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自三月份以来,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成为社会主义者

2020-6-5 23:5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460| 评论: 1|原作者: CCNUMPFC|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在过去的八周里,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分会的成员人数激增。据内部数据显示,自三月份以来,估计已有1万人加入,使该组织的成员总数达到约6.6万人。一位发言人说,注册人数每月都有波动,但自从2018年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 Cortez)当选国会议员以来,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数字。 ...


在过去的八周里,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分会的成员人数激增。据内部数据显示,自三月份以来,估计已有1万人加入,使该组织的成员总数达到约6.6万人。一位发言人说,注册人数每月都有波动,但自从2018年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 Cortez)当选国会议员以来,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数字。

DSA:自三月份以来,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成为社会主义者

【原编者按: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是否会扩展资本主义社会左翼力量的生存空间是当前热议的话题。但是,不容置疑的是美国一些左翼组织,例如近年来美国最大的社会主义组织:“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SA)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成员人数迅速增长。2020年5月14日美国著名杂志《大西洋月刊》刊发了伊莲·戈弗雷(Elaine Godfrey)的文章,对“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成员人数激增的原因进行了系统的分析,同时介绍了该组织在招募群众以及支援和服务工人和贫困社区等方面所作的具体工作,赞扬了民主社会主义者对未来社会存在的系统性变革潜力的充分认知。与此同时,作者也提出面对美国反社会主义态度的依然盛行,该组织在推动改革方面仍面临严峻挑战。】

据估计,“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新增10000名成员,组织者认为其部分原因在于冠状病毒大流行。

——伊莲·戈弗雷

艾比·哈姆斯(Abby Harms )在丹佛一家棋牌游戏商店被解雇,同一天丹佛市进入了封锁状态。在填写下岗职工请愿书期间,哈姆斯接到了来自“美国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地方分会的一个意外电话。询问他们是否需要食物或是帮助购买生活用品?是否申请失业救济?是否想参加取消房租运动?对于最后一个提议,哈姆斯热切地同意了,很快他们就成为了“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成员。

“我觉得自己在这场噩梦中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32岁的哈姆斯对我说,他们的政治立场一直都是左倾的。并说道:“我有一个目标和一些东西要为之奋斗。”

在过去的八周里,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分会的成员人数激增。据内部数据显示,自三月份以来,估计已有1万人加入,使该组织的成员总数达到约6.6万人。一位发言人说,注册人数每月都有波动,但自从2018年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 Cortez)当选国会议员以来,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数字。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的领导人将最近的增长归因于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4月初中止了他的总统竞选,这让其支持者们寻求另一个渠道来组织他们的力量。但目前的经济和公共卫生状况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激起了愤怒,对于社会主义者而言尤为如此。数百万像哈姆斯这样的美国人被解雇或被迫休假。快餐店的员工和杂货店的收银员正冒着生命危险争取最低工资,而白领则因为安全问题在家里通过Zoom会议办公。州长们无视联邦政府允许企业重新开放的指导方针,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ve Diseases)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也提出,允许企业重新开放将使他们的居民面临“不必要的痛苦和死亡”。

底特律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分会的联席主席说:“人们真的开始四处环视,然后说,‘伙计,资本主义不起作用了’。”考虑到职业影响,他以匿名的身份同我进行了交谈。“如果市场在疫情期间连洗手液、卫生纸或口罩都无法生产,这种体系有什么用?”

对于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成员和其他左派人士来说,政治革命似乎已指日可待。随着桑德斯退出总统竞选,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成员人数的激增不太可能严重影响民主党的政治——尤其是由建制派支持的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领导的民主党。但是,冠状病毒危机和随之而来的全球性经济衰退不会在未来几周或几个月内得到解决。人们在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内都会笼罩在经济衰退的阴影下,然而,随着国会推动扩大社会安全网,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对政府在他们生活中发挥更大作用持开放态度。换言之,在不确定的未来,存在着巨大的系统性变革的潜力,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对此有着清楚的认知。

洛杉矶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指导委员会成员朱莉娅·香农(Julia Shannon)表示:“当前的形势对于人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也正因为此,这使得诸多人群投入到细致的组织工作中来。”她所在的分会在4月份新增了300名成员,这是有史以来增长最快的一个月。“我们必须努力利用这种势头和能量,创造出适合大多数人的体系。”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由作家和活动家迈克尔·哈林顿(Michael Harrington)于1982年创立,2015年桑德斯首次参加总统竞选时,已有5000名成员。现在有超过66000名成员,与自由党的人数(自由党有超过60万名注册党员)相比,其规模仍然很小。但是在过去的两年里,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已经见证了知名的盟友掌权:众议员奥卡西奥·科特兹(Ocasio-cortez)和拉希达·特拉布(Rashida tlaib),这两位已经成为该组织的非官方代言人,是真正的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并且有的时候被描述为民主党未来的新生力量。2018年,有11名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成员当选为州议会议员,另有十多名成员在美国各地的市议会就职。

汉密尔顿学院历史学教授、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特许会员莫里斯•伊瑟曼(Maurice Isserman)说道,自1912年美国社会党(socialistic Party of America)的成员人数达到顶峰以来,该组织在过去几年的影响力“与左翼历史上发生的所有事情一样令人印象深刻,特别是过去八周,对该组织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时刻”。

丹佛市劳工主席玛丽亚伍德(MariahWood)告诉我,目前,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正在积极招募,并视其努力为给苦苦挣扎的工人提供“一种反击方式”。她所在的分会招募了哈姆斯,而且组织了200多名下岗服务人员,参与全市范围内敦促州长贾里德·波利斯(Jared Polis)取消房租和抵押贷款支付的运动。该分会致力于与其他地方性团体合作,包括丹佛课堂教师协会和几个工会,并且努力敦促丹佛市议会帮助游说州政府。(虽然波利斯辩称取消租金不在他的权力范围内,但在本月早些时候,他下令在该州暂时禁止驱逐。)伍德说,由于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激进声誉,在此之前,这样的合作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些天来,人们都在积极地与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合作。”“现在是成为社会主义者的好时机。”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中西部地区的分会人员对他们的工作越来越感兴趣。该组织29岁的联席主席丽塔·艾伦(Rita Allen)表示,自2月底以来,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双城地区[编者注:圣保罗(St.Paul)和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称为明尼苏达的双城(The Twin Cities)]的成员人数已经增加了约200人。在超级星期二之前,该分会出现了一批因“伯尼热”而加入的新成员。乔·拜登(JoeBiden)在初选中重新获得领先地位后,更多的人选择加入此分会,以继续推动全民医保和其他桑德斯支持的立法。几周内,州政府开始关闭。

艾伦告诉我:

【“任何生活在不稳定之中的人……都能看到,对这一流行病的整体反应是完全不够的。”“我们抓住了那一刻。”】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双城地区的成员已开始呼吁暂停驱逐,取消租金和抵押贷款,并要求国家医疗保险机构延长其开放注册期。在疫情大流行开始时,该组织开始组织社区杂货经营,并创建了一个“团结基金”,为贫困社区成员筹集和分发现金近2.5万美元。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也在疫情前线招募高收入工人。通过联络,双城分会已经接触到了那些认为自己所处的工作环境不安全的医护人员。一名38岁的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护士布里奇特·加文(Bridget Gavin)告诉我,她工作的医院缺少N95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设备,她对此感到震惊和沮丧。加文是桑德斯初选时的支持者,4月中旬在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招募的几名护士的引荐下,加入该组织。加文告诉我:“我感觉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支持和聆听。”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研究社会运动和公共政策的社会学教授大卫·迈耶(David Meyer)表示,如果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明智的话,它将把成员的精力和愤慨引导到选举政治候选人和受其欢迎的立法改革,包括绿色新政、优质平价儿童保育、全民医保上。迈耶说道,美国政府将“投入大量资金”,以使国家重新运转。接下来的几周到几个月,像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这样的左派改革组织将有机会“介入并决定其走向,并提出其主张”。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将继续遭遇推动改革的障碍,因为从规模上看该组织比主要政党要小得多,而且反社会主义的态度在美国仍然盛行。但是梅耶说,几十年来,该组织一直在宣传自己的主张,“使它有充分的条件利用现在发生的社会动荡”。

自3月底加入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以来,哈姆斯(Harms)每周都会给其他下岗工人或必要岗位工人打40个电话,鼓励他们签署请愿书,参加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会议,并加入丹佛的取消房租运动。现在科罗拉多州重新开放,哈姆斯本周将返回棋牌游戏商店工作。但当我问到他们在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的工作是否会继续时,哈姆斯(Harms)立即给出了肯定回答。

“在此之后,我们将看到真正的变化,”哈姆斯(Harms)说道。“人们不会忘记,没有收入,没有工作,仍然需要支付各种账单是什么感觉。”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张丽艳编译。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WorldCommunistParties”,授权察网发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儿在驰骋 2020-6-6 11:48
社民主义≠社会主义,这个WorldCommunistParties公众号我也关注了,感觉水平有点低,真不如激流、子夜呐喊什么的。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6 17:42 , Processed in 0.01489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