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港区国安法不但在加速假共垮台,也在加速资本主义制度垮台 ...

2020-7-3 12:39| 发布者: 无套裤汉| 查看: 2141| 评论: 0|原作者: 无套裤汉|来自: 无套裤汉博客

摘要: 所谓港区国安法,意图一网打尽香港人民民主革命斗争的参与者,一劳永逸地解决港陆矛盾问题。由于四大危机的突然袭击,第三世界人民第二次革命风暴的不可阻挡,特盗集团的败亡,三者环环相扣,将进一步连带危及全世界资产阶级独裁统治
《基层之声》(112)港区國安法不但在加速假共垮台,也在加速资本主义制度垮台
无套裤汉2020-07-03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c3OTMw

                              “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图)

好消息! “習總加速師”猛踩油門,港版國安法加速中共垮台! (一平快評141,2020/07/01)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I3ceICi-5g

李播主及其他《油管》汉语播主们的辩论要点之一是不把帝霸修反是一家这个大前提给予足够的重视,甚至根本不屑一顾,于是就陷入了过于主观的错误,至少不够全面,使分析问题的深度大受影响。

其次,播主过度重视西方资本主义政治体制的所谓合理性或说普世性,结果把人民群众要求反抗特色党中修叛徒复辟盗国集团,走上真社会主义制度的革命道路,全部抹杀,把反抗局限在西方资本主义制度之内,因此失去了反抗特盗集团的能动能力,并因背负着西方资本主义对世界劳动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和资产阶级独裁统治导致的不满与抗暴的沉重负担,而举步艰难,好像每向前走一步,就要退后何止两步,甚至比特盗集团的反革命措施倒退更多,全无对底层群众的思想政治号召力及社会经济文化上的吸引力。

再者,大瘟疫、大萧条、大抗暴和气候大变化等四大危机不但是对准特盗集团的,尤其是对准全世界整个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所进行的大决战、大清算和大革命。众所周知,四大危机打倒特盗集团的客观能动能力是异常巨大的,同时又是推翻作为人类社会最后一个私有制的世界资本主义的重要有生力量。

最后,播主们对“革命预后”——革命胜利后由哪个阶级掌握政权和实行什么社会制度这一重要问题极力避免进行讨论,好似早有既定方案,不必多此一举了。问题恰好相反,关于革命预后的讨论和辩论是一个关键性质的重大问题,任何避免讨论革命的预后问题都是在试图避重就轻或企图暗中蒙混作为万恶之源的私有制过群众关。

帝霸修反之所以是一家,在于四者都是国际资本主义的一员,虽然强弱、规模、历史、背景和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独裁方式等有所不同,但是它们之间的利益交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合作互利、和平发展、天下一家、共赢共享、共同梦想、共同参与、共同治理,总而言之,帝霸修反是这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共同体”,其中一个都不能少,怎一个“共”字了得。

它们之间的对立虽然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可信度,然而,它们之间的妥协与合作远超过其对立的程度与对立的时间跨度不知多少倍之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一资本主义晚期的黑帮铁律顽强地推翻了百年以来各资本帝国主义之间主动开战的冲动。更何况经过毛主席号召和领导的50-70年代第一次革命风暴的第三世界人民群众翻身解放和独立自主并取得胜利,革命群众使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农村包围城市”这一光辉的战略方针打败了资本帝国主义(斯大林更早作出了正确的预见:“很明显,殖民地和附属国的革命觉醒预示着世界帝国主义的末日。”见1927年《苏联(布)代表大会上的讲话》),迫使他们改头换面,退而求其次,退守并成为被动的霸权主义以自保。当前,除掉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之外,帝霸反无不处于退缩与息事宁人态势;即便是浮躁自大的特盗集团也得守住一个“共”字,身不由己、委曲求全;即使它张牙舞爪、不可一世,也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何足道哉。

它们知道战争引起革命的危险,所以极力避免战争的爆发,同时又挑逗群众斗群众,大肆喊叫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来自欺欺人,并转移群众对准剥削阶级等统治阶级发动革命斗争的强大要求成为同情甚至支持其反动统治的有利局势。然而,这不过是妄想。今天的人民群众洞察全局、知识广泛、经验丰富、空前觉醒,再也不会上当受骗了。继续上当受骗的不是群众而是帝霸修反的帮凶和帮闲们,即使这些落后于时代的反动民族主义者、伪爱国主义者们也不会盲从帝霸修反的反动统治并持之以恒;一旦革命风暴席卷大地,他们也不得不在形势比人强的强迫下改头换面,至少不敢继续再反对人民群众的革命道路了。

世界劳动群众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革命斗争是再也阻挡不住了,因为这个制度已经走投无路了。

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在这样一个极端不利的情势下,不但不自省其非,反而变本加厉制造越来越多的对立面和敌人,甘当人类公敌而不自知失败就在眼前的危险。该集团被人民群众打垮已经不再是可能与否的问题,而是民不聊生,“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意指:太阳快掉下来吧,只要这个暴君能完蛋,让我和他一起死,我也心甘情愿啊!)的燎原星火出现的问题。

显然港区国安法就是这样的一支星火。也许我们可以称之为由特盗集团倒行逆施引爆的揽炒(粤语:同归于尽、玉石俱焚)星火。

一旦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被人民群众打倒了,他们还会继续支撑那个被打倒政权的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吗?只有帝霸修反的连线木偶们才会给出肯定的答案。

中国人民在内的第三世界人民对于播主所执意传播的西方资本主义政治体制的所谓合理性或说普世性是不会同意的,因为他们都已经具备了几乎长达半个世纪的资本主义的“合理性洗礼”和切身的、普世的负面经验与教训,深切知道这些所谓合理、普世和改开“教义”早就成为不堪回首的噩梦。

在社会稳定时期,不论西方或东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统治阶级无不搔首弄姿,把自己打扮成仙女下凡也似的、娇柔美貌的天人;莺歌燕舞、形势大好的日子似乎成为人间天堂的日常了。但是,一旦局势紧张起来,社会形势不再大好了, 这些所谓合理、普世、改开教的头子们无不脸色一变,从仙女变成为要镇压和屠杀人民的恶魔,什么共同体、共体时艰、国家的(即实际上不可告人的资产阶级独裁统治的)安全重于任何其他安全、强迫人民接受资产阶级反动民族主义和伪爱国主义、大肆向人民群众宣传敬畏和感恩主义的合理性与普世性,等等,不一而足。对这些谎言和谰言,群众洞若观火,并嗤之以鼻。

问题还在于,资本主义国家由于内部矛盾普遍而长期存在并永远得不到体制内的解决,那里的好日子极为有限,多数日子都不好过,特别对于低端人口尤其如此,而低端人口又占人口大多数;由于经济剥削与政治压迫有阶级斗争日益严重,这就使得社会更加不安稳,随时有大乱来到的趋势。

结果:民主自由宪政(或所谓法制)的假天堂、用民主推翻政权等梦呓、每年一度的选举日颠覆政权一次之类的笑谈,等等,早已经被资产阶级独裁统治的残酷黑手一扫而光了。原来,不是和理非而是暴力(警察的、法院的、国家卫队的、常备军的、监狱的,一句话,MICC[即军事、工业、国会综合或共同体]的,等等)才是资产阶级政权对颠覆者的真实回应!

推翻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之后的中国社会,不会也不应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继续,而是以一个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政权的成立作为胜利的前提。因为大多数劳动群众要求翻身解放和当家做主,拒绝资产阶级虚伪的、形式的民主和议会制度,因为第三世界人民群众的第二次革命风暴的动向已经被四大危机提前提上了议事日程,任何包括资产阶级在内的反动势力无不处于破产状态,不论帝霸修反,都无法阻挡已经觉醒了的第三世界人民群众的革命要求。

港陆群众联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任何阻力都将被一扫而空,因为香港革命群众的革命觉醒、利益和要求符合内地革命群众的,彼此之间是鱼水关系和唇亡齿寒的革命同志关系。港陆群众必须联合起来,共同揭穿并反击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和帮凶帮闲们无耻污蔑香港同胞的反动宣传,例如他们拒绝承认香港人民反对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的运动是一场人民民主革命运动。这是由于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及其美霸太上皇如特朗普都污蔑香港人民民主革命运动是所谓暴乱;其次帝霸修反只准许在体制内活动,也就是由资产阶级独裁统治恩准的、有利于资产阶级独裁统治的政治活动,除此之外都被污蔑为分裂国家的、非法的、暴乱的、必须镇压的┅

但是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内地人民不会忘记:香港同胞在二十三年前,曾经多么兴高采烈地、欢欣鼓舞地迎接香港脱离英国殖民地地位而自治并得以港人治港,没有发生任何阻碍、更不要说反对香港回归的群众活动了。那些落后于时代的、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的、反动民族主义和伪爱国主义者之类的辩护士们,请你们扪心自问:香港同胞是不是国家分裂主义者?如果答案仍然坚持是肯定的,那么香港同胞每当内地发生天灾,无不掀起慷慨解囊救灾救难的群众活动又当如何解释?难道你们要昧着事实和真相继续歪曲和污蔑他们吗?

这些满脑袋对内法西斯式镇压、对外(美)投降主义的中修叛复盗集团的应声虫们,可能借用港胞发起的1989年声援八九民运的150万人全球华人大游行以及港胞连续三十一年来纪念八九六四天安门屠杀事件来“证明”港胞是国家分裂主义者,但是不要忘记:天安门事件的第一阶段是由北京市民、工人和学生群众为反对官倒、贪污腐化、通货膨胀等政治经济社会问题发动的群众运动,这个第一阶段与其后的第二阶段鼓动资产阶级民主为主线的学生运动是完全不同性质的革命运动——劳动人民反对走资派为主轴的第一次文革的继续。难道文革的继续是必须反对的吗?港胞纪念天安门事件虽然由于该事件本身具有双重的歧义性——第一阶段是反对走资派及其继承人的革命运动而第二阶段属于资产阶级颜色革命的性质,但是,无论如何不能一笔抹杀港胞至少在第一阶段方面的纪念意义。我们赞成天安门事件的革命阶段而反对其后的颜色阶段,就如同我们对待清朝末年发生的义和团运动一样——一方面赞成义和团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正当性和义举,但是对于义和团同时拥戴大清朝继续执政的反动性则予以反对。

二十三年来的港陆矛盾问题的主要方面显然在于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对香港同胞实行法西斯式专政,于是对立冲突由此展开,从人民内部矛盾愈益发展为对抗性的敌我矛盾斗争。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在2003年7月1日以“反对23条立法”为题发起游行,声称约50万人参加,是香港主权移交到当时最大规模的游行。有香港人形容23条立法“就像有把刀在你头上”。由于特盗集团法西斯式专政在内地得手应心、大肆扩张,于是专政对香港变本加厉,日益嚣张,迫使反抗法西斯式暴政的港胞人数日益增长,强力激发了香港雨伞革命(或称雨伞运动、占中[指中环]运动)即2014年9月26日至12月15日在香港发生的一系列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运动;经推算,整场运动的参与人数约为120万人,占全香港人口的1/6。到了2019年六月九日、十日反送中人民民主革命大示威,参加人数也高达103万人甚至更多。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压迫越大,反抗越烈。”

今年七月一日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推出法西斯式专政的新非法材料——所谓港区国安法,意图一网打尽香港人民民主革命斗争的参与者,一劳永逸地解决港陆矛盾问题。但是特盗集团过高估计了自己得心应手的法西斯式专政在港所向披靡的预期效果,按照以上所说的压迫与反抗之间的辩证逻辑,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必然将在香港遭受滑铁卢式的失败,并以连锁反应的方式即港陆群众联盟的方式危及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由于四大危机的突然袭击,第三世界人民第二次革命风暴的不可阻挡,特盗集团的败亡,三者环环相扣,将进一步连带危及全世界资产阶级独裁统治,其中包括帝霸修反四位一体黑帮退出历史舞台。资本主义反动势力的最后灭亡是和人民民主革命专政的胜利相依存的,这一论断不是主观愿望而是历史发展从偶然性到必然性的辩证逻辑运动轨迹的显现。

[Mark Wain 2020-07-0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2 12:44 , Processed in 0.01530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