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武器研究基地前身是日军731部队

2020-5-26 00:3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639| 评论: 0|原作者: 吾乃野生大国师|来自: 野生大国师

摘要: 美国政府认为,731部队细菌武器的研究资料对美国开发研制细菌武器有重要价值,对保障美国安全尤为重要,其价值远远超出把石井四郎等定为细菌战犯更为重要,因此,美国把从日方获取的细菌战情报作为内部情报处理,而不作为“战犯罪证”来追究。

三、美国试图掩盖真相

美国排除各种调查,获取了日本细菌战的资料,而日军细菌犯罪事实在东京审判中被掩盖下来。石井四郎在与美国调查人员的会谈中,声称他们具有高水准的细菌理论基础及专业知识研究者,研究成果中有几项是针对专用于远东地理条件的生物武器用病原体。同时,他们也开发出依此研究而衍生的生物战攻防战略、战术和使用方法。总之,石井四郎意识到自己对美国的重要性,因此,他要求美国以书面保证其免罪,要求盟军不追究他本人及其上司、部下的战犯罪责。美国方面,盟总第二参谋部的威洛比将军去会见麦克阿瑟司令官时曾提出:

【“要弄清731部队的情况,只有保证不把他们作为战犯追究,进展方能顺利。”】

弗尔曾口头许诺对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免责,表示美国对石井四郎的兴趣在于他的技术科学情报,而不是战争犯罪。为维护美国的利益,1947年5月6日,麦克阿瑟司令官以“C52423号电”请示陆军部,其电文内容为:

【1、苏联曾交给美国一份俘虏审问调查书的副本,其中被苏联所俘虏的前第731部队重要成员川岛清及柄泽十三夫,都在审问调查书中作相当多的事实陈述。
2、有3个日本人证实活人实验一事,石井本人也对之加以默认,并坦诚至少实施3次对中国的实战实验。此外,根据增田所提出的可靠情报来源指出,他们亦从事植物生物战的研究,而且上司(指参谋本部)不但知道生物战研究的计划,并曾正式加以批准。
3、迄今为止所得的日本人供词,都是利用日本人畏惧苏联的心理,不断进行劝说而收集的。在等联要求引渡的威胁下,日本人希望达到换取美国条件的愿望,因此主动提供活人实验的经果、毁灭谷物的研究、生物战上重要的技术情报,以及大部分的精密数据等。上述手法如从免除战犯审判的观点来看,亦可以相同手法从下级队员那里获得这些资料。包括石井提出的几点情报在内,如欲取得更进一步的数据资料,须向这些日本人妥协,保证他们提供的情报将被留置于谍报管道,而非作为“战犯"的证据。若答应以书面保证石井及其协助者免受战犯罪责的起诉,即可获得日本陆军高阶层内部之计划和石井细菌战的全部理论内容,而且次举亦能使石井获得从前部下的全力协助。
4、前述具有影响力的日方重要人士,目前尚无人出席贵部“ W9446”电文所指称之调查,亦即皆未参与我方和苏联共同举办的短时问审讯。
5、远东军区最高司令官谨建议贵部同意采用前述第三点的方法,恳请尽速答复。
(藤井志津枝,《日军731部队在战后如何逃脱东京审判》,原载美国《日本侵华研究》第25期,1996.11)

麦克阿瑟等人强调了石井资料的重要性,希望华盛顿陆军部能接受石井四郎的要求。然而,由于事关重大,陆军部并没有立即答复,而是先派专家前往确认资料的重要性。

1947年6月7日,麦克阿瑟司令官的法务局局长卡彭特上校再拍电报给华盛顿,证实石井细菌战部队的存在。他同时提出警告说,苏联可能已取得证据,证明日军在中国从事细菌战,而这些证据可能导致盟国在中国东北和日本进行调查。换言之,美国若不迅速作出决定,则生化战资料将有被公开的危险。

1947年7月1日,美国学者韦特和斯塔不菲尔德合作写了一题为《苏联检察官对某些日本人的审问》的报告,发给美国陆军部和国务院。该报告指出,日军细菌战部队的技术与情报,只有一小部分落人苏联人手中,如果石井等人被以战犯起诉,则所有秘密资料将公开给各国。因此,他们建议美国为了“ 国防利益”和“国家安全”,应避免对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公开审判。7月15日,美国国务院、陆军部、海军部联合会议委员会苏柏特也提出备忘录,建议将日本细菌战之事加以掩盖,避免在东京战犯法庭审判时被苏联检察官公开。

1947年9月8日,美国国务院以“绝密电”答复麦克阿瑟,其内容已在前文述及。大意是将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提供的情报列为渫报管道,但为了避免日后给美国带来麻烦,不与石井四郎等立下书面约定,基于美国安全考虑,对石井四郎等将不追究其战犯责任。10月,美国又派陆军细菌化学战基地底特里克研究所的2名细菌专家希尔博士和维克托博士,赴日本评估石井四郎等提供的资料的价值。他们进一步对日本细菌战进行了调查,于12月12日,完成了报告。报告指出,石井部队的资料是日本科学家花费几百万美元经费和长期研究的成果。这种资料由于关系到人体实验,是我们自己的实验室有所顾忌而不能得来的。希尔等人极力为石井等请愿免罪。至此,美国凭空获得日军花费10多年时间及大量金钱的研究成果,而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逃脱了东京审判。

四、日军细菌战犯逃脱东京审判

从1946年5月3日开庭,到1948年11月终结,东京审判持续了2年多,在美国的庇护下,日本细菌战犯全部逃脱了审判。

远东军事法庭开庭不久,国际检察局的法官开始对日军在巧年战争期间犯下的罪行分阶段进行检控,莫罗上校负责“七七事变”后日军全面侵略中国阶段的审判。6月8日,莫罗在法庭上,就日军在中国犯下的违反国际法的战争罪行进行了陈述,他的陈述持续到8月8日,但在法庭上未提到细战的问题。8月12日,莫罗突然被调回国,外界猜测,美国这样做,目的是为日本细菌战犯免责。

8月29日,在东京举行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发生了唯一涉及日军细菌战的庭审场景,美国法官沙顿宣读《南京地方法院检察处关于敌人罪行的调查报告》,其中揭露了驻南京的1644部队的罪行:

【“...敌方‘多摩’部队把擒获的平民运到医学实验室去实验传染血清的效能。这个部队是最秘密的组织之一。该部队所杀害的人数是无法确认查明的。法庭主席:‘您不想再供给我们一些关于所谓在实验室内实验毒血清效能的证据吗?这要算是一种完全新奇的事情,我们至今还没听到过这点。难道你就只说到这里为止么?沙顿先生:此刻我们不想拿出关于本问题的补充证据...’”】

此后,细菌战和人体实验问题再没有在东京法庭提起过。

美军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研究基地前身:纳粹日军731部队的免罪史

东京审判

东京审判28名甲级战犯,其中东条英机、坂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荒木贞夫、畑俊六、梅津美治郎等人都支持过细菌战,但在东京审判中没有对任何一个被告提出细菌战的问题,而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全部逃脱了审判。

东京审判后,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继续在日本各机关、学校、医院、企业等部门任职。1950年9月,美军设立血液银行,同年11月,北野政次、内藤良一、二木秀雄等组成“绿十字血液制剂会社”,由于他们和美军的特殊关系,垄断日本血液来源,获取暴利。1952年,美军占领军司令部免除对1000名军医的开除公职处分,因此,日本“医学界的战犯”就完全逃脱了罪责。

最后,请允许我向不畏艰险记录这一历史真相的金成民同志致敬!

原作者后记:

美军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研究基地前身:纳粹日军731部队的免罪史

美军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研究基地前身:纳粹日军731部队的免罪史

美军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研究基地前身:纳粹日军731部队的免罪史

美军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研究基地前身:纳粹日军731部队的免罪史

美军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研究基地前身:纳粹日军731部队的免罪史

美军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研究基地前身:纳粹日军731部队的免罪史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野生大国师”,授权察网发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30 03:58 , Processed in 0.015662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