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中国能实现全面现代化吗?(二)—— 经济增长的隐患

2020-9-21 08:4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2493| 评论: 2|原作者: 马列游侠经济观察

摘要: 中国经济目前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趋于下降且过度依赖资本深化贡献,说明中国经济以往依靠剥削廉价劳动力、出口导向和进口西方先进技术的增长模式已经达到了难以逾越的瓶颈。这个瓶颈,靠私人资本和市场配置资源是无法突破的。

中国能实现全面现代化吗?(二)

—— 经济增长的隐患

 

马列游侠经济观察

 

          在上一期经济观察(中国能实现全面现代化吗?(一))中,本观察家指出,中国要在本世纪中期实现基本现代化,到那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需要达到美国大约一半的水平;而要实现全面现代化,到那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则至少需要达到相当于美国三分之二的水平。

          中国到本世纪中期能否实现全面现代化,取决于中国在未来三十年左右的经济增长速度。在过去几十年中,中国一直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增长速度最快的。虽然学术界对于中国官方的经济增长速度是否可靠存在着一定争议,有研究认为,近年来,中国官方的经济增长速度与真实的经济增长速度相比高估了大约三个百分点。但本观察家的讨论仍然以官方经济增长率为基础,暂不介入关于中国经济增长率是否可靠的讨论。

          从统计上说,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可以表达为该国就业人口的增长率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率之和。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经济收获了毛泽东时代所遗留下来的巨大的人口红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就业总人口的快速增长是中国经济保持高速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人口)在2013年达到历史最高峰的10.06亿以后,就开始缓慢下降。据联合国预测,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将于2030年下降到9.86亿,于2040年下降到8.98亿,于2050年下降到8.38亿。

          中国的总就业人数在2017年达到历史最高峰的7.76亿以后也开始趋于下降。不是所有的劳动年龄人口都参加工作。中国未来的就业人数主要取决于最佳劳动年龄人口(25-59岁人口)的规模。据联合国预测,中国的最佳劳动年龄人口将于2030年下降到7亿,于2040年下降到6.5亿,于2050年下降到5.8亿。

 

 

    

     上面第一个图说明了1980-2050年期间中国劳动力(含就业人口和失业人口)和劳动年龄人口在历史上实际变化的情况和未来预期变化的情况。如图所示,按照联合国预测,在2020-2050年期间,中国的最佳劳动年龄人口预计将减少约四分之一。这样,在未来几十年,中国将不但无法收获人口红利,而且劳动年龄人口的绝对减少还将成为拖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一个沉重负担。

          由于中国未来的劳动年龄人口趋于减少,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速度就完全取决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但是,在这方面,也存在着相当的隐患。

          一个国家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通过增加固定资本的投入、通过机械化和自动化等方法来代替活劳动(也就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所说的提高“资本技术构成”);二是在不增加固定资本投入的前提下,通过改进制度和组织、改善劳动过程、提高固定资本的使用效率等方法“自发”地提高劳动生产率。在私有制主导的市场经济中,资本家通过迫使工人增加劳动时间、提高劳动强度而增加的产出,在统计上也会表现为“自发”的劳动生产率的增长。

          如何将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分解为固定资本投入的贡献(称之为“资本深化贡献”)和“自发”的劳动生产率的增长,这一问题涉及增长经济学的原理,此处不做详细解释。下面的第二个图说明了自1981-1990年以来中国经济历年的劳动生产率平均增长速度及其构成:

 

 

第二个图对于我们了解中国经济增长过去的进程以及未来的隐患有着重要的意义。

 在上面的柱状图中,为了便于观察长期趋势,每一个观测值取的都是十年平均值。比如,对应着1990年的第一个观测值指的是1981-1990年期间的平均增长率,对应着2019年的最后一个观测值指的是2010-2019年期间的平均增长率。每一个观测值又分为两个部分,下面灰色的部分代表由于固定资本投入增加而带来的劳动生产率的增长(资本深化贡献),而上面红色的部分代表的是劳动生产率的自发增长;两者之和代表某一个十年时间段的劳动生产率的平均增长率。

从第二个图中可以看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经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主要来自于自发增长,劳动生产率的自发增长率平均约为4-5%。这一时期,中国经济劳动生产率的自发增长速度比较快,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农业人口向非农业人口转移、乡村人口向城镇人口转移(见第一个图中城镇就业人口的快速增长)。由于农业部门劳动生产率与非农业部门劳动生产率的巨大差距,如果农业部门向非农业部门转移相当于中国劳动力总数1%的劳动力(大约1000万人),全社会平均的劳动生产率在统计上就可以提高1-1.2个百分点。1990-2019年,中国非农业部门就业人数占总就业人数的比例从40%增加到了75%,平均每年增加约1.2个百分点。另外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在私有化、市场化过程中,劳动者的实际劳动时间大大增加、劳动强度大大提高。

但是,自2000年以来,中国经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越来越依赖于资本深化的贡献。中国经济劳动生产率每十年的平均增长速度,在2002-2011年期间达到历史最高峰(10.1%);此后,就趋于下降。至2010-2019年,中国经济劳动生产率的平均增长率已经下降到7.4%。在1991-2000年期间,中国经济劳动生产率的平均增长率中,大约50%来自于资本深化的贡献,另外50%来自于自发增长。到了2010-2019年,中国经济劳动生产率的平均增长率中,大约89%来自于资本深化的贡献,只有11%来自于自发增长。

中国经济的劳动生产率增长过度依赖于资本深化的贡献(即固定资本的投入),这意味着什么呢?这说明,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企业部门的资本回报率(利润率)在不断下降。我们知道,在私人资本主导的市场经济中,私人资本只有在预期可以得到相当的回报率的前提下才会从事生产性投资并提供就业。如果私人资本的投资回报率不断下降,那么或迟或早,在中国经济增长的要求与私人资本的逐利动机之间会发生尖锐不可调和的冲突。

为什么中国经济的劳动生产率增长率(特别是其中的自发增长部分)在近年来趋于下降?在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看来,这可能是因为中国经济还没有彻底市场化、私有化。所以,他们的建议是,加速国有企业私有化,进一步取消政府管制,在政策、法律方面进一步向企业家倾斜,将劳动者的命运交给自由市场。在本观察家看来,这样的建议与中国经济实际面临的问题南辕北辙,并可能严重威胁中国社会的稳定与执政党的政治安全。

从目前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来看,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趋于下降是资本主义世界的普遍情况,一些私有制完全占主导地位的市场经济的劳动生产率自发增长并不比中国经济快。所以,没有理由认为,如果中国经济进一步推行市场化、私有化,就可以扭转目前劳动生产率增长率趋于下降的局面。

本观察家认为,中国经济目前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趋于下降且过度依赖资本深化贡献,说明中国经济以往依靠剥削廉价劳动力、出口导向和进口西方先进技术的增长模式已经达到了难以逾越的瓶颈。这个瓶颈,靠私人资本和市场配置资源是无法突破的。

如果在未来一个时期,中国经济仍然无法解决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要求与私人资本逐利动机之间的矛盾,中国经济将面临怎样的前景呢?本观察家将在以后的经济观察中继续阐述。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9-23 15:37
井冈山卫士: 纠正一个可能的问题“为什么中国经济的劳动生产率(特别是其中的自发增长部分)在近年来趋于下降?”似乎应该是“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率”。 ...
你说得对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9-23 08:51
纠正一个可能的问题“为什么中国经济的劳动生产率(特别是其中的自发增长部分)在近年来趋于下降?”似乎应该是“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率”。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7 05:21 , Processed in 0.01611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