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简论服务业政治经济学

2020-8-28 01:5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6105| 评论: 0|原作者: 壮壮

摘要: 正常经营的时候,资本家和国家赚得盆满钵盈,工人受着残酷剥削:起早贪黑也只能温饱;出现问题的时候,资本家和国家可以靠赚来的钱有效规避风险:甚至工人的血汗钱也被搜刮来用于赔偿损失,而工人却只能一无所有地面对所有风险。这些就是大办服务业的政治经济学意义。

简论服务业政治经济学

微信公众号“三秦学子君”上的《服务业高利润的秘密(上)——以西安某早餐公司为例》[1]一文引起了笔者的头脑风暴。这篇以完备实际调研为基础的文章,给研究目前十分热门的服务业提供了绝好的素材,笔者想简要地以政治经济学方法来利用这些材料。

 

目录:

一、垄断在经营中的作用

二、经营中的政治经济学概念

三、规模经营的条件与结果

四、经营出了问题以后

 

一、垄断在经营中的作用

“服务业中的早餐公司” [1]为什么办得起来呢?因为大城市里有太多“苦逼的上班狗” [1]了,他们“忙碌了一天之后加个班回家熬会夜早上匆匆忙忙起来,来不及精致地拾掇一下自己就又忙着挤上人头攒动的地铁” [1]……在开始工作前,他们的“美好生活需要” [1]只是“好吃又不贵” [1]的早餐,比如“一杯豆浆加两个包子” [1]

生动形象的语言不会直接有助于深入研究,但对发现问题却绝对有重大帮助。在政治经济学中,一般研究的是等价交换:认为商品的交换价值和买卖价格没有差别。但在现实中,考虑到资本疯狂的逐利性等因素,这样的情况往往只发生在实力具有可比性的经济单位之间:实力强的一方总会想尽一切办法以低于价值的价格买入、以高于价值的价格卖出,而实力弱的一方不得不接受被盘剥的局面。

文章[1]中研究的早餐公司,是从餐饮公司买进包子等原材料的。根据文章作者的调查结果,包子是大量按箱出卖的,可见卖食品给早餐公司的餐饮公司不是小作坊,而是比较大的企业。在早餐公司买进原材料的过程中,买卖双方的实力大体相当,交易可以看做是等价交换,与政治经济学一般原理相符。

但卖出成品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消费者是一群“苦逼的上班狗” [1],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对于价格能承担得起又必需的东西,是一定要照价买下的。这时候发生的交换,一般说来不是等价交换:早餐公司卖出熟包子和热豆浆等餐点的价格,应该高于餐点的价值一个不低比例。

 “该公司每个摊点: 每月的营收为30000元, 成本为原料费用和人工成本15000+3600=18600元。”[1],可以确定的是每个摊点每月卖出餐点的价值明显在3万元以下1.86万元以上。但考虑到现实中的各种变动因素,餐点的价格到底比价值高了多少却是一个难以确定的问题。如果假定价格比价值高了1/5也就是20%,那么每个摊点每月卖出餐点的价值为3÷(1+20%)=2.5万元。

这样的话,利润为2.5-1.86=0.64万元,原料费用1.5万元,人工成本0.36万元,一个摊位每月的投入为1.86万元,月利润率为0.64÷1.86=34.4%。即便不考虑买餐点时价格明显高于价值这一极其有利于获利的情况,政治经济学意义下早餐公司的利润率仍然相当高,差不多是“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的利润率”“5.86% [1]6倍(5.9倍,文中没有给出规模以上企业的利润率是怎么算的,但根据笔者过去的计算结果[2]看大体合理)。

人工劳动给原料增值2.5-1.5=1万元,比人工成本高1-0.36=0.64万元,即剩余价值为0.64万元,剩余价值率为0.64÷0.36=1.78=178%。接近180%的剩余价值率!不考虑价格高于价值这一因素,政治经济学意义下剥削仍然十分深重。

价格高于价值20%只是一个假定,根据这一假定计算得到的结果大体合理。但这并不准确,价格提高的比例可能是别的数值,做出其他假设后可以按照同样方法得到和政治经济学概念相关的结果:若价值高于价格25%,那么每个摊点每月卖出餐点的价值为2.4万元,利润率为29.0%,差不多是“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的利润率”“5.86% [1]5倍,剩余价值率为一倍半也就是150%,剥削很深重;若价值高于价格15%,那么每个摊点每月卖出餐点的价值约为2.61万元,利润率为40.3%,差不多是“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的利润率”“5.86% [1]7倍(6.9倍),剩余价值率超过两倍达到了208%,剥削非常深重

现实中一个早餐公司典型摊位的月利润率更高:(3-1.86)÷1.86=0.613=61.3%,超过“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的利润率”“5.86% [1]10倍。刚得到这个结果时,笔者觉得自己可能点错了小数点,但经过校对以后发现没错:实际利润率就是高到了离谱的地步。(有一点在数学上意义重大:投入比卖餐点的收入为1.86/3=0.62,大体上和利润比投入0.613相等,这两个比值都十分接近黄金分割比例0.618,看来黄金分割真的能给资本家创造大量黄金啊!)

前面通过估算得到了政治经济学意义下很高的月利润率,约为30%~40%,但这不影响早餐公司的实际月利润率更高且超过60%的现实;用同样方法得到的剩余价值率大体上为一倍半到两倍,剥削十分深重,但这不改变“工人每挣一块钱的工资,就要为资本家创造超过三块钱的利润” [1]的更残酷的现实。

但笔者并不认为消费者被痛宰了。《我不是药神》里主角经营的平价药生意是这样的: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出厂价是500元,经主角运到国内卖给患者至少要涨到三四千元。销售价格是出厂价的6~8倍,一转手就大幅度涨价,提高了500%~700%。这还是走私的仿制药,效果一样的正版药价格会高达到它的10倍……与这样的暴利相比早餐公司不愧为“民生工程,示范企业” [1]

也许再多办几个这样的“民生工程,示范企业” [1]就能改变早餐价格高于价值的现实:很自然的想法是几个大的早餐公司竞争会导致价格降低。但要知道,大型早餐公司再多,也远远少于“苦逼的上班狗” [1]:一个二线城市有30万想买早餐的“苦逼的上班狗” [1],这很可能是偏低的估计;同一个城市里有3家早餐公司——每家1000辆餐车,这很可能是合理的假设。

平均每个公司至少对应10万没有议价能力的消费者,数量差异大到这种程度本身就意味着垄断,同行间的竞争改变不了什么。3个公司很可能达成价格协议,不论是通过协商自觉达成的还是在经营过程中自发达成的。而“苦逼的上班狗” [1]却不可能让100个同类不买其中某个公司的产品,更不可能让100个同类不买早餐公司提供的早餐;即便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最多也只是让某公司可能的顾客减少千分之一,改变不了早餐的经营格局。

3家早餐公司的价格表很可能有一定差别,这就会导致竞争。但竞争的最好结果也只是不同公司的早餐消费水平基本一致而已,上班狗还是得在3家中做出选择来解决早餐问题,要付的钱基本上还是那么多:如果竞争导致了更强大的早餐垄断业务,付的钱会更多。不能指望通过大公司间的资本主义竞争改变消费价格明显高于产品价值的现实,不变得更高消费者们就该谢天谢地了。

垄断收益本就是大型企业利润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前面的估算结果表明:如果不考虑价格高于价值的垄断因素,早餐公司的利润率少则下降1/340%60%),多则下降一半(30%60%),如果不是还要更多的话。买卖价格与商品价值的差别往往会对单个企业的经营活动产生明显影响,考虑小范围的业务时不能忽视这样的差别。

二、经营中的政治经济学概念

但对于“全国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 [1]这样大范围的经营而言,价格与价值的差别影响却不会很明显:这样的差别会改变不同企业对利润的分割,却不会改变利润的总量,在全国层面考察大企业时很多不等价交换已经包含在要考察的业务中了;这些企业进行的是社会化程度很高的生产,本身都具有一定的实力,与它们有业务往来的企业往往也在进行社会化程度很高的生产,彼此实力相当,整体上看价格与价值不会有明显偏差。(当然,即便把全国规模以上企业看做一个整体,它们也可能在不等价交换中获利,不过靠这种手段获得的利润与通过榨取劳动者剩余价值而获得的利润相比,明显少很多很多。)

鉴于两者实际利润来源的这种差别,直接拿实际利润率比较意义十分有限:在政治经济学意义下,这其实是比较两种不同的东西。那该怎么做呢?拿政治经济学意义下早餐公司大约30%~40%的利润率同“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5.86%”“的利润率” [1]相比吗?那样早餐公司的利润率大约就是规模以上企业的5~7倍了,虽然比10倍小一些,但差别真有这么大吗?

早餐公司的利润率就是政治经济学意义下的利润率,一点儿也没有考虑利润的分割问题;但对“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考虑的却是“主营业务” “的利润率” [1]而非政治经济学意义下的利润率,现实中的业务不可能不存在不同利益集团对利润的分割:国家机器要来收税,金融资本集团要收取贷款利息……两种利润率的计算还是不同东西,不能直接比较。

目前笔者无法确定现实中利润分割的具体比例,只知道企业的利润率被其他利益集团分割走了不少但又不会太多,政治经济学意义下“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 “的利润率”应该明显高于“5.86% [1],但又不会高太多。假定利润被分走了大约一半,那么政治经济学意义下“20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6 14:51 , Processed in 0.01456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