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劳动人民正在加速觉醒

2020-6-1 10:5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8983| 评论: 2|原作者: 纪卓阳|来自: 激流网

摘要: 愤怒的网民跑到姜明(企业家节提案人)的微博下面警告他,“看见那个路灯没?我就问你看见那个路灯没!”,“你有生之年,劳动人民会把你挂路灯的,等着吧。” 劳动人民在网上的一系列言论,反映了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 —— 劳动人民正在加速觉醒。

  企业家和资本家

  聪明的人们为了维持统治,不仅要在行动上约束劳动者的行为,还要在思想上麻痹劳动者的认识。矛盾越是尖锐,劳动人民就越清楚地认识到剥削者的丑陋面貌,而剥削者就越是迫切需要麻痹劳动人民的意识。

  用一些肤浅的甚至错误的概念去替代深刻而科学的概念,是这些聪明人常用的手段。

  西方国家曾经提出过“人民资本主义”的概念,试图把剥削劳动人民的资本主义制度和劳动人民杂糅在一起,仿佛在资本主义面前冠以人民两个字,资本主义制度就成了“为人民服务”的制度了。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混淆劳动人民的视听。前段时间观察者网提出了“人民富豪”这个概念,这和“人民资本主义”如出一辙。只不过西方国家敢于承认自己是资本主义,而观察者网不敢承认这一点。相比西方的坦荡,观察者网更为卑劣。

  企业家这个概念也是如此。

  企业家这个概念反映的是一种法权关系,这个企业是我的,我当家,那么我就是企业家。资本家这个概念反映的是一种社会关系,我拥有资本(生产资料等),我雇佣劳动者从事商品生产,我占有劳动者的剩余价值以增值我的资本,那么我就是资本家。

  企业家是一个现象层面的概念,它表明这些生产资料是我的而不是你的。资本家是一个本质层面的概念,它不仅表明这些生产资料是我的而不是你的,而且表明我用这些生产资料来剥削工人以增值资本。

  当劳动人民用“资本家”这个概念去称呼所谓的“企业家”时,这表明劳动人民透过现象抓住了本质;当“资本家”要求全社会用“企业家”这个概念来称呼自己的时候,这表明他们试图诱导劳动人民远离本质而停留在现象层面的认识上。

  企业家节对资本家的意义

  在曾经的新中国,剥削不仅是非法的,而且是可耻的。

  1988年《宪法》修正案规定,“国家允许私营经济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存在和发展。私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国家保护私营经济的合法权利和利益,对私营经济实行引导、监督和管理。”从这一年开始,剥削在《宪法》层面上合法了。

  2001年七一讲话提到,私营企业主等人“通过诚实劳动和工作,通过合法经营,为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和其他事业作出了贡献。他们与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干部和解放军指战员团结在一起,他们也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如果这些人“承认党的纲领和章程、自觉为党的路线和纲领而奋斗、经过长期考验、符合党员条件”,则应该将他们“吸收到党内来”。从这一年开始,资本家可以入党,剥削者在党的组织中也合法了。

  但是,中国是全世界最大规模普及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国家。“资本家”、“剥削”、“阶级”这类概念深深地印刻在劳动人民脑海中。

  打工者还在用“资本家”这类词汇称呼私营企业主,“资本家偷换概念,洗脑年轻人,只有在公司的996才是拼搏,在家里的996就是浪费生命。屁股决定脑袋啊。”(知乎某用户回答“如何看待马云 4 月 11 日在内外直播中将 996 称为「修来的福报」?”一问时的发言)。

  打工者还在用“剥削”这样的词汇去抱怨996工作制,“作为一个韭菜,我感到不适,过多的政治和阶级的事我也不懂,我也不多说了,我只知道我在996,一定程度上我在被剥削,而我的同伴却又为他们站边。我并不是把他们当做敌人,我也只是想安居乐业,但是他们说的话确实让我不爽,甚至开始有把他们当做敌人的冲动。”(知乎某用户回答“怎么评价阿里官宣的商业就是最大的公益和人民富豪一事?”一问时的发言)。

  打工者还在用阶级这样的词汇去区分他们和老板,“我不是刻意搞阶级对立,只是因为我知道作为无产阶级,我退一步,资本家就可以推着我向后走一万步。”(知乎某用户回答“如何看待马云 4 月 11 日在内外直播中将 996 称为「修来的福报」?”一问时的发言)。

  有些人渴望从劳动人民的意识移除这些概念。前几年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教授以“正确认识马克思主义”为主题连续在微博发表言论,并建议大中专学校取消马列课程。他说:“在大中专学生的课程中,取消这个论,那个论性质的课程。其对他们就业和创业毫无用处,是当大领导用的知识。如果学的太多,他们失业了,拿着资本论去农民工的工棚,宣传受剥削压迫理论,将是极大的社会动乱的不稳定因素。为什么执政后还要学革命理论呢?”

  要消除劳动人民脑海中这些科学的概念和认识,老板们就不仅要让剥削的行为在法律上合法化,不仅要让剥削者的身份在党的组织中合法化,还要让整个剥削阶级在社会中神圣化。

  依附于资本的文人们,把老板们创办企业的故事写得如同英雄史诗一般,他们宣称这个老板白手起家、那个企业家热衷公益,他们还宣称商业就是最大的公益。书店里面铺天盖地摆满了成功学书籍,电视上面随处可见老板们的访谈和传记。主流宣传机器天天都在试图让这个群体神圣化。

  然而这还不够。正如我们需要春节联欢晚会来集中地、全面地歌颂这个盛世一样,老板们也需要一个自己的“春节联欢晚会”来集中地、全面地来歌颂资本家的丰功伟绩。企业家节的目的就是如此。

  一旦设立了企业家节,就意味着每年都有一天,老板们将受到举国朝贺。国家将开动所有的宣传机器,集中、全面、广泛地宣扬资产阶级作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为社会进步作出的贡献。宣传机器将用数据、图表、案例、访谈等一系列方式,来烘托资产阶级的伟大、光荣和正确。这样的宣传将让剥削阶级罩上了一层神圣的面纱,让资本家这些剥削者千秋万代享受香火祭祀。

  老板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抹掉劳动人民脑海中那些科学的概念和认识。

  劳动人民的反应说明了什么

  然而,概念和认识之所以是科学的,是因为它们符合客观现实。只要客观现实中的矛盾没有解决,这些概念和认识就不能抹掉。

  姜明提出设立企业家节后,他的微博下面满是劳动人民的咒骂。

  有人讽刺,“人大代表?你真的是人大代表?是人大代表,还是资本代表呀?996还不够,割韭菜还不够,还要建立狂欢节?”

  有人愤懑,“这样的资本家,怎能代表人民去开人大会议,真是苍天已死!”

  有人怒骂,“你代表了资本家,是人民的公敌!打倒一切资本家走狗!”

  有人引用马克思的话,“当资本来到人间,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血!”

  近几年劳动人民创造了一个新的网络用语——加速。大致意思是说,由于剥削阶级残酷压榨,社会矛盾越来越多,社会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正在加速进行。姜明提出设立企业家节后,有人在他微博下面留言,“加速!加速!”,“太快了,太快了,有种催人跑的感觉!”

  愤怒的网民主要是脑力无产者的一部分,他们远不是劳动人民的主体,甚至也不构成脑力无产者的主体。更多的劳动人民还在为生存而挣扎,他们的意识也远未觉醒。但是,随着经济下滑,社会矛盾加剧,觉醒的劳动人民越来越多。

  有人在知乎提问,“为何2020年出现大量关于马云等一系列资本家的争论?”一个用户回答说,因为“很多人开始意识到自己是无产阶级”,这些年轻人陡然发现,“自己起早贪黑像驴一样拼命,也仅仅是给资本家的儿子又攒了一台法拉利而已”(这个回答获得了1,745个赞)。另一个用户回答说“前几年,捧资本家的人很多是自发的;这阵子,怼资本家的人很多也是自发的……起初,人们羡慕和希望追随有良知的企业家,试图以此学到什么,或者获得一些精神满足。那时候,经济发展还比较快……现今,经济进入调整的平台期,人们突然发现,在方方面面其实都被垄断了……即使是为‘企业家’打工,也会面临……中年失业。这时候民众记起了,那段关于资本家的血淋淋的预言……”(该回答获得了3,551个点赞)。

  不仅觉醒的劳动人民越来越多,劳动人民的情绪也越来越剧烈。

  法国大革命的时候,愤怒的劳动人民把阻碍革命的剥削阶级吊在路灯上面,这一幕是剥削阶级永远的噩梦。这一场噩梦,在网络上面又回来了。愤怒的网民跑到姜明(企业家节提案人)的微博下面警告他,“看见那个路灯没?我就问你看见那个路灯没!”,“你有生之年,劳动人民会把你挂路灯的,等着吧。”

  劳动人民在网上的一系列言论,反映了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劳动人民正在加速觉醒。

  近几年经济加速下滑,社会矛盾日益增多,资本家暴露出来的嘴脸更加丑陋,对劳动人民的压榨越发凶狠。脑力无产者被996工作制折磨,被高昂的房价和房租压迫;体力无产者的最低工资永远不够养家糊口,他们不得不被迫加班。一旦反抗,资本家就用失业和饥饿来威胁他们。在现实的压迫下,劳动人民以一种不可抵挡之势加速觉醒。

  伴随着劳动人民对资本家的咒骂和威胁,新时代的大门被缓缓推开。社会矛盾日益尖锐和劳动人民加速觉醒,将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特征。

  当然,这毕竟只是量变时期,现在的“加速觉醒”相比未来质变时期的“加速觉醒”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一个的信号已经出现了,那个幽灵似乎又回来了,一个声音不时地在资产阶级耳边嘀咕,“看吧!看吧!他们迟早把你挂在路灯上!”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20-6-2 18:23
知乎有个回答很好。现在人们只是质疑马云、李彦宏这些具体的资本家,那也没什么,任何人都会有人质疑,美国人也有想吊死比尔盖茨的。但如果人们开始质疑为什么会产生资本家,那就是新世界的开端。
引用 马儿在驰骋 2020-6-1 12:29
有左派网友说“加速主义要不得”,因为对底层劳动者而言,加速主义无疑是加重资本家对他们的剥削,然而事实是,加速主义并非是无产者想加速就加速的,而是取决于整个资本世界和当下这些资本家,一旦经济危机加重,必然会加大对无产者的压榨。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12 20:08 , Processed in 0.01645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