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武器研究基地前身是日军731部队

2020-5-26 00:3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616| 评论: 0|原作者: 吾乃野生大国师|来自: 野生大国师

摘要: 美国政府认为,731部队细菌武器的研究资料对美国开发研制细菌武器有重要价值,对保障美国安全尤为重要,其价值远远超出把石井四郎等定为细菌战犯更为重要,因此,美国把从日方获取的细菌战情报作为内部情报处理,而不作为“战犯罪证”来追究。
美国政府认为,731部队细菌武器的研究资料对美国开发研制细菌武器有重要价值,对保障美国安全尤为重要,其价值远远超出把石井四郎等定为细菌战犯更为重要,因此,美国把从日方获取的细菌战情报作为内部情报处理,而不作为“战犯罪证”来追究。美国把731部队的细菌战资料看成是世界上尖端的东西,因而,美国军事当局,绝不想向任何国家透露731部队的研究资料。

美军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研究基地前身:纳粹日军731部队的免罪史

这是一份珍贵的历史资料,2014年我到黑龙江省支援项目的时候,来到731部队旧址的纪念馆参观,偶然间发现了金成民先生所著《日本军细菌战》一书,该书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于2008年,只印刷了一次,我买到的是最后一本,现在应该已经绝版了。金先生是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731研究所所长,对日军细菌战研究30余年,在国内外多方调查取证,研究结论受到多方高度认可。该书的第六编第三章中记载了战后审判期间,美国政府通过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军方专家对日军细菌战进行调查和资料收编的过程,这也是关于德特里克堡的最早期记载,75年前这个基地就继承了731部队的研究,开始了细菌战、生物战的研究,是当今世界上最深入的生物武器实验机构,因此COVID19从此诞生也就理所当然。那段历史,特此,转述如下:

一、美军战后收编731部队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纳粹势力的731细菌部队研制细菌武器,进行人体实验,并实施了细菌战争,杀害了大批中韩民众,犯下了滔天罪行。1942年4月,中国通过外交途径向全世界公布了卫生署署长金宝善关于日军在中国进行细菌战的书面报告。美国对此公开表示了反对态度。

实际上,美国制定了细菌战计划,准备开发研究细菌武器。1943年4月15日,美国在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德特里克营建立了细菌战研究基地。不到8个月,研究已具相当规模。早在太平洋战争之前,美国的军事情报机关就发现了日本准备进行细菌战。在太平洋战争期间 ,美国就发现了日军第731部队和石井四郎其人,并意识到其价值所在。日本战败后,作为盟军统帅和在二战战犯审判国际法庭中占主宰地位的美国欲抢在苏联之前得到日本细菌部队的最新研究成果,因此决定采取许诺免究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责任的方针,使这批战犯逃脱了战争审判 。

关于美国和石井四郎的交易,石井春海撰文说:

【“据我所知,确实进行了交易。但是美国方面来找我父亲,而不是我父亲找上门去的...我想强调的是,父亲的部下,没有一个人,作为战争罪犯被审判,这件事难道不重要吗?我为那些为逃避追究而不得不遁世求生的人感到难过,然而,对于我父亲和占领军进行交易的勇气,我就不这么想了...我想你是明白我的意思的。”(石井春海,《英文时报》,1982/8/29:P12)

1945年8月13日,日本战败前两天,石井四郎等2500多名官兵逃回日本,隐藏起来。1946年1月,盟军最高司令部对敌情报部获悉石井四郎隐匿家乡的情报,通过日本政府把他软禁起来。北野政次也乘美军飞机从上海回到日本。这时,国际检查局要求审问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结果是不准审问。

石井四郎想把731部队的研究成果移交给美国,借此要求美国赦免他及其部下的战争罪。他向盟军驻日占领军司令部的麦克阿瑟提出希望得到一份赦免战犯的书面保证。麦克阿瑟就此事向美国政府请示对策。

经过交涉后,石井四郎等就将其在研制细菌武器时,以3000人活杀做实验观察的记录和在中国战场、后方实施细菌战,屠杀中国军民,破坏农牧业生产的经验,总结为4篇文章作为成果交给美国为条件以换取其本人及其部下3000人的生命安全。这4篇文章分别是:

1、19人编写,长达60页的《用活人作细菌武器的试验报告书》。

2、长达20页的《对摧毁农作物的细菌战的研究》。

3、由10人编写的《关于对牲畜进行细菌战的研究》。

4、石井本人写的《20年来对细菌战的全面研究总结性文章》。

此外还附有8000张有关用细菌武器作活人实验和活人解剖的病理学标本和幻灯片等。美国急于要把这些技术情报弄到手,认为日本的细菌战经验,对美国的细菌战研究计划和国家的安全保障具有重要的价值,远比用它追究石井等人的战犯罪更为重要。因而美国不顾国际法 ,单方同意将731部队的全体人员3000人获得豁兔释放(郭成周、廖应昌,《侵华日军细菌战纪实》,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P452)

为了独占情报,由美军细菌战研究中心的细菌战专家汤姆森出面作出调查报告称 :

【“关于发展进攻性的细菌战,731部队的有些东西是值得注意的,但是日本还绝对不能够把细菌武器实用化。”】

以此来贬低731部队的细菌战能力,甚至还否认了有细菌战其事,以避免人们的重视和追究。

1947年9月8 日,美国国务院发给麦克阿瑟司令官的绝密电报,对保护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收集细菌战资料,作了详细的指示:

1、麦克阿瑟司令官不对石井及其他日本有关人员做任何承诺,继续收集尽可能多的情报。

2、由此得到的情报,事实上提供给情报系统。如果这种方法不能掩盖事实真相,在东京国际军事法庭查清石井等人的犯罪证据之前,继续像目前这样收集情况。

3、不对石井等人许诺免纠战犯罪,但是美国当局从美国安全保障的立场出发,不追究石井及其同伙的战犯罪责任。

(郭成周、廖应昌,《侵华日军细菌战纪实》,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P453)

美国国务院的电报指示中所谓“不对石井等人许诺免纠战犯罪”,是因为不出那种书面承诺,美国依然能够获取石井四郎及其部下的情报,而一旦该文件暴露出去,不会给美国带来麻烦。从另一方面讲,美国不作书面保证,也能够赦免石井四郎及其部下的战争罪。

美国政府认为,731部队细菌武器的研究资料对美国开发研制细菌武器有重要价值,对保障美国安全尤为重要,其价值远远超出把石井四郎等定为细菌战犯更为重要,因此,美国把从日方获取的细菌战情报作为内部情报处理,而不作为“战犯罪证”来追究。美国把731部队的细菌战资料看成是世界上尖端的东西,因而,美国军事当局,绝不想向任何国家透露731部队的研究资料。他们把这批绝密材料作为机密文件封存起来,保存在华盛顿的哥伦比亚特区的一个档案馆里,沉寂了30多年。直到上世纪80年代,美国新闻记者鲍威尔从美国刚公开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所形成的文件中,发现了石井四郎等战犯被赦免的材料后,美日之间的交易才被揭开。

然而,731部队研制细菌武器,进行细菌战的事实早已被世人所知,前苏联方面进入东北后就已初步掌握了731部队的有关情况。苏联要求引渡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而由于美国方面的强烈干预,苏联想审判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的要求未能够实现。

二、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基地

1946年1月19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宣告成立,作为处理日本战犯的主要机关,归驻日盟军总部管辖。审判国为在日本投降书上签字的9个同盟国,即中国、苏联、英国、美国、法国、荷兰、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外加印度、菲律宾等11个国家。同时公布了远东军事法庭宪章(条例),准备对日本战犯进行审判。负责处理日本战犯的机关还有国际检察局,由11名检察官组成,由盟军总司令任命。美国代表基南为盟军最高统帅部所属国际检察局局长。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国际检察局由美国所控制和操纵,因此,美国为了本国利益,而进行了不公正的审判,使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逃脱了审判。

美军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研究基地前身:纳粹日军731部队的免罪史

墨瑞·桑德斯中校

1、德特里克堡细菌研究基地与日本战犯的勾结

为了获取日本细菌武器的详细资料,1945年8月下旬,德特里克堡细菌研究所细菌学专家墨瑞·桑德斯中校奉命赴日本调查。在日本,他接触了下野的陆相下村定、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以及军医大佐增田知贞、军医学博士内藤良一等人。桑德斯在日本调查期间,受到内藤良一的影响,调查报告内容较为片面。11月回国,他写成了《桑德斯报告》。该报告认为从1936-1945年,日军孕育了进攻性细菌战,其规模可能很大,但又说,在日军军事计划中,细菌战一直是不太重要的小规模行动。因为其内容前后矛盾,麦克阿瑟等美国高层领导不甚满意,又从德特里克堡细菌研究所派阿尔沃·汤姆森中校去日本调查。

1946年4-5月间,汤姆森去日本调查。期间,汤姆森对石井四郎及25名亲信进行了询问。于5月31日,完成了《汤姆森报告》。汤姆森报告的主要内容如下:

【(1)日本军队对攻击、防御方面的细菌战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并且作为军事活动予以实施。
(2)陆军研究和发展细菌战,主要受石井四郎中将的影响并接受他的指挥。
(3)(4)略。
(5)研究出了能够在细菌战中运用的伤寒、副伤寒、霍乱、赤痢、炭疽热、马鼻疽、鼠疫、破伤风、气性坏疽等等病原菌,以及过滤性病毒、立克次氏体(斑疹伤寒等病原体。)
(6)日本军队研究出的,在细菌战中撒布细菌的方法有:使用炸弹、炮弹和人工散布。为了发展最有效的散布方法,把研究的重点放在了发展炸弹上。
(7)(8)略。
(9)日本军队防疫和净水的方法,是有效的细菌战防御手段。查明和预防战场上发生的传染病对它们加以控制,是防疫、净水非机动部队和机动部队的任务。宪兵作为辅助部队,从事监视细菌战的发生、搜集证据、逮捕破坏分子等情报机关的工作 。
(10)关于发展攻击型的细菌,731部队的有些东西虽然值得注意,但是日本绝对没有能够把细菌武器实用化(注:因为当时日本希望将中国领土归为己有,在中国战场投放的病毒多为实验性质,杀害的军民也在实验室内部,而真正的细菌战攻击目标则是美国,当时远程投放技术还不成熟)。
(郭成周、廖应昌,《侵华日军细菌战纪实》,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P457-458)

汤姆森报告中还有结论部分,主要谈调查官的见解。汤姆森中校审问了石井四郎 、北野政次等人,但731部队领导的口径是统一的,事实的真相还未被交代出来,因为日军细的战犯彼此串通,隐瞒了细菌战的主要事实。因此,汤姆森报告对日军进行细菌实验及实施细菌攻击的记载太少。实际上,日军进行细菌战的规模远远超出了这种记载。

1947年4月,奉化学战部司令艾尔·登·魏特少将的命令,底特里克基地派先驱实验计划部主任诺伯特·弗尔赴日本调查。弗尔在日本逗留2个月,与石井四郎等20多位细菌战专家会谈,并许诺对他们的战争罪免责。他得到了上文提到的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提供的有关731部队和第100部队进行细菌战的材料。根据这些材料,弗尔于6月24日向德特里克堡方面和盟总第二参谋部的威洛比将军提交了详细报告,并提出对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免予起诉的建议。

1947年10月28日,德特里克堡基地技术局长爱得温·希尔赴日本调查。他的任务是弄清弗尔报告中不清楚的一些问题。他先后与20多位日本细菌专家会谈,获取了8000多张照片底片,有关鼻疽、鼠疫、炭疽的3本解剖报告,此后这些细菌和病毒的继续研究工作一直在德特里克堡持续进行。

2、国际检察局的调查

1946年1月中旬,盟军最高司令部获取了石井四郎藏在家乡的情报,指令日本当局把他交给盟军最高司令部,但他并末被逮捕,只是软禁在家里。美国方面派阿尔沃·汤姆森去审问石井四郎。美联社记者彼特·凯舍尔就此事发回一篇电讯《盟军最高司令部找到并询问石井将军》,刊载在1946年2月27 日的《太平洋星条旗报》第1页上。这篇报道引起了国际检察局负责日本战犯起诉工作的美国法官托马斯·H·莫罗的注意。莫罗向第二参谋部提出申请,要求国际检察局审判石井四郎,结果是不准审问。

美军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研究基地前身:纳粹日军731部队的免罪史

德特里克堡基地技术局长爱得温·希尔

1946年3月2日,莫罗向基南提交了《日中战争》备忘录 ,叙述了日军进行细菌战与毒气战的事实。莫罗在备忘录中还根据《中国手册(日军)》 (1937-1943年)指出:到1942年8月为止,日军在中国至少进行了6次细菌战。结果是仍然不准审讯。

审问石井四郎的要求被拒绝后,为调查日军进行细菌战的罪行,莫罗和前来参加东京审判的中国检察官向哲浚、美国法官沙顿等人赴中国的上海、北京、重庆、南京等地调查。于1946年4月22日向基南递交了《中国旅行报告》。报告列举了侵华日军的暴行,其中提到了日军进行细菌战与毒气战的情况。由于美国与石井四郎达成协议,这些资料均被基南隐匿。

此外,1946年4月29日,原1644部队队员榛叶修向国际检察局提出“日军罪业证明书”,证实该防疫给水部实际上秘密制造霍乱、伤寒、鼠疫、赤痢等细菌,并进行细菌战。榛叶修的证明书证实了第1644部队协助第731部队进行细菌战,攻击中国军民的事实。这份文书被国际检察局视为证据资料之一,收存在缩微显影胶卷中,但同样被封存起来,不予公布。

3、盟总法务局的调查

盟总法务局是与第二参谋部地位平行而独立的盟总民政局的下属单位,该局根据许多投诉,进行了深入调查,结果查出关东军兽疫预防部及前731部队等皆有使用俘虏从事细菌战实验的事例。调查结果证实,第731部队曾用俘虏进行鼻疽、鼠疫等细菌进行感染实验,然后进行解剖。表面上,石井部队在平房地区从事滤水研究,但实际上从事细菌战研究。石井部队曾用3000人进行了活体实验,其中有不少无辜平民、妇孺。石井四郎、太田澄、碇常重等人主持领导了人体实验、细菌武器制造等工作。若松侑次郎领导第100部队在野外解剖场,用盟军俘虏进行实验,并于事后加以解剖,当时参与实验的有关人员达10余人。该部队曾进行活人实验,死后一律加以解剖。

盟总法务局对美国陆军部企图掩盖生化不对存在一事极为不利,1947年4月18日,盟总第二参谋部的威洛比将军依照麦克阿瑟的指示,向法务局提出照会,其中第三、第四项如下:

【(3)该项调查应在联合参谋部的直接指挥下进行,并由第二参谋部指挥调查,调查工作的各种措施审问及接触,皆需与联合参谋本部共同办理。同时出于维护美国本身的利益及防范起见,必须保持最大限度的秘密。
(4)该项调查必须遵照下列要求:
(4-1)在耒获得第二参谋部的同意之前,不准对外发表任何相关声明和资料。
(4-2)前述各项报告及密告信皆列为机密。
(4-3)尔后进一步获取的情报均须交给第二参谋部。
(4-4)若有可能,应进一步发掘相关文书、相片等证物。
(4-5)尔后进行的审问,均须在盟军翻译审问部审问中心的指示下进行,地点亦须设定在法务局东京事务所内进行。从前发布给各地事务所的调查课题一律加以撤回。
(藤井志津枝,《日军731部队在战后如何逃脱东京审判》,原载美国《日本侵华研究》第25期,1996.11)

在此种严密的规制下,法务局的调查等于被迫终止,此后对于细菌战的调查就完全交由第二参谋部操办。

美国的调查行动主要由盟总第二参谋部控制,其目的是获取日军研究细菌武器的资料。莫罗等人为了寻求证据,告发日本细菌战犯,并将他们送交法庭审判而进行了种种调查,这些调查资料一律被封存起来,不予公布,其目的是为了维护美国的利益。美国高层决策者与日本细菌战犯进行了交易,将日本细菌战犯罪掩盖下来,细菌战犯从此不会有被告发的危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7 00:17 , Processed in 0.016533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