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如何看待工人的苦难与“落后”

2012-6-30 21:35| 发布者: 路石| 查看: 1203| 评论: 3|原作者: 泥泞|来自: 泥泞的博客

摘要: 工人是所谓的弱势群体吗?如果是,那么对于一些还相信马克思主义的小资产阶级左派,你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还存在吗?要知道,马克思把空想社会主义改造成科学社会主义,其基点就在于他找到了实现社会主义的现实力量:工人阶级。这个阶级不是一个弱势群体,相反他具有四大优点,正是由于有这些优点,他们才能成为埋葬资本主义的现实力量。如果工人只是个弱势群体,你们对社会主义的设想,不是又回到了空想么? ...
原本,我是只想讨论一下,一个觉悟的革命派(现在我尤其不喜欢概念模糊不清的左派或者毛派,还是革命派这个词比较好,彻底、直接),应该如何看待工人的所谓“落后”,后来又看了一些东西,尤其是看了一些对《钢之琴》的争论后,觉着可以把工人阶级的苦难也放到这个话题里一起来讨论,所以题目就变成了这样。

写这个话题不是偶然的。我是有一年多的时间因为个人原因,去处理了一些私人事情,没有关注政治,所以对这个环境的感受有些脱节。写下点东西,努力追上。另外,也是最近不知是碰巧,还是有什么内因,我反反复复听到不同政治倾向的人都说出了“工人落后”的话来,所以我觉着有必要写这么一段文字,探讨一下作为一个革命派,应该怎样看待工人的“落后”。

一、如何看待工人的苦难

中国改开30年,中国的工人,还有农民(后来他们相当一部分进入城市成为打工一族,他们的后代也大多成为了新生代的工人),只是在80年代大致享受了改开的一点实惠(具体内因不做分析了),到93年邓小平南巡以降,城市进行国有企业改制,地方财政执行分税制,大规模的乡镇企业凋敝破产。前者导致原城市工人大规模买断、下岗,后者则促使农民大规模的背井离乡进入沿海大中城市,成为游离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的打工一族。对于城市工人,从此就走上了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苦难道路,他们的后代基本上成为了新生代工人。而后者,经过一代人穷并快乐着的孕育,终于发现他们的下一代,不过也是成为新生代工人,两者的苦难,在这里合流了。

所有关心中国工人的,都不会漠视这20多年中国工人遭受的苦难。但要如何看待,用什么样的感情去对待?

最恶毒的方式,就是在工人们正为反抗这遭受的苦难而进行斗争的时候,用一种虚假的温情告诫工人“这点苦难不算什么,从头再来嘛”——有心的人看到这里,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不错,就是那首刘欢的《从头再来》,我认为这首歌曲,是改开到目前为止最恶毒的歌曲。这首歌曲流传的背景就是90年代中后期的国有企业改制运动,成千上万的祖国工业的建设者:国有企业工人在这场运动中被买断、下岗,失业、无助。但是,工人们并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相反,几乎所有改制的企业,都或多或少有工人对这场运动进行了斗争。可是,就在工人们斗争的同时,电视机里传来一遍又一遍刘欢的歌声,他告诉工人们:大锅饭养懒汉,国有企业搞不好,所以国企改制才是拯救国企,工人们不要再留恋铁饭碗,不要进行斗争,斗争必然是失败的,工人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放弃反抗、接受命运、从头再来。如果说国企改制运动是资产阶级捅向工人们的硬刀子,那这首歌,就是配合它的软刀子,也是同样直接捅向工人们的心窝子的。而国企工人们,没有被这种虚假的温情所欺骗,他们坚持不懈的斗争,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而辽阳工人们的怒吼声,更是迫使资产阶级不得不把本应给公务员涨的工资拿出来,给工人一定程度上落实了低保。
   
很凑巧的,当初制作那首歌曲的MV的制作人员,前阵在新浪微博上发帖述说MV的制作细节。言语中他们依然陶醉于对自己的感动中,感动于作品对工人那虚假的同情。而且,他们还自认为作品可以作为电影《钢之琴》的前传。
   
那么《钢之琴》又是一部什么样的作品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部分的国企都已经改制完成,改制过程中产生的种种丑恶现象,以及国企工人改制后的种种苦状,都是国人所共知的。稍微对社会公平有所要求的人,都无法不对工人们的处境产生同情,都无法不对改革产生质疑。而同时,大部分国企改制已经完成(继续私有化就会触动一部分改革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了),也就不需要配合改制运动的舆论意识。相反,给工人一点同情,追溯一下国企工人们曾经的好时光,倒是可以争取一部分小资产阶级左派的心,赚取一点他们廉价的眼泪。《钢之琴》正是这样的作品。
   
当然,《钢之琴》的内涵当然不止于此,必不可少的,要有一些对资产阶级的批判,要有一些对过去时代的怀恋。但是不会很直接,不会犀利,《钢之琴》描写了工人们的穷困,但是却不敢揭露造成这种穷困的直接原因是什么。交代了小孩的母亲不甘于贫困去傍大款,却没有提及一点那个大款的基本资料。只敢抽象的批判资产阶级,不肯进行具体的揭露和批判。而最关键的在于,作品赋予了工人们某种形式的反抗,某种反抗的力量。但是这反抗,这力量却不是工人自身应该具有的,而完全是作者强加给工人的。换句话说,作者幻想着工人按照他想象的方式进行反抗、斗争,作者是在借助工人这个载体,完成作者自己的要求。作者找到了社会的两大对立阶级,但却不知道他们按照什么样一种方式对抗,只好让矛盾双方,尤其是工人按照自己的意识去斗争,而工人作为劣势的一方,注定无法承载作者的希望,于是作品最后就演变成了一种可笑的作者自己的自恋自哀。
   
现实主义作品当然要描写工人的苦难,但是这种描写会为两种目的服务。一者如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完全为揭露资产阶级;另一者,是为工人的斗争服务,工人的斗争是源于苦难的,斗争的结果也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是重点在于工人的斗争,在于工人不屈的斗争精神,甚至工人在斗争过程中得到的远比斗争结果重要,所以即使是失败也是悲壮的失败。纯粹的控诉,甚至是诉苦,只能让人看不到希望,看多了还会对现实变得麻木。《钢之琴》里工人的斗争方式因为不是属于工人的,所以必然也体现不出工人那种不屈的精神。其实这些年,写国企改制的作品也有一些,比较中性的如贾樟柯的《二十四城记》,也算中规中矩,胜在比较老实,没有强加给工人什么,比较好的是小说《那儿》,虽然有些个人英雄主义,但是写出了工人的精神。
   
所以,在我看来,《钢之琴》是一个很失败的作品,这失败的原因就在于,到底应该怎样看待工人的苦难?
   
工人是所谓的弱势群体吗?如果是,那么对于一些还相信马克思主义的小资产阶级左派,你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还存在吗?要知道,马克思把空想社会主义改造成科学社会主义,其基点就在于他找到了实现社会主义的现实力量:工人阶级。这个阶级不是一个弱势群体,相反他具有四大优点,正是由于有这些优点,他们才能成为埋葬资本主义的现实力量。如果工人只是个弱势群体,你们对社会主义的设想,不是又回到了空想么?
   
如果看不到工人具备马克思所说的优点,那他们看起来自然是落后的,那我们该如何看待工人的“落后”?
 

二、如何看待工人的“落后”

最近确实前前后后听到不少人说出了工人落后的言论。里面有泛左翼的知识分子,也有自称革命派的,还有做工人维权的律师、NGO工作人员等等。
   
他们各自有各自的角度,各自的看法。
   
那知识分子是不接触工人,所以只有从一般性的了解,从媒体上得到关于工人的信息,他又是精英,群众自然是无智无识的,自然是落后的;自称革命派的是希望把革命的理论按照自己的方式教授给工人,却发现工人并不接受;维权的律师、NGO人员是在帮工人维权的时候,发现太多工人被侵权后不知道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

也许工人看来真的是落后的,是这样的么?

一般说,说群众落后,会分为两个方面:生活上的和政治上的。生活上,粗鲁、不讲卫生、自私、喜欢赌钱等等,这些现象都能在具体的工人身上看到。政治上,工人看起来没有斗争意识;或许对某些历史的看法,尤其是对前三十年的历史,迎合主流媒体宣传的结论;即使是斗争,也表现不出很高的政治要求等等。这是我们常见的说工人、群众落后的论调。
   
看起来也确实是那么回事,但是如果一旦对工人多做调查了解,就不一定是这样了。
   
作为工人个体,生活上的落后,会是有很多原因造成的,总体来说是社会的结果,否则他就不会成为底层了。
   
作为群体,譬如80年代后、90年代初,工人确实消极怠工的现象,当时说大锅饭养懒汉,也确实能找到证据支持,但是内在的原因呢?工人们不是一直都这样的,铁人王进喜不是曾喊出“宁可少活三十年,也要拿下大油田”吗?那是那个时代工人奉献精神的缩写。但是当工厂变成了厂长一个人说了算,而厂长又不想着怎么把厂子搞好,光想着怎么把厂子的财产变成自己的,那工人们凭什么还要那么卖力去给厂长的个人财产干活?甚至,有工人认为,既然厂长拿得,那工人也拿得。消极怠工、利用工厂的工具为自己干私活等等,这些现象不是工人的落后,恰恰说明了工人对社会公平的要求。又譬如,现在80后、90后的新生代工人没有他们上一辈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了,没有那种勤俭节约的品德了。但是要知道,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里,工人与资本家实际上是交易关系,工人提供劳动力,资本家提供工资,这是一种交易。作为工人,凭啥因为要获得工作机会就委屈自己,降低自己的劳动力价格呢?而既然付出了劳动力,获得了工资,那工资的主要作用就是为了工人的劳动力再生产,这并不需要勤俭节约。相反,工人的消费,就为他们向资本家要求更高的工资提供了动力。
   
而看到这些表面上看起来落后的现象背后的原因,仅仅站在工人群体以外、一般性的观察是看不到的。作为关心政治的群体,要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就一定要知道具体的实现途径,需要知道依靠哪个群体来实现。不同的政治理想,依靠的群体不同,有的依靠大资产阶级,有的依靠中小资产阶级,或者仅仅是小资产阶级。作为信仰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派,就要坚定的依靠工人阶级。既然要依靠工人阶级,就要尽量与他们结合,就要了解他们。以对工人的调查访谈开始,熟悉他们,也了解到他们的苦难。苦难看的太多,也可能因此就麻木了,对前途绝望了,滚回自己的舒适生活做口头革命派去了,更多的可能会远离政治。记得台湾的左派曾经搞过一个杂志,刊登了大量底层民众的各种苦难。开头确实博得了很多小资产阶级的同情,读者群也不断扩大。但是,杂志搞的时间长了,读者们看到的苦难多了,慢慢对这些麻木了,就产生了排斥心理,读者群反而越来越小,最后终于办不下去了。今天很多的左派也是这样,很多年轻学生,没有很大的经济负担,同情底层民众。但是时间长了,也看惯了,没感觉了。或者毕业后,开始工作,忙于生计,就抽不出也不想抽出时间来关注这些了。

当然,也有少数的会继续坚持,而且都自觉自己是一个觉悟了的革命派,尤其是对比工人政治上的落后,不敢斗争,更是加深了这种感觉。于是觉得自己懂得很多,要去教工人们斗争,要去教他们革命的理论,把自己看做救世主了。有了这种心理其实不是坏事,因为总会碰到些钉子,工人们对他们的理论没兴趣,甚至反感,也不理睬他们那些高明的想法。

这是有机会亲身参与工人斗争的,或者能跟工人们进行长期接触的,但是这样的机会是不多的。更多的会是通过网络上、材料、有针对性的深入调查,了解工人的状况和斗争。这又会使人进入研究者的角色。工人的斗争看多了,自然有了比较:哪里的工人斗争意识强,斗争水平高,哪里的差些,哪里的工人不敢斗争;或者因为工人可以分出几个群体,在几个群体之间也会进行比较。有比较就有标准,理论看的多了,也会形成标准,用这些标准去衡量工人们的斗争,工人自然没有这些有理论,有材料的研究者水平”高“,自然是”落后“的。但是,如果研究者真的设身处地的站在工人的角度,假设自己是工人,应该怎样才能斗争呢?斗争,那不是拍脑袋就出来的一个想法而已,而是现实的行动。要考虑自己的条件,有什么是可以利用的?对方的力量有多强大?工人只有团结起来的一致行动才能有力量,那么提什么样的要求才能尽量发动起更多的群众参与?怎样才能让他们都参与进来?斗争总不是一帆风顺的,总有高潮低潮,怎样在这里把握斗争的节奏?这里还不涉及组织、行动策略,对对方进攻的应对等等更具体的细节。我们又有多少自认为对工人运动很熟悉的人能说出个一二三呢?我们都知道通钢老工人吴敬堂在通钢工人的斗争中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但是谁又能对吴敬堂在整个运动中的行为说出个子丑寅卯呢?(关于中国工人斗争更具体的讨论,我以后会专门写文章)这样看来,还会认为工人们“落后”吗?当然,也确实存在没有觉悟的工人,但是正如前面所说,一些工人的不觉悟是有原因的,如果我们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强行提高他们的觉悟,很可能最终只有一种感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是如果我们转换角度,站在工人那里,思考什么东西妨碍了他们的觉悟,怎样才能帮助他们觉悟,那还会简单的认为他们“落后”吗?

为了研究方便,我们会对工人划分出几个群体出来,譬如老国企下岗工人、退休工人,新生代工人、劳务派遣工人等等,他们有各自的斗争条件,思想意识也不同。但是,他们都有共同的一点:都是工人。我们不能因为他们各自不同的情况,就去比较哪部分工人斗争能力强,哪部分是工人斗争的希望等等。他们是一个整体,虽然有各自的特点,甚至某些情况下还会有对立,但是他们总是联系在一起的,必须站在工人整体的角度上去看他们。老工人会把前三十年的记忆、经验传递给后面一代的工人,斗争过的工人也会把斗争的经验传递给没有过斗争的工人,而后者冲劲大,有想法,也能作为前者的补充。所有不同群体的工人,最终总会因为斗争目标的一致而走到一起,团结起来共同斗争的。

三、简单的结语

行文到此,我引用毛主席的两句话:没有落后的群众,只有落后的干部(当然现在不存在干部一说了);要做群众的先生,先做群众的学生。所有说工人“落后”的人,要想一想,自己对工人到底有多了解,到底是站在外面看工人,还是站到了工人的里面。工人不是弱势群体,所有没有价值的同情是不需要的。工人们今天让一些人看到的暂时的弱势、“落后”,只是这些人并不知道工人真正的力量。

PS:毕竟有段时间没有写稍微长点的文字了,这样一篇帖子,竟然也断断续续写了几天,写的也不好,不足之处多指教。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宣武 2012-7-3 22:56
回应泥泞:如何看待和对待目前工人的落后


秋火

泥泞6月22日在博客上写了《如何看待工人的苦难与“落后”》,并@给我,其实当时我就细读了一遍,然后很快拟了提纲,但一直忙乱于其他事,眼看就快拖上两周了,讨论还是“抢鲜”为好。对于泥泞这篇文章,其实我的意见很多,所以我想尽量简明扼要地把重点问题提出来,让大家都来想想。泥泞文章第一节“如何看待工人的苦难”,反对把工人看做弱势群体和一味渲染他们的苦难,更应反映工人的斗争、鼓舞希望,我完全赞成,故不多谈。

有趣的是如何看待工人的落后,我有许多不同意见,也涉及一些有代表性的重要问题,所以我这篇回应重点就谈如何看待工人的落后。由于我更主张正视目前工人的诸多落后性,所以最后我还要多谈一下“即使工人目前暂时落后,但进步青年也应该与工人阶级一同成长、共担命运”。


晕,原文贴不全,连接在这里: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3394
引用 插一句 2012-6-30 13:17
我没有高深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知识,但是知道一个对共同利益有高度认同的团伙很重要。只要知道了这个团体其他人会像保卫自己利益一样保卫其他成员的利益,那么为了保住这种共同利益,牺牲自己就往往不是一个大问题。人毕竟是一种高级的社会动物。

比如起义部队50军进入朝鲜战场时指战员的表示就很经典,叫做“打死也不能让蒋介石回来”。

而且这种情况不一定出现在共产党的队伍中,资产阶级乃至其他阶级的队伍中也有,比如俄国白卫军将领高尔察克那样的就是。
引用 裆中央 2012-6-24 14:55
人是趋利避害的,无论是 精神上还是 肉体上。无神论者 不承认 灵魂 、上帝的存在,
我们知道 斗争就会有牺牲,不管是 很小的损失 还是 生命的丧失 ,为什么 会有人 赴汤蹈火 为革命献身?

哪一位 学马克思主义哲学 的解释解释?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25 10:30 , Processed in 0.01942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