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新冠疫情与中国右派的暴起和陨落

2020-4-21 23:5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9189| 评论: 20|原作者: 红色多瑙河|来自: 作者投稿

摘要: 右派曾一度掌握了国内舆论的主动权。但是,因为他们对中国社会矛盾的错误判断、对自身力量的过高估计,以及其与广大群众利益的根本性冲突,使他们失去了可以推动对其有利的社会变化的时机。现在的右派处在一个进攻没有力量,撤退又不甘心的十字路口。

新冠疫情与中国右派的暴起和陨落

作者:红色多瑙河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是中国人用来形容暴起骤亡之物的俗语。在新冠疫情爆发、散播和控制的过程中,中国的右派(自由派)曾一度掌握了国内舆论的主动权。但是,因为他们对中国社会矛盾的错误判断、对自身力量的过高估计,以及其与广大群众利益的根本性冲突,使他们失去了可以推动对其有利的社会变化的时机。现在中国的右派处在一个进攻没有力量,撤退又不甘心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不久将会揭晓。

 

      一、右派在新冠疫情中舆论工作的基本思路

      在新冠病毒爆发之初(一月初),右派对此并不敏感,只有零星的讨论和例行公事的报道。右派的舆论机器是和国家抗疫工作同时动员起来的(一月下旬)。在最初的十天里,由于抗疫工作缺乏经验、地方官员颟顸无能、以及公立医疗机构被私有化大大削弱,武汉出现了医疗资源紧张、群众普遍不满的状况。此时右派的工作重点一方面在于夸大武汉当地的无序状况,制造大量人员死亡的谣言,另一方面在于制造其他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信息通达、医疗系统无所不能的假象。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利用李文亮医生的悲剧,制造李文亮怀孕妻子病亡以及其所属医院“抢救死人”的谣言。其直接目的是在民众中促成这样一种普遍印象:之所以发达国家没有爆发(也不会爆发)疫情, 是因为他们的制度乃至“文明”比中国优越。换句话说,就是突出西方没病且不会有病,中国有病而且必然有病。

      当疫情开始得到稳步控制的时候(二月下旬),民众朴素的民族自豪感也随之调动起来,千万人在线监工火神山医院就是集中表现。此时的右派,看见“崩溃”无望,就把舆论工作的重点转向了中国抗疫手段的严酷性,比如频繁突出强制隔离的非人道特征等。这一时期右派舆论工作的目的是抹杀抗疫工作的胜利,夸大抗议的代价。就是要造成这样一种印象:即以“侵犯人权”为代价进行的抗疫,即使胜利也是得不偿失。方方的“没有胜利,只有结束”就是典型例证。

进入三月中旬以后,中国的疫情逐渐得到控制,而部分发达国家,如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国等出现了迅速爆发的趋势,右派在前两个阶段舆论工作的现实基础不复存在。在经过了几天的迷茫之后,他们舆论工作的重心就是宣传中国是病毒的发源地,因此要为其他国家的损失负责。其中,宣传向各国捐赠救灾物资“赎罪”,以及配合个别右派政客要挟中国豁免债务就是典型。

简单总结一下,第一阶段其宣传的意识形态底色是西方优越论,第二阶段是强硬手段抗疫得不偿失论,第三阶段是“中国病毒”原罪论。其中,右派在一月底二月初之时(第一阶段)取得了较好的宣传效果,一度占领了道义制高点。但是随着疫情本身的发展,不仅其宣传所仰赖的事实逐渐消失,其宣传的理论也逐渐向毫无保留地向逆向种族主义靠拢,同时其宣传手段也日益极端化、幼稚化、扭曲化。逐渐丧失了原有的群众同情,并且激起了大量有着朴素正义感的民众的不满。

那么,为什么中国的右派会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呢?这要从中国右派的基本状况说起。

 

二、当今中国右派及基本结构

今日中国的右派是啸聚在新自由主义和逆向种族主义意识形态下的政治现象,其人员构成包含下述三个部分。

右派的阶级基础是那些主张毫无节制地进行私有化、市场化和去管制的私营资本集团。这些资本集团的所有者和其上层代理人构成了右派的上层。该集团对跨国资本存在经济和政治上的依附关系(俗称“买办”),其经济政治行为的直接目的是加速新自由主义“改革”,压低工资、攫取国有资产、获取高利润和更大的政治权力。

右派的意识形态代表是“公知”。他们要么是大学文科系统的右派教授,要么是“资深媒体人”,要么是“文化产业”的专业掮客。他们构成了右派的中层,其基本经济行为是攀附右派上层某些派系,直接充当意识形态打手;或者通过推动某些经济政治变革而牟利。在本次疫情中最“大放异彩”的就是方方。

构成右派底层的是部分小资产阶级。他们当中较为“高端”的部分,即与全球化和跨国企业有密切关联者,希望通过推动经济改革,突破中国劳动力市场的壁垒,把自己的劳动力卖给发达国家,从而实现发达国家小资产阶级的生活水准。其“中端”部分则通过投机社会运动,并时刻准备在有利时期将自己政治威望打包卖给某个资本集团。在经济增长减缓的时期,一部分被甩出正式就业部门、生活水平接近无产阶级的边缘化小资产阶级,由于“阶层跃升”无望也加入了右派小资的队伍。他们构成了目前右派底层中的“低端”部分,也是右派中人数最多,最不稳定,最不能接受右派传统政治理念,逆向种族主义和法西斯倾向最明显的部分。高端和中端右派小资产阶级的主要活动范围是微博和知乎,低端右派小资产阶级则主要是混迹于海外论坛(如品葱)和社交媒体上的所谓“恨国党”。

就是这样一个泥沙俱下的草台班子,在疫情造成的混乱中一度掌握了中国的舆论主动权。也同样是因为它们本质上是缺乏政治远见、情绪淹没策略、且根本上敌视绝大多数中国人民的草台班子,他们迅速失去了舆论主动权,并且陷入了人人喊打的境地。

 

三、为什么右派的舆论攻势会失败

具体而言,右派上层梦想中的毫无节制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无法缓解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首先,以医疗和教育私有化为核心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会大大增加劳动力再生产的成本,造成劳动力质量乃至数量的下降,破坏资本积累的条件。其次,国有企业的私有化使国家丧失对投资的直接调控能力,进一步削弱政府面对未来经济危机时的治理能力。第三,金融行业的开放和去管制将中国金融市场直接置于金融投机的危险之中。因此,毫无节制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是部分私营资本集团为了局部的和短期的利益,牺牲本阶级全局长远利益的行为,是统治阶级失去了历史使命感和统治信心的集中表现。本次疫情中,右派上层一方面通过其掌控的商业媒体进行舆论鼓噪,另一方面直接动员地产界豪强亲自操刀上阵,无疑反映了右派精英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的特征。

右派中层文人对其自身在民众中的威望做出了严重误判。中国的“公知”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八十年代初考入大学的“河殇”一代文人,另一类是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达到巅峰的二十一世纪初出现的网络公知。这两类人共同的特点是一方面极其蔑视中国劳动人民,否定中国民族解放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切(如《软埋》);另一方面,在面对西方时极度自卑,仿佛西方世界的每个毛孔都散发着主宰世界的神性(如《民主的细节》)。他们完全无法理解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人民自发对国内外新自由主义的斗争,他们在舆论工作中仍然把认知水平和民族自信已经有明显提升的民众当成是任其摆布的蝼蚁猪狗。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方方把所有质疑她的人都称为是“极左”。表面暴躁的方方内心是极度恐惧和困惑的,她不能理解为什么读者居然敢不被她感动,她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年轻人居然敢反对她。因此她只好搜肠刮肚地掏出了“极左”这个有挑衅性又能带给她些许安全感的词汇。而易中天的“与方方站在一起就和‘人’站在一起”也毫无疑问地宣示,右派文人根本不把绝大多数民众当“人”看,自然绝不会尊重一般人的人权和自由。

底层右派是各种谣言和舆论攻势的生产车间。关于李文亮医生、封城期间的强力政策、以及关于世卫组织的谣言都能看到中国右派分子学习香港排华暴徒和台湾“政战机关”的影子。这些谣言的典型特征,就是编造极端情况(抢救已经去世的李文亮),塑造一个为政绩不择手段的“完美暴政”的形象,通过配图和漫画等勾起民众对中国的一切的强力厌恶。右派的这种反复动员极端情感的宣传方式是典型的法西斯宣传手段。该手段在运用初期,尤其是事实发展对右派有利时确实实现了冲击性的效果。但是,反复动员造成的情感疲劳以及右派预言的不断破产,迅速消耗了舆论攻势的能量,并激起越来越大的反感。以至于新世纪出生的年轻人自发做出了质量远高于右派宣传材料的文艺作品并取得了正面舆论交锋的胜利。但是,多数出身边缘化小资的底层右派舆论工作者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他们事实上与绝大多数群众的生活是隔绝的,在他们的论坛上,他们通过抱团取暖来相互慰藉,这种精神避难所的生活方式,强化了他们的自卑自恨倾向,事实上剥夺了他们做出正确政治判断的能力。面对数量上和质量上都开始超越他们的对手,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他们中的一部分甚至幻想,只要彻底羞辱亵渎“小粉红”的民族自尊,就可以打败“小粉红”。所以,当他们意得志满地开始宣传中国应当为病毒“赎罪”的时候,他们就宣布了和劳动群众的决裂,完成了彻底的舆论自杀。

 

四、结论

本质上讲,右派舆论工作失败的根本原因,是他们既站在了普通中国劳动群众的对立面,又没有能力在政治上彻底压倒劳动群众。这对矛盾是他们解决不了的,前者是由右派的根本利益决定的,他们不想改变;后者是由中国资本主义发展的基本规律决定的,他们不能改变。这对矛盾将会继续反复挤压右派的舆论工作、政治行动,最后碾碎右派本身。

1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9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20-6-2 18:06
小粉红很多是学生,还没有参加生产,阶级意识比较淡薄。很多只是出于朴素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对不学无术的逆向民族主义伤痕派公知的那一套歪理学说反感。这显然是可以争取的群众。革命的潜力就隐藏在这些青年人中间。有些人好屌啊,年轻人和学生都一棍子打成走狗,不去争取群众,唯你独革?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4-22 03:45
寻找真理: 新世纪出生的年轻人、小粉红代表那个阶级的利益?红中网真是给官僚资产阶级卖身投靠到家了
疫情期间,注意自身心理健康。小粉红的狭隘民族主义当然要反,但显然不是用称赞方方来反。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4-21 22:20
无产者: 好像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自认为是某某派别,然后又可以指责别人是某某派别。没有阶级分析地谈论派别就像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徒生纷扰。 ...
你这个批评就没道理了,文章里一直在说右派三个部分的阶级基础。你硬说没有,这不是批评,这是撒娇。
引用 无产者 2020-4-21 18:22
没有阶级分析地谈论派别,徒生纷扰。
引用 无产者 2020-4-21 18:14
好像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自认为是某某派别,然后又可以指责别人是某某派别。没有阶级分析地谈论派别就像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徒生纷扰。
引用 寻找真理 2020-4-21 16:41
新世纪出生的年轻人、小粉红代表那个阶级的利益?红中网真是给官僚资产阶级卖身投靠到家了
引用 金山一民 2020-4-21 12:00
农妇: 自由派至少逼迫特色承认了不少错误,并且给特色添加了麻烦,而且这种麻烦还没有结束,还会发酵。
阁下错得离谱,汉奸自由派从没给特色添麻烦,反而是是给特色抬轿子。汉奸自由派是在给中国和中国人添麻烦,懂吗?
方方,易中天等垃圾就是例子,没有特色的扶持,他们不可能干到作协会长和干央视名嘴数十年,但方方跟易中天等是在给中国和中国人添麻烦捅刀子。

你想想,被称作“文革馀孽”的有人有可能干到作协会长和央视名嘴吗?
引用 金山一民 2020-4-21 11:49
农妇: 不能看到特色是中国最右的势力,一切都是狗屁不通的分析
在这儿看到了一个被中国最右的势力洗了脑子的和它一切都是XX不通的分析,就是阁下!
引用 农妇 2020-4-21 09:21
自由派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而毛右在维护特色上也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但是最终毛右特色是要失败的
引用 农妇 2020-4-21 09:20
和小粉红一样成为特色的自干五走狗,恰恰是毛右落后思想的反映,大谈小粉红(特色洗脑产物)已经胜利为时过早。
引用 农妇 2020-4-21 09:16
特色肯定了什么,右派中层全面否定毛也比特色肯定毛的政治框架演变为法西斯要好。
引用 农妇 2020-4-21 09:13
列宁同志说过如果你的行为被敌人赞扬,那么肯定你做了愚蠢的事情,既然右派上层短视,为什么你不赞扬呢,可见你们才是最右的特色的走狗。
引用 农妇 2020-4-21 09:08
自由派至少逼迫特色承认了不少错误,并且给特色添加了麻烦,而且这种麻烦还没有结束,还会发酵。
引用 农妇 2020-4-21 09:07
不能看到特色是中国最右的势力,一切都是狗屁不通的分析
引用 金山一民 2020-4-21 00:52
武汉病毒所基本上已是人家的前哨,人家大使馆人员可随时进入,干啥啥。其实武汉的事,病毒的源头,人家一早就清清楚楚,现在装傻,要狠狠的敲你个大竹杠。特色卖B惯了,再脱裤子的可能性非常大。

这儿的警察要整人,就在你车里放些毒品,然后你就是毒贩了,老套。特色被人藉机莫须有地反将一军,却给中国引来一身蚁。

世界疫情的事,有史为証。珍珠港事变前日本来袭的情报罗斯福政府早知,但一直压下,等鬼子打,死了人,然后有理由鼓动与造成舆论,顺利动员全国,然后大打,大打后,然后大赚了!(911,何尝不是?)
引用 老王3235 2020-4-21 00:33
这是对当期中国意识形态斗争以及右派阶级基础的高水平分析文章,系统分析了自由派的组成部分、阶级基础、意识形态策略及其必然失败和没落的前途。
引用 老王3235 2020-4-21 00:30
这些右派中的不少人实际起到了投靠敌人,出卖中国人民利益的汉奸所起的作用。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4-21 00:23
所以说,方方如此被老百姓恨的原因就很清晰了。她既代表着右派上层的政治短视,又代表着反动文人的蔑视群众,还时不时地像右派小资一样情绪崩溃破口大骂。确实是当今中国右派历史局限性的集中表现。
引用 金山一民 2020-4-21 00:18
好文!

但除了右派文人和媒体外,也不要忘记了上层建筑,没有上层建筑作后盾,它们过去是猖狂不起来的。

要结合刘鹤不久前的签约“全面开放”的大出卖,一同批判。
引用 redchina 2020-4-20 23:59
这是对当期中国意识形态斗争以及右派阶级基础的高水平分析文章,系统分析了自由派的组成部分、阶级基础、意识形态策略及其必然失败和没落的前途。

查看全部评论(20)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6-3 10:05 , Processed in 0.02094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