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群众文艺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抉择》(小说第四十五章)

2020-7-6 21:0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5027| 评论: 0|原作者: 张平

摘要: 然而小保姆的证词对李高成却非常有利,小保姆说了,李市长从不收礼,那些人也从来不敢当面给李市长送礼,他们只送给吴局长 …… 民脂民膏,鲜血淋漓!李高成不知为什么突然会想到这么几个词。我们的民族在这些败类的强暴和掠夺下,正在大出血 ……
到杨诚家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虽然行动已经开始了一个多小时,但仍还没有接到有关方面的任何消息。

  李高成跟杨诚没有再说什么,杨诚也明白他此时的心情,也没同他再说什么。

  家里静悄悄的,虽然灯还亮着,但所有的人都已经睡了。

  秘书和司机都被打发了回去,两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似乎都在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李高成明白,杨诚此刻的心情也许比他更焦急更沉重。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责任和压力比自己更大。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高成轻轻地问道:

  “你知道梅梅回来了?”

  “梅梅给我打电话了。”

  “梅梅给你说什么了?”

  “孩子很聪明,什么也没说,只问我你在哪里,问她妈在哪里。”

  “她没找见她妈?”

  “好像没有。她说她打了电话,有人说她妈刚出去不久。而后就再没有找到,她还说她呼了好几次,她妈都没有给她回话。手提电话也一直不开。是不是号码都变了?”

  “不可能。她不见孩子,也许是想拿孩子逼我。已经到了年关了,她知道孩子们要回来的。“

  “我想也是。老李,你当时也没给梅梅谈谈?”

  “梅梅是下午两点多回来的,我只在门口见了她一面,什么都还没顾得上给她说。”李高成极度懊悔地说,“我当时真该给她谈谈的,也好让她有个思想准备。”

  “人们说了,现在的人什么也不怕,就怕孩子。为了孩子,我们真应该珍惜自己眼前所得到的这一切。“杨诚不知道在说李高成还是在说自己,”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再有思想准备也难以承受。大概这也是我们的孩子最大的弱点,因为他们是领导干部的孩子。“

  一阵沉默。良久,李高成又问:

  “你怎么让梅梅到这儿来的?”

  “我让她来家里吃饭,让她在这儿等你,我给她说了,你肯定会来这儿的,因为今晚有要紧的事情要商量。我妻子也说了,家里没人,你就在这儿呆着吧。孩子大概也不愿意一个人在家,所以就一直呆在家里没出去。“

  “……知道梅梅在哪个屋吗?”李高成再次觉得鼻子酸酸的。

  “想看看吗?”杨诚有意避开他的视线问。

  “也不知道她睡着了没有。”

  “刚才我给妻子打过电话,说孩子已经睡了,睡得还好。”

  “孩子大概太累了。”

  “楼上的第二个房间,就她一个人,你去看看吧。”

  梅梅确实睡着了。

  卧室里的灯依旧亮着,梅梅和衣躺在床上,连鞋也没脱。她大概一直在等着,实在太困了,才睡着了。

  李高成轻轻地推开门,又轻轻地走到梅梅的床头,梅梅依然没有任何察觉,依然沉沉地睡着。

  他默默地瞅着梅梅那张娇嫩而又布满了哀怨的脸。眼角上还没干透的泪痕,在灯下闪着微微的亮光。

  梅梅很漂亮,就像她母亲年轻时一样。梅梅也确实长大了,那种女性特有的曲线显示着一种遮挡不住的青春气息。

  梅梅正处在人生最美好的时期,天真清纯,无忧无虑。梅梅也正处在人生最关键的一个时期,刚刚上了大学,学习、理想、事业、恋爱,所有的一切都将会接踵而至一毋庸置疑,家庭对她的影响实在太大太大了。实事求是地说,如果她仍是一个市长的女儿,仍是一个局长的女儿,那摆在她面前的将会是一个布满鲜花的锦绣前程。至少在她前程上的阻力将会少得多,小得多。反过来,如若她是一个工人农民的女儿,是一个普通干部的女儿,或者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干部的女儿,甚至是一个罪犯的女儿,那摆在她面前的前程则将会是怎样的一个景象!尤其是当她从一个市长局长的女儿,一下子变成一个犯了错误的干部和罪犯的女儿,那对她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巨大的打击!很可能将会影响到她的一生一世,甚至影响到她所有的一切。

  对孩子来说,这将会是怎样的一个残酷的现实!

  杨诚说了,现在的人,最怕的就是孩子。其实还应该改动几个字,凡是那些干坏事的人,最怕的就是孩子。

  想到这里,他不禁蓦然一惊。是不是那些干过这样或那样见不得人的事的人,正是在这种心态下,才越陷越深,越干越身不由己,以致于把自己彻底埋没?

  妻子想必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她才有意把这个尚未成年,同时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摆在了他的面前。

  她才是一个最最自私的女人,也同样是一个最最愚蠢的女人!她居然能想到以自己的儿女为代价,以自己的丈夫为代价,以自己的家庭为代价,来获得自己的逃匿,换取对自己的庇护!

  孩子是无辜的。也正因为孩子是无辜的,所以才让牵连了孩子的父母们是这般的痛心和痛苦。

  他默默地,久久地站在梅梅的床前,想象着当孩子醒来时,将会如何面对所发生的这一切。

  假如在自己的家里搜出了什么,也很可能会搜出什么。尽管自己已经让保姆把那些“购物券“和那些所谓的“年货“立刻退掉或拉走,但也只是一下午的时间,肯定还会有不少留在家里。也许这些东西可以另当别论,但天知道还会在家里找出什么东西来!

  事实已经证明,这几年发生在家里的事情,有许多你几乎一无所知,即使是现在,又有多少事情还在瞒着你?

  最担心的就是妻子的那个卧室,自当了市长以来,他进去过几次,几乎都数得出来。又有谁知道在妻子的卧室里能找出什么东西来!

  如果真要找出什么让人吃惊的东西来,那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怔怔地看着梅梅的脸,不敢往下想了。

  也就在此时,他听到了楼下急促的电话铃声。

  他轻轻地帮梅梅脱了鞋,轻轻地关了卧室里的灯,轻轻地走出来,又轻轻地关好门,然后急急地走下楼去。

  除了孩子,此时此刻对他最重要的是消息,是有关这次行动的一切消息。

  杨诚正在全神贯注地听着电话。

  电话的时间很长,而杨诚几乎什么也没说,只是神色凝重地静静地听着。

  这是今晚行动的第一个电话,事关重大,也事关今晚行动的成败!

  “还有别的情况吗?”这是杨诚的第一句问话,“那好,我今晚不会休息的,请随时联系。我没什么要说的,你们干得很不错,我代表市委谢谢你们。如果要我说什么的话,那我只给你说一句,要细,一定要再细,越是现在这种情况越是要细,绝不能放过任何线索。也许我的话是多余的,但再说一遍也没什么坏处。好了,我等着你的消息。“

  挂了电话,两个人都久久地沉默着,对视着。终于,李高成发现了杨诚眼里渐渐涌出的泪花。

  “老李,我们胜利了……”杨诚嗓音有些发颤地说了这么一句。

  李高成什么也说不出来,但他明白杨诚所说的胜利意味着什么。

  “检察人员在钞万山家里的保险柜里发现了大批现金,人民币有一百三十多万,港币有二十多万,美元将近十万,还有8000克的金条,只房产证就有11套!另外还有数百万元之多的存折,一时还没能点清的大量的首饰珠宝。”杨诚此时正在使自己努力地平静下来,“在钞万山家里最重要的一个发现,可能我们任何人也没有想到。我们在钞万山的保险柜里,发现钞万山竟持有三个国家的护照,并拥有三张在国际上信用度极高的国际通用的信用金卡!若要办理这样的一张信用金卡,在银行个人的帐户上至少得有数十万美元的存款!另外还有一个人,他刚刚办妥的两个国家的护照也保存在其中,这个人填的是另外一个名字,但照片却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一个人。知道是谁吗?”杨诚顿了顿,然后愤愤地说道:

  “严阵,是严阵的照片!我们的省委常务副书记严阵的照片!而且是两个并不起眼的国家的护照。这个发现真是太惊人了,太重大了。刚才检察长说了,从这一点来看,他们很可能还会有高额的境外存款,或者他们已经在境外进行了巨额投资!“

  李高成此时已经完全愣在了那里,岂止是太惊人,太重大,实在是太可怕,太恐怖,也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一个已经可以说是共产党的高级官员,竟然正在准备把国外作为他的一个生存基地!狡免三窟,有一窟居然是在国外!

  紧接着在不到半个小时内,又打来了三次电话。

  在中纺所有被搜查的领导干部家里,无一例外地都搜出了巨额现金和来源不明的大量财物,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持有长期的外国护照和拥有大笔的外币。有各种各样的贵重首饰,有豪华型的私人住宅,有上千元一个的乳罩,有两千多元一副的眼镜,有三千多元一双的皮鞋,有八千多元一件的皮衣,有上万元一套的西服,有数万元一块的手表,有十数万元一架的照相机,有数十万元一条的钻石项链……

  中纺总经理郭中姚另外的三套住宅里,每一套住宅里都包养着一个长期居住的姘妇!

  中纺副总经理冯敏杰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还没有成家,都已经有了多处豪华住房,一家六口人,除了他的妻子外,竟然每人一辆小汽车!他大儿子开的汽车是奔驰,二儿子开的是林肯!

  中纺党委书记陈永明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他的儿子刚刚22岁,他的姑娘只有19岁,都已当了“新潮“公司分公司的经理和副经理!

  刚刚离休不久的原省人民银行副行长王义良,儿子女儿现在都在国外,家里只有一个妻子,然而竟在他家里搜出了一百二十多件羊绒衣,五十多件高级皮衣,照相机四十多架,各种手表七十多块,各类金银首饰八十多种,各种高级皮鞋二百多双……

  ……

  够了!用不着再听下去了。

  李高成胸口阵阵抽搐,浑身直冒虚汗,又觉得想吐,又止不住地想大声呻吟。他实在是太紧张了,而紧张的原因并没有别的,就是一直到现在,仍然还没有妻子和家里的情况!

  他觉得自己真的要崩溃了,真的实在承受不下去了。但又不想在杨诚面前显出什么来,所以也就一直这么硬撑着。他不停地喝着水,然而口里还是觉得干得冒烟……

  每一个电话来时,都几乎要大大地吓他一跳。

  长时间的紧张和疲劳,使他几乎要失去记忆和意识。

  又一个电话,他陡地一怔,觉得自己几乎要昏厥过去。

  果然是有关妻子的消息。

  也一样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消息。在妻子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发现的现金数量很大,有人民币21万,美元2万,港币5万……另有四本银行存折,其中有三本的户主是化名,总计六十多万……除此而外,还有价值约20万元人民币的股票,价值十多万元的金银首饰……

  听到这里,李高成的心里反倒稍稍平静了一些。看来妻子当初并没有给自己说谎,她那时曾给他说过,连那些所谓的固定资产也算上,满打满算也就是二百来万,看来今晚清查出来的这一切,差不多也就是这么个数字。从目前来看,从妻子那儿清查出来的东西,应该是最少的。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妻子仍然还是一个被欺骗、被利用的角色。他还记得,她当时曾对他说过,这些钱都是干干净净的,一个子儿也脏不了你!那现在就让她给组织交待吧,看她的这些钱都怎么个干净法……

  那么,家里呢?

  看着杨诚同样心神不定的样子,看来仍然什么消息也没有。李高成明白,在这个问题上,也许杨诚比他更有压力也更着急。如果事实证明李高成跟这一切并无牵扯,那么杨诚在中纺问题上所表现出的一切,无疑都是正确的。反之,则将会大打折扣。尤其是假如事实证明李高成也同样有问题,甚至有重大的,不可赦免的问题,那么作为市委书记的杨诚也同样具有推卸不了的责任,包庇甚至给一个有巨大问题的人作伪证,也同样表明你是有巨大问题的,至少也足以说明你是不称职的。这将不仅仅是一个责任问题,而且是一个道德问题,一个原则问题,一个大是大非的党性问题。

  又是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

  “老李,你的电话。”杨诚把话筒递了过来。

  李高成几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半天也口不过神来。这么晚了,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又会是谁的电话?他怔怔地看着杨诚:

  “……我的?”

  “你的。”大概是看到李高成发愣的样子,杨诚又特意说明了一下,“吴新刚。”

  秘书的电话。他赶忙接了过来:

  “我是李高成,什么事?”

  “李市长,是这样,明明一直在找你……”吴新刚一副非常为难的口气。

  “……明明!”李高成顿时瞠目结舌地呆在了那里。儿子!原来儿子在家!

  “李市长,他一直在给我打电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你在哪儿……”

  “……明明什么时候回来的?”李高成突然感到自己竟是这般地虚弱,他做梦也没想到儿子竟然在家!

  “大概是晚上十点。”

  “……哦。”李高成不禁呻唤了一声,躲开了女儿,却让明明全赶上了。

  李高成愣愣地瞅着杨诚,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

  “你告诉吴新刚,让孩子马上到我这儿来。”杨诚想了想说。

  “这么晚了,又没有车,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明明什么也看到了,就让他呆在家里吧。”李高成无力地说道。

  “那就让孩子给我这儿来个电话,至少在精神上可以安慰安慰孩子。有些话我可以给明明说。“杨诚说。

  李高成考虑了半天,看来也只好这样了。

  李高成把杨诚的意思如实地告给吴新刚,还不到一分钟,电话铃就响了。

  然而并不是明明的电话。

  是检察院打来的有关在自己家里搜查的情况汇报。

  李高成那根紧绷的心弦几乎要断了,他屏气闭声地等待着,犹如等待着判决一样。

  他实在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真的不知道将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在等待着自己。

  杨诚默默地放下了电话,然后默默地注视着李高成。他并没说一句话,却把自己的手轻轻地搭在了李高成的手上,然后越握越紧,越握越紧……

  截止到目前,在李高成的家里没有搜查出任何有重大嫌疑的财物,除了一个两万四千元的署名李高成的存折外,其余的就是一些数目不大的烟酒和高级食品。只有一个令人费解的情况,那就是在保姆的房里发现了一个存折,是以保姆的名义存进的,数目竟有三万二千元之多!

  李高成再次感到目瞪口呆,保姆小莲哪来的这么多钱!

  小莲家里的情况他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的,一个贫困县份的孩子,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她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两个哥哥都才结婚不久,再加上新盖了房子,家里债台高筑,穷得一塌糊涂。小莲每个月200元的保姆费,几乎月月都要如期地寄回家里。而如今她怎么竟会有三万多元的存款!而这三万多元的存款又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2 11:40 , Processed in 0.01422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