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中国工厂中的列宁主义者 —— 对佳士劳工组织策略的思考

2020-6-30 02:0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3139| 评论: 3|原作者: 张跃然

摘要: 在当代中国,工人运动尚未发展出这种势头,首先要解决“如何组织”的根本问题。由于不够重视这个问题,珠三角的毛派激进主义者网络未能提供一条可行的途径来克服中国当代工人运动的分散和零星状态,尽管他们的尝试令人钦佩。未来的任何努力都必须将组织问题置于首位和中心。

中国工厂中的列宁主义者 —— 对佳士劳工组织策略的思考

 

作者:张跃然

原载:madeinchinajournal.com

发表时间:2020625

 

今年夏天,是深圳佳士科技工厂组建工会的运动失败两周年。作为近年来中国劳工激进主义历史上的重要一页,佳士事件在世界范围引起了中国观察家、左派圈子和媒体评论家的广泛关注。与近年来其他有影响力、有争议的劳工行动相比,佳士斗争以其好战和好斗的策略(包括在派出所前举行的抗议活动)、左翼学生在声援行动中发挥的重要作用、高度政治化和毛泽东主义的话语、以及随之而来的异常严厉和广泛的镇压而独树一帜。事实上,在讨论佳士斗争时,评论者大多关注的正是这些方面。

 

但是,很少有人关注这场斗争背后的劳工组织策略。佳士的劳工行动绝不是自发的;相反,它实际上是一项相当复杂而雄心勃勃的劳工组织策略的高潮。早在佳士斗争爆发之前,这项策略已经由一群激进主义者系统地实施了十年之久。因此,弄清楚该策略是什么并批判性地反思其成就和不足对于规划中国未来的劳工组织路线至关重要,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劳工活动家目前面临的严峻现实。

 

佳士的劳工组织策略几乎没有受到公众的关注,原因有两个。首先,由于该策略是以相当隐秘的方式实施的,因此在佳士斗争势头日盛之时,它的存在仍不为人所知。第二,在严厉镇压之后,由于担心这样做会在政治上连累被捕的参与斗争的活动者,那些对此策略有所了解的人也不愿公开。部分地出于这些原因,我在2018年底为《中国制造》杂志撰写的专栏文章中完全没有提及这种策略,当时警方刚刚大规模突袭了佳士工人声援团。

 

从那以后形势发生了变化。据几位值得信赖的消息人士透露,中国当局很明显已经彻底掌握了这项劳工组织策略,并捣毁了实施该策略的激进主义者网络。换句话说,让我有顾虑的主要原因已不再存在。另一方面,由于在佳士斗争之后组织空间大大缩紧、劳工活动家被迫在批判反思过往行动中重新思考怎么办的问题,所以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对这种策略进行公开讨论。

 

本文参考了那些对这项劳工组织策略有深入了解的人进行过的广泛对话,其中有两位参加了一次极其翔实的采访(Reignite 2019),还有人曾是实施该策略的激进主义者网络的一员。在本文中我做了该劳工组织策略的概述,并对它的成就以及实施过程中所遇到的困境作了一些初步的思考。


 

佳士斗争回顾

在讨论这项引起有争议的佳士工会运动的劳工组织策略之前,简要回顾一下佳士斗争本身可能会有所帮助。20185月,佳士工厂的几名工人在中国官方工会(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坪山区支部办公室投诉了工作场所里各种各样的不满。在接待工人时,当地的一些中华全国总工会官员建议通过工会来解决他们的不满,并告知他们这样做的法律程序。

 

6月,少数佳士工人发起了组建工会的请愿。在几周内,大约80名同事(约占工人总数的10%)签署了请愿书。雇主很快发现了组建工会的运动,并解雇了带头的工人积极分子。被解雇的工人在工厂外抗议,期间遭到警察殴打。作为对暴力的回应,他们在当地派出所前举行了抗议活动,此时他们的活动开始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结果,在727日,共有30人被捕,其中包括佳士工人积极分子及其支持者。

 

大规模拘留之后,数十名左派大学生和毛派倾向的积极分子来到坪山,成立了佳士工人声援团。在接下来的一个月,该组织每天举行声援行动,要求释放被拘留的工人。824日,警察突击搜查了声援团(当时声援团人数已接近50人)所在的公寓,将其中一些成员送回家中,而另一些则被拘留。

 

镇压浪潮随之而来。201811月,约有十几名参与组织佳士斗争和声援行动的积极分子被拘留。大学对参加佳士声援团的学生进行了处分,并严格限制了这些学生参加的马克思主义学生社团的活动。例如,北京大学于201812月以重组的名义实际上解散了马克思主义学会。一些抗议这些处分和限制的学生于2019年初被捕;即使没有被正式拘留的人也都受到了广泛的监视、骚扰、恐吓和身体虐待,具体情况详见北京大学一名匿名学生提供的陈述(《中国制造》 2019年)。后来镇压的规模扩大了,以致于影响到那些与佳士斗争没有任何个人联系的劳工活动家,在2019年他们中的一些人陆续被捕。

 

就被捕人数而言,这次镇压的规模确实是前所未有的。更广泛地说,在佳士斗争之后,中国政府对劳工活动者采取了更加敌对的立场。结果,各种劳工活动家和组织已经看到,他们本已有限的组织空间进一步缩小,导致许多人认为中国当前的劳工运动正处于历史性的低潮。


 

劳工组织策略的制定

佳士建会运动不是刚刚发生的劳工激进主义的孤例。相反,它代表了系统的长期劳工组织策略的高潮。在2000年代后期,一小批毛派激进主义者(其中一些人刚从大学毕业,另一些人则曾与反对私有化的国企工人共事)扎根在珠江三角洲,并试图对那里的劳工活动进行系统的干预。这项策略的部分依据是将珠三角地区确定为工人阶级斗争的新一线的政治评估,另一依据则是认为中国即将进入左翼政治大发展的乐观主义观点。如果我们还记得,在2000年代后期,薄熙来的重庆模式大大增强了中国许多毛派团体的政治信心、国有企业的工人仍然如战斗堡垒般顽强、珠三角农民工的斗争也是势头强劲,就不难理解这种乐观主义从何而来。

 

这个由毛派激进分子组成的小组与几所大学中也采用了毛泽东主义思想体系的马克思主义学生社团建立了密切联系。通过这些学生联系,毛派激进主义者招募了大学毕业生加入他们的行列。毕业后,这些学生将成为工厂工人,然后继续作为地下劳工活动家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招募的力度不断增加,一些大学毕业生最终在珠三角成为这个毛派劳工激进主义者网络的核心领导者。其基本思想是,通过放弃中产阶级职业而终身践行劳工活动,学生将致力于革命事业。左派学生在1980年代韩国劳工运动中的经历经常被引用来作为激励,特别是具海根在《韩国工人》(2001)里所描述的内容。

 

这些激进分子通常在因恶劣的工作条件而臭名昭著的小工厂中寻找工作。然后,他们被期望尽快鼓动工人同事采取某种形式的集体行动,这些行动在某些情况下会导致雇主在物质上的让步。激进主义者也被期待着从这一过程中找到最积极的工友,并招募他们加入激进主义者的行列,同时将这些新的工人积极分子转变为毛派主义者。集体行动完成后,地下劳工活动者将离开工厂,一并离开的还有新招募的、工人转变而来的活动者。然后,他们将寻找另一家工厂从事地下劳工活动者的工作,并在那里再次鼓动起集体行动。

 

因此,这个毛派劳工激进主义者网络通过招募大学毕业生和农民工来发展。它有意模仿列宁主义式的先锋党,在该党中,拥有革命理论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工人阶级中政治上最先进的分子结合成为一个有机整体。原则上,工人阶级出身的革命干部,通过知识分子的政治教育,会掌握革命理论(在这种情况下,即毛泽东思想)。确实,这些劳工活动者将他们的网络视为准政党。通过逐渐增加组织的规模和他们所鼓动的集体行动的规模,这些激进主义者希望他们的网络最终在珠三角新兴的劳工运动中发挥领导作用,并在政治上引导其走向革命。同时,该网络中的一些活动者被派往官方工会工作或成立以社区为基础的非政府组织,以根据需要协助整体的组织工作。

 

该策略取得了好坏参半的结果。一方面,许多大学毕业生对工人和地下劳工活动者的生活毫无准备。在车间里的艰苦劳动,就其本身来说,令人不堪重负,几乎没有什么空间和精力可以做组织工作。在进入工厂之前,他们中的许多人还幻想着,由于他们具备正确的理论,农民工自然会跟随他们的领导。在车间里,这种幻想常常很快就被打碎了。特别是,毛派的话语 —— 许多学生积极分子唯一知道如何使用的词汇 —— 未能得到普通工人的理解。迷茫、疲惫、不知所措,许多人决定退出。因此,虽然这个毛派网络在招募大学毕业生方面变得越来越成功,人员流失率也同样高。

 

另一方面,多年来,网络中的一些活动者确实在他们工作的工厂中成功地组织了一些集体行动,并招募同事加入了革命激进分子的行列。与珠三角许多专注于协助建议工人组织集体行动的劳工非政府组织相比,毛派地下活动者作为工人毫不犹豫地亲自领导斗争,个人承担着巨大的政治风险。以身作则中体现出来的勇敢和诚意使其中一些活动者赢得了工友的信任,并因此成功招募了其中一些工人同事成为革命干部。十多年来,这个毛派激进主义者网络赢得了数十名成员。

 

大约在2015年,该网络的增长停滞不前。士气低落的情绪开始在队伍中蔓延,加之国家对劳工活动者的敌对情绪增强,这个网络可以说是面临着生存上的威胁。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网络领导者发现有必要在更大的工厂鼓动起更有影响力的集体行动,以使士气低落的干部重新振作起来,并增强对这种组织模式的信心。毕业于北京大学的贺鹏超成为该网络中最重要的领导人之一。他在认罪视频中说,在调查了几种选择之后,该网络决定于2016年向佳士工厂派遣地下活动者,并开始计划进行大规模的对抗性集体行动(佳士工人声援团,2019)。我已经能够通过其他消息人士独立验证他的说法。

 

实际上,2018年领导佳士工会运动的所有工人都是毛派网络派来鼓动的地下活动者,几乎没有其他佳士工人参加过这些活动者组织的抗议活动。这些活动者能够在几周内说服80名工友签署组建工会请愿书,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但是这样的支持基础仍然不足以支撑起一场强劲的工会运动,以及承受来自雇主和当局的严厉镇压。不幸的是,当地下工人活动者仍然缺乏工友间广泛而有力的支持时,该运动就遭到了严厉而迅速的镇压。总体而言,工人同事的参与始终有限。在带头的工人活动者于2018727日被捕之后,这一弱点变得更加突出。当时,没有其他佳士工人站出来成为工厂里新的领导者以推动运动向前发展,他们也没有组织抗议或罢工来声援被捕的工人活动者。

 

相反,随着以学生为主导的佳士工人声援团的成立,行动和关注的中心迅速转移到了左派学生身上。由于珠三角的毛派激进主义者网络与各大学的马克思主义学生社团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大量左派学生被迅速动员加入了声援团。的确,毛派激进主义者网络或多或少地以此为契机来教育和鼓动这些大学生,并呼吁他们在毕业后成为工厂工人、献身于政治事业。


 

非凡的壮举

尽管佳士斗争以悲剧性的结局告终,但十多年来精心设计并实施这种复杂而多层的劳工组织策略,这个事实本身就是一项非凡的成就。一方面,这一策略要求其参与者(无论出身于知识分子还是工人阶级)都具有超乎寻常的献身精神。事实是,有数以十计的人致力于贯彻这一策略,这本身就值得中国青年左派的高度尊重。

 

中国的劳工运动既分散又零星,这在中国的劳工活动者中几乎成为共识。中国工厂里时不时发生抗争,但很难想象如何将其引导到某种持久的组织工作中。因此,对中国的劳工活动者而言,很难不为了一次又一次的个别组织工作而疲于奔命,很难避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也很难制定任何长期的战略规划。而珠三角的毛派网络正是完成了这一艰巨的任务。毛派激进主义者能够将其当下的组织背景与工人阶级革命的远景联系起来(无论其对未来革命的定义有多么模糊),并且使人们认识到前者如何导致后者。

 

为了发挥作用,该策略涉及的各个层次(包括招募大学毕业生,确定工厂以派遣活动者,鼓动集体行动,教育和留住工人阶级出身的干部等)必须进行高度协调。各个层次的任何失灵或脱节都将破坏整体工作。这种模式的运作已经有十多年,而且在各个方面都取得了进步,足见这些活动者的组织精明程度。其中协调问题最具有挑战性,因为出于安全原因,许多一线活动者并不知道其他人在做什么。因此,内部协调严重依赖于网络中的几个中央节点;但是,这也意味着网络内部的决策机制基本上是自上而下的。

 

在制定和实施这一策略时,这些毛派激进主义者大量借鉴了马克思主义经典,特别是列宁的《怎么办》(1961)。为了试图给中国工人运动制定长期的革命战略,他们试图将列宁的见解应用到与列宁当时截然不同的政治环境中。按照这些激进主义者的理解,列宁提供了一种思考革命政治与具体工人阶级斗争之间关系的关键方式。其中尤其重要的思想是先锋党应为工人运动提供政治领导,以确保工人运动不会被限制在对现状没有根本挑战的改良主义倾向之内。在这种框架下,党应领导工人阶级,但在组织上也应与工人阶级不同。党的政治领导主要是通过将最具战斗意识和政治觉悟的工人培养成党的革命干部、然后领导和鼓动其他工人来实现的。在截然不同的背景下要将列宁的观点付诸实践,既需要高度的创造力,又需要对中国工人的特殊性进行深入分析。世界各地的左派学者和活动家长期以来都在谈论将理论与实践联系起来,但是鲜有人在实际组织中进行严肃尝试。因此,这些毛泽东主义者为将经典马克思主义观点应用于实地组织而进行的真诚努力应成为一种启发。

 

还应该指出的是,这种策略是在令人恐惧的高压状态下实施的。与列宁在沙皇俄国所设想的类似,珠三角毛泽东主义者拥护的组织模式必须将公开活动与秘密活动结合起来。该模式的几个层次必须保留在地下状态,它所力求达到的、自称为长期目标的革命也是如此。这种公开和秘密工作的谨慎组合对活动者的组织能力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要求。尽管如此,他们证明自己可以胜任这项任务。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20-6-30 10:01
这是比较善意实在的总结
引用 毛经天 2020-6-30 04:48
很有意思的一篇文章。
引用 redchina 2020-6-30 02:04
本文由红色中国网志愿者翻译。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2 10:28 , Processed in 0.01723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