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想起列宁“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

2020-8-4 22:4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066| 评论: 0|原作者: 屈炳祥|来自: 旁观者更清

摘要: “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这是列宁的一句至理名言。这一名言,以高度概括与精粹的语言对社会主义的使命任务作了科学规定,充分体现了这位无产阶级党的领袖对马克思主义的忠诚,对无产阶级党的初心与使命的执着



列宁这一名言,以高度概括与精粹的语言对社会主义的使命任务作了科学规定,充分体现了这位无产阶级党的领袖对马克思主义的忠诚,对无产阶级党的初心与使命的执着,并且经过他与苏联共产党(布)的不懈努力,使马克思主义关于“消灭私有制”、实现两个“彻底决裂”和“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的思想在这里付诸了实践,并取得了初步成效。

  作者屈炳祥,系中共武汉市委退休人员

  1

  摘要

  “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这是列宁的一句至理名言。这一名言,以高度概括与精粹的语言对社会主义的使命任务作了科学规定,充分体现了这位无产阶级党的领袖对马克思主义的忠诚,对无产阶级党的初心与使命的执着,并且经过他与苏联共产党(布)的不懈努力,使马克思主义关于“消灭私有制”、实现两个“彻底决裂”和“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的思想在这里付诸了实践,并取得了初步成效。另一方面,列宁的理论与实践在一定的意义上也为我们鉴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提供了一方试金石,具有重大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关键词

  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消灭私有制;两个“彻底决裂”;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

  1

  “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1]272这是苏联布尔什维克党的创始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缔造者列宁的一句至理名言。这一名言,以高度概括与精粹的语言对社会主义的使命任务作了科学规定,集中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初心与使命。这一名言,曾经给当时全体布尔什维克人以极大的精神激励,成为鼓舞他们为取得社会主义最后胜利而不懈奋斗的强大动力。同样,它也给后来世界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为巩固无产阶级国家政权、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指明了方向,提供了强大无比的思想武器。

  “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这是列宁秉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深刻分析和研究了俄国的具体情况所得出的科学结论。这里所说的“消灭阶级”,直接所指就是消灭资产阶级。列宁指出:社会主义的实现,表明我们“同资产阶级斗争的新的更高形式便提到日程上来了,要由继续剥夺资本家这个极简单的任务转到一个更复杂和更困难得多的任务,就是要造成使资产阶级既不能存在也不能再产生的条件。很明显,这个任务是重大无比的这个任务不完成,那就还没有社会主义。”[2]157在这里,列宁连续使用了“同资产阶级斗争的新的更高形式便提到日程上来了”、“这个任务是重大无比的”、“这个任务不完成,那就还没有社会主义”等一系列用语作了重点强调。他的这一番论述就是旨在告诉我们,社会主义不仅要消灭现存的资产阶级,而且还要消灭未来可能产生的新的资产阶级。所以,他强调,我们除了要消灭现存的资产阶级之外,还要创造出一种生活条件,“使资产阶级既不能存在也不能再产生”。要不然,消灭阶级的任务还是不能真正实现。

  2

  为什么说“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列宁对此作了全面深入的考察与分析,发现这是由社会主义所处的特殊历史条件决定的,也是由它肩负的历史责任以及所要达到的目的所决定的。

  众所周知,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直接对立物,在它还处于孕育之中,资产阶级就处心积虑迫害它,要让它胎死腹中;而当它出生之后,又千方百计绞尽脑汁,要把它扼杀在摇篮里。所以,在社会主义产生之后,它同资本主义或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不会终止或停息,而是还要继续下去,并且还可能会十分激烈与残酷,直至资产阶级被彻底消灭为止。列宁指出:

  “消灭阶级要经过长期的、艰难的、顽强的阶级斗争。在推翻资本权力以后,在破坏资产阶级国家以后,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以后,阶级斗争并不是消失……,而只是改变它的形式,在许多方面变得更加残酷。”[1]376

  另外,列宁还对此作了深入细致的分析与研究。

  第一,在政治上或在阶级力量对比上,列宁认为,“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剥削者阶级,即地主和资本家阶级,还没有消失,也不可能一下子消失。……正是由于他们遭到失败,他们反抗的劲头增长了千百倍。”[1]275并且,这个失败了的阶级还渴望着梦想复辟,卷土重来。列宁在《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一文中这样指出:

  “昨天,我们曾遇到以科尔尼洛夫之流、郭茨之流、杜托夫之列、格格奇科利之流、鲍加耶夫斯基之流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剥削制复辟的威胁。我们战胜了他们。今天,这种复辟,这种同样的复辟,又以另一种形式威胁着我们”。[2]183

  剥削阶级之所以贼心不死,总是梦想复辟,是因为他们还有力量和优势。一方面,“他们只是被击溃了,但是并没有被彻底消灭。”“他们还部分地保留着某些生产资料,还有金钱,还有广泛的社会联系。”另一方面,他们还有着广泛的“国际的基础”,“他们是国际资本的一个分支。”[1]275在与国际资本的联系方面,他们“比当前工人阶级的联系要长久得多,牢固得多。”[3]331

  事实上,国际资本也一直是他们背后的靠山与强力推手。因为国际资本出于自己的本性,也不甘心放过机会让苏维埃顺利地度过它的困难时期来巩固自己的政权,因而总是时刻不忘再次发动进攻,将它扼杀掉。列宁指出:

  “只要总的看一下我们所处的国际形势,就会发现: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们不仅有了喘息时机,而且得到了某种更为重要的东西。我们通常所说的喘息时机是一个短暂的时期,在此期间,帝国主义列强往往有可能更为猖狂地再次企图对我们发动战争。我们现在并不能自我陶醉,也不能否定资本主义国家将来对我国的事务进行武装干涉的可能性。我们必须保持战斗准备。”[4]23

  可见,国内的阶级斗争总是同国际上的阶级斗争即国际资本相联系的,只要国际上还有帝国主义存在,国内的资产阶级就不会安分,更不会死心,而总要同无产阶级作最后的斗争与最后的较量。

  第二,在经济上,列宁如此说道:

  “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有一个过渡时期……这个过渡时期不能不兼有这两种社会经济结构的特点或特性。这个过渡时期不能不是衰亡着的资本主义与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1]263

  他还指出:

  “这些社会经济的基本形式就是资本主义、小商品生产和共产主义。这些基本力量就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特别是农民)和无产阶级。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俄国经济表现为如下双方的斗争,一方面是在一个大国的全国范围内按共产主义原则联合劳动的最初步骤,另一方面是小商品生产,是保留下来的以及在小商品生产基础上复活着的资本主义。”[1]264-269

  这说明,社会主义就“是衰亡着的资本主义与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从经济成份看,就是“是资本主义、小商品生产和共产主义”之间的斗争;从其阶级力量的对比看,就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特别是农民)和无产阶级”之间的斗争

  当年,在苏联,由于新的国家政权的建立以及随之而来的对资产阶级经济上的剥夺,使资本主义在事实上已经失去了存在的客观基础。因而,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更多的集中在对小资产阶级及农民小商品生产之间的斗争上。正如列宁所说:

  “在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一天……,就废除了土地私有制,无偿地剥夺了大土地所有者。在几个月内,又同样无偿地剥夺了几乎所有的大资本家即工厂、股份企业、银行、铁路等等的占有者。由国家来组织工业大生产,从‘工人监督’过渡到‘工人管理’工厂、铁路,——这基本上已经实现了”。[1]269

  但他同时还指出:小商品生产,“这是一个非常广阔和极其深厚的资本主义基础。在这个基础上,资本主义得以保留和重新复活起来,同共产主义进行着极其残酷的斗争。”[1]269-270因此,小生产“是我国社会主义的主要敌人。”[2]275

  第三,在社会意识形态方面,有着广泛影响力的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的存在也给了国内资产阶级存在和发展、乃至企图复辟的深厚社会基础。其中,也包括那些死心塌地为之效劳的御用文人也不会甘心自己及其主子的失败,还会继续活动,为失去的旧制度招魂纳魄。这正如列宁所指出的:

  “自然,在这样的时期,在所谓‘知识界’中,会出现无数的哭丧妇:有的哭立宪会议,有的哭资产阶级纪律,有的哭资本主义秩序,有的哭文明地主,有的哭帝国主义的大国地位以及诸如此类等等。”[2]185

  这充分表明,资产阶级梦想复辟的野心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因而这种危险性与可能性时刻都在威胁着我们,并且还将会长期存在。

  列宁认为,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存在还会对工人阶级产生种种不利影响,这也是决定社会主义国家阶级斗争长期存在的又一个重要因素。他指出:

  “我们同深深盘踞在工人意识中的万恶的资产阶级制度的余毒、同工人身上的小私有者的倾向(半是无政府主义倾向,半是利己主义倾向)已经作过不少的斗争。工人和旧社会之间从来没有一道万里长城。工人同样保留着许多资本主义社会的传统心理。工人在建设新社会,但他还没有变成新人,没有清除掉旧世界的污泥,他还站在这种没膝的污泥里面。现在只能幻想把这种污泥清除掉。如果以为这可以马上办到,就是十足的空想,就是在实际上把社会主义世界移到半空中去的空想。”

  他还指出:须知,我们不是在空地上建设社会主义。

  “我们是站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土壤上进行建设的,是在同劳动者身上同样存在的、经常拖无产阶级后腿的一切弱点和缺点作斗争中进行建设的。在这场斗争中,常常碰到小私有者那种各人顾各人的旧习惯、旧习气,‘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的旧口号仍然在作怪。”

  有鉴于此,所以列宁提出,我们必须与之作坚决的斗争,肃清它在我们队伍中的影响。否则,如果我们“向资本主义的恶习屈服”,那将不能建设社会主义,而将彻底断送社会主义。[5]438

  由于上述的原因,所以,社会主义是一个充满阶级矛盾与阶级斗争的历史时期,只要资产阶级及其存在的各种条件还没有被彻底消除干净,它得以复活或再产生的可能性就会一直存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巩固、完善与发展就会受到威胁。这样,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情况将直接决定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因而这也将是直接决定社会主义前途与命运的头等大事。由此,作为胜利了的无产阶级不得不把这个问题看得“重大无比”,因而也不得不将这一问题以“新的更高形式便提到日程上来。

  社会主义只有彻底消灭了阶级,自己才能巩固、完善和发展,从而才能向共产主义社会迈进,实现人的最高理想。

  3

  当年,列宁不仅把消灭阶级作为社会主义的使命任务提到了布尔什维克党的面前,而且也为如何消灭阶级作了一系列战略思考,作出了一系列科学决策,并领导苏联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第一,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运用国家政权这种“铁的手腕”“无情地镇压剥削者的反抗”和一切“有害分子”的“犯罪行为”。

  列宁指出:

  “不难了解,凡是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由于两个主要原因,或者说在两个主要方面,必须有专政。第一,不无情地镇压剥削者的反抗,便不能战胜和铲除资本主义……;第二,任何大革命,尤其是社会主义革命,即令不发生外部战争,也决不会不经过内部战争即内战……,旧社会的一切有害分子……在这种深刻变革的时候,自然不能不‘大显身手’……使犯罪行为、流氓行为、收买、投机活动及各种坏事增多。要消除这种现象,需要时间,需要铁的手腕。”[2]175-176

  另外,列宁还指出:

  “我们一分钟也不应忘记,资产阶级的和小资产阶级的自发势力从两方面来反对苏维埃政权:一方面是从外部进行活动,采取萨文柯夫之流、郭茨之流、格格奇柯利之流、科尔尼洛夫之流的办法,搞阴谋和暴动,以及通过他们污浊的‘思想上的’反映,在立宪民主党人、右派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的报刊上不断造谣诬蔑;另一方面,这种自发势力还从内部进行活动,利用一切有害分子、一切弱点来进行收买,来助长无纪律、自由散漫和混乱现象。我们愈接近于用武力把资产阶级彻底镇压下去,小资产阶级无政府状态的自发势力对于我们也就愈加危险。要同这种自发势力作斗争,决不能只靠宣传和鼓动,只靠组织竞赛,只靠选拔组织家,——进行这种斗争还必须依靠强制。”[2]177

  即必须实行强有力的无产阶级专政!

  第二,全方位地开展社会主义改造,消灭任何形式的私有制和一切旧社会的痕迹。

  列宁指出:

  “为了完全消灭阶级,不仅要推翻剥削者即地主和资本家,不仅要废除他们的所有制,而且要废除任何生产资料私有制,要消灭城乡之间、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之间的差别。”[1]13

  还指出:

  “为了消灭阶级,首先就要推翻地主和资本家。……其次就要消灭工农之间的差别,使所有的人都成为工作者。”[1]273

  在政治上,地主、资本家在无产阶级取得国家政权的过程中已经被推翻,他们的生产资料已经被没收,剩下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对小生产与“三大差别”的改造方面。为此,列宁指出,“要解决这个任务,只有把整个社会经济在组织上加以改造,只有从个体的、单独的小商品经济过渡到公共的大经济……只有帮助农民大大改进以至根本改造全部农业技术”等措施,[1]64-65才能保证无产阶级完成如此艰巨的历史任务。为此,当苏维埃政权建立之后,就十分注重对小生产的引导与改造,如从最初的打击粮食犯罪、投机倒把、逃避国家监督等,到后来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农业集体化、农庄化运动等,都是旨在实现对小生产的社会主义改造,从经济方面消除资产阶级赖以存在与再产生的社会条件。

  此外,列宁还十分重视农业及整个国民经济的技术改造与技术进步。他认为,这是彻底改造小生产,战胜资本主义的重要手段。他指出:

  “只要我们还生活在一个小农国家里,资本主义在俄国就有比共产主义更牢固的经济基础。……国内敌人是靠小经济来维持的,要铲除它,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把我国经济,包括农业在内,转到新的技术基础上,转到现代大生产的技术基础上。只有电力才能成为这样的基础。”

  于是,他提出了“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著名公式,[4]156在全国开展科学技术革命,用全新的科学技术武装农业及全部国民经济。这样,从根本上消灭旧社会留下来的“三大差别”和各种遗迹。

  第三,“组织对产品的生产和分配的全民的计算和监督”,建立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制度与实施体系。

  列宁指出:

  “在任何社会主义革命中,因而也在我们于1917年10月25日所开始的俄国社会主义革命中,无产阶级和它所领导的贫苦农民的主要任务,却是进行积极的或者说创造性的工作,就是要把对千百万人生存所必需的产品进行有计划的生产和分配这一极其复杂和精密的新的组织系统建立起来。”[2]154

  还指出:“组织对产品的生产和分配的全民的计算和监督”,是无产阶级在推翻资产阶级以后社会主义革命“立即面临”的一个“根本问题”。可见,在列宁看来,“组织对产品的生产和分配的全民的计算和监督”或建立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制度与实施体系,是苏维埃政权建立之后马上就应该解决的重大问题,很紧迫,很关键,这是关系到新生的国家政权能否继续存在、得到完善与巩固的问题。他指出:如果“对产品的生产和分配不实行全面的国家计算和监督,劳动者的政权、劳动者的自由就不能维持,重新受资本主义的压迫就不可避免。”[2]166

  为了“组织对产品的生产和分配的全民的计算和监督”,建立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制度与实施体系,列宁提出了一系列重要举措。这主要有:一是破除“资产阶级尤其是小资产阶级的一切习惯和传统”,“努力把由苏维埃即国家实行监督和计算的思想灌输到群众中去,力求实现这种思想。”[2]166二是加强立法,以法的形式予以规范,给“组织对产品的生产和分配的全民的计算和监督”以法律意义,并且使之深入到无产阶级广大群众的生活,甚至深入到他们的意识中去。[2]166三是向资产阶级学习,并以“高额报酬”吸引各种学术、技术和实际工作领域的专家与我们合作,为我们服务,建立起我们自己的计划管理机构。[2]160-161四是“要继续实行银行国有化,坚决地把银行变为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公共簿记的枢纽机关”,[2]164做好对全部经济生活的监督与调节。如此等等。

  第四,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吸收所有的劳动者来管理国家”,建设廉洁、勤勉、高效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苏维埃国家机关。

  列宁认为,社会主义是最广大人民群众自己的事业,因而“不是少数人,不是一个党所能实施的。只有千百万人学会亲自做这件事的时候,……才能实施社会主义。”苏维埃政权是新型的国家形式,没有官僚,它“以新的民主制代替了资产阶级民主制,这种新的民主制把劳动群众的先锋队推到了最重要的地位,”“苏维埃政权是群众立即开始学习管理国家和组织全国范围的生产的机关”,[2]47是“一个谨慎、能干的‘业主’”和“精明的批发商”。[6]176“对我们来说,重要的就是普遍吸收所有的劳动者来管理国家。”[2]48为此,他提出:“必须遵守‘七次量,一次裁’的准则”,“非常慎重地、考虑周到地、熟悉情况地利用我们社会制度中真正精华来建立新的”人民政府即苏维埃国家。[7]380

  另外,为了防止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腐化变质,列宁提出:为了防止这些人变成官僚,必须“采取马克思和恩格斯详细分析过的措施:(1)不但选举产生,而且随时可以撤换;(2)薪金不得高于工人的工资;(3)立刻转到使所有的人都来执行监督和监察的职能,……使任何人都不能成为‘官僚’。”[8]105把苏维埃的国家机关真正建设成真心实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机关。

  第五,借鉴和吸收一切有价值的科学技术成果,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

  马克思告诉我们,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因为它的产生是生产的一定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它的消灭也将是生产的一定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所以,消灭阶级,最终必然要归结到必须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这一点上。列宁指出:消灭阶级,“这是很长时期才能实现的事业。要完成这一事业,必须大大发展生产力……”[1]13为此,他在领导苏联人民开展军事斗争、政治斗争的同时一刻也没有忘记,加强管理国家与经济建设的任务。这其中,他又特别强调经济建设,要求把一切力量都集中到经济建设中去。他指出:“我们应当十分清楚,管理国家的任务现在首先是归结为纯粹经济的任务:医治战争给国家带来的创伤,恢复生产力,调整好对产品的生产和分配的计算和监督,提高劳动生产率,”如此等等。[2]122-123还指出:“现在的任务是要把无产阶级所能集中的一切力量,把无产阶级的绝对统一的力量都投到经济建设这一和平任务上去……”并且,他还郑重要求,要用“铁一般的纪律,铁一般的组织”来保证这一任务的完成。[3]279-280

  列宁认为,在当时发展生产力主要应该靠提高劳动生产率来实现,所以,在发展生产力中,他又特别强调提高劳动生产率。他指出:

  “劳动生产率,归根到底是使新社会制度取得胜利的最重要最主要的东西。……资本主义可以被最终战胜,而且一定会被最终战胜,因为社会主义能创造新的高得多的劳动生产率。”[1]18-19

  为此,他指出:“提高劳动生产率,首先需要保证大工业的物质基础,即发展燃料、铁、机器制造业、化学工业的生产。”其次,就是“提高居民群众的文化教育水平”和“提高劳动者的纪律、工作技能、效率、劳动强度,改善劳动组织”等。[2]169另外,还“要采用这方面一切有价值的科学技术成果”来促进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即使是是泰罗制。他指出:

  “泰罗制,同资本主义其他一切进步的东西一样,既是资产阶级剥削的最巧妙的残酷手段,又包含一系列的最丰富的科学成就,它分析劳动中的机械动作,省去多余的笨拙的动作,制定最适当的工作方法,实行最完善的计算和监督方法等等。苏维埃共和国无论如何都要采用这方面一切有价值的科学技术成果。社会主义能否实现,就取决于我们把苏维埃政权和苏维埃管理组织同资本主义最新的进步的东西结合得好坏。应该在俄国组织对泰罗制的研究和传授,有系统地试行这种制度并使之适用。在着手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同时,还要考虑到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特点。这些特点一方面要求为按社会主义方式组织竞赛奠定基础,另一方面要求采取强制手段,使无产阶级专政这个口号不致为无产阶级政权在实践中的软弱无力所玷污。”[2]170

  第六,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建设苏维埃社会主义文化,提高全体国民的思想素质与道德水平。

  苏维埃政权的确立和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建立,只是无产阶级对地主、资本家在政治上与经济上的胜利,然而,在意识形态领域他们还有很强的优势和深厚的社会基础,所以在思想文化领域,无产阶级必须加强以马克思主义为核心的社会主义的文化建设。他指出:

  “现代历史的全部经验……无可争辩地证明,只有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才正确地反映了革命无产阶级的利益、观点和文化。”

  他还指出:

  “马克思主义这一革命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赢得了世界历史性的意义,是因为它并没有抛弃资产阶级时代最宝贵的成就,相反却吸收和改造了两千多年来人类思想和文化发展中一切有价值的东西。”

  我们必须在这个基础上,按照这个方向,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实际经验的鼓舞下,建设和发展真正的无产阶级文化。[9]332

  列宁还认为,社会主义的文化建设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在广大工农群众中,广泛开展共产主义思想教育,提高他们的思想素质与道德水平。他明确指出:

  “共产主义现在已经不再只是我们的纲领、理论和课题了,它已经是我们今天的实际建设事业了。”[9]407

  “每一个鼓动员都应该是国家派出的指导者,应该在经济建设事业中指导全体农民和工人。他应该告诉人们,要成为一个共产主义者,应当知道、应当阅读哪本小册子,哪本书。”[9]407

  这就明确告诉自己的国民,共产主义并不是什么玄而又玄的抽象理论,也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梦幻世界,而是我们正在着手建设的各项事业,它就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

  另外,列宁认为,不仅广大的工人农民要接受共产主义教育,而且即使是那些高级知识分子也应如此。只不过其途径与方式有所不同罢了。他指出:如工程师“他们将通过自己那门科学所达到的成果来接受共产主义,农艺师将循着自己的途径来接受共产主义,林学家也将循着自己的途径来接受共产主义,如此等等。”[4]353

  总之,要通过广泛深入的共产主义思想教育,提高全体国民的思想素质与道德水平,从思想上清除资产阶级再生的土壤。

  第七,加强苏维埃无产阶级政党的建设,使党真正成为永远带领人民前进,推动社会发展和促进历史进步的战斗司令部。

  列宁曾指出:共产党“只是工人阶级广大群众的先进部队和领导者”,[10]270-271是“我们时代的智慧、荣誉和良心”,[11]89“是社会主义胜利的唯一保证,是一条通向胜利的康庄大道。”[12]257因为它是“阶级的先进觉悟阶层,是阶级的先锋队。这个先锋队的力量比它的人数大10倍,100倍,甚至更多。”[13]38因而,要建成社会主义、消灭阶级,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没有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是不行的。俄国之所以能推翻地主和资产阶级,镇压他们的反抗,消灭一切形式的私有制,战胜小资产阶级的自发势力,都是因为有俄国布尔斯维克党的领导。以后,欲完全战胜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清除它们赖以存在的社会基础,必须毫不动摇地、一如既往地坚持党的领导。为此,列宁提出了全面加强党的建设的战略构想与具体意见,如加强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等。其中,尤其强调在思想建设方面要突出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并积极倡导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提高解决俄国具体问题的能力;在组织建设方面要突出党的纪律与制度建设,坚决清除投机分子、腐败分子及阶级异己分子、反对党内派别活动,加强团结,全力维护党的统一与纯洁;在作风建设方面,要突出密切联系群众、反对官僚主义与实事求是、对具体问题做具体分析的科学态度,等等。

  在党的建设方面,列宁尤其重视党内的思想理论斗争与路线斗争。他生前曾身先士卒,率领全党开展了对伯恩斯坦、考茨基等为代表的修正主义、社会沙文主义及其他形式的机会主义思潮的批判与斗争,并且为此还发表了许多战斗檄文。这些,不仅为全党战胜各种形式的机会主义提供了强大的思想武器,也为其他国家马克思主义政党正确开展党内斗争、捍卫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权威性提供了宝贵经验。事实证明,列宁的这些思想理论与具体作法是完全正确的,卓有成效的。

  总之,要千方百计把布尔什维克党建设好,使党真正成为永远带领人民前进,推动社会发展和促进历史进步的领导核心与战斗司令部。

  第八,在对外关系方面,充分利用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建立最广泛的反对帝国主义的国际统一战线,反击帝国主义随时可能发生的颠覆行为与战争行动,坚决保卫社会主义国家政权。

  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建立,必然会遭到国际资产阶级或帝国主义的颠覆与破坏,这是胜利了的苏联布尔什维克党和全体人民面临的一项生死攸关的严峻考验。对此,列宁给予了严重关注与警觉。他提醒全党和全国人民必须保持高度警惕,并以实际行动给予坚决回击,彻底粉碎他们的颠覆行为与战争行动。

  一要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势,并与全世界各国人们结成最广泛的反对帝国主义的统一战线。他指出:我们要“在各方面尽量利用在俄国点燃起来的全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火炬,以制止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国家干涉俄国内政或联合起来公然对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进行斗争和战争的行动,把革命传到更先进的国家以及一切国家里去。”[14]66还要“同机会主义和社会沙文主义进行无情的斗争”,“支持先进国家的社会主义无产阶级的革命运动”,“支持一切国家特别是殖民地和附属国的民主革命运动。”[14]70-71把世界上所有反对帝国主义的国家和人民都联合起来,团结起来,打倒我们的共同敌人,把握我们的苏维埃。

  另外,列宁尤其重视加强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思想文化建设,主张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思想教育全体党员和人民,在人们的头脑中筑起抵御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与思想侵蚀的防火墙,让帝国主义企图用文化侵略改变苏维埃政权颜色的阴谋彻底破产。

  上述这些,就是列宁紧紧围绕“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这个根本,全方位展开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权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党的建设等等。他不仅要消灭资产阶级、富农和地主阶级,而且还要消灭农民小资产阶级;他不仅要消灭阶级,还要消灭阶级差别,更要消灭阶级得以存在和再生的所有社会条件与社会基础。在他那里,虽然也十分重视发展社会生产力,但是,并没有把它置于至高无上、压倒一切的的位子上,也没有我们今天这样的GDP挂帅、生产力唯一等发明创造。

  4

  综上所述,使我们看到,列宁“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的至理这一名言,和他对这一名言的一系列阐释以及为此所作的努力,充分体现了一位无产阶级党的领袖对马克思主义的忠诚,对无产阶级党的初心与使命的执着。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消灭私有制”、实现两个“彻底决裂”和后来提出的“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的思想,[15]104在这里真正得到了实现,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达到了理论与实践高度一致的理想境界。

  列宁的理论与实践,还对胜利了的无产阶级“怎样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如何实现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不断革命’”和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等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作出了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回答,为那些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实践社会主义的人们提供了一个榜样。所以,尔后以及现在的人们总是把他的思想与马克思主义紧紧联系在起来,统称为马克思列宁主义,认为这才真正是马克思主义在俄国的生动体现。

  另一方面,列宁的理论与实践也为我们鉴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提供了一方重要的试金石。众所周知,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首先是在苏联共产党的历史上,在其创始人列宁谢世后,斯大林由于坚持与承续了列宁的理论与实践,事实表明他是一位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实践马克思主义的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是一位真正带领苏联人民建设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推动社会进步的历史伟人。而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及叶利钦之流,由于他们放弃了列宁的理论与实践,背叛了马克思主义,推行“两全”“三和”的修正主义路线,追求所谓“三无”世界的美梦。结果,不但葬送了苏联共产党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的前途与命运,而且自己也成了可耻的修正主义者、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叛徒与敌人,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永远为世人唾骂与羞辱。此外,东欧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的领导人作为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的追随者,一样也没有好下场,成了修正主义者、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叛徒与敌人,为世人所不齿。

  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这是每一个真正恪守马克思主义、实践社会主义的人们必须牢牢记取的历史经验,也是每一个真正恪守马克思主义、实践社会主义的人们必须认真汲取的宝贵精神财富。

  参考文献

  [1]列宁全集:第3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2]列宁全集:第3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3]列宁全集:第3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4]列宁全集:第4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5]列宁全集:第3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6]列宁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7]列宁全集:第4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8]列宁全集:第3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9]列宁全集:第3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10]列宁全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11]列宁全集:第3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12]列宁全集:第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13]列宁全集:第2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14]列宁全集:第3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1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9.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5 00:56 , Processed in 0.01839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