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

2020-6-29 22:42| 发布者: 金山一民| 查看: 1298| 评论: 0|原作者: 李良李良书简|来自: 李良书简

摘要: 白人或阿利安人至上,大和民族至上,或者犹太人至上,跟民族主义风马牛。 民族主义是被帝国主义的侵凌而激发出来的 ,反之,白人或阿利安人至上,大和民族至上,或者犹太人至上等主义者,是站在一个霸凌他人的地位和心理作出发点的。


       
種族主義和民族主義

李良書簡 06-28-2020_07

問:“为何不列举出美帝的白人至上主义、德国希特勒的反犹太主义曰帝的大和民族主义进行解说?不固步自封、自以为是啊

呵呵,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但你把角色全都搞乱了!不过这也代表了很多人的模糊或误解,所以我说不要自己挖坑来埋葬自己。

简言之:

  • 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即所谓 “white supremacy”,源自早前德国纳粹党,即认为阿利安人(Aryan )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希特勒治下的纳粹党曾经立法,任何人想有此荣誉为阿利安人,都需交出他 / 她们的族谱来证明之。他们之所以那么强力的反犹太人,除了当时在德国的犹太人操控了所有的经济条件外(有如华人在东南亚),也是因为犹太人认为自己才是上帝的选民,你阿利安人算啥?一山岂能容二虎,后果可想而知。阿利安人世界之最的想法的移民到了美国,就产生了诸如三K党之类的白人至上组合。
  • 日本的大和民族认为自己是天照大神的子民,是世界最优秀的人种,天生就是要骑在其他世界人民头上的。
  • 不但日本,中国何尝没有人认为中国人才是最优秀的?但这都不是民族主义,是种族主义,即是以基因来决定一切;可基本上在中国是不能成立的,因为中国境内种族繁多,五胡乱华后,连纯种汉人都找不出几个了。
  • 白人至上主义跟大和民族是最优秀的认知,都是 100% 的种族主义,即一切都是由于基因决定,比犹太人的以宗教信仰为取决,其种族主义是更进一步的,而犹太人在信仰了犹太教后,也成为另一种种族主义了。
  • 白人或阿利安人至上,大和民族至上,或者犹太人至上,跟民族主义风马牛 民族主义是被帝国主义的侵凌而激发出来的 ,反之,白人或阿利安人至上,大和民族至上,或者犹太人至上等主义者,是站在一个霸凌他人的地位和心理作出发点的。民族主义者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较他人为优越的民族,完全是以一个苦主的身份去为自己争取一个平等的地位活下去,有这种想法的人的组合,就是民族主义者。


------ Original Message ------
Received: Sun, 28 Jun 2020 08:09:33 PM CDT
From:
To: leeliang
Cc:
Subject: Re: 不能再胡涂了!Re: 香港“反送中”不是一场人民民主革命 Re: 也谈颜色革命


李良先生:为何不列举出美帝的白人至上主义、德国希特勒的反犹太主义曰帝的大和民族主义进行解说?不固步自封、自以为是啊!

Sent from my iPhone

On Jun 28, 2020, at 6:42 PM, leeliang wrote:

不能再胡涂了!  

邓修当局打民族主义牌、玩弄民族主义把戏,已经几十年了。每当改开当局遇到危机之际,就打出民族主义的旗号、爱国主义的旗号,来转移视线,把矛盾往外引,以此长期愚弄、

欺骗群众,以达到他们 维稳 的目的。这已经成了他们的惯用手法和 拿手好戏

  • 民族主义跟阶级斗争是一体的两面。由因于帝国的剥削和侵凌,于是就自然地产生了民族主义以对抗帝国主义,前所提到的义和团就是一例;中南美洲土著人们反抗欧洲白人帝国主义者,又是一列;印度和中南半岛地区的反抗白人帝国主义,更是就近的例子。这些事件的发生,都在马克思成熟地用唯物史观来做分析,建立起“阶级斗争”这个词之前;对于一个被帝国主义残害得遍体鳞伤的人,你总不能叫他等到马克思的阶级斗争论出来之后,再去反抗吧?什么叫做“枯鱼之肆”?
  • 所以,用最严格的马克思唯物的阶级斗争史觀来排除民族主义,犹如 关公战 琼,非常不当之至!民族主義是個早已存在的事物,是一種另類的“供求關係”,也就是我説牛頓第二定律作用與反作用的關係。你可以用一萬種觀點來衡量民族主义民族主义,包括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分析;马克思的阶级斗争是一个有效的对抗帝国主义的方法论,民族主义则是对抗帝国主义的经验论,两者可以相得益彰,没有必要互相消减。
  • 至于什么“ 邓修当局打民族主义牌、玩弄民族主义把戏,打出 爱国主义的旗号来转移视线 ”等等,且由他去,这跟民族主义的实质毫无关联。
  • 语言这个东西,谁都可以掌握,但这就像是“ 邓修吃饭,我们也得吃饭,不能吃屎 ”一样的明确!所以朋友们万万不要自已挖一个陷阱再跳下去,再用土把自己埋了。这是自找麻烦,过去犯的这种错误已经车载斗量,不能再胡涂了!


------ Original Message ------
Received: Sun, 28 Jun 2020 04:48:40 PM CDT
From: J
To:
Subject: Re: 香港“反送中”不是一场人民民主革命 Re: 也谈颜色革命


现在我们朋友中展开讨论民族主义问题,是个好事。因为邓修当局打民族主义牌、玩弄民族主义把戏,已经几十年了。
每当改开当局遇到危机之际,就打出民族主义的旗号、“爱国主义”的旗号,来转移视线,把矛盾往外引,以此长期愚弄、
欺骗群众,以达到他们“维稳”的目的。这已经成了他们的惯用手法和“拿手好戏”。
自从人类社会出现私有制,产生阶级以来,这个社会就是阶级斗争的社会。如果脱离阶级分析,脱离阶级斗争观点
去孤立地讨论什么民族主义,就不是马列主义的观点,就会被邓修当局所利用,就变成没有现实意义的“学术讨论”、
学究式的闲谈。
香港之所以成问题,就是一场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是因为邓修当局与英帝等国际垄断资本联合制定【香港基本法】,
把香港殖民地地位、香港自治地位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邓修还许偌这种延续殖民地地位、出卖国家主权的卖国政策
“五十年不变”!
【基本法订立后的这些年来,邓修集团与国际帝国主义联合在香港疯狂搜刮民脂民膏、巧取豪夺、掠夺财富,
早已使香港百姓处于水深火热的灾难之中,使香港成为反抗压迫剥削的火药桶。
在这么多“爱国”的“左派”中,竟然看不到有谁能够像老董先生那样写出揭发批判【香港基本法】罪恶本质的好文章。
一些“左派”却是显现出他们的“佐政府派”的角色。
然而,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因为一本书可能有损其颜面,而不顾攻击法制,越境、跨国以黑社会法西斯手段去抓人
回中国大陆囚禁、审讯。之后跟进的是要把敢于发出异议声音者“送中”专政。横行霸道、为所欲为了!
香港人民深深感受到,邓修当局对人民不仅是经济上的疯狂盘剥,还有更甚的高压政治压迫。
这就直接激起香港人民起来反抗,点燃了这个积蓄已久的火药桶。这才有二百多万香港市民上街示威抗议。
早已被以美的为首的国际垄断资产阶级“颜色革命”了的邓修当局、“中美夫妻论”者、“救美国就是救中国论”者们,
在理与法都输掉的邓修当局,这时却演出“夫妻吵架”戏,急忙又祭出民族主义这张王牌,把矛头往外引,
把深受压迫剥削的香港人民的造反有理说成是美帝操作下的颜色革命。他们从来就是与人民的立场尖锐对立的!
把“会生金蛋的鸡”摧残折磨到奄奄一息了。有多少香港人民会相信这种奇谈怪论?!他们的民族主义牌还骗得了谁?!

From: wtkh@comcast.net
Sent: Sunday, June 28, 2020 11:32 AM
To: 'ROGER' ; dhan2000.28815@gmail.com ; 'Joe Zhang' ; 'leeliang'
Subject: RE: 香港“反送中”不是一场人民民主革命 Re: 也谈颜色革命
 

转发的这一篇,有助于改正某些形式主义的概念…  [Mark Wain 2020-06-28]

 

From: w
Sent: Sunday, June 28, 2020 1:10 PM
To:
Subject: RE: 香港 反送中不是一场人民民主革命 Re: 也谈颜色革命

 

转发拙作一篇《 《基层之声》(56 从民族主义左翼到反对法西斯专政的革命 》,供参考和反思之用。多听不同的声音将证明是有益的,尽管特色党中修叛复盗集团极为有效地夺取了言论主动权,以至“左翼”已经溃不成军了。

 

它是关于中、西方的民族主义“左翼”和香港、内地的反法西斯专政革命的文章,也包含管众(部分油管群众)反映在文末。[Mark Wain 2020-06-28]

 

From: R
Sent: Sunday, June 28, 2020 10:26 AM
To:
Subject: Re: 香港 反送中不是一场人民民主革命 Re: 也谈颜色革命

 

绝对赞同。

 

 

On Sunday, June 28, 2020, 02:50:49 AM EDT, leeliang <leeliang@usa.net> wrote:

 

 

 

再说一次:香港“反送中”不是一场人民民主革命;  而“颜色革命”一词是帝国主义用来颠倒他国的垃圾,不可随之起舞。

 

不同意你的看法!要一分为二地看问题。

  • 无产阶级和反动资产阶级都可以利用群众运动来达到各自的目的
  •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就是帝国主义反动资产阶级运作的大规模群众运动。试想,
  • 香港修法处理腐败分子,关外国屁事?
  • 中国修国安法来处理境内安全事务,关外国屁事?
  • 美国修了不知多少法来处理国家安全问题,譬如“国土安全法”和反恐法案,中国何曾出过声?
  • 香港的暴动绝非单纯的“ 人民民主革命 ”,公然发钱与暴动分子进行暴动的行为被北京一再容忍,已是超过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底Q。
  • 香港几十年来早已成为各国特务情报分子进行反华的巢穴, 更成为腐败的红二代藏污纳垢以及跟帝国主义集团勾结的大本营
  • 香港法院十七名大法官非中国籍贯的至少有五人,这是个笑话。
  • 港独与台独藏独等合流,中国如果再不处理,国将不国。
  • 收回香港治权的做法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必要之举,跟反对法西斯式专政毫无关系!

以上都是邓小平“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变”的后遗症; 香港事实上并未回归中国,形式和实质上仍然是个殖民地 ,这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耻辱。我们要清邓,就从真正收回香港的治权做起吧!



------ Original Message ------
Received: Sun, 28 Jun 2020 12:34:59 AM CDT
From: <w
To:
Subject:
也谈颜色革命

也谈颜色革命

无套裤汉 2020-06-27

 

无套裤汉和龙翔五洲关于香港问题的讨论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171#lastpost

回复如下:

 

我不认为香港人民民主革命斗争是属于颜色革命的范畴,尽管美英资本霸权为代表的政治力量有这种企图,也许正在这样准备着(但这是他们主观愿望,客观上几乎是不存在必然性的)。原因是群众运动及其发展不是直线式的而是极具曲折和迂回多变过程的,是随着主客观条件的变化而变化的。俗话说女大十八变,群众运动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

 

依此类推,我甚至不认为台湾广大人民群众选举台独民进党上台执政的政治运动就会一成不变地年复年、日复日地支持台独执政下去并且和大陆人民群众绝对断绝关系。这是主观主义的结论,是不正确的。台独群众运动是很松散的,不难于解决甚至于走向反面,如果大陆政局出现有利的变革。

 

如果仍然不能说服人们的思维惯性和主观主义偏向,我甚至主张疆藏独立分子也都不是铁板一块,是可以争取过来的,也是可以转化的,问题在于条件,特别是有利于转化的条件是否具备。

 

在许多有利条件中间,最重要的是回归毛主席时代特别是继续革命期间实施的正确路线 ―― 思想政治的为主,辅之以少数民族的、宗教的、文化的、组织的、证实为可行而且正确的各个路线。

 

举例来说,香港所谓颜色革命在当内地继续革命爆发并达到高潮,香港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的口号不可能不因群众新政治觉醒和革命要求而变化,盼望已久的人民民主革命就会提上日程。即使所谓港独也会不得不收敛起来,如果他们不被击败的话。

 

其他类推。

 

总之,革命形势的火种怎样被点燃,及其发展并巩固是重要的因素。怎样产生哪怕非常微弱的火花都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斗争实践。一定要走出书斋和清谈馆,深入群众,并密切接触和联系群众。[Mark Wain 2020-06-27]

 

 










 



 


Net@ddress is a USA.NET and SilverSky brand. Copyright © 2020 USA.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2 08:58 , Processed in 0.01747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