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红色中国网编辑部关于当前美国群众斗争形势的一些分歧

2020-6-23 07:1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7466| 评论: 10|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目前,红色中国网编辑部对于美国群众运动存在着一定的意见分歧,短时间内难以达成一致。在资本主义世界进入深刻危机的今天,阶级斗争必然出现尖锐复杂的局面。在一个时期内,一部分同志对于某些问题有不同看法是正常的,所有同志都要在实践中观察、学习,纠正错误,寻找真理。
红色中国网编辑部关于当前美国群众斗争形势的一些分歧

 
各位网友,

目前,红色中国网编辑部对于美国群众运动的性质、作用和方向存在着一定的意见分歧,短时间内难以达成一致。在资本主义世界进入深刻危机的今天,阶级斗争必然出现尖锐复杂的局面,好比一大团烂铁丝缠在一起。在一个时期内,一部分同志对于某些问题的本质、主要矛盾有不同看法是正常的,所有同志都要在实践中观察、学习,纠正错误,寻找真理。

经编辑部讨论,拟在今后一个时期(大约几个月的时间),采取如下的临时处理办法:凡编辑部同志都可以按照个人意愿、以个人名义在红色中国网上对美国政治问题发表看法,并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但除非经过正当程序,任何人(含主编)不得以编辑部名义发表未经编辑部认可的看法。待形势明朗,编辑部内部的主要分歧消除之后,再由编辑部授权主编就美国群众运动等问题发表正式的看法。

下面是编辑部内部讨论的一部分内容,供各位网友参考,以利各位了解目前编辑部内部的不同意见:

 

编辑A
请看下面这两篇文章:

https://www.city-journal.org/reflections-on-race-riots-and-police

https://amgreatness.com/2020/06/14/class-not-race-divides-america/

读后,请考虑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我认为这两篇文章是有些道理的、值得思考,是不是就意味着我是歧视黑人的种族主义者或对种族主义认识不足


编辑B
两篇文章我都读了。总体感觉,第一篇文章还算是学究式地以数据反驳(尽管是基于对社科客观性的幻想),第二篇干脆直接为川普和白人至上主义辩护了。

有这么几点想说:
1. 从马克思主义角度的立场,批判BLM缺乏阶级分析是无可厚非的,但若以阶级的立场否定白人特权的存在就是走到另一个极端了,基本跟大卫哈维以白人工人阶级的惨状鼓吹财富已从西方流入东方一个性质了。
2. 民主党的下跪(以及最近白人跪着给黑人洗脚)自然是形式化的。但有时候形式上的矫枉过正是有必要的。女权问题也有类似的争论,有些要求(比如孩子随母姓)就是形式化的,但是否因此就完全不能提了,得坐等社会主义建成后再斗争呢?当然,我们要批判民主党的虚伪,但是像第二篇文章这样以批评白人自由派来衬托川普的真诚一致性,就走到反动的一面了。可惜这样的观点在华人圈中很普遍,不少人就是因为不满民主党的虚伪,接受了川普,甚至不自觉地内化了种族主义。这里附上一篇文章,作者是华裔,对亚裔为何要支持BLM,以何种方式支持梳理得比较清楚,可参考讨论。https://timetosaygoodbyepod.substack.com/p/about-those-letters-to-my-asian-parents
3. 美国少部分对香港运动有批判的左翼人士指出所谓民主斗士往往无视美国的反种族主义斗争,其政治立场与美国右翼是一致的。前两天我转发的twitter里也以王丹柴玲等人现在的政治保守性反思当年学生运动的性质。即使从政治策略上来讲,此时此刻,难道红中网不应该坚定地站在反种族主义的立场上吗?https://popularresistance.org/hong-kongs-pro-democracy-movement-allies-with-far-right-us-politicians/
4. 现在普通留美学生都在国内进行黑命攸关的科普。http://cn3.uscnpm.org/model_item.html?action=view&table=article&id=22027 
这也是少数国内外小资产阶级同样关心的事件,此时红中网不参与评论我也认为是不明智的。说实话,我们内部在这个问题上能有分歧是我意想不到的。此时搁置争议真的对团结更有益吗?


编辑C
    我对BLM开始怀疑,大致是从民主党主流在弗洛伊德事件后突然热心大反种族主义开始。
     
我认为,现在不是一个BLM运动,而是至少有三个。一是反映黑人为主的城市贫民、次无产阶级利益的反压迫运动;二是城市的流氓无产者、犯罪团伙,趁机趁火打劫;三是民主党政客操纵的打着反种族主义旗号实际上分裂工人阶级、恫吓白人工人阶级的运动。没有迹象表明,三种中的第一种是主流,并且即使是第一种本身,也存在目标不明、方向不请的问题。
     美国劳动人民所受的主要压迫就是阶级压迫,种族压迫是次要的。在白人工人阶级和其他种族的工人阶级之间没有明显的(甚至可以说不存在)压迫和被压迫的关系。 
     与六十年代不同,现在由民主党(实际上就是资产阶级主流)所操纵、城市小资产阶级积极参与的反种族主义运动不仅不能带来社会进步的后果,只能将美国进一步推向各种族相互隔绝、严重对立、各自抱团自保、冲突不绝的绝境,也就是拉美化,严重的话还会叙利亚化。
     美国警察暴力不是单单针对黑人,而是针对一切种族的劳动人民。但是这种警察暴力又是在美国资本主义现有矛盾下不可避免的。 
     美国黄金时代结束、新自由主义泛滥后,客观上决定了必然有相当一部分人口不能被资本积累有效吸收,甚至不能作为有效的产业后备军,只能靠福利+犯罪在社会的边缘挣扎。由于历史的原因,黑人在其中占很大一部分;犯罪是这部分人口的基本生活方式,因而是绝不可能靠警察改良来解决甚至缓解的。
    问题是,警察也是人,基层警察也是劳动人民。现在美国的警察客观上就是高危工作。他们经常在危险的环境下工作,势必要越来越倾向于用暴力手段来自保(个别情况下泄愤)。我个人认为,这与种族主义基本没关系;或者,有一天不再针对黑人了,也必然要针对别的什么群体。
     现在强行限制警察不得用传统的暴力手段,必然意味着警察工作的风险进一步升高,因为犯罪泛滥的主观客观原因照样存在。那么警察无奈之下,必然要退出更多的社区,将其让给犯罪集团;被犯罪集团占领的地区,绝不可能是反种族主义的天堂。恶性循环下去,越来越多的人只能持枪自保,警察只能退出更多的地区,整个美国第三世界化。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6-25 04:59
sxm: 我不同意警察也算劳动人民。警察是统治阶级的暴力工具,收到的训练完全是遵从上级指令而非保护人民利益。即使在中国,警察训练中也会有镇压群体性事件的项目。真 ...
美国的城市警察和乡村巡警共有72万人,中位数收入六万两千美元,相当于技能工人,远低于从事高科技行业的小资。通常他们只有在己方力量明前强于示威群众时才会做出“痛下杀手”的样子。你说的中国有民兵的时候治安好,那是文革时期,整个社会秩序是不一样的,而不是因为没有警察。改革之后警察尚未扩充的时期,原民兵组织的枪支泛滥,暴力犯罪迅速上涨,也没看出什么“群众自治”。在美国的情况不像文革,更像后者。
引用 sxm 2020-6-24 23:35
我不同意警察也算劳动人民。警察是统治阶级的暴力工具,收到的训练完全是遵从上级指令而非保护人民利益。即使在中国,警察训练中也会有镇压群体性事件的项目。真的发生游行、上访、群体讨薪等事件时他们绝对会站在统治阶级一边,对老百姓痛下杀手。知乎上有人说美国警察并没有保护人民的义务,我无从考证,你们应该知道是否属实。
至于警权受限警察会怠工,导致犯罪分子接管社区的说法,据说当年中国有民兵没警察的时候治安良好。可见群众自治是有可能的。而警察是纳税人供养,没有资格怠工,纳税人应该强化对警察的约束,就像资本家对工人那样,怠工的直接解雇,而不是把自己的服务员当成大爷予取予求。
另外这里有一篇文章https://zhuanlan.zhihu.com/p/29202906 认为黑社会同样是统治阶级的工具。黑白本是一家。警察并不能保护民众免受其害,因为现代黑社会通常都是披着合法外衣的,警察睁只眼闭只眼他才得以其存在。
引用 毛经天 2020-6-24 14:06
资本主义下,不以肤色而论,女性、派遣工、临时工要求同工同酬,女性、不同户籍、不同民族的人要求就业机会平等,都是正义的,都是应该支持的。马克思主义者在这种问题上揭露资本主义、寻求工人阶级联合应该是义不容辞的。
引用 老王3235 2020-6-24 01:27
《红色中国》是一个学习交流的好平台。为了革命,为了追求真理,我们在这里是应坦诚地发表自己的观点,并虚心学习接受正确的意见,纠正自己的错误认识。我赞成公开讨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6-24 00:28
搬砖小能手: 对于养尊处优且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不直接面对抢占生存机会挑战的小资(尤其是上层小资,无论种族性别)来说,支持少数族裔特权既不伤筋动骨还能维护正义公道,必然 ...
所以说,无论是美国白人无产阶级收到全球化挤压而奋起保护劳动力市场垄断地位,还是少数族裔半无产阶级只能从事不稳定的工作,都不是美帝国主义可以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甚至没有被正确的提出来。
引用 No.24601 2020-6-24 00:21
公开讨论好,不避讳编辑观点的分歧。这个可以算是中国左翼内部坦诚交流的典范。有些左翼团体,尤其是年轻人,平时在组织内部强压意见,一分裂了就恨不得用各种手段致对方于死地,这是没有前途的。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6-23 11:31
搬砖小能手: 对于养尊处优且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不直接面对抢占生存机会挑战的小资(尤其是上层小资,无论种族性别)来说,支持少数族裔特权既不伤筋动骨还能维护正义公道,必然 ...
良药苦口,话糙理不糙
引用 搬砖小能手 2020-6-23 09:40
我们既要明白形式化的改变并不能带来本质的突破,更不能指望同情和理解就能解决阶级内部冲突。的确,我们都希望人民内部矛盾缓和甚至是根除,实现对少数弱势群体的照顾。但对于少数弱势群体而言,首先要明白目前自身力量薄弱处于弱势的客观事实。在明白这个残酷的现实后,就更不能盲目一意孤行,就更需要主动团结其他受压迫群体来实现反压迫剥削的斗争,就更需要灵活应对复杂局面,就更要学会适可而止,而不是一支孤军只管冲,做不必要的消耗和牺牲。星星之火虽说可以燎原,但离不开助长火焰的外部环境和条件。不然,就只是一团无柴的烟火,燃尽即灭。

而面对寻求团结的少数弱势群体,无产阶级主体也要主动放下架子寻求队伍的扩大。双方势必各自放弃一定的短期目标来服务阶级斗争的中长期目标。否则,这只会沦为一盘谁也不愿让步的僵棋。
引用 搬砖小能手 2020-6-23 09:37
对于养尊处优且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不直接面对抢占生存机会挑战的小资(尤其是上层小资,无论种族性别)来说,支持少数族裔特权既不伤筋动骨还能维护正义公道,必然是积极的群体;对于吃不饱穿不暖且受饱受资本主义不稳定就业煎熬的无产阶级(尤其是主体民族,无论性别)来说,支持少数族裔特权虽说正义公道,但毕竟危及自身生存利益,必然是消极的群体。

小资在不危机自身利益的时候,尤其容易同情心泛滥、爱心冒泡,以为靠着公平正义自在人心就能解决冲突和矛盾;待少数族裔特权危机他们利益、需要出血的时候,就会懂得无产阶级的难处了。这也是为什么阶级内部矛盾处理起来更棘手、更需要技巧还有特定的历史条件来协助,而阶级之间的对抗只有在克服本阶级内部较多的矛盾后形成短暂大团结才能实现。仅是单方面追求特定群体利益而导致孤立甚至排斥其他受压迫群体,只会步入歧途、烟花后散场。20世纪60年代以来新左派运动失败就是这样分道扬镳的结果,至今也未能实现相互联合。
引用 redchina 2020-6-23 07:18
此文经编辑部讨论后授权主编发表。

查看全部评论(10)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12 20:51 , Processed in 0.01665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