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香港警察也应该下跪吗?

2020-6-2 21:1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0246| 评论: 12|原作者: 老王社长

摘要: 中国的某些毛派认为,美国当前的暴乱,是美国国内长期积蓄的阶级矛盾爆发的产物,它是阶级斗争,它已经在走向政治革命了。我不这样认为。但若真如这些毛派朋友所说,那么,我还是那句话:“你要革命,就不要抱怨反革命”。

“香港警察也应该下跪”吗?
老王社长

有苏某来信说,“美国警察下跪了,香港警察为什么不下跪?”她的理由是,“都是暴力执法,都是警察暴力”。
莫名其妙了。“警察暴力”?警察本质就是暴力,它代表了国家对暴力的垄断,它“不是什么仁慈的东西”。警察暴力可以无限吗?也不是。在违法犯罪正在进行或威胁进行中,警察的暴力是可以而且必须递进至无限的,直至违法犯罪嫌疑人或群体明示投降,放弃任何挑衅和抵抗。若违法犯罪嫌疑人或群体明示了投降,服从管制,放弃了抵抗,警察仍继续使用足以伤害和致死嫌疑人的暴力,才能算是“警察过度暴力”,应追究警察法律责任。

现在,我们再来搞清民主、法制、革命的关系。
民主,它的前提是在特定国家政权的宪法和法制下,提出诉求。它必须首先承认这个国家政权。它的目标,是完善、充实和落实该国家宪法和法制下的各阶层人民权利。因此,表达这类诉求的形式,无论集会、游行、示威都可以是和平的且必须是和平的。它若受到任何的压制镇压,一般来说,都是国家的错误。

革命,则是不承认特定国家政权,要否定和推翻这个国家政权。因此,它不但不会遵守该国家的宪法和法制,它还要且必须突破该国的宪法法制和一切束缚它的法律。因此,表现其革命的形式,无论集会、游行、示威都不可能是和平的,而必须是和必然是预谋了暴力和极力挑起暴力的。离开暴力,它无法实现革命目标

我们看香港。89事件后,香港的民主运动有两条路线。一条是早年共产党人司徒华团结香港传统左翼为核心的“爱国民主运动”路线。这条路线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对英国殖民当局,坚持在香港《基本法》框架下,开展运动,逐步推动香港民主的进展,最终为大陆的民主化改革,树起一个良好的榜样。一条是假洋人律师李柱铭聚集所谓“港英余孽”为基本盘的港独“民主”运动。无论如何掩饰,其最终目标是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国”,实现脱离中国的“完全自治”,实质的港独或完全的港独。

很明显,司徒华的路线,在法制之内,其运动可以是和平的,香港回归后确也多年是和平的。司徒华路线主导时期,香港十万数十万人集会常举行,没有发生过任何警民严重暴力冲突事件。司徒华灵活地掌握了斗争进取和适当妥协的尺度,为此,他癌症重病中,还不断受到李柱铭路线分子的恶毒攻击和人身侮辱。

司徒华去世后,李柱铭港独路线开始上升为主导。这条路线既然最终目标是突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实现脱离中国的港独,其运动就不可能是和平的了,而必须和必然是需要挑起暴力的了

必须提到杨建利。杨建利这位海外“公民力量”的策划人和推手,早年就十分欣赏台湾民进党的暴力打斗和流血,他对我说:“必须打。不打,没有流血冲突,弱势力量就不能引起社会的关注和国际的声援,就没法变成强势赢得选战和政权”。这其实就是希特勒的老路子。希特勒夺权要突破魏玛宪法框架束缚,民进党夺权要突破中华民国宪法束缚,不用极端口号煽动民众跟着它去制造暴力流血,在现行宪法下,它就无法强势,攫取政权。于是,杨建利在神秘资金资助下收集编撰运动讲义,伙同王丹等的“书院”,募集了台湾和香港各路青年,对他们进行了多轮培训,如何集会,如何以激进口号激进行动制造事端,挑起与警察的冲突和流血,争取“国际声援”,皆为课程。结业便想在国内试试“茉莉花革命”。网上呼风唤雨一阵,本以为成功率高,甚至把美国驻北京某大使都吸引到了现场观察,但失败了,应花者寥寥。于是转阵台湾鼓噪,号“太阳花运动”。小试牛刀,竟在马英九的软弱退让下得手了,士气一振,再来开辟香港。李柱铭路线恰正有需要,一拍即合。这便是香港“雨伞运动”与“反送中运动”的来历了。

“雨伞运动”的口号是什么呢?是“真普选”。什么是“真普选”?就是参选人可以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拒绝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基本法宣誓效忠的无条件普选。本来,北京定下了2017年香港可以按基本法的规定普选,参照美国“选举人票”间接普选制度,制定了香港社会各功能界别推出候选人,再交香港全体合法选民普选的二级普选制度,但规定,参选人必须“爱国爱港”,即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基本法,宣誓效忠。这是西方包括美国任何一个“民主榜样”国家选举制度的起码要求。不能想象任何一位美国当选总统可以拒绝承认美利坚合众国和向美国宪法宣誓效忠。但这普选方案被李柱铭路线“民主派”拒绝了,他们要的是最终必将走向港独的可以公然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拒绝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基本法宣誓效忠的无条件自由“普选”。他们自我界定这才叫“真普选”。台湾民进党运作台独步步走过的路就是他们的榜样。“一拍两散”,香港普选就如此被拖延了下来。他们却把香港至今没能普选的责任推到了北京头上。“雨伞运动”要求所谓“真普选”。上面分析了,这个“真普选”要求的实质既然是不承认国家政权,要求突破国家宪法和基本法, 终极目标是分裂国家的港独,它的性质就不是民主运动而是革命运动了。既然是革命运动,它就不可能是和平的,而只能是和必然是需诉诸暴力的了。无论何地,暴乱发生后,人们常常纠缠于“先镇后暴”还是“先暴后镇”,争执不休。其实,只要看活动组织者的煽动口号是在法制可容之内还是必得突破法制,就可知谁先谁后了。

“雨伞运动”开始了暴力的试探,发现港府软弱,“反送中运动”起始便是一场有预谋有策略有后勤有严密组织调度指挥的暴力革命运动了。 

反什么“送中”?反对将在大陆国内刑事犯罪后逃回香港的香港人送交大陆依法处理。这本是一个由头。港府的送中修例案明确规定了政治犯不送中。但不分青红皂白也要通通反对将香港犯罪人送回大陆审判的“反送中”,迎合了香港人殖民百余年积淀形成的人格高于大陆人一等的特权心理意识。凭什么香港人进国内对大陆人犯了罪逃回香港就可逍遥法外?这反送中运动,本身就是对大陆人的蔑视和欺侮。但这样的口号能迎合香港“民意”,号称得到了香港百万人支持,李柱铭“民主派”便加码再提出“真普选”等要求,“五项诉求一项不能少”,似香港独立,在此一战,组织黑衣冲锋队暴徒全副武装起来,冲击占领立法会,庞大后勤支撑了长达近一年的对港打砸抢烧杀,破公物设路障,无恶不作,香港满目疮痍,及至灭此朝食猖狂向特区政府发出交出政权投降通告,号称“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成立“香港临时政府”,宣告政权转移,发布独立宣言。闻之髪指!

既然你暴力革命了,国家政权,国家辖下的香港特区政府,香港警察怎能不以暴力镇压你的革命暴力?天经地义。老王社长早就写过文章:《你要革命就不要抱怨反革命》。哪有只许你革命不许人家反革命的道理?于是李柱铭“民主派”和黑衣暴徒们便哀嚎指控香港警察“黑警暴力”了,要“国际独立调查”港警了。无非是只许他无法无天暴力,不许警察以暴力压制暴力,保护香港罢了。而这本来就是杨建利们的“革命”培训策略步骤:伪装弱势,反诬警察,博取国内外舆论同情,打击警察士气,剥夺警察暴力权,瓦解国家机器。警察本来就是暴力,“警察暴力”当然。香港警察过度暴力了吗?一点没有。因为香港没有过一暴乱者在已经明示投降,服从管制的情况下,香港警察仍对其施加了足以伤害的暴力,更无致死一例。可以说,相反,对暴徒正在进行的暴力和挑衅,香港警察因背负可知的包袱更属偏于过于容忍过度克制,为此前线手足重伤累累。

现在回答苏某问题。香港警察的“警察暴力”,只有不足,没有任何过度,你要他“下跪”什么?向谁下跪?向暴力革命的暴徒下跪求恕?

那么美国呢?再说美国。美国警察同样代表了国家暴力。有没有“过度暴力”。有,不少。过去记录不说了,近日明州某警察明显过度暴力,致死了一位并无反抗,已明示服从管制的黑人,引发了全美性的大规模抗议运动。抗议的诉求是“公正”和“种族平等”,这本是美国宪法法律的应有之义,完全是民主权利范畴要求,没有对国家政权的任何挑战,,没有任何革命性质,抗议运动本完全可以和平进行,但却发生了无休止暴乱。不少暴乱者,疑多是黑人趁机打砸烧抢,洗劫商场,冲击政府机关。该不该出动“警察暴力”镇压,维护和恢复社会秩序?完全应该。所以,川普总统说,若暴乱分子冲击白宫,他将动用恶狗和“最凶狠的武器”镇压,有错吗?是没有错的。这点上,我赞成川总统。但为什么美国警察镇压暴乱中途又要来作一次下跪秀呢?因为事件的起因导火线,是他们的警察兄弟有错在先了。香港警察无此错。美警向民众下跪,代有错弟兄认错,祈求和平谅解。很好,很感人,对争取人心有效。但这其实是先礼后兵。能看出,下跪的警察眼中是冒着杀气的。这下跪决非好兆头,凶多吉少。这是在警告暴乱者:“我们下跪求谅了,你们收手吧,再不收手,我们就不客气了!”。下跪之后站起,操起警棍枪支,他们就是“哀兵”了。“哀兵必胜”,将开杀戒在后。所以,什么“美国警察下跪了,香港警察为什么不下跪?”完全是混淆是非,胡扯八道!

有人疑问,为什么当年的马丁路德金争黑人平权运动,都大体是和平理性非暴力运动,甚至马氏被暗杀,都未见造成如此大规模全国性暴乱呢?溯其源,恐怕是因为上世纪八十年代后,“西风压倒东风”,美国自家稳定,便将原东方阵营国家和第三世界对美不听话国家发生的一切旨在颠覆推翻国家政权的革命运动,都解说成“民主运动”“人权运动”,蓄意抹去了法制内的民主运动人权运动与突破法制的革命运动两者的质的区别。突破法制的革命运动必将发生和现实发生的一切暴力颠覆活动,美国政府,美国政客都依美国的利益为之袒护,加油,乃至美化其为“一道美丽风景线”,威胁暴乱发生国和地区政府不得镇压,若镇压,便将使用一切手段“制裁”云。殊不知,这搬起的石头总会反向砸了自己的脚的。就近说吧,既然香港正发生的一切打砸抢烧杀,破公物设路障的暴乱,都算是“民主”、“人权”、“美丽风景线”,不得镇压,我们美国黑人争种族平权,而去打砸抢烧杀,破公物设路障暴乱,自也应算是“民主”、“人权”、“美丽风景线”呀,怎么便活该镇压了呢?据说,还有香港黑衣暴徒真这么去教唆他们的。这是“普世价值”,不能双重标准呀!我怕美国政府不肯为此反省的。

我也不赞成中国的某些政治名嘴以“美丽风景线”对美幸灾乐祸。回报性趁机讥笑美国政客几句难免,但还是应分清是非。我们可以而且应该支持美国黑人为主的民众当前的争种族平权运动,但必须同时指出,一切的违法暴乱,破坏社会秩序,危害美国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活动,都是错误的,应该停止;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政争,不应以美国人民的安危为赌注。即便美国政府不肯对香港问题反省,我们都应赞成美国政府美国警察对暴乱的依法弹压,和为恢复美国社会秩序而作的包括政策调整的一切积极努力。人家双重标准,我们不应双重标准。

又有一个动向,中国的某些毛派认为,美国当前的暴乱,是美国国内长期积蓄的阶级矛盾爆发的产物,它是阶级斗争,它已经在走向政治革命了。我不这样认为。但若真如这些毛派朋友所说,那么,我还是那句话:“你要革命,就不要抱怨反革命”。

2020年6月1日
微信:laowang7793
2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6-4 07:39
金山一民: 同意!
人家本来就是民主人士。求同存异。
引用 金山一民 2020-6-4 01:47
无产阶级之怒: 不代表任何人的落单毛派认为:美国还没有无产阶级革命的条件。资产阶级的力量仍然强大。目前发生的事情只说明美国的阶级斗争非常尖锐。  不过这文章最后一段话倒 ...
同意!
引用 金山一民 2020-6-4 01:44
总而言之,老王这篇,毕竟泄露了他的阶级立场(难怪他会捧习仲勋?)。
引用 湛卢无方 2020-6-3 22:45
远航一号: 文革当然不应该因为出现了破四旧乃至部分无辜群众受害就停止。但文革的经验教训也证明,如果不掌握好政策,如果任由群众中的某些落后倾向泛滥,不仅伤及无辜,也 ...
同意你的观点,他最大的逻辑问题在于因为这不是以推翻资产阶级政权为目的的革命,所以支持特朗普政府动用武力镇压,很难想象这是经过深思熟虑说出的话。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20-6-3 17:40
不代表任何人的落单毛派认为:美国还没有无产阶级革命的条件。资产阶级的力量仍然强大。目前发生的事情只说明美国的阶级斗争非常尖锐。

不过这文章最后一段话倒是能看出作者的立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6-3 09:56
湛卢无方: 又好气又好笑,照这么说,无产阶级在任何社会运动肇始就应该以一个自为阶级的身份出现,然后泾渭分明的分别运用和平和暴力两种手段来争取资产阶级专政范围内允许 ...
文革当然不应该因为出现了破四旧乃至部分无辜群众受害就停止。但文革的经验教训也证明,如果不掌握好政策,如果任由群众中的某些落后倾向泛滥,不仅伤及无辜,也必然缩小革命的群众基础,还可能被反动派利用转移斗争大方向。美国群众运动的局限性是客观存在的,发展下去,很可能是底层盲动与右翼民粹相互争夺,固然可以大大削弱资本主义,但社会主义还是遥遥无期,人民群众还要在黑暗中挣扎相当长的时期。毛主席为什么能领导红军走向胜利?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就是起点。有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才是一支革命的队伍,否则就与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前无数次自发的反抗没什么两样。 ...
引用 湛卢无方 2020-6-3 09:21
又好气又好笑,照这么说,无产阶级在任何社会运动肇始就应该以一个自为阶级的身份出现,然后泾渭分明的分别运用和平和暴力两种手段来争取资产阶级专政范围内允许的民主同时组织暴动来预备推翻资产阶级政府。在某些人眼里,革命已经是绣花,请客吃饭了,照这个思维逻辑,文化大革命时期北京红卫兵进入上海破四旧,冲击奢侈品店铺,强制要求更换商品还有更改店名路名等都成了法所不容的暴动了。一边是失控的疫情和阶级压迫带来的贫困饥饿死亡,一边是这位老王同志要求群众自发运动不能脱离法律框架,真是看了就令人火大。照如此说,当年的文革出现打人,侮辱人格事件开始就应该马上叫停,派工作组下去狠狠地镇压,那哪会有后来的学生工人大串联,工人造反派出现呢?
引用 龙翔五洲 2020-6-3 08:26
 种族歧视背后其实是深深的阶级压迫,歧视黑人其实是歧视贫困、践踏穷人——就像我们身边的那些法西斯分子,他们可以罔顾事实将周秀云骂作“泼妇”……  制造种族歧视、制造压迫的正是邪恶的资本主义制度。现在的舆论是将美国这次的抗暴运动称作民族矛盾积累的总爆发,这只是表象,真正的问题是深深的阶级压迫,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残酷性,民族问题说到底就是阶级矛盾。这从参与运动有很多白人和其他拉丁裔人可知,这点老王的文章说得不对了。
引用 redchina 2020-6-3 04:23
No.24601: 老王这篇文章确实提供了一些有意思的历史细节,但是其基本观点我是赞同。在阶级斗争的问题上,采取和平抗议还是暴力革命,或者两者如何结合,充其量只有战术意义 ...
应当说,香港群众运动的特点是带有种族主义和亲帝国主义色彩的小资产阶级右翼民粹主义运动。在右翼民粹主义方面与法西斯有相似性。不引起歧义的个别语境下,称之为法西斯运动亦无不可,但严格来说,还不算法西斯运动。两者的区别是,右翼民粹主义通常是一种以小资产阶级、小业主为主的群众运动(有时也包括工人阶级一部分),其特点是针对特定族群的歧视、迫害、滥用私刑(未经正当程序即辱骂殴打损坏财产甚至杀害),一般是为了将这些族群从本地劳动力市场上排除出去的目的。在欧美,这种种族主义右翼民粹主义主要针对移民,在香港则是真对大陆人或大陆移民。

法西斯主义包含着上面的因素,但不限于这一个方面。法西斯主义可以分为法西斯运动和法西斯国家,而法西斯运动一般是以建立法西斯国家为目的而不是单纯地以迫害特定族群为目的。法西斯国家除了迫害特定族群外,一般还包含着军事独裁专政,即以独裁者控制的军事力量为依托的普遍地剥夺政治自由(包括名义上的优势种族在内);法西斯国家往往还伴随着(虽然并不必然带来)对外扩张的企图。所以,对香港运动的法西斯定性还是要慎重。
引用 redchina 2020-6-3 04:14
金山一民: “但若真如这些毛派朋友所说,那么,我还是那句话:“你要革命,就不要抱怨反革命”。”  =============================================================  老 ...
老王指的是有这样一些人,自己做的是企图改朝换代的事,同时还敢做不敢当,或者既不敢做也不敢当,一边造反,一边喊冤,说人家镇压他就是冤枉他。
引用 No.24601 2020-6-3 02:29
老王这篇文章确实提供了一些有意思的历史细节,但是其基本观点我是赞同。在阶级斗争的问题上,采取和平抗议还是暴力革命,或者两者如何结合,充其量只有战术意义。同时,就算你是和平抗议,警方向你开几枪,照样会演变成暴力性质的反抗。所以运动的形式和会不会受镇压之间的联系是很薄弱的。老王过分看重了行政程序,没看到政治动员,过分看重运动形式,没有细致探讨运动的本质,这是问题所在。美国和香港的运动真正的分歧点不在于采取的形式,而在于其实质:前者是反法西斯运动,后者是法西斯运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支持前者,反对后者的根本原因。
引用 金山一民 2020-6-3 01:32
“但若真如这些毛派朋友所说,那么,我还是那句话:“你要革命,就不要抱怨反革命”。”
=============================================================

老王言之差矣!什么是“毛派”?朱元璋,李自成等跟毛派无关吧?历史上所有的“革命”和“反革命”,不都是你情我愿,因此都死而无悔的吗?你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啊!

查看全部评论(1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12 20:41 , Processed in 0.02386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