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回归”左翼 —— 工学联盟中的阶级政治与共产主义想象

2020-8-25 23:43|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5966| 评论: 1|原作者: 潘毅

摘要: 尽管佳士运动面对重重的打压而受到巨大的挫败,它促使我们重拾自六十年代的反抗政治以来已经被遗忘的马克思理论和毛主义:回归阶级政治;回归共产主义;回归群众路线。它要求我们批判性地吸纳历史经验、文化资源和共产主义遗产,为创造一个更平等的未来社会而奋斗。

回归左翼:工学联盟中的阶级政治与共产主义想象

潘毅

 

摘要:

在许多人眼中,深圳佳士运动失败了,但是,不管如何,它仍是19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工人斗争的一次重要转折点。这场运动清晰地标志着朝向左翼政治的转变,从而超越了公民社会的框架。公民社会的抗争极少分析意识形态和阶级政治,因而几乎没有可能应对今天严重的阶级不平等的问题。学生与工人的联合,作为佳士运动的主要特征,促使我们重新审视马克思理论和毛泽东思想,以帮助我们理解当下的解放政治和工人运动所注入的新能量。尽管佳士运动面对重重的打压而受到巨大的挫败,它的意义更多在于促使我们重拾自六十年代的反抗政治以来已经被遗忘的马克思理论和毛主义的三层意义:回归阶级政治;回归共产主义;回归群众路线。这三个回归并不是为了顾盼过去,浪漫化历史;相反,它要求我们批判性地吸纳历史经验、文化资源和共产主义遗产,为创造一个更平等的未来社会而奋斗。

 

 

引言

 

我和我们

我站在山岗之上

遥视天外

群山青翠

红日升起

 

我立于大河之岸

放眼水面

波涛滚滚

奔腾不息

 

我鹤行于人群之中

我沉默于郊野之外

我失去亲情、爱情、友情

我失去一切

我失去所有

 

我将拥有亲情、友情、爱情

我将拥有一切

拥有所有

不在今天

在不远的将来

 

我不是我

我和我们

                                                                           佳士运动工人米久平,20187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2018-2019佳士运动似乎已经结束。这场运动以工会斗争开始,随后遭到政府的严厉打压,导致三十名工人和一百名学生在中国被捕。在佳士公司门口,在派出所门口,在工业区,在大学里,抗争曾经持续不断。在坚持抗争半年多后,学生和工人被迫沉寂下来。他们是中国的左翼行动者,猛烈地挑战现有的国家意识形态,挑战按照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组织起来的以剥削为基础的劳动体制。一年内,历经数轮抓捕后,斗争似乎被制服了。学生团体被压制,工人入狱,由学生、左翼行动者和工人组成的佳士声援团被摧毁。斗争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似乎一切要归于沉默。

 推动我写下这篇文章主要原因包括两个方面,首先我认为这场运动在当代中国工人运动中的重要性没有得到恰当的理解;其次,如何把中国劳工斗争的重要性与全球劳工运动紧紧地连接起来也是一个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近年来,全球迅速滑向右翼民粹主义和极权主义,劳工权利因此不断遭到侵害;与此同时,悲观和怀疑的情绪不断地蔓延:与新形式的社会力量相比,劳工组织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挑战政治机制?有关社会运动工会主义(social movement unionism)的呼吁不断延宕,竞争越发激烈的全球资本主义更断言工人阶级团结已终结。工人阶级斗争被认为是过时的抗争模式,不再被纳入到有关新社会运动的文献之中,就好像工人阶级斗争不再有实现社会改变的可能。佳士运动是失败了,但是不会沉寂,因为它是劳工国际主义(labour internationalism)对抗全球资本主义中坚固的一部分,是呼吁建立新社会的学生-工人联盟中坚固的一部分。

2018-2019佳士抗争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劳工抗争中的一次转折点。这场运动清楚地标志着一场转向左翼政治运动的诞生,从而脱离了公民社会的框架。公民社会的抗争通常不强调意识形态和阶级政治,因而几乎无法挑战阶级不平等,也无法创造形式多样的组织。以学生-工人联盟为特点的佳士运动,促使我们重新思考马克思理论和毛泽东思想在当下的解放政治和劳工运动中的重要性。回归马克思毛主义(Marxist  Maoism)主要有三层意义:回归阶级政治;回归共产主义;回归群众路线。这三个回归并不是回顾过去,浪漫化过去;相反,它要求我们批判性地吸纳历史经验、文化资源和共产主义遗产,为创造一个更平等的未来社会而奋斗。

佳士运动虽然失败了,但如果把它看作为劳工国际主义的一部分,它是新自由主义大行其道以来,第一次把意识形态与政治重新联系起来的运动,这是在近年工会运动里看不到的。在佳士运动过程中,许多人没能看到全新的组织形式,那是因为运动的自身活力超出运动形式。有人把它单单理解是一种列宁式的准政党形式,这恰恰忽略了工学联盟多年追求群众基础的不懈努力,和对共产主义方案的坚持。米久平在2018727日被捕之后,被移送到拘留所,被要求写悔过书。尽管恐惧,米久平依旧用诗句表达了他对新社会的想象,及他对工人团结和学生/工人草根联盟的追求。他写道,我和我们,在不远的将来。当他谈不远的将来的时候,他指的是一个共产主义的将来。当他说我不是我我和我们的时候,他说的是,他并不孤单;他与工人和学生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他的诗歌里,我们包含着两个核心主体:反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斗争史中的工人和学生。

 

佳士工人组建工会的抗争

 佳士科技是一家主营焊割设备的上市公司,其董事长潘磊是深圳人大代表。公司约有1000名工人,却没有工会,加之工作条件恶劣,迫使工人为组建合法的工会而斗争。佳士工厂管理层制定了名为佳士禁令18的管理条例,详细列明各类罚款和克扣工资的条目,严重违反了劳动法条。以下是佳士工人的社交账号普工之声对工厂内工作条件和管理情况的描述:工人被迫每日工作12小时,全月无休,除了吃睡,没有休闲时间,连上厕所,都要受到保安严密监视。工厂还强迫工人拿出每月底的休息日参加徒步活动,结束徒步后还要返回工厂继续上班。

佳士禁令18是典型的中国经济特区世界工厂的管理法则。18条禁令鲜明地呈现了中国社会主义系统融入到全球资本主义的历史,记录了由外资、私资及重组后的国有企业所创造的一部经济发展和工人剥削史。这些非人道的管理措施因为对全球资本主义的扩大再生产非常有利,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曾经很普遍,在2000年代因劳动短缺有所改善。但从2010年开始,非人道的管理措施又重新出现,也是在这一年出现富士康工人跳楼自杀事件和本田工人罢工事件的原因之一。

佳士无视工人健康,无视劳动法对工时的规定,促使工人动员起来组建工会。2018年五月中旬,几名积极工人向坪山区总工会反映他们的情况,希望能组建工会。三名佳士工人代表向坪山区总工会提交了一份有28名工人签名的联名信,要求总工会纠正佳士的不当行为,表达工人组建企业工会的需求。坪山区总工会主席会见了米久平,叫他搜集佳士工人意见,向公司争取组建工会的许可。两天之内,米久平与其他工人成立了工会筹备委员会,并征得89名工人签名赞同加入工会。

 

如其它通常采取反对工会立场的公司一样,6月,佳士工厂管理层要求以职工代表大会取代工人自组的工会。很快,工人领袖成了众矢之的,遭到管理者的污蔑和抹黑,还被威胁、侮辱和辞退。720日,米久平和几位工人正常上班时,遭到工厂保安阻拦,接着,他们被当地警察殴打和非法拘留。超过20名工人赶到派出所门口示威,要求释放米久平和其他被拘留的工人,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们也全部被警察拘留。一天之后,所有被拘留的工人都被释放,但他们中许多人在拘留期间都遭到殴打,留下严重的伤口。工人们写了一封抗议书给派出所,表达对非法拘留的不满。六名被释放的佳士工人多次试图复工,但均遭到阻碍。他们与工业区其他工人一起,在派出所门口强烈示威,要求给被殴打的工人一个解释,要求警察道歉。727日,警察又暴力逮捕了27名工人及其支持者。

 

这导致更多工人要求正义,也吸引了大学生的支持。工人-学生联合就此形成。这一联盟为要求释放被拘留的工人而斗争,为争取工人组建工会的权利斗争。729日,来自北京大学、人民大学等十多所大学的学生联合发表声明,支持727号被逮捕工人,要求立即释放被逮捕工人。数千名学生和工人签署了这份声明。7月末,因不满警察迟迟不回应学生诉求,及持续拘留工人的行为,工人和左翼活动人士和学生组成了佳士工人声援团810日,声援团向深圳坪山区检察院递交公开信,要求彻查警察的非法行为,保护工人会见律师的权利。

越来越多的来自全国各高校马克思主义学会或左翼学生团体的学生赶到深圳,要求释放被拘留的工人。他们在街头示威,演讲,唱国际歌,吸引了众多国际媒体的报道。811日,广州日弘厂工人代表沈梦雨被警察架走,但其他学生丝毫不胆怯,继续在深圳坪山区街头示威。

 

2018824日清晨,200名持盾防爆警暴力闯入佳士声援团居住地,拘留了所有在场人士。警察抓捕了附近工业区的工人及超过五十名来自包括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和南京大学在内不同高校的声援学生。824日晚,官方媒体新华网以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维权’事件的背后为题,通过官方喉舌报道佳士事件,称佳士工人争取权利的斗争是由境外势力煽动组织的聚众闹事

 

9月底,由于声援学生大多来自各高校的马克思主义学会,警察开始进一步打压大学内的马克思主义学会,企图终结工人-学生联盟这一早期共产主义运动的遗产。

201810月上旬,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的学生不惧被拘捕的威胁,发动了寻找失联学生行动者的行动,包括寻找因支持佳士工人被捕的岳昕和顾佳悦。这些马克思主义学会的学生也发起了保卫自己社团的行动,在教室、宿舍和食堂发放传单,在校内示威。

119日当局引发了新一轮对佳士声援团组织者的大抓捕。超过15名马克思主义学生行动者,工人支持者,社工中心的职员,及区工会员工都陆续被逮捕。这一轮镇压严重打击了运动。中国政府还发布了早些时候被拘留的十名学生行动者的认罪视频。为了恐吓学生,公安部门叫来马克思主义学会学生,要求他们观看认罪视频,威胁他们,要求他们停止参加任何与工人相关的行动。12月,超过10名马克思主义学生失踪在大学里。

2019年,一系列逮捕继续进行。中国南方五名劳工NGO行动者,新生代三名新媒体编辑,左翼学者柴晓明,四名劳工组织和女工组织创办者,及一名左翼新媒体破土创办者,都以寻衅滋事或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监视居住或拘留。学生和劳工行动者频繁遭到公安部门不同形式的骚扰,包括持续几个小时到一整天的审问,被施压要求认罪和承诺不再联系他们的前伙伴。白色恐怖持续进行。

尽管抗争的结果具有悲剧性,但佳士工人筹建工会的要求具有深刻的历史重要性。这标志着中国工人的政治觉醒进入新阶段。 当佳士工人要求在全国总工会下组建工会的抗争失败后,等待他们的下一步是开辟更自主的工会运动路径。因为有以马克思主义传统为坚实基础的工学联盟,也因为工人阶级意识的逐渐觉醒,中国工人对组建工会的抗争超越了资本主义框架下的工会主义(trade unionism),也希望能超越波兰团结工会的成就——后者的胜利果实悲剧性地粉碎了工人的斗争 (参见Touraine, Gȩsicka and Denby 1983)。如何审视过去亦影响我们如何展望未来,运动的进一步发展要求我们深入分析中国四十年来的巨大社会变迁,以及伴随而来的阶级矛盾的重新出现。


1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递进民主制 2020-8-25 07:09
这篇文章的内容具有重要意义。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6 09:45 , Processed in 0.01758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