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介绍一种由美中研究人士合作人工合成的致命新冠状病毒

2020-5-2 13:13| 发布者: 金山一民| 查看: 10427| 评论: 8|原作者: 李良|来自: 李良书简 04-09-2020

摘要: 美国北卡罗利娜大学2015年12月在自然医药学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由带源体马蹄蝙蝠的病毒结合沙氏病毒复制而成一种新型人工合成冠状病毒。法国巴黎巴斯特研究所病毒学家曾批评此类人工合成病毒,认为:如果此类新型病毒自实验室逸出,无人能够预测其结果。

介绍一种由中美研究人士合作而人工合成的致命新冠状病毒

http://huayue.fatcow.com/HuaShan/BBS/shishi/gbcurrent/2378671.shtml

(李良书简 04-09-2020


目前许多中英文的报导都往Covid-19是来自中国的自然产生的病毒,无论是人类在感染了病毒后,将病毒带进了海鲜市场, 还是海鲜市场感染了病毒,再带到人类身上,或是蝙蝠就是宿主,都有可能,坐实了两个结论:


1.Covid-19是自然在中国武汉发生的。(那么,所谓的 “中国病毒” 或 “武汉病毒” 之说岂非言之有理?)

2.)排除了人工病毒的可能,也就是说它绝非生物武器的一环。(都来于自然,没人搞你啦!)


以上两个全无实证的结论,谁的受益最大呢?这些文字,是在谁的主使之下写出的呢?


许多文字中都曾提到了武汉P4的石正丽,那么,就让我们先来看看201511月这篇在权威科学报导杂志The Scientist上的报导文字:


Lab-Made Coronavirus Triggers Debate

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lab-made-coronavirus-triggers-debate-34502?archived_content=9BmGYHLCH6vLGNdd9YzYFAqV8S3Xw3L5

此文大意是:


美国北卡罗利娜大学(UNCChapel Hill校园传染病教授Ralph Baric的群组201512月在自然医药学杂志(Nature Medicine)发表了一篇根据由原来带源体马蹄蝙蝠的病毒SHC014结合沙氏病毒(SARS)覆制而成的一种新型人工合成冠状病毒。此一人工合成病毒易于结合人体细胞并引起人类呼吸管道的致命感染,但不会让感染的老鼠致命,于原来之带原者蝙蝠则无影响。

为此,法国巴黎巴斯特研究所(The Pasteur Institute in Paris)病毒学家Simon Wain-Hobson曾批评此类人工合成病毒之举的不当,他认为:“如果此类新型病毒自实验室逸出,无人能够预测其结果(If the new virus escaped, nobody could predict the trajectory,”)

Ralph Baric群组的原来的论文发表于2015 12月之Nature Medicine 杂志,名为: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6552008

其作者群为:Menachery VD, Yount BL Jr, Debbink K, Agnihothram S, Gralinski LE, Plante JA, Graham RL, Scobey T, Ge XY, Donaldson EF, Randell SH, Lanzavecchia A, Marasco WA, Shi ZL, Baric RS.

名单之中, Ge XY 是湖南大学生物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葛行义,而 Shi ZL 就是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教授的石正丽。除此之外,其馀人士大都是跟UNC有关的研究人员;领衔的Menachery VDVineet D. Menachery)是现任的德州大学(UT at Galveston)分子生物学的助理教授,2017年之前他是UNC Baric RS所领导实验室下的的博士后,算算时间和按照论文作者排列次序的惯例,这个人工病毒的合成过程做的苦工可能就是他干的,殿后的Baric RS就是颇有名气的Ralph BaricUNC的流行病学和分子生物学的大牌教授。

Vineet D. Menachery/Baric 等的合成病毒受石正丽的影响如下(見https://www.id-hub.com/2019/05/21/emerging-technologies-investigate-coronavirus-emergence-interview-vineet-menachery/:

….So, in my talk I talked about a longitudinal study that had been done by Zhengli Shi’s group at the Wuhan Institute  on Chinese horseshoe bats, which led to a big shift in our thinking about these bat CoVs because it revealed they are much closer to the epidemic SARS strains than previously thought. Normally, we don’t evaluate anything beyond being reactive to the next emergent strain, but building on this study using our infectious clone system we had the opportunity to ask more questions – and that’s how this project started……

估计他们合成使用的中国马蹄蝙蝠病毒是由葛行义和石正丽取得的,沙氏病毒(SARS)的提供和和合成则是在Menachery VD - Ralph Baric的美国UNC的实验室里出炉的。

當然,由Menachery VD 。。。Ralph Baric等人所合成的新冠病毒或許并非Covid-19 SAR-COV-2),因爲都說Covid-19是自然而來的,不可能是人工合成的。但目前很多报导尤其是中文的都把跟美国有关的人士撇开,都强调Covid-19来于自然而非人工,那就是武汉的海鲜市场,可也没有什么确凿的实证,连石正丽开始都这么説,就这么的煳涂过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不管如何,这些报道对中国都是很不利的,因爲它们的总汇,就坐实了Covid-19虽非人工但是来自中国武汉,所以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的说法就顺水推舟,一帆风顺啦!至于Covid-19是否有人工合成的可能,就随风而去不见踪影,更不要説什么生物武器了!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金山一民 2020-5-4 05:14
lumanman: 问题出在基层,根子还是在庙堂之上。这么重要的涉及国家安全的事也不监管,一天到晚东施效颦,嚷嚷啥“小政府,大市场”,要让那只看不见的手来操控一切。 殊不 ...
根子和问题都绝对是出在上层建筑!

不是花了大量的金钱搞什么“千人计划”还被人倒打一把吗?爲什么石正丽等等还几百万美元地接受美国国家卫生局(NIH)的援助进行病毒和基因样本等要害问题的研究?堂堂大中国,还在乎那几分银子吗?人家出钱,成果当然也由人家收割;美国使馆人员居然进出武汉的P4如入无人之境,这到底是哪门子的逻辑?

石正丽居然还是中国搞病毒的骨干红人,这不让人背脊骨发寒吗?
引用 lumanman 2020-5-4 04:38
金山一民: 正是如此!二十年来替人家在中国各地从血液里收集中国各地区性不同年龄层尤其是老人的基因样本的,何尝不是像是石正丽一般的“精英"研究人员,譬如哈佛的那 ...
问题出在基层,根子还是在庙堂之上。这么重要的涉及国家安全的事也不监管,一天到晚东施效颦,嚷嚷啥“小政府,大市场”,要让那只看不见的手来操控一切。 殊不知还有不能作为商品交换的东西,那是不能让那只看不见的手来才操控的。不然的话被人家卖了还帮人家数钱。
引用 金山一民 2020-5-4 03:04
美國為新冠病毒事着手調查德州大學Galveston 國家實驗室

leeliang Letters 05-02-2020

My 04-09-2020 letter (介绍一种由中美研究人士合作而人工合成的致命新冠状病毒)has identified a key paper that may shed some light into an intertwined relationship among UNC-UTG-WuhanLab, and now the US government starts (05-01-2020) investigating University of Texas Galveston National Laboratory and their relationships with Wuhan.

(see “US investigating University of Texas links to Chinese lab“,https://thehill.com/policy/technology/495674-education-department-investigating-university-of-texas-links-to-chinese-labSome

Some quotes from my 04-09-2020 email:

" Ralph Baric群组的原来的论文发表于2015 年12月之 Nature Medicine 杂志,名为: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6552008

其作者群为: Menachery VD, Yount BL Jr, Debbink K, Agnihothram S, Gralinski LE, Plante JA, Graham RL, Scobey T, Ge XY, Donaldson EF, Randell SH, Lanzavecchia A, Marasco WA, Shi ZL, Baric RS.

名单之中 , Ge XY 是湖南大学生物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葛行义,而 Shi ZL 就是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教授的石正丽。除此之外,其馀人士大都是跟UNC 有关的研究人员;领衔的Menachery VD(Vineet D. Menachery )是现任的德州大学(UT at Galveston) 分子生物学的助理教授,2017年之前他是 UNC (U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由Baric RS 所领导实验室下的的博士后,算算时间和按照论文作者排列次序的惯例,这个人工病毒的合成过程做的苦工可能就是他干的,殿后的Baric RS就是颇有名气的Ralph Baric,UNC的流行病学和分子生物学的大牌教授。。。估计他们合成使用的中国马蹄蝙蝠病毒是由葛行义和石正丽取得的,沙氏病毒( SARS)的提供和和合成则是在 Menachery VD - Ralph Baric的美国UNC 的实验室里出炉的。。。。"

I guess this investigation should be able to pinpoint where the virus was engineered if a fair investigation could be carried out. Should it be proven that the virus was indeed engineered within the United States then China's Wuhan could be ruled out, a good vindication, though there is no direct evidence indicating that the virus engineered by Menachery VD - Ralph Baric’s team has anything to do with the current Covid-19 pandemic.

- leeliang
引用 金山一民 2020-5-4 02:08
龙翔五洲: 我的印象是:一些科学家受了一种狭隘的个人兴趣以及各种名利的驱动,迎合了资本战略集团百年来一贯的化学、核物理、细菌、病毒、基因武器的战略图谋,搞了一批反 ...
李良在文里提到:“当然,由Menachery VD 。。。Ralph Baric等人所合成的新冠病毒或许并非Covid-19 (SAR-COV-2),因爲都说Covid-19是自然而来的,”, 写得很谨慎小心,不随便给人帽子。

但是,所谓的“Covid-19 ”就是SARS-COV-2 病毒的代表流行术语,再看看Menachery VD 。。。石正丽。。。Ralph Baric 2015年12月那篇篇论文的内容,赫然就是SARS-COV的综合体,这其中,有没有关联呢?Fort Detrick的病毒研究室连731部队石井四郎的研究都网罗了,这篇论文里那么重要的结果,难道会放过吗?
引用 金山一民 2020-5-4 01:51
lumanman: 美国政府(NIH)曾给武汉病毒所三百七十万美元合作在中国大山里收集传人的蝙蝠病毒。 石正丽是拿美国的钱为美国人干活。 ...
正是如此!二十年来替人家在中国各地从血液里收集中国各地区性不同年龄层尤其是老人的基因样本的,何尝不是像是石正丽一般的“精英"研究人员,譬如哈佛的那个华人!他们难道连一点常识上的警觉都没有?是什么把他们的眼睛和心灵都矇蔽住了?
引用 龙翔五洲 2020-5-3 23:41
我的印象是:一些科学家受了一种狭隘的个人兴趣以及各种名利的驱动,迎合了资本战略集团百年来一贯的化学、核物理、细菌、病毒、基因武器的战略图谋,搞了一批反人类的科学活动。这次的新冠病毒很可能已经走上了武器化的邪路,他们试图研发一种针对黄钟人群的基因改造病毒,但是没有达到成熟的程度就发生了事故性的外泄,造成这次全球疫情的大流行。对于这次疫情的源头追责,出现几种不同的态度。一种是去政治化,让科学调查后再下结论;另一种是认定源头的自然产生论A;还有一种是认定源头的自然产生论B,它与A的不同是和稀泥,为可能的某方人为罪行打圆场;再一种是以攻为守的甩锅派。以上仅为本人的印象,而非结论,仅供参考。
引用 lumanman 2020-5-3 22:58
美国政府(NIH)曾给武汉病毒所三百七十万美元合作在中国大山里收集传人的蝙蝠病毒。 石正丽是拿美国的钱为美国人干活。
引用 redchina 2020-5-3 04:35
现在看来,资本主义条件下的“生物研究”已经给人类带来巨大危险,其长远威胁也许不下于核武器;而各种所谓“跨国”合作研究又给中国这样的核心区以外的国家带来额外的作为病毒实验场的危险。

查看全部评论(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6-3 11:19 , Processed in 0.01989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