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侏儒的绝唱 —— 评点乔良先生近日关于台湾问题的文章

2020-5-12 23:2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533| 评论: 1|原作者: 郭建波|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中华民族只有在两岸统一的凯歌声中才能真正实现复兴。由此看来,两岸统一是民族复兴的必要条件。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没有哪一个民族是在国家分裂的情况下走向复兴强大的。  



中华民族只有在两岸统一的凯歌声中才能真正实现复兴。由此看来,两岸统一是民族复兴的必要条件。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没有哪一个民族是在国家分裂的情况下走向复兴强大的。

  以《超限战》名噪一时,以发表“救美国就是救中国”语惊四方,已经退出空军现役的少将乔良先生,近日又鼓吹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有违民族复兴大业的高论。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这个时候乔良先生宣扬这样的论调?这种论调存在的社会基础又是什么呢?

  ——作者评点札记

  

乔良:台湾问题攸关国运不可轻率判断

  任何一项决策的制订,都必须先考虑约束条件,而不是仅凭决心或信心。[评点:抽象地讲这些问题,倒也没有什么。]国人的思维方式,是习惯或喜欢笼而统之甚至大而华之看问题、谈问题。[评点:中国有些人是这样,并非都是这样。]如对美与中国开打贸易战,一些人上来就是“打的一拳开,挡的百拳来”,“不打则已,打就打疼”。[评点:精神是可嘉的,还要讲究策略。]但怎么打,用什么打,打的结果是什么?却很少有人触及。[评点:不必对贸易战大惊小怪,这次中美贸易战打得再厉害,能比得上当年苏联赫鲁晓夫在中国经济遇到困难的时候趁机撤退专家、撕毁协定、逼迫还债吗?在那种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中国人民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的领导下,发扬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精神,不但克服了困难,实现了经济的恢复和发展,还搞出了“两弹一星一核艇”。当然,话又说回来,我们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了,如果美国通过贸易战能够迫使中国作出让步,而我们却没有逼迫美国让步的对等的东西,就应该对此进行反思了。这就要对中美贸易战进行深层次的思考,我们在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战略中存在哪些失误,又如何进行纠正?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对台湾问题也如是,张口就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眼下不统,更待何时”?但你问他今夕何夕?如何深入虎穴得虎子?就语焉不详了。[评点:有些人是这样,那么中国人都是这样吗?中国还有战略家嘛。]这种不考虑自身或外部约束条件,只凭决心或信心(更多的是头脑发热)就拍脑袋做决策的主张,名曰爱国,实为害国。[评点:人民群众积极支持国家统一,到底是“爱国”还是“害国”?不过,乔良先生在这里敲打的是决策者,而不是一般的老百姓。]

  什么是约束条件?以台湾问题为例:

  其一,做为中国军人,我想让世界知道,经过20多年厉兵秣马,我们已做好了随时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准备,这一点,请世界包括美国不必怀疑。[评点:乔良先生作为少将,了解军内发展动态,才作出了这样的判断。这与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讲的我们有坚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够的能力挫败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图谋是一致的。我们对此感到欣慰。]但为什么还不动手?因为要计算成本和收益,所以要选择时机。[评点:不是“计算成本和收益”,用邓小平的话说,这是因为当时在台湾问题早迟几年解决无关大碍的情况下才拖下来的。用“成本和收益”来说明解决台湾问题“要选择时机”,真是不伦不类。这种帐房先生的“精明”怎么能用于国家主权和核心利益的维护上呢?如果这么计算的话,当年抗美援朝就别打了(后来我们到一九六五年才还清苏联这笔军火债),抗美援越也别援了(那是200亿啊,能建多少厂矿企业),当年的三线建设和大规模备战以及“两弹一星一核艇”的研制也别搞了,集中主要力量用之于经济建设,要是那样的话,我们的国威、军威、威摄力从何而来?想想看,当年我们在抗美援暖的前夕,中国政府公开宣布美军一旦过了“三八线”我们不能坐视不理,但是麦克阿瑟就是置之不理,不但过了“三八线”,而且其先头部队直抵鸭绿江边。我们出动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把麦克阿瑟打得丢盔弃甲,将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赶到了“三八线”南,其中在三次战役的时候还一度占领汉城,最后将战线稳定在了“三八线”。中国军队的战斗力给美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致于在抗美援越的时候,美军极为谨慎,地面部队始终没有越过北纬“十七度线”。当时的美国总统约翰逊还开玩笑说,美军要是轰炸中越边境40公里内的那怕一个厕所,都要获得他的批准。乔良先生,这是为什么呢?按你这样“精明”的“成本和收益”计算法,我们国家和军队的威慑力从何而来?]不可否认,大疫之下,美国手忙脚乱,军力收缩,的确貌似出现了我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短暂窗口期,[评点:乔良先生这样说似有深意,是为他下文反对现时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服务的。我们要问的是,美国没有伤筋动骨,何谈“短暂窗口期”?话又说回来,美国自身出现问题的确会给我们解放台湾提供有利条件,但是不管怎样我们总不该把什么时候武力解放台湾放在美国出现内忧外患的基础之上吧。要有这样的话,这种想法本身就是错误的。因为这是殖民意识在作祟。]但除非此后的疫情发展使美国就此倒地不起,[评点:会这样吗?]否则,仅仅抓住一个战术窗口,还不足以解决我们日后将面临的战略困境。[评点:解放台湾会造成“战略困境”?除非我们自己犯了战略性的错误,内部核心经济被人家掏空了,自己不堪一击,否则的话,解放台湾天经地义,出师有名,正义之战,难道会造成“日后面临的战略困境”?当然,我们并不否认会造成一些困难,甚至一些较大的困难,但是困难是可以克服的嘛!只有那些认为离开了美帝中国就活不下去的人,才会把这些困难看作灾难性的后果。]所以,如何判断时机,选择时机,就必须通观全局。[评点:通观全局是必要的。正是因为通观全局,所以台湾问题才拖延到了今天。现在台湾问题已经成为中国走向民族复兴大业的绊脚石,要实现民族复兴大业,就必须解决台湾问题,还有等下去的必要吗?]

  首先是要弄清楚,中国当下处于什么时刻,什么阶段?[评点: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判断。即使是同样的判断,站在不同立场上的人也会有不同的认识。]一句话:千年复兴,机遇难得,将强未强,将成未成之际。[评点:这是说中国现在正处在民族复兴的前夜。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遇,不可在台湾问题上轻举妄动。]虽已是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且是唯一全要素生产国,但同时又是自身资源不足以支撑制造业需求,自身市场亦不能完全消化制造业产品的国家。[评点:说中国是制造业第一大国,全要素生产国,从形式上说倒也不错,但是我们要问的是在制造业和生产要素中,中外资本的构成如何呢?即使在民族资本中,公私又如何呢?我们今天制造业已经对外资全部开放,生产要素也几乎对外资全部开放,如果满足于制造业和生产要素第一大国的称号,不看其资本构成和核心技术的掌控情况,不过是夜郎自大式的自慰而已。难道外国企业就是中国企业吗?其利润归属到底是外国还是中国?这不是明摆着的嘛!至于说自身资源和市场不足以支撑制造业需要和消化制造业产品,这并不奇怪,近代以来的资本主义大国都是这样,为此还酿成了两次世界大战。对于中国来说则是因为中国社会生产力(外资占相当部分)的发展已经超过了中国资源的供给和市场消费造成的。这是盲目吸引外资造成的恶果。外资到中国来是为了掏金,它两头对外,不过是利用中国提供的廉价生产条件榨取丰厚利润而已。这种发展已经造成了中国生态环境的严重恶化,因而需要我们进行深刻反思,并采取有效的措施予以解决。]这时,外部的约束条件,将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中国的兴起。[评点:外国是有约束条件,但是中华民族只有在打破这些约束条件后才能实现复兴。外部条件说到底还是外因,而只有内因才会对民族复兴起到决定性作用。这个内因就是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就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在国家经济中的支配地位。]何况全球经济包括中国经济,都还处在美元体系之下,[评点:美元是世界货币,但是这种世界货币与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美元不可同日而语,是苏联解体后世界各大国对美国妥协的结果。]虽然中国是全球外汇储备第一,高达三万多亿外储,[评点:依靠外储来发放货币,使外资在相当程序上掌握中国货币发行权,这对中国是福还是祸?值得深思。]但如果你注意到了今年大疫爆发,美国为摆脱困境,一次就超发美元6万亿,就不难明白,我们与美国的不同,表现在什么地方。[评点:这不过是美国利用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通过滥发纸币,在向世界各国转嫁损失,征收铸币税。这就如同一个国家出现财政赤字后滥发纸币一样。不过,美国是向世界各国转嫁损失,而滥发纸币的国家则是要本国人民买单。美国人能够这样做,说到底还是由于不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秩序造成的。我们现在就是要打破这种不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秩序,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基础建立公正合理、平等互利的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美国的作法,正是我们要消灭的对象,值得这样羡慕吗?]当中国经济和人民币还未摆脱美元约束的情况下,或全球经济与金融还处在美元体系中时,中国的任何决策(无论是政治的,经济的还是军事的),都不能不考虑这一首要外部约束。[评点:这是在警告党和国家领导人,在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还没有改变之前,中国在和美国关系的决策上都要以维护中美合作的大局为重。怪不得乔良先生在美国发生次贷危机后,喊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口号呢!其来有自。]这并非怕不怕美国的问题,[评点:何必这样遮遮掩掩呢?]而是要考虑它对我的每一决策的伤害方式和伤害程度的问题,只有掂量清楚这两点,才会懂得如何趋利避害,或如何两害相权取其轻,确保中国自身利益最大化。[评点:在这里似乎看到了汪精卫“曲线救国”论的影子。在日军大举侵华之际,汪精卫被日本的国力所吓倒,认为日军碰不得,宣传“亡国论”,搞起了“曲线救国”运动,以民族英雄自居,说他投降日本人,做日本人的傀儡,是为了救中国。]

  其二,既然眼下是中国千年复兴,将成未成之际,收复台湾,是否是当务之急?[评点:我们要问乔良先生的是,收复台湾和民族复兴大业到底是什么关系?民族复兴大业的实现到底包括不包括两岸统一?一个没有统一的国家何谈实现民族复兴?]如眼下不收台湾,中国复兴就无法继续,甚至前功尽弃,那当然就只能果断出手,毕全功于一役,志在必得。[评点:台湾现在确实已经成为民族复兴大业上的绊脚石,这是没有疑义的。看一看我们从中央到地方以及大学里面关于台湾问题的单位和研究机构有多少吧,再看一看为了维护一个中国的局面我们在国际交往中又付出了多少资源吧,又看一看为了从经济上拉住台湾我们让台湾获得了多少贸易顺差吧,美国时常以台湾为要挟来敲诈中国吧,……,当然决策这个问题的时候要慎重对待,通盘考虑。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只有在两岸统一的条件下才能够实现。]但如眼下收台,可能欲速不达,反被其累呢?[评点:既然我们做好了随时动武的准备,有意志、有信心、有能力这样做,又怎么会“欲速不达,反被其累”呢?当然,从谋划上作最坏考虑是必要的。]是否还要横下心来,不计得失,非收不可?[评点:不是“不计得失”,而是维护国家主权、领土统一的使命所致。我们早就声明对台动武的三个条件:如果台湾出现导致独立的重大事变,如果外国势力武装侵犯台湾,如果台湾方面无限期地拒绝统一,我们就要对台动武。]因为从岛内情势看,文统无望,只能武统,[评点:对,是这样。]但台湾问题并非陆台两家的内部事务,美国明摆着要插手其间且也有此实力。[评点:难道因此就要放弃或延缓两岸统一吗?]虽然我们判断美基本不会直接武力干预我攻台,但间接干预呢,不是有可能,也不是很大可能,而是肯定会。[评点:美国不会武力干预我攻台,不是不想干预,是因为得不偿失,且在道义上也处于不利地位,说到底还是国家利益使然。间接干预不外乎就是重演当年新中国成立时对我们的封锁吧,看一看历史,美国联合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封锁了我国二十多年,我们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全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搞出了“两弹一星一核艇”,重返了联合国,它今天的间接干预难道会出现比这更严重的局面吗?]按美军设想,一旦发生台海之战,美军应不是直接对华开战,而是联合西方国家封锁制裁中国,特别是用其海空优势,掐断中国海上生命线,[评点:这可能是真的。如果单纯的制裁中国,倒也罢了。如果利“用其海空优势,掐断中国海上生命线”的话,这种“掐断”是利用其占领的海上交通要道(比如马六甲海峡)拒绝中国商船通过,与制裁中国也没有什么本质性区别;这种“掐断”是指美国海、空军袭击中国商船,即使美军不直接参加台海战争,又与参战有什么本质性的区别呢?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海、空军到远洋作战可能还会受到限制,但是火箭军是对袭击中国商船的美海、空军进行反击,还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商船被击沉而无动于衷呢?如果反击的话,出现中美战争的可能性并非不存在。从乔良先生文中的表述看,他指的是拒绝中国商船通过。]使中国制造业所需资源无法输入,所产商品无法输出,[评点:这个问题还是可以看到有效解决的:一方面我们在缅甸、巴基斯坦、新疆开辟了新的出海口,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损失;另一方面中国国际市场的萎缩,会出现社会生产力的局部闲置。中国是一个大国,本身就是一个大市场。这个问题可以在启动内需,扩大民生方面,得到有效缓解。这里要命的是在商业领域中国信息工业是英特尔—微软和AA体系在支撑着,国外的CPU仍然占绝对支配地位,中国的“互联网”实质上是因特网,美国仍然可以靠掐断核心元器件的供应和断网,使中国信息工业和局部区域陷于混乱。这是最严重的问题。当然,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由于我们执行了“造不如买”和“市场换技术”的错误发展路线造成的。抚今追昔,我们不禁想到文化大革命后期批判买船就是卖国主义,我们要问乔良先生的是,这种批判到底对不对呢?]同时通过纽约伦敦两大金融中心,掐断中国的资本链,[评点:我们要问乔良先生的是,中国社会的发展到底是靠外资还是中国自己?如果是自己的话,那么这种资本链就对中国就不会造成致命的影响。现在需要的是我们要摒弃对外资的错误观念,比如把引进外资多少、向外资进行无限度开放和以外资来作为人民币发行的错误作法。这已经使我们在发展的道路上出现了殖民化的隐患,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后果。]必须看到,眼下虽遭大疫,加上金融危机在即,美国实力大减,但倾其全力走出上述步骤,还是做的到的。[评点:我们的应对方案呢?乔良先生,你只看到了美国干预、制裁对我们的不利因素,而没有看到我们作为一个大国应对美国制裁的干预的有利因素。这种思考问题的方法是片面的。]逻辑推演到这一步,收台与复兴的轻与重,就不难掂量出来了。[评点:解放台湾和民族复兴能够分得开吗?难道解放台湾不是民族复兴的应有之义吗?一个没有实现统一的中国能够实现民族复兴吗?这种将解放台湾和民族复兴对立起来,乃至割裂他们之间关系的作法是错误的、有害的。乔良先生这样讲,是为了下文反对现时解放台湾寻找依据。]中国的复兴虽未必会被此一战打断,但肯定会让我们接下去的路步履维艰。[评点:中国将在解放台湾两岸统一中加快民族复兴的步伐!]这可不是说一句“大不了现代化晚实现几年”那么简单。[评点:看来乔良先生把解放台湾造成的困难看得如同泰山压顶,漠视解放台湾后从政治、经济、军事以及大国威慑力方面给中国带来的巨大收益。他把困难看得太大了,把收益看得太小了。现在我们要思考的是,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乔良先生这样的判断呢?难道仅仅是认识的不同?]台湾问题并非我复兴大业的全部内容,甚至连主要内容都谈不上。[评点:这话说的让人感到莫名其妙。台湾问题事关中国的核心利益,也是检测中国能否实现复兴的重要标志。我们要问乔良先生的是,离开了台湾回归祖国、两岸实现统一,中国能够实现复兴吗?一个连国家统一都解决不了的民族,又怎么有能力实现复兴?可以说,两岸统一是民族复兴的前提,而不是民族复兴的结果。在这个问题上患近视病,不过是自欺欺人吧了。]因为复兴大业的主要内涵是十四亿人的幸福生活,收回台湾就可以满足这一大目标?[评点:台湾人在不在这十四亿人之中?民族复兴是指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共同实现的复兴,在民族复兴大业上落不下台湾人,因而两岸统一是民族复兴的前提。]因此,对中国人来说,没有比实现民族复兴更大的事业![评点:抽象地讲,这句话倒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乔良先生在这里讲这一句话是别有用心的,不过是为了引起下文预先所作的铺垫。]一切都必须给这一大业让路,包括台湾问题的解决。[评点:水落石出,这才露出了真相。原来是打着维护民族复兴大业的旗号,反对武力解放台湾。]

  我不止一次说过,台湾问题,不管我们怎么强调它属于中国内政,但本质上仍是中美问题。[评点:这是混淆问题的性质。台湾问题本质上是国共两党内战的遗留问题,是中国内政而不是国际问题。把美国干预台湾问题,侵犯中国主权,造成的台湾问题复杂化,说成是一个国际问题,并用之来抹杀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的本质属性,将台湾问题的内政本质和国际影响混为一谈,这是在制造台湾问题国际化。说轻了是认识问题,说重了是洋奴意识在作祟。]如果没有美国的深度介入,“台独”就是个伪命题。但有了美国的背后撑腰,“台独”就成了威胁中国主权完整的真问题。[评点:真作假来假也真,假作真来真也假。美国插手台湾问题,是要用台湾来敲诈中国,逼迫中国对此妥协、让步,制约中国的发展和崛起。如果中国有破釜沉舟的决心,美国是不是因为中国要解放台湾就不仅卷入台海战争,还要冒和中国进行全面战争乃至核大战的风险呢?理性选择来说,不言而喻嘛。乔良先生上文也谈到了这件事。因而对美国的撑腰要辩证分析,看到其另一面,不要为所谓的“真问题”吓破了胆。]因此,解决台湾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如何解决台独势力,而在于要先解决中美实力对比。也就是说,在中美掰手腕未分胜负之前,台湾问题不可能彻底解决。[评点:是吗?乔良先生的意思是说,中国在综合国力超过美国之前都不要试图武力解放台湾,台湾问题也不可能得到彻底解决。既然乔良先生提到了美国,那么我们就用美国的历史来反驳乔良先生吧。美国南北战争前夕,南方要求独立,分裂国家,还主动发起了叛乱。给南方叛乱势力撑腰的是英国,当时英国可是早已完成工业革命的世界殖民帝国,实力远远超过了美国。按照乔良先生的逻辑,美国在实力超过英国之前是不能进行内战、平定南方叛乱、统一祖国的。当时美国总统—共和党人林肯是一位有远见的政治家,他明白国家分裂只能有利于英国这样的世界头号强国,不仅会使美国丧失成为世界头号强国的基础,还会给美国造成严重的后患,这才顶住内外压力,即使在初期战争不利的情况下也没有妥协,而是领导美国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平定了南方叛乱,统一了国家,为后来美国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乔良先生,假如当时林肯有你这样的想法,美国北方能够取得战争的胜利吗?美国能够实现十九世纪后期的经济腾飞,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独领风骚吗?事实胜于雄辩,让历史告诉未来吧。]硬着头皮解决,也只能做成一锅夹生饭,让台湾成为我们背上的沉重包袱。[评点:怎么是包袱呢?我们往下看。]因为台海一旦开战,资金全部撤空,企业全都关门,人员全都失业的孤岛,将让我们注多少资金去重振其经济,投多少人力去管理其社会?[评点:我们要问的是,乔良先生,问题再严重,会超过建国初期共产党解放大陆时面临的严峻形势吗?当时给共产党坚定支撑的只有解放区军民,而解放台湾后则是整个大陆民众。既然那个时候能够用短短三年时期,而且还在进行抗美援朝的情况下,就使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怎么现在有雄厚工业基础的大陆作为后盾,怎么反而就成了严重问题了,“背上”了“沉重包袱”了。实在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二千多万不认同甚至敌视你的人口,用什么方式管?难道一直军管下去不成?这是多大的代价,多高的成本?这代价和成本难道不拖累甚至不拖垮复兴大业?[评点:我们不是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自信吗?这四个自信难道是自吹自擂,自己在吹牛皮吗?同时还有同文、同宗的文化血缘优势。况且台湾解放会使中国战略态势大为改观,人民解放军的出色表演也会给世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中国周边环境也会散尽硝烟,又怎么会拖垮复兴大业?笑话!]在复兴之路上,中国是尽量轻装前进好,还是在外有美西压力,内有台湾重负下前进好?[评点:问题是乔良先生主张的这种所谓“轻装前进”果真能够实现吗?我们为了维持这种“轻装前进”已经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管是“压力”还是“重负”都要以维护我们国家的核心利益为基本准则,不能因为减小“压力”或“重负”就损害我们的核心利益。因而离开国家核心利益去谈什么“压力”和“重负”都是言不及义的。]而一旦完成复兴大业,回头解决台湾问题不是更易如反掌么?[评点:那是绕不过去的坎。前面我们说过,解决台湾问题当在中国实现复兴大业的过程中得以实现,而不是在“完成复兴大业“以后再来解决台湾问题。既然乔良先生把美国看得那样重要,为什么不学点美国的历史,看一看当年林肯是怎样解决美国类似问题的。当年美国南北战争的时候,北方的林肯可没有等到美国实现复兴(即北方国力超过英国)以后再来“易如反掌”地解决南方问题,而是以牙还牙用战争实现了国家统一,为美国成为世界霸主奠定了深厚的根基。我们要问乔良先生的是,在同样的情况下,为什么林肯没有像你那样“走捷径”(即为了复兴而宽容分裂势力),而是采取了平叛、维护国家统一的行动呢?是林肯当年的作法错了,还是你现在的想法错了?难道还要用时代不同了、国家不一样来进行辩解吗?既然你把美国当成祖师爷,为什么不学一学老师的长处呢?]那些一味主张现在就动手的人,真的连这笔账也算不过来?[评点:不是算不过来,而是国家民族之核心利益是不能用“账”来进行算的。我们已经等了七十年了,七十年了还没有完成统一,还要我们等到何时?]

  其三,有人会问,你说机会不对,在不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亊也是错误的,那么,什么时间做这件事才是正确的?我前面说了:在中美角力分出高下之时。[评点:按你这么说,当年的抗美援朝就不应该打了。怪不得现在有一些人对打败美帝的抗美援朝冷嘲热讽,说三道四,甚至怕刺激美国连纪念抗美援朝的活动也予以淡化处理,就连早已拍好的电视剧《抗美援朝》也不敢播放呢?]有人等不及,说那得等到猴年马月?我说,等到猴年马月也得等,但决不是干等,干等永远等不来这一天。[评点:妥协、退让还找理由,我们往下看。]那么,要怎么等?要用美国担心什么你就干什么的方式等,[评点:看他怎么说。]如:要毫不犹豫地继续扩大中国的全要素制造业优势;[评点:是不是要外资继续在中国全要素制造业攻城掠地?这里没有讲清楚。从逻辑上讲不排除这一点。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引狼入室?我们觉得应该这么说:要毫不犹豫地继续扩大中国国有资本的全要素制造业优势,尤其要掌握高端制造、核心技术和控股权,加强国有资本在全要素制造业的控制力。]要坚定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以抵销美元大量注水对中国财富的稀释和洗劫;[评点:这里关键的是要改变以外汇来发放人民币的方式,取消金融领域的无限度开放,扩大对外贸易中的人民币结算试点,最终撬动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要以支持华为为代表的中国新兴产业为抓手,把中国优先打造成数字化社会;[评点:支持发展新兴产业,打造数字化社会,这些说的都不错。不过要弄清的是究竟依靠中国国有资本还是中国私有资本、外国资本,在一个私有资本控制的社会里到底能不能实现复兴大业?如果能的话,那么资本主义也可以救中国了。至于说到华为,我们要说的是华为把量做上去了,在外国技术的基础上参与了5G标准的制定,但是华为作为高技术企业,使用的基础技术是建立在AA体系之上的,制造芯片使用的是ARM的CPU,华为的供货商有三分之二是外资企业,利润率连百分之十都不到。华为也是中国高技术企业的代表?看一看任正非的表态吧,我们永远需要美国的芯片。这是什么意思呢?要支持的话,应该支持以申威、龙芯为代表的真正从源代码、微结构上自主研发的高技术企业,这才是我们新兴产业的脊梁。]要通过军工产业的长尾链效应,既拉动中国经济,又加快军力提升;[评点:对,军工生产要搞上去。]要找到最捷径最有效的境外资源获取方式,最大限度地降低中国的资源瓶颈一一还有很多,不一一穷举,一言蔽之,就是要不断提高和增强中国掰手腕的力度,也最大程度上压缩外部约束中国崛起的因素,让见高下的那一天提早到来,[评点:这些都是为复兴前不解决台湾问题的观点服务的。]那时,没有了(或大大降低)美国因素,收复台湾,如探囊取物,遇佛杀佛,见僧杀僧,试看谁敢做绊脚石!?[评点:是这样,却没有说服力,不过是为台湾问题上的妥协、退让找借口罢了。]

  以上问题,都不是仅仅靠做好单一军事斗争准备就可以迎刃而解的,需要起码做好政治的经济的斗争准备,才可高悬战旗。[评点:对台动武当然要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通盘考虑,但是军事斗争在其中还是起着一个龙头的作用。乔良先生这样说,是在教训谁呢?]明白了台湾问题的重点要点,也就明白了台湾问题的难点痛点,难点痛点,全是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约束条件。[评点:“难点”、“痛点”是不可克服的吗?人的主观能动性哪里去了?当年我们在劣势的装备下,就敢于同日军交手,敢于打退国民党军队的全面进攻,敢于进行抗美援朝,把美军赶过了“三八线”,打出了我们的国威、军威,现在这些约束条件又算什么呢?]就此意义上说,其实单单解决台湾问题并不难,难的是先要解决那些约束条件。[评点:乔良先生一再提出这些“约束条件”,用意是什么呢?就是说台湾问题碰不得,一碰就会大难临头,给中国的复兴大业造成灾难性的损失。他自己先被吓破了胆,却故作镇静的样子,装作在为中国的复兴大业着想,出谋划策。]如何解决?谁先谁后?要解决哪些问题?解决到什么程度?才是我们决策的依据和出发点。[评点:这又是在敲打、警告决策者,台湾打不得啊。]在这一攸关国运的严肃课题面前,一切只凭热情或热血就下断言的说辞,都是轻率甚至轻浮的。[评点:这样乔良先生就惟妙惟肖地为自己勾出了一幅绥靖将军的自画像。]

  总评:

  乔良先生的这篇文章,中心意思是武力统一台湾有违中华民族复兴大业。在中华民族复兴大业完成之前,不宜武力解放台湾。只有在中华民族复兴大业实现之后,台湾问题才能够水到渠成地得到解决。

  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以两岸统一台湾回归祖国为前提的,没有完成国家统一是不可能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华民族只有在两岸统一的凯歌声中才能真正实现复兴。由此看来,两岸统一是民族复兴的必要条件。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没有哪一个民族是在国家分裂的情况下走向复兴强大的。因而那种在国家统一面前畏首畏尾瞻前顾后的侏儒,是不可能担当重任的,又何谈会成为历史巨人!

  乔良先生作为人民解放军空军少将,虽然退出了现役,但是仍然信息四通八达,在以个人的名义发表关于台湾问题的见解。但是,我们遗憾地看到,他的观点不仅与党和政府的对台政策出现不合,也被中外历史上的相关事件(如美国历史上的南北战争和中国的抗美援朝)所证伪。中国政府很早就宣布了对台动武的三个条件,二○○五年又通过了《反分裂国家法》,二○一八年初,中国驻美公使李克新公开宣布:美国军舰到达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乔良先生的观点与党和国家对台方针出现不合,到底是他不了解对台方针,还是有意为之,值得深思。

  其实,乔良现象的出现并不是孤立的,这种现象在今天中国的上流社会中有着广泛的基础。我们熟知的大谈中美夫妻论的人,发展买办经济的人,鼓吹普世价值以及具有崇美、媚美意识的人,与倡导“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乔良先生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在中国发生着极为重要的影响,左右着社会的发展方向。这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和警觉。

  既然我们讲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要有汉唐雄风,漠野烽烟,牧马高原,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既要有马踏匈奴的英雄气概,又要有马革裹尸的牺牲精神,厉兵秣马,枕戈待旦,随时准备解放台湾。我人民解放军既然能够在劣势装备下打赢昨天的抗美援朝战争,那么我们也一定会在今天统一祖国的战斗中消灭一切入侵之敌,完成祖国统一的神圣使命!我人民解放军所向无敌!

  二○二○年五月十一日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金山一民 2020-5-14 02:02
中华民族的复兴,绝不是通过做“中国梦”,绝非经由那个无事而忙耗费民脂民膏中饱私囊最后必打水漂的“一带一路”,而是取决于台湾的迅速统一;台湾统一得越快,复兴就越快。这个统一是有时间迫切性的统一,要主动地製造统一的客观环境。

美国的林肯,当年在美国百废待举之下,爲什么还要经由大将Sherman三光(抢光烧光杀光)那要求独立的南方,死一百万人以上打一场轰轰烈烈的统一南北战争, 惨烈到让美国南方人民从此不敢再言“独立”两字?林肯,为的是美国的千秋万世,为的是美国的兴盛。(时美国人口共3,100万)

这“鹰派将军”乔良这样吓唬中国人民说:

“一旦发生台海之战,美军应不是直接对华开战,而是联合西方国家封锁制裁中国,特别是用其海空优势,掐断中国海上生命线,使中国制造业所需资源无法输入,所产商品无法输出,同时通过纽约伦敦两大金融中心,掐断中国的资本链”。“逻辑推演到这一步,收台与复兴的轻与重,就不难掂量出来了。”

乔良的尾巴毕竟露出来了,它代表的不是中国人民的利益,而是西方资本集团在华投资经营的利益。这跟习近平的“有一千个理由。。。”的“好朋友”论合流。里应外合之下,所以代表西方资本集团在前台发声的特朗普们就更加的震震有词,底气十足了!此时此刻,在台独甚嚣尘上之时,乔良被推出来有此一説,不是偶然,而是当前中国领导人的刻意纵容。

“改开”们早就放弃台湾的统一,改开后所谓“让利台湾”数十年不遗馀力,台独这条白眼狼则越养越肥大,嚣张的气焰如日中天,大家已有目共睹,台独已经质变为插在中华民族心脏上的一把尖刀。

习近平,不过“改开”的萧规曹随而已。乔良,早已堕落成一个典型的喇叭狗五毛虫,跟许多大学里所谓“台湾研究所”里的精英一样,可能也被台湾统战或买通了。习近平看乔良,正中下怀,等于捡到了寳,当然要捧在掌心里,让他继续来忽悠煳弄中国人民!

习近平上任后,乔良可得意了:

1,在南海退缩,撤探油平台,撤永兴岛红旗九,停止填岛,搞掉吴胜利。
2.  贸易战通过刘鹤不战而大投降。
3.  美国甩锅新冠,爲了不得罪“好朋友”,龟缩起来装聋作哑,任由底下几个外交人员作无力的呻吟,全世界华人爲此无不人心惶惶。

資本帝國主義的殖民和御奴的技巧的確是與時俱進了,説這些話幹這些事的,如果不是被封爲“左派”的習近平,不是被封爲“鷹派”的喬良,而是經由溫家寶和茅于轼,那就太落於下乘啦!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5-29 10:44 , Processed in 0.01659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