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是毛主席下令枪决叶德辉的吗?

2020-8-17 22:42| 发布者: 古明浩| 查看: 12095| 评论: 0|原作者: 古明浩|来自: 自創

摘要: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是中南海游泳池主人七十三岁生日,他请了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到家聚餐,饭前有谈话:这一年你们辛苦了,‘五一六通知’、‘马列主义大字报’、‘炮打司令部’、‘红卫兵大串连’,一波接一波,现在还没完。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是中南海游泳池主人七十三岁生日,他请了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到家聚餐,饭前有谈话:

 

  “这一年你们辛苦了,‘五一六通知’、‘马列主义大字报’、‘炮打司令部’、‘红卫兵大串连’,一波接一波,现在还没完。”

 

  “斯大林是七十三岁死的。他死了,资本主义就在苏联复辟了。社会主义堡垒被赫鲁晓夫们从内部攻破了。我现在还不会死,但将来,资本主义会不会在中国复辟呢?这就要看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草命了。这个文化大革命是我们同党内资产阶级的代理人,也就是走资派、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斗争。斗争也不是今天才有的,早就有了。但这一次是全面的斗争,从上到下,从红卫兵到工厂、农村、机关,全国都闹开了。”

 

  “上海可闹得厉害呀!形势很好呢!红卫兵起来了、机关干部也起来了,工人们也起来了,到处是火烧、揪出、打倒,还有砸烂。他们还很注意斗争方式,谁是要火烧的,谁是要打倒的,都有区别呢。”

 

  令毛主席叫好的火烧、打倒等斗争区别,是指同月十八日上海市委机关造反派于文化广场举行大会所喊出的响亮口号:

 

  “火烧陈丕显,揪出曹荻秋,打倒杨西光,砸烂常溪萍。”

 

  当时带领群众发此怒吼者之一是上海市委机关革命造反联络站宣传组负责人朱维铮——復旦大学历史系出身的上海市委写作班成员。此人经历一番政治波折后重返学术圈,被公认为复旦史学传统的继承人。2006年他接受《南方人物周刊》专访,当被问及:您觉得毛泽东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样的遗产?他有如下应答:  

 

  “你不能说他都是错误,他到底是懂得中国的,当年他确实在没有希望的时候把中国革命继续了下去,他确实懂得怎样去调整党政军民关系,蒋介石在这一块比他笨得多。毛泽东肯定相信自己能够控制一切,但是后来就不行了,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根本就不可能让那些东西再回去了,不听话了。历史上都是一样,包括拿破仑,自信得不得了,认为自己能够操纵历史,结果被历史所操纵。”

 

  毛泽东打开潘多拉的表述让人想起他在与龙应台合编《维新旧梦录》(台湾版名《未完成的革命》)导读中关于湖南乡绅叶德辉1927年4月11日遭枪决的一段话:

 

  “(他)在版本学目录学的成就已为学术界公认,也不是如后来湖南‘农民运动’判他死刑所宣布那样,从来是劣绅,因为他虽反对改革,更反对革命,但不反对乡土政治需要更化。即使按照毛泽东在本世纪五十年代重订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此人也有资格列为开明士绅的右翼。人们至今不知他被枪毙是否毛委员命令,总之他的被杀使中国丧失了一位很杰出的古典研究学者。”

 

  既认为毛泽东比蒋介石懂得调整党政军民关系,把大学者叶德辉的遇害归咎当时尚处权力边缘的毛主席能让人信服吗? 2011年朱维铮在復旦最后一堂课上宣称:

 

  “研究历史的人,要是不讲历史事实,那就完了蛋。如果你乱说,我就要指出。”

 

  对以研究历史为志趣者,我们也要不客气挑明:“人们至今不知他被枪毙是否毛委员命令”的信口,有任何历史事实的根据吗?我们就来读一段铁板钉钉的史实——毛主席1968年10月31日于中共八届扩大十二中全会闭幕式上的讲话:

 

  “滕代远搞湖南农民运动,你当什么县的委员长,叶德辉就是在你手里杀掉的嘛。这个人是前清的翰林,对于这种大知识分子,我看杀掉不那么妥当。”

 

  不是很清楚吗?主席是主张刀下留人的!反倒梁启超当年曾因叶诋毁戊戌变法“毁国灭种,无父无君”亟思借清帝之手除之。滕代远其实是后述易礼容之误,易是当时的湖南省农民协会委员长,叶之死发生在其任内,而不是继任的滕代远。时值国共合作国民党领导北伐的鼎革之际,叶的牺牲系时代的一侧悲剧面,既不是易礼容一人所能决定,也非当时的毛泽东——区区一个全国农民协会临时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或国民党土地委员会委员或中央农讲所常务委员所能左右;1926年8月11日蒋介石率北伐军到达长沙,“一路民众欢迎,农民协会组织最为整齐”、“将来革命成功,湖南当推第一”的赞肯,为“一位很杰出的古典研究学者”的悲歌预定了调门。另据《毛泽东传》第一卷第六章〈走向农民运动〉记载:

。另据《毛泽东传》第一卷第六章〈走向农民运动〉记载:

 

  “(1927年)从四月八日五月六日,土地委员会在武汉开了二次委员会,五次扩大会,四次专门审查会。每次会议都讨论得热烈而详细。毛泽东总是力陈己见,往往成为会议的中心发言人之一。”

 

  29天内开会11次,四月十二日毛主席且在第二次委员会上发言:“所谓土地没收,就是不纳租,并无须别的办法。”试问他可能前一天跑回300公里以外的长沙下令杀人吗?还是主席有办法进行远端操控?

 

  历史的真相是,叶德辉系经“湖南省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二审死刑定谳后处死的,五位署名的审判委员会委员各个都有来头:

  吴鸿骞 湖南省高等检察厅厅长

  冯天柱 湖南省高级军法官

  谢觉斋(即谢觉哉) 国民党湖南省党部监察委员

  戴述人 国民党湖南省党部监察委员

  易礼容 湖南省农民协会委员长

 

  判决的实体依据——《湖南省审判土豪劣绅暂行条例》于当年1月28日经国民党省党部执委会三读通过。叶的罪状依判决书“犯罪证据,计分五点”:

  一,戊戌事件,惨杀革命人物,为内幕主张之人。

  二,充筹安会会长(湖南分会),促成袁氏称帝。

  三,主张赵恒惕受北京政府任命。

  四,发表封建式之文字,为反动之宣传。

  五,为省城著名反动领袖及著名土豪劣绅。

 

  符合该条例第一条前二款所称“反抗革命或阻挠革命”及“反抗本党或阻挠本党所领导之民众运动”,依同法第二条可处死刑、无期徒刑或一等有期徒刑。职是,自况“九死关头来去惯,一生箕口是非多”的叶德辉终因长年反对国民党主导的国民革命及民众运动,不幸被按法律从事,张之洞口中“不庄”的“叶某”惨遭横尸廻非朱文所轻描的草菅人命。

 

  我们回观“一生坚持实事求是、不懈探索真理”者的前揭语式:

 

  “……湖南‘农民运动’判他死刑……不知他被枪毙是否毛委员命令……“

 

  显然欲借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来锁定毛主席;手法是先栽赃湖南农民运动,再抹黑毛委员于后,嫁祸共产党与毛主席的伎俩昭然若揭。心术如此,学术如彼,是不是也该火烧、揪出、打倒并砸烂一下?曾以“我只是用历史来说历史,但许多人就是接受不了”自辩者,于本题所以让人难以接受,不正因他是用歪史来说历史吗?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1 18:23 , Processed in 0.02259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