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评美国近期抗议运动

2020-8-25 15:09| 发布者: sxm| 查看: 6765| 评论: 0|原作者: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来自: 红色国际通讯

摘要: 美国社会正处在一个社会撕裂的火山口上。整个国家多年积累的前所未有的愤怒正伴随着野火燎原般逐渐壮大的群众示威,寻找着宣泄的出路。这样的压迫已累积多时,而我们只不过刚刚看见一个危机、革命与反革命的漫长时期的开端。

种族主义、警察暴力和社会主义革命

(2020年5月30日)

美国社会正处在一个社会撕裂的火山口上。整个国家多年积累的前所未有的愤怒正伴随着野火燎原般逐渐壮大的群众示威,寻找着宣泄的出路。

这样的压迫已累积多时,而我们只不过刚刚看见一个危机、革命与反革命的漫长时期的开端。

并且,它的必然性通过一个意外——尽管谋杀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并非偶然——而又一次得到证明。

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目睹了乔治·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市光天化日之下,被一名警察冷血地窒息致死,他生前还求着饶——“我无法呼吸”“我要死了”“疼”——这是多么残忍而不人道的画面!

事情的起因是,警察被调集来调查一起涉嫌使用假钞的案件——有人用一张20美元的假钞在一家杂货店买了一包香烟。接下来,正如我们所见,警察强迫乔治·弗洛伊德趴在地上,然后用膝盖顶住他的脖子,最终导致他窒息而死。

这类事件一次又一次地发生,我们一次又一次目睹警察暴力的重演。

“我无法呼吸了”

这段视频目前已经被观看了数百万次。当这些警察意识到弗洛伊德的死亡后,他们发布了一条例行声明,题为“一名男子在警察干涉过程中因医疗事故死亡”。

显然,正是这一事件引发了席卷全国的抗议风暴。我们正在目睹过去社会中积攒的愤怒的爆发。

几乎同时,这场运动在明尼阿波利斯市爆发。市政府迅速反应,马上解雇了涉事的几名警察,他们知道这几个警察就是引爆这个事件的火药桶,但为时已晚。

一时间,数百名抗议者开始在乔治·弗洛伊德遇害的地点聚集,这一人数很快增加到数千人。

这是2000年以来警察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谋杀的第49名黑人。

而且几乎在每个大城市,黑人的遭遇都是这样,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大城市几乎都由民主党执政。

自从2014年首次爆发“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以来,警察的杀戮事件数量还在增加。

(在美国)每年有一千多人被警察杀害,而死者几乎都是黑人,黑人被警察杀害的可能性是白人的三倍。

昨天,杀害乔治•弗洛伊德的警察被逮捕,并被指控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而这居然是明尼苏达州历史上第一次,一名警官因一名黑人平民死亡而被刑事起诉。

这可从未发生过。而且这种情形也很少见。在过去的6年里,99%的杀人警察没有受到任何犯罪指控。

是的,没有指控,没有采取任何法律行动。他们就这么回家了。

我们看到这些人受到了与2月在佐治亚州杀害艾哈迈德·阿伯里(Ahmaud Arbery)的那些人相同的待遇——艾哈迈德当时在街上慢跑,然后他们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枪把他击毙——然后就这么简单地离开了,而且还这么相安无事了几个月,直到杀戮的录像被传开,事情才有了变化。

在每一个登上全国头条的警察谋杀案背后,都有无数其他黑人被杀害,但他们的名字并没有登上头条,并且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

所以,自2014年来,变化不大。

只不过有些事情变了。人们的情绪和五六年前不一样了,现在社会上的不满情绪相比之前要深得多了。

而这些暴力行为也比你在录像中所看到的画面要残忍得多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只有黑人的生命受到个别警察的威胁,尽管这是数百万黑人们正在面对的现实,他们甚至不能安全地在人行道上行走或慢跑。

而且这也不仅仅是来自警察的直接恐怖,黑人的生命同时还受到了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的威胁。

正是这个制度,它只围绕着少数人的福利,同时使数以百万计的黑人和整个工人阶级的生活变得艰难无比。

正如马尔科姆·X所说,“你不能建立一个不包含种族主义的资本主义”,在过去的几个月里,

在危机和疫情的背景之下,我们可以看到,种族主义在这样一个制度中是多么根深蒂固。

尽管死亡人数继续上升,但是资本家们仍然强迫经济重新开放,目前已经有超过十万人因疫情

丧生。但是承担风险的又不是资本家们,只有工人们正在为这一制度而牺牲。

不久之前的低收入工人现在被称为“必要的工人”,被当成经济的炮灰。我们也再次看到,黑

人的命对资本家来说并不是命,他们只关心他们的利润。

这就是这次疫情所暴露出的丑陋现实。

看看这场疫情中美国黑人的死亡率吧!是白人死亡率的两倍多!在威斯康星州、堪萨斯州、密苏里州、密歇根州等地,黑人居民死于病毒的可能性是白人的6到7倍。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医学问题,而是一个阶级问题,是这个制度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造成的结果。

看看底特律吧!在本次疫情之前,它就已经是美国最严重的疫区之一了——为什么?因为这里是美国最大的垃圾焚化炉的所在地,几十年来,这里一直在焚烧从中西部地区,甚至加拿大带来的垃圾,而人们,就正在呼吸这样的空气!

在焚化炉一英里范围内的居民中,近90%是黑人。美国环保署估计,美国70%的黑人生活在那些环境污染水平对人不安全的地区。

因此,每一个在警察膝下窒息的黑人背后,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而慢慢窒息。

与此同时,主要为黑色和棕色人种服务的城市医院正被关闭,并被出售,变成豪华公寓。费城的哈内曼医院(HahnemannHospital)就是一个例子。

这就是资本主义带给我们的——豪华公寓被空置,而同时几千万人则因为交不起房租而面临驱逐;35%的家庭里有孩子在挨饿,但食物却被毁坏并犁到土里,只是因为这样做相比亏本出售更有利可图;这个国家有4100万人突然失业,尤其是低收入工人,但他们没有一点存款。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样几个特征——我们生活在一个进入大萧条,以至于几乎让人无法生活的世界,而在这个世界里,你还能看到警察继续屠杀无辜的黑人们。

所有这些,构成了我们现在全国范围内的愤怒的来源。

这些条件是一种燃料,可以点燃革命的剧变。去年,我们目睹了全球范围内前所未有的动乱。而如今,动乱蔓延到美国的想法变得不那么抽象了。

在明尼阿波利斯,我们已经看到持续五天的大规模示威活动,不仅示威者们遭到警察的野蛮袭击,而且媒体将其描述为暴乱行动;虽然媒体确实报道了CNN的黑人和拉丁裔主持人在电视直播中被捕,但可以预见的是,人们的注意力正在从警察暴力和大规模逮捕转移到火灾和被打破的窗户这些事情上。

然后我们可以看见,白宫里那位种族主义亿万富翁称示威者为“暴徒”,并威胁要使用更多的暴力手段。

与此同时,暴乱仍在继续,周四夜间,抗议者甚至成功占领了该市第三警察局,他们纵火来迫使警察撤离。昨晚,他们无视了八点的宵禁,甚至一度迫使国民警卫队后撤。抗议者们开始在第五警察局聚集,准备发起占领活动,但目前第五警察局的警察们还没有开始逃离。

与其他事件中发生的破坏财产、造成火灾的行为不同,那些事件中发生的这种事大多只是个人的行为——火灾和暴力是由那时候人群中的便衣警察引导的。但是这回占领警察局的行为却是根本不同的——它事实上是一种暴动行为。

许多人震惊于明尼阿波利斯的这些场景,但这正是美国许多体制内战略家和军事领导人一直期待的情形。因为在正常情况下,军方是不会参与国内治安工作的。

几个月以来,五角大楼一直在讨论援引《暴动法》,这是在“卡特里娜”飓风之后颁布的一项立法,它允许联邦军队在国内部署,以便在地方执法部门面对内乱不堪重负的情况下维持秩序。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有一半的州已经部署了国民警卫队,虽然主要是为了支持后勤任务,但我们不难想象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措施的实施范围越来越广。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处境。

现在的明尼阿波利斯,有一架军用级的捕食者无人机在上空盘旋,从20000英尺高度进行监视。在当地,有超过1000名国民警卫队士兵部署在明尼苏达州试图恢复秩序。同样,在佐治亚州,今天早上宣布进入紧急状态,500名国民警卫队士兵已经部署在亚特兰大。这些都是州一级的部队,但国防部现在已经下令让军队准备部署到明尼阿波利斯,在特朗普的直接要求下,全国的现役部队都被告知要准备接受部署。

与此同时,过去几天里的抗议活动已经蔓延到全国各大城市。华盛顿特区甚至发生了规模相当大的抗议活动,抗议者们甚至成功挺进白宫。特勤局不得不封锁大楼,而特朗普和媒体甚至可以从总统办公室里听到抗议者的声音。

纽约、洛杉矶、菲尼克斯、丹佛、路易斯维尔、孟菲斯、圣路易斯......抗议活动的名单还在变长。

在肯塔基州,在冲突中已经有人开枪。

虽然是在疫情持续期间,但人们还是涌向街头,各个城市的人们,青年、工人、黑人、白人,无论老少,他们都在抗议这样的警察恐怖行为。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警察杀害无辜黑人的事件太多了,以至于在这些城市里,人们不仅声援乔治·弗洛伊德,还为了纪念其他被杀害的人和要求伸张正义而游行。

在佐治亚州的布伦瑞克,艾哈迈德·阿伯里在2月被杀,现在有为艾哈迈德举行的游行;在路易斯维尔的抗议活动中,7名抗议者被实弹击中后被送往医院,那是人们在为布莱昂娜·泰勒——一名26岁的急救医疗技术员,两个月前在自己家中被警方杀害——游行;在菲尼克斯,人们正在为28岁的迪翁·约翰逊游行,他在自己停着的车里睡觉时被警察接近,随后被打死。

这种愤怒是全国人民所共有的,但是这是因为形势一直在恶化——尽管6年以来我们看到一个又一个群体表达他们的不满,然而杀戮仍在继续。人们正在表达“我们受够了!”的情绪,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要怎么才能让杀戮停下来?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们显然具备了爆炸性群众性运动的所有条件。

这场运动要取得成功,需要什么?它如何在面对数百年的压迫后发展成一种超越愤怒的表达——一种绝对正当的回应呢?正如马丁·路德·金所说,暴乱是未被听见者的语言。

但作为革命者,我们想问的问题是:当人们发出自己的声音时,这场运动如何能从这个阶段走到一个更高的阶段?这个运动的任务又是什么呢?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首先要指出的是,如果这场运动要真正地传播、继续发展下去而不是消亡的话,就必须成为整个工人阶级的群众运动。

当我们在街上要求正义并威胁要“关闭”这个国家时——我们应该记住,只有工人阶级有力量来终结这个制度。

如果工人不劳动——一切都会停止。明尼阿波利斯的大罢工——这不会只是这个城市的第一次大罢工,我们应该学习1934年大罢工的教训——这种行动确实会提出“谁是社会的主人”这样的问题,而且会迅速蔓延到其他城市。我们可以让罢工运动蔓延到纽约、路易斯维尔,甚至更远的地方。

但这需要劳工运动的积极参与。

一些工会发表声明,声援抗议活动,谴责杀害卡车司机乔治·弗洛伊德的警察。

明尼阿波利斯公交司机所属的运输联合工会第1005地方分会(ATU local 1005)提出口号“一人受伤就是所有人受伤”,他们主动阻止警方进行大规模逮捕,拒绝运送警察镇压抗议活动,也拒绝把被捕的示威者运送到监狱去。

昨晚在纽约我们也看到了同样的事情。一辆城市公共汽车被纽约警察征用,车上挤满了他们想带走的被捕抗议者,但司机拒绝驾驶。他把公共汽车停在一大群欢呼的人群中间,然后下了公共汽车。在全国范围内,运输工人工会正在指示其成员拒绝与警察合作,并对抗议活动表示声援。

我们开始看到一些有希望的迹象,这表明部分劳工运动开始把反对警察暴行的斗争理解为自己的斗争,理解为阶级斗争的一部分,并采取行动来表现阶级团结。一些工人甚至在工会里组织了“黑人的命也是命”委员会。

在谋杀发生后的4天里,在涉事警察被捕之前有报道说,当外卖递送员知晓他们递送食品的对象是警察时,他们拒绝了递送。还有报道说这种事发生过好几次。

工会组织的工人,包括教师工会和其他一些组织也采取了其他主动行动,他们正在帮助组织运输、分发所需物品,如食物、水和药品,因为许多商店已经关闭。在示威活动中,一些工会工作人员还帮助分发了口罩和洗手液。

去年曾呼吁举行大罢工的空乘人员工会主席萨拉·纳尔逊(Sara Nelson)最近发表声明,声援抗议活动,她明确地把这个问题放到了阶级层面。

她说:“从古至今,统治阶级一直在利用种族主义来促进那些为我们国家工作的人之间的竞争,来创造使少数人致富的价值。”

同样,这些都是一个好的开始,但是有组织的劳动者们应该做更多的事情。

整个明尼苏达州有36.4万名工会会员。这些工会应该直接与抗议活动联系起来,动员他们的成员走上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的街道。

如果工会高层采取这种行动,不仅会使抗议活动更加有效,也会将这场运动的性质推向更广泛的工人阶级运动高潮,这将更难镇压。

特朗普和媒体一同将这些抗议活动描绘成暴力骚乱是有原因的,他们正试图为暴力镇压铺平道路。

但是,如果有组织的工人阶级团结起来,如果我们把运输工人、教师、钢铁工人、消防员、各行各业的工人带领起来,警察要进行大规模逮捕和用催泪瓦斯袭击他们将会变得非常困难——如果他们这样做的话,很容易就能激起更大的抗争,引发更多的愤怒。

这不仅仅是为了帮助这场运动的传播——现在是工人采取直接行动确保人民自身安全的时候了。对这样的警察恐怖,组织起来的工人阶级是唯一能够通过群众斗争的集体方式保护人民免受警察暴力侵害的力量。

明尼阿波利斯地区劳工联合会(MinneapolisRegional Labor Federation)应组织社区保卫委员会,团结每个社区的参加工会和未参加工会的工人以及失业者。这些保卫委员会可以随时准备在接到通知后动员起来,大规模地应对针对工人阶级社区的警察暴力事件。

乔治·弗洛伊德被杀的时候,有很多旁观者恳求警察让他呼吸,但如果附近有一个工人保卫委员会可以随时准备作出反应的话,我们就可以动员群众,马上阻止那些警察。如果他们在准备处决一个手无寸铁的人的时候被30或者50个工人包围,那么他们就可能会“再考虑考虑”。

当警察是数百万工人每天的恐怖源头时,这是维护人民安全的唯一途径。工人阶级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反对资本主义国家的压迫。

越来越多的人呼吁采取诸如对警察的“社区控制”或社区审查委员会之类的措施,但我们应该考虑到国家的性质。

警察机构的存在只是为了捍卫资本主义社会里少数人的特权。但这种暴行与资本主义、不平等和私有财产一样根深蒂固。如果不把整个资本主义制度连根拔起,就不可能从源头上解决这个问题。

正如马丁·路德·金所言,这些问题不用数十亿美元是无法解决的。你不能在从贫民身上榨取利益的前提下讨论消灭贫困。

资本主义才是问题所在。这是马丁·路德·金和马尔科姆·X——在他们被暗杀之前,在他们的生命接近尾声时得出的革命性结论。这一结论将在不久的将来被数百万人再次得出——事实上,人民已经得出了这个结论。

数以万亿计的资金被用于帮助银行和企业摆脱困境,但这些银行和企业在过去十年中只是前所未有地丰富了股东的财富,同时数百万人实际上还在挨饿。这就是资本主义给我们的东西!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工人阶级的政府,它能够接管银行和垄断企业的巨额财富,将财富500强企业置于公有制和民主的工人控制之下,这将使我们能够理性地对经济进行计划,大幅提高生活水平。

在工人政府的领导下,我们会制定每周1000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一周只需要工作20小时,房租会被限制在收入的10%,每个人都能有体面的生活条件;无家可归者将有家可归;我们还将通过实行全民医疗和教育的提案;我们将给失业率最高的地区启动一些大规模的公共工程计划来为当地人民提供工作,这些工作将以工会(参与制定的)工资、福利和工作条件来确定,但工会的招聘活动必须只对这些情况类似的社区开放。

显然,民主党和共和党不会朝这个方向前进一步。它们是亿万富翁们的政党,他们被完全掌握与统治阶级的手中。正是乔·拜登在90年代起草了《犯罪法案》,导致了我们今天的大规模监禁——更严酷的治安管理、更多的监狱判决、更多的监狱床位、更多的利润。无论哪个党在11月获胜,他们的阶级都将继续统治,而我们的阶级将受到攻击,斗争还将继续。

相反,我们需要一个以组织起来的工人阶级为基础,以社会主义纲领武装起来的群众社会主义政党,从根本上改造社会。

我们生活在一个激烈的阶级斗争时期,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群众运动与未来几年的情况相比,将会是微不足道的。

不满情绪只会增长,资本主义会继续牺牲黑人、工人和青年们的生命,直到工人阶级能够制止它为止。

只有推翻资本主义,建设社会主义,才能弥补几个世纪以来的种族主义压迫和剥削。

事实上,资本主义制度的持续存在威胁着人类在这个星球上的未来生存。

我们迫切需要革命的领导,来为即将到来的群众运动提供方向和战略,使这些群众斗争能够真正导致社会的变革。这正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在全球40多个国家努力建设的。

在工人政府下,当我们充分利用经济的所有潜力,消除所有这些不必要的贫穷、饥饿、无家可归和物资匮乏时,在这种情况下,就有可能废除警察和监狱,以及所有其他残暴的阶级社会残余。

这就是我们终身为之奋斗的世界,加入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帮助我们实现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4 07:27 , Processed in 0.01613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