在平均分配知识的基础之上协调地利用资源。
远航一号 2020-4-16 13:33
相关图片: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41768
远航一号 2020-4-16 13:19
标题是本网修改的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5-30 08:05 , Processed in 0.023197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